修去「看不慣同修」的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九日】看到有同修學法很積極,但證實法的事不做或很少做,甚至小組學法也不參加了,《明慧週刊》不送到手上不來取。我曾與這個同修切磋過,也沒有改變。我對這樣的同修很無奈,心想這怎麼能行,慢慢從心裏看不起這樣的同修。

有的同修,學法很積極,一天能學幾講《轉法輪》,出門面對面講真相做的也可以,可就是遇事像一個常人一樣,經常發脾氣,向外看,指責埋怨。這時我會說:你簡直不像一個修煉人!

我對這兩部份同修的怨很長時間了,首先是自己心裏堵的慌,知道是自己這裏出問題了,知道法中要求看到對方找自己,也找了,好一點,可是根子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母親就是我說的第二種同修。她八十多歲了,近階段腿有點疼,我們住在不同的城市,她很希望我能到她那去幫幫她,做做飯等。電話裏她說:你怎麼還不來?來跟我做個伴。

我當女兒的是要盡這個責任,但是一想到她發脾氣、向外看,指責埋怨,遇事不僅不找自己還底氣十足的說:你不向內找!找你自己!都是你的錯!想到這些我心裏就發憷。但我還要去盡這個責任,重要的是從法上幫幫她,讓她有正念,向內找。

怎麼幫呢?我知道首先我要在法中歸正自己,要靜下心學學法。可是我的執著在哪?一天我學法前想到師父曾經說過:「你要遇到甚麼問題了,你不要想找那個有關的章節去看,你翻不到,往往都是無所求而自得嘛,隨手拿起書來一翻,保證就是你今天要得的。」[1]

想到這,我捧起《轉法輪》平靜的一翻,看到《轉法輪》第200頁中,師父說:「我煉功是這樣修煉過來的,我帶有這個東西。大家坐在這裏都感到很和諧,人的思想中沒有邪念,連吸煙都想不起來。將來你也按照我們大法的要求去做,你將來修煉出來的功也是這樣的。隨著你的功力不斷增長的時候,你身體所帶的那個功的散射能量也會相當強大的。即使沒有那麼強大,一般的人,在你這個場範圍之內,或你呆在家裏,你也能制約著別人。你家裏的親人可能都受你的制約。為甚麼?你也不用動念,因為這個場是個純正祥和的、慈悲的,是個正念之場,所以人不容易想壞事,不容易做不好的事情,會起到這樣一種作用。」[2]「那天我講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就是說我們身體散射出來的能量能夠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2]

我匆匆讀了翻到的法,想師父在這裏也沒有告訴我執著的答案啊!合上書再翻,還是《轉法輪》200頁。這回我認真的讀了這一頁的法,明白了,原來師父是要我修好自己,修出慈悲呀!謝謝師父,真的是我這裏出了問題呀!也明白了為甚麼母親同修那樣「表演」,那樣反覆對我說:「找找你自己。」這不是師父的點化嗎?!

我也想起來了,原鄰居大嫂,很善良,我給她講了大法真相,她很認可,我想這樣善良的人應該得法,於是就把《轉法輪》交給她讓她看看,她拿回家,不幾天就還給了我,說她看了一遍。看她沒有再看的意思,我收回了。

還有我公爹,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學過法,他剛學法就能雙盤,在農村幹一天活,一煉功渾身輕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大法,他把《轉法輪》書交了,不學了。後來我勸了他有五、六次,讓他繼續學,他都說不學了。

有多少人曾經得法後積極洪法,現在卻入了其它門,或者走向了反面,轉向配合邪惡迫害大法弟子。那今天在迫害仍在,有多少世人還誤解、仇視大法時,仍在堅持學法煉功、不言放棄的同修,不管他們精進與否,不都是我們很珍貴的同修嗎?

我心中對同修的怨已消散。這個執著師父幫我拿去了。師父說:「那麼為甚麼就可以給修煉的人做呢?因為修煉的人是最珍貴的,他想修煉,所以,發出的這一念是最珍貴的。佛教中講佛性,佛性一出,覺者們就可以幫他。」[2]

謝謝師父!

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