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淨化心靈 師父慈悲看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三日】那是二十年前的一天,我在街上遇到一位身著西服的中年男士,他臉上透出與眾不同的慈悲,對我微笑,我高興的笑臉相迎,我好像見到了多年不見的最親的親人,我依依不捨,一步三回頭的與他惜別。那美好的情景,就像昨天一樣,永遠印入我的腦海。百日後,我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翻開寶書一看,啊,師父!三個月前我就見過您了。

初修煉,悟性真差,放不下有病的想法,還上醫院證實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況。去抽血化驗,可血怎麼也抽不出來。最後才明白,哦,我是修煉人,我得到的是法輪大法,師父給了我最超常、最好的物質,我的身體已經不是常人的身體了,分子細胞已經發生很大的變化,怎麼還能用超常的物質來證實常人的狀態呢?

修煉後,使我一籌莫展的病臉變的紅潤、漂亮,一身的輕鬆愉悅,彷彿年輕了幾十歲。有一天,我看到慈悲偉大的師父來到了我們家,領著我們學法,師父是那樣的慈祥、和藹可親!我是多麼的幸運啊!今生能得大法,我一定好好的修,不辜負偉大師父的慈悲苦度。

由於生命本質的改變,神奇的事也就不斷的出現。我看到在煉功點抱輪時,另外空間的高級生命,也和我們一起煉功。天龍八部等護法神,站成排列整齊的方塊陣,煉功、站崗。天空中七彩異香的花瓣飄落下來,洒在煉功場上,那場景真是壯觀、殊勝。

剛開始,由於大法書較缺,就自己抄。有一天,正在抄法,突然看見《轉法輪》乎乎冒火,我趕緊叫老伴來看,他一看高興的說,啊,這是法輪呀!還在轉呢。我定睛一看,書裏的字都是法輪和金光閃閃的佛。我激動萬分,感謝師父鼓勵弟子虔誠的抄寫寶書,讓弟子看到寶書後面的真正內涵。

從我家到煉功點要走十五分鐘的路,但是,每天都是差十五分鐘,耳邊就響起了煉功音樂。我在走路過程中,每個細胞都沐浴在大法的能量裏,我真幸福。有一天煉功時,突然沒電了,機器已停止了工作,可煉功音樂卻一直在響,直到煉完全部功法。

那時,我們每天在煉功點上煉完功,就集體學法。我也有被干擾的時候。有一次,同修正在讀師父的經文《轉法輪法解》,我卻不自覺的在講小話。耳邊響起師父嚴肅的聲音,提醒我「聽講,聽講」。從那次以後,我學法就很認真了。

師父的新經文《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發表了,我認真學完,就開始抄法。用了三隻筆,可感覺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抄完了,真是神奇呀!

邪惡的迫害發生後,我們建了資料點,向世人傳播真相。我們資料點這朵小花開的很好,有一次,我看到師父的法身,親自帶著弟子做正法之事,看護著弟子。有三個同修在家做資料,我和其他同修去發送資料,師父的法身就在資料點門口打坐保護著弟子。

我經常與師父的法身溝通,不經意間,產生了歡喜心。師父奇妙的幫我去掉執著,歸正自己。有一次在夢中看到師父的法身領著許多大法弟子在學法,卻安排我與另一同修去做飯,我不太樂意,心想,學法多重要啊!轉念一想,師父不就是要我去掉不好的執著心嗎?我無條件的服從師父的安排,向內修正自己,才是我應該做的。再後來,看到同修們排隊領考試卷,我卻在辦公室裏幫忙,沒有我的試卷,我多麼羨慕有試卷的同修。但我想到,我就是一個燒火做飯的小和尚,我也是師父的弟子,照樣要好好的修,去掉一切執著,歸正自己!

我在大法中修煉,受益太多太多,連我的小孫子也沒例外。剛剛會走路的小孫子,在床上拿電熱毯,被電線一跘,整個身體在床上飛往空中,一個三百六十度大轉圈後,撲通一聲摔在地上,哭了幾聲,毫髮未損,甚麼事也沒有。

而我自己,修煉前已有四十多年的咳嗽史。可我煉功一星期,咳嗽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在這半年之前,我的喉嚨被魚刺卡住,多次去醫院都沒法解決。醫生反倒說我精神病,我忍受著魚刺卡喉嚨的痛苦與醫生的嘲諷。那段日子真是有刺吐不出,有醫不能求,啥時是盡頭啊!就在我修煉法輪功三個月後,師父幫我清理喉嚨,連續清理出三根魚刺,一根足有一寸長,另外兩根有半寸長。家人眼睜睜的看著,卡在我喉嚨裏長達半年之久的魚刺,奇蹟般的出來,都驚呆了,深感大法的神奇真是一點都不虛!

一九九九年,邪惡開始了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迫害。在嚴峻的考驗中,我堅定的保持著對師父、對大法的正念。可是,我們太想師父了。我與幾個同修一起在某地集體叩拜師父,我們發自內心的想念師父,請師父保重,並請師父放心:我們一定堅定不移的跟師父回家。在回來的路上,突然眼前出現了天國世界的景象,裏邊有大人、有小孩,地是金的、樹是金的、連鳥都是金的,太美妙了。師父知道弟子太想師父了,告訴我們好好修煉,師父隨時都在我們身邊。

我學好法,三件事做的好的那段時間,師父就鼓勵我,讓我看到另外空間的宮殿、亭台樓閣等各種美妙的景象。有時沒做好的時候,師父就以嚴肅的場景點悟我。讓我看到天上的門都關著,跟不上就會掉下來,無路可走。

我白天在家忙,晚上送經文、發資料。一次,我在前面邊走邊發資料,後面的人就盯上了。我走路生風般快捷,他們年輕力壯卻追不上我,無奈,只有拿起電話追蹤。我從接電話人的身邊經過,清清楚楚的聽見電話裏的聲音說:「跟上,跟上。」接電話的人問是哪個?打電話的人又說:穿紅毛衣的那個。他又問,在哪兒、在哪兒?他們的對話我都聽見了,可他們就是看不到我。

有一天夜裏發資料,被公安發現,鳴著警笛跟著我。我急中生智,一步跨進一棟樓房,在三樓過道裏等了十來分鐘。可能他們誤認為我家就在這裏,已經線索在握,放心的開車走了,我也在師父的保護下平安回到家。

在發資料的過程中,被跟蹤、盯梢的險情經常出現。因為我是去救人,是做最正的事,任何邪惡都不配干擾我,也動不了我。所以每次都能在師父的保護下,化險為夷,機智巧妙的甩開邪惡,完成使命。

大法淨化了我的心靈,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慈悲的師父點化我、鼓勵我投稿,讓我看到大法書變成赤、橙、黃、綠、青、藍、紫、有色、無色的字閃閃發光。我悟到了,不管我在哪個層次,不管我修的怎樣,而我要堅修大法,隨師回家,這是我的初衷和願望。師父辛苦度我,為我承受的太多太多,給予我的是無以言表的美好。我虔誠的把二十年的心裏話,由衷的告訴師父,並向師父彙報,藉此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之恩。終於,我拿起了筆,在同修的幫助下,完成了我的心願。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