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喪子的巨痛中走出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五日】年前,我的小兒子突然離世。我想把這巨痛中的心路歷程寫出來與同修切磋。

二零一六年二月三日中午,我的大兒子、女兒和我小弟突然來到我家,小弟關切的問我老伴:「哥,你心臟手術幾年了?你身體還行吧?」老伴說:「手術做了七、八年了。」聽到弟弟這麼問,我突然有種預感,覺得不對了,脫口而出:「小兒子呢?」他輕聲說:「孩子走了……」如同晴天霹靂!如果不修煉,我當時會一頭撞牆,我的腦子一片空白……

一個活生生的孩子,早晨去上班,怎麼就再也見不到人呢?這時所有親人都來了,我怎麼辦?怎麼辦哪?

我心痛無法用語言說,轉念間師父的法打到我腦子裏:「哪個是你母親,哪個是你兒女,兩眼一閉誰也不認識誰,你欠下的業照樣還。」[1]

隨後的兩天,我是不停背著師父的這句法和《論語》走過這兩天的。這兩天,我不敢在房間裏走,我不敢看孩子的房間,我也不敢到師父法像跟前說:「師父,您放心」這句話。

到了第三天,我流著淚走到師父法像跟前,給師父上香,跪在師父法像前說:「弟子一定能走過來,請師父放心。在人中來講,白髮人送黑髮人,這是人生最痛苦的事情,可是我是誰,我是煉功人;我是誰,我是修煉人;我是誰,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是誰,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我是誰,我是主佛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師父安排的事,是最神聖偉大的,誰也動搖不了我,想都別想動搖我!」我就這樣不停的念。

第四天,我更清醒,修煉的意志更堅定,我流著淚跪在師父跟前,「師父,您放心,我不倒,我不倒,您放心,您放心,弟子一定能走過去」。我明明白白知道,邪惡迫害不倒我,它下狠手讓兒子離世,想毀我修煉的意志,我正告舊勢力,不管舊勢力是多高、多大的神,你們都給我聽著,在我這兒,你們啥也不是,我師父連你們存在都不承認,我也不承認,這只能使我更堅定走師父安排的最神聖、最偉大的人成神之路。

我一天也不敢躺下,和過去一樣每天三點半鬧鐘一響我就起床,五套功法都煉一遍,每晚十二點鐘的正念照常發,我知道另外空間的舊勢力眼都不眨的盯著我,但我更知道,師父正慈悲的看著他的弟子,我有責任,我有使命,我只有救人的份,我不能讓師父失望。

六號孩子入土那天晚上我就去給世人送真相資料,七號除夕我出去發真相資料,大年初一,我準備出去時,女兒說:「大過年的,您還出去啊?」我平和的對女兒說:「過年休息,正好看真相資料。」這幾天來來往往的客人多,我都給他們講真相,送資料。

我的侄孫女婿是警察,我準備幾份真相資料給他,他說:「謝謝奶奶。」我問他:「控告江澤民,你們那個派出所抓人了嗎?」他說沒有。我說:「那好。」我曾告訴過他要善待大法弟子,他說:「我看到發真相的大法弟子,我都放了。」

這幾天的白天,有時間我就和同修配合面對面講真相,送真相。我們碰到一位八十七歲的老太太,幫老太太把背包背上肩,我問她身體還好嗎?是幹甚麼工作的,老太太回答:還好,是支疆的,她還告訴我們只是沒討飯。我說你吃了很大的苦,邪黨把中國人殘害得太苦了,我告訴她真相,她很快就退了,連聲說謝謝。

晚上,我有空就拿起對講電話,站在師父法像前,默默的說:「謝謝師父加持,讓眾生得度得救。」

我一通一通的打電話,只想著更祥和更慈悲的救眾生,打著打著我對師父說:「師父,救人最快樂,生命得救,他的天國世界都有了。」一位男士接了電話,我對他說:「祝你新年快樂,全家身體健康,萬事如意。好兄弟,你今天接到這電話,我為你高興,你是個善良的人,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給你帶來無窮的福報。我告訴你件大事,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如今大小官都貪,腐敗成風,人沒辦法收拾它,天要治它,請問我幫你起個小名幫你退出共產黨,大劫難來了能躲過,而且有美好的未來。」他說:「好,謝謝大姐!」我告訴他:「別謝我,謝謝我師父,李洪志師父。」

能從這巨難中走過來,我感恩師父,我真切感受到師父時時刻刻在我身邊,同時,我感謝我的同修,真誠相助。在這裏我真心希望同修們珍惜這萬古機緣,放下情,真的從人中走出來,聽師父的話,救人是我們的使命,救人是我們的責任,救人是我們來世的目地,多多救人,跟著師父回家。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