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發短信講真相中修好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五日】二零一七年五月,紐約法會期間,一個熟悉的同修和我說,有一個RTC平台現場短信的項目要讓我參與,我說沒有時間,先給自己擺了一堆的「難」,不會手機手動操作,也不會電腦和手機連上操作……時間拖了兩、三個月,也沒有參與這個項目。

項目協調人是一位台灣同修,等著我參與。他找到我時,我說我沒有手機不會操作,一拖再拖,同修還在耐心的等待,時不時問我一下,我還是上不來。

同修的寬容感動了我,我下了決心,可能該我做的,動了要做這個項目的真念。我們當地同修在大組突然對我說,阿姨,手機給你開好了,你拿去用吧。突如其來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沒的說,做吧。

協調同修耐心教會我手機的使用和一系列的應用程序,終於能把信息發出去了!協調同修還和我說讓我值班,我又拖起來了,我說我不熟練,一堆的理由又上來了。

協調同修說,好吧再等等,又有一個月過去了,我自己也真是不好意思了,主動說我參加值班吧。就這樣在同修的幫助下,手機短信終於學會了。

現在回憶起做這個項目的當初,自己是那麼的被動,好像給別人做似的,每當一個項目碰到手中時,就應該悟到是自己應該做的。在這個過程中,協調同修的寬容、耐心很令我感動,也看到了自己的修煉差距。

一、在發短信中修去自己的怨氣

有一段時間,有些用打電話講真相的同修說,對方退了,但真相沒講,不聽了,也不接了,讓我發短信。我在想不講真相,光講故事,把講真相的部份全都推到短信組發真相,那麼我們的工作量該有多大呀!太費心思了。

我就把這個現象和項目協調同修反應,協調同修說:我們就是配合,無條件的配合。我在想我和同修有一個差距,甚麼是修煉有素,我似乎明白了就是默默的配合。

從此我的抱怨情緒沒了,做好自己該做的,思想扭轉過來了,救人的效果也發生了變化。有幾次,打電話講真相的同修一次勸退了十二個、八個,讓我把起的名字發過去,讓他們每人領到一個名字。我順利的發過去了,打電話講真相的同修又打過去,說收到信息沒有,對方很高興,說收到了,我也很欣慰。

還有幾個打電話講真相的同修和我說,我講了十二分鐘、二十多分鐘,對方就是不表態。我把短信發過去,短信內容說:「如今法輪功學員再次放下生死這一壯舉,真的是在喚醒人的良知,喚醒人的本性善念。在物慾橫流的社會裏,真的需要良知善念。認同與遵循 「真善忍」的理念做人,從內心向善才能給社會、給民族的未來,帶來祥瑞與安穩,也讓我們的子孫後代受益無窮。希望您抓緊有限時間多了解法輪功真相,那是解開你心鎖的鑰匙,天象變化,事態發展定格在瞬間,請你認真嚴肅思考我們的勸善,抓緊時間做出您的選擇,我們等待您的覺醒的喜訊」等等,還有免費翻牆網址、微信號。

打電話講真相的同修再打過去,很順利的,對方痛快的就退了,這就是配合救人。在那一刻,我就覺的師尊在看著我能不能去用心把那個人救下來,我用心去做了,他才能退。深深的體會到師尊對弟子的良苦用心,我們真的沒有理由不去做,更沒有理由不去做好。只差一步,而這一步是師尊留給我修的。

還有一位電話講真相的同修讓我發短信,發過去後,她再打過去電話說:開始和你講了,你沒聽明白,給你發短信,你收到了嗎?對方說:收到了。那就幫你退了吧?對方說好,謝謝。其實我們只要用心去做,師父會加持我們,配合起來做,會救更多的人。

二、修去歡喜心、顯示心

在做的過程,有了點點的成績,不由自主顯示心和歡喜心冒出來了:我的短信作用大!意思是我怎麼有能力。和協調同修反應,我的短信怎麼怎麼作用大,一下就能退了,高興的沾沾自喜。

