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對情的執著 否定病業假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八日】我今年八十一歲,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平時認真做好三件事,多學法,發好正念,基本上天天出去發資料,講真相救人。一直做的比較平穩。

二零一七年初夏的一天早晨,起床時,感覺身體有點不太對勁,我一看床單上有一片血,我想我是煉功人沒事,不用管它。結果第二天、第三天血越流越多,身體也越來越虛弱。心想可不能叫孩子知道了,就儘量的隱瞞著。後來飯也吃的少了,走路也困難了,臉色蒼白。終於被孩子發現了:媽,您怎麼瘦了這麼多?去醫院看看吧?我說孩子你不用管,我過幾天就會好起來。我沒事兒。孩子還是不放心,再三的勸我去醫院,後來還是被我說服了。

我夜裏做了一個夢,非常清楚。我走在一個大水坑的邊緣,坑邊坐著一個黑大個子,面露兇相,我走到他跟前時,他突然站起來,雙手用力往水坑裏推我,他推了我三次都沒有推動我,把我也推醒了。醒來後,我就向內找,這麼多年三件事一直做的都很平穩,為甚麼會出現這種情況?修煉的人沒有病。怎麼被魔鑽了空子呢?為甚麼魔要往坑裏推我?還是我哪裏不符合法了,師父想幫也幫不上。

又過了幾天,血流的越來越多了,身體出現休克狀態,說話都很吃力了。有同修來看我,我說不上幾句話就又休克了,休克後孩子把我送去了醫院。醒來後,我跟孩子們說:這不是我待的地方,我要出院,一定要回家,說不上幾句話,又休克了。一休克就是三、四個小時。醒來後,我好像聽到醫生說不給我治了,已經是甚麼癌症晚期,沒有多長時間了,讓我們趕快走。

孩子們都很孝順,又把我送到了省城醫院去看。省城醫院的大夫說:癌症晚期,已經擴散了,腫瘤已經潰爛,都大開花了,血止不住,趕快回去準備後事吧。回家後,孩子們給買了送老衣,做好了一切送終的準備。

我們村的人都知道我學大法,也都知道我天天外出發資料,講真相。我都給他們講過真相。我可不能給大法抹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不能影響了救人,不能破壞大法啊。我堅定的信師信法,一切都交給師父。我記起了師父說過的一句話:「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1]。我修煉這麼多年,身體早被高能量物質代替了,怎麼會有病?早走出三界了。甚麼癌症晚期?全是假相,全盤否定。孩子們也都相信大法,都不反對。都知道大法好,一直都很支持我。同修們也經常來幫助發正念。我也加長了發正念的時間。

有一次我發完正念就睡覺了,又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我前邊是一條大河,橋被水漫過了,只露出一點點橋欄杆。我扶著橋欄杆小心翼翼的,一點一點的向前挪,一直走,一會欄杆也被水淹沒了,全是水了。上邊出現了一個滑輪,一根繩子順了下來,我就抓緊繩子想盪過去,可是又盪了回來,眼看身體支撐不住將要掉進水裏,朝下一看,同修們都在下面發正念,我就喊:同修們快幫我呀,就有一個力量,把我一下就推到了河的對岸,盪過去了。

病情稍有好轉,但是過了幾天,病情又在加重,流血不止,我由一百三十多斤的體重瘦到了僅有八、九十斤,一天休克好幾次,無力說話,不能吃飯,只能勉強喝點稀粥。我不能看書就聽師父的講法,能聽多少是多少,儘量的去聽,只要神志清醒就聽法。不承認病業假相,向內找修自己。

似睡非睡時,師父又叫我看到,我已經在泛藍清澈的水裏,感覺像是天上的水,而不是世間的水。那是一種非常透明清澈的藍,水已經淹到了我的下巴,不一會就漫到了鼻孔,感覺馬上就要被水淹沒了,我就大聲的喊:師父救我!水立馬就沒了,我得救了,在喊聲中我醒了過來。孩子問:媽,您沒事吧?我說孩子我沒事了,這次我真的闖過來了。師父又救了我!

我在想:為甚麼師父這幾次的點化都是和水有關係呢?我對名利方面不執著了,我突然想到,對,一定是情的問題,我終於找到了,就是自己對情看的太重了,對子女的情太重了,他們之間的經濟往來,誰欠誰多少錢我也要操心去管,有一次我做事也做的太過火了。可能被舊勢力抓住了把柄,對我迫害。

那是二零一七年的春天,一天早晨,我去女兒家,恰巧在路上碰到了她,看到她臉色很難看,我就問道:孩子,你一大早準備上哪去?她說我正準備去你那裏。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說:她兒子兒媳給她氣受。不孝順,還欺負她。我說:那還得了,誰都不能欺負我女兒,咱去找他們去。女兒說:算了,我去您那住幾天消消氣,事情也就過去了。我說:不行,咱們現在就去找他們。就硬把女兒拉走了。

如今想起來,那時我還像個修煉人嗎?還不如個常人了。到了女兒家,我把外孫,外孫媳婦都叫了過來。我說:你們倆惹你們媽生氣,都給我跪下,跪三個小時!滿院子都是看熱鬧的人,誰來勸我,我都不聽。就這樣,我數落了他們三個小時,他們也跪了三個小時。我這才罷休。

如今回憶起當時,哪還像個修煉人做的事?太強勢了,爭鬥心太強了,對女兒的情看的太重了,哪裏還有善?慈悲更無從談起。我太後悔了,對這個情看得太重了。情難去啊!這世間的情就像水一樣把人都浸泡在裏面,人人都在其中難以自拔。但是對修煉人來說是必須要去的,不只是情啊,其它的執著也找出一大堆。我淚流滿面,跪在師父的法像前,向師父承認錯誤,決心修去情,修去顯示心,爭鬥心,修去高高在上心等等。都是師父為弟子承受了,不然早就沒命了。謝謝師父的救命之恩,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第二天就不流血了,能吃飯了,又過了幾天,我還和往常一樣又騎上我的三輪車慢慢的走在街上,街坊鄰居們看到我都驚呆了。有人悄悄的說:這個老太太不是去世了嗎,怎麼又能出去發資料了。還有的說:不是她吧,認錯人了吧?怎麼可能會活過來?醫院裏都說活不了幾天了。不可能,不可能!又有人說:人家是修大法的,可不是一般的人。

是的,師父又給我第二次生命,病業假相全都消失了。我現在又恢復了體重,紅光滿面,無病一身輕,精神狀態很好,感覺身上有使不完的勁,又能出去發資料了。我一定要做好師父叫做的三件事,多救人,一切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