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一次次救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三日】一九九六年的一天,鄰居到我家串門,對我講法輪功怎麼好怎麼好,如何祛病有奇效。我聽後身體非常舒服,也有想學的念頭,以前因上班裝石頭,我被石頭砸折小腿沒有好徹底。接著上山割草餵牛又被毒草熏了一下,血管中毒也沒在意,雙腿腫的很粗。

一九九七年我開始煉功,每天到學法組看師尊講法錄像,一直看了半年,身體越來越好,師父說:「那麼為甚麼就可以給修煉的人做呢?因為修煉的人是最珍貴的,他想修煉,所以,發出的這一念是最珍貴的。佛教中講佛性,佛性一出,覺者們就可以幫他。」[1]我明白了,我修煉師父幫我,給我淨化身體了,所以我的身體才會越來越好。

在看師尊講法錄像那段時間裏,一次我睡十七天覺,每天兒女們給我往嘴裏飲一點點水,到第十八天我醒來了。這期間把親人嚇壞了。我起來就到地裏幹農活,親人、鄰居指著我說:「你是小神人。」現在,我偶爾睡上兩、三天,對我來說都是正常的,大法的神跡在我身上體現出來。很多人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很多人也都認同法輪大法,都說法輪大法真是太好了!

一九九九年春天,有一天突然我說不出話,而且幾乎沒有了呼吸的感覺。家人把我送到醫院。當時我上身有紫色毒包,兩腿肉像開花裂瓣,顫動。我渾身不能動,血管中毒,毒氣發作。大夫急忙說:「你必須截肢到大腿根。」我不肯,大夫又說:「不截肢有生命危險,像這種病必死無疑,截肢也不一定保住生命。」我心裏就想師父管我,師父管我,師父說:「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1]在我心裏沒有死這個概念。所以我也沒截肢,也沒治,就出院了。在我學法煉功的過程中就不知不覺的好了。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打壓法輪功,在那種高壓恐怖的環境下我不敢煉了,放棄修煉後,我的病情更嚴重了,上市級醫院住院也不好使,後來,每天貼膏藥三十元一貼,一回就得貼八帖,每天就得花二百四十元錢,結果貼了七個月也沒好病,我躺了七個月沒下地,那時簡直就是不會動了。最後,甚麼辦法都沒有的情況下,把藥扔了,我又開始悄悄走回了法輪大法的修煉中來。後來,在師尊的保護下,我的病好了,也能走路了。再也沒用貼膏藥,也不用到處治病了。

兒女們從我身上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跡,因此也都認同法輪大法。

有一次兒子有病了, 病情非常嚴重,他們單位有七個人得這種病都死了。當兒子要手術時,被推往手術台過程中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手術進行了七個小時,兒子在病床上躺三、四天就能下地了,半個月出院就能騎摩托了。真是大法無邊、佛法無邊。

師父說:「做事先考慮別人。」[1]「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2]。我就想:生活中不能給兒女們添麻煩,因為他們都有家庭,還要上班。我自己在家,我有了大法甚麼都不怕,我就堅信師尊無所不能。

師父為我操盡了心,師父為我承受的太多太多,師父給了我新生。我無法回報師父的救命之恩,只有銘記師尊的教誨,修好自己,讓更多的人見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您太辛苦,我們全家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