在反映情況的過程,我發現歡喜心、顯示心出來了,是它自己鑽上來的,是我要修去的,不能有,不然我們做的神聖的事情就不純了,再說,我們沒有資格顯示,沒有理由歡喜,因為救人的是大法、是師父,我們在常人中修煉能有甚麼本事呢?我們只是動動手。

師尊說:「大法弟子是偉大的,因為你們修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因為你們用正念證實了大法,因為你們在巨難中沒有倒下。大法弟子正法,歷史上從沒有過先例。在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的偉大壯舉中,完善著每一個大法弟子圓滿的路。在歷史的偉大時刻,穩健的每一步都是光輝的歷史見證與無比偉大的威德。這一切都將在宇宙歷史中記載。偉大的法、偉大的時代在造就著最偉大的覺者。」[1]

在做短信的項目中,也總是不斷的歸正自己,在和同修交流中,協調同修也說,我們有(執著)就去掉它。

三、修去色慾心

有一段時間,身體突然出現了不舒服現象,像是常人的痔瘡,都翻出來了。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躺不下,坐不住,痛苦至極。我就和項目組的同修說:你幫我值一下班。她說,你查一查自己的色慾心。

我不屑一顧的宛然一笑,我都近古稀之年了,而且一個人生活幾十年了,不可能有色慾心。她說我們大組交流過一篇文章,一般下身出現問題,是這個問題引起的。

身體上的痛苦讓我不得不認真想了一下,發生在我身上的種種跡象:一個過去的大學同學,打過電話,說某某男同學,老伴最近過世了,你是否有意思?我想如果不修煉還可能考慮,就還了一句:這個年齡別開這個玩笑。

轉念我又想,我身上肯定還有這種物質,不然不會在我身上發生。再往下想,有時看到別人一家人在一起,不免有一些淒涼和酸楚;還經常看到車上或走路時,男女之間的摟摟抱抱,沒有感覺到反感。

我仔細的查了一下我的一思一念,斷定色慾物質的存在,那怎麼辦?同修告訴我,經常念、背:「慾和色這些東西都是屬於人的執著心,這些東西都應該去。」[2]

我就時時刻刻不斷的念,三天後,症狀消失了,而且身體比以前還好。一個大的執著心、不易察覺的執著心去掉了。今天寫出來,也是徹底曝光這一個隱蔽很深的、難以啟齒的執著心。從那以後,就覺的我的空間乾淨了,同學打電話甚麼也不提了,出門已看不到那些色的東西了,專心做自己該做的事情。

四、提高救人力度、配合整體

在平台和同修在一起,對個人修煉真的提高的很快,現在已經離不開這個平台了。師父安排的都是最好的,我做的幾個項目都能通用,節省很多時間。比如發短信的內容可以在校對文章裏索取;接熱線電話時,需要發短信的,自己直接就可以發過去了,原先都是我找別的同修發,依靠別的同修。

又比如有一次接個電話,是北京的一個學生,他需要退黨查詢號和上網的網址。我很快給他發過去了,他回我短信說 「謝謝您,這麼晚了,還回覆我的短信,我非常欣賞您負責任態度。在國內太多身邊的同學,態度敷衍。如果我出國留學的話,我也會來退黨中心做個志願者、義工。祝您晚安。」現在無論誰找我發短信、針對甚麼樣的內容,我都能得心應手發出去。

不僅是RTC平台的短信,其他營救的同修找到我,或手動平台的,我也給發。有的是自定內容,有的存在不合適的地方,我也幫助修改發出去或加一些內容;有時用我自己親身經歷編寫一些短信。

比如說,需要發支持大法得福報的短信,去哪找呢?我自己的親身經歷就有一個很好的例子,所以不用怎麼想,就寫出來,發出去了。

不管結果怎麼樣,我覺的都是我份內的事,我覺的我們是一個整體,做著同一件事情。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都是最好的,天衣無縫的。我們需要踏踏實實的修下去,做好我們該做的,完成使命。

一點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弟子的偉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