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大法弟子:見證大法的殊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二日】我今年九十一歲,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大法。在師父慈悲保護下,走過了二十三個年頭。現在,我將自己見證大法的神奇與美好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一、舌頭上的瘤不見了

一九九五年四月份一天,二女兒給了我一本《法輪功》書,看書時,無意中咽唾沫時,感覺有根刺扎在舌根上,我也沒太在意。第二天兒子來我家把這事告訴他,當時兒子領我去醫院檢查,經查大夫發現舌根處長了個小瘤,得手術治療,預約三天後手術。

回家後我也沒有把它放在心上,拿起女兒給我的《法輪功》書就看起來。我被書中的內容吸引,覺的這本書寫的太好了,越看越願意看,一口氣把他看完。一下子解開了我人生當中想要明白而不得其解的問題。心裏想,我要按書中寫的去做,用真、善、忍指導自己做一個好人。

那時我還不懂得甚麼是修煉。每天我都捧著書看,看的時間多了,很快把去醫院的事忘的一乾二淨。第三天,兒子領我去醫院手術,我才想起來,我下意識的咽了一下唾沫,沒有先前的那種感覺了,兒子不信,硬拉著我去醫院。醫生檢查後,確認瘤子確實沒有了,醫生也感覺非常奇怪,這在醫學上是無法解釋的。太神奇了,我只是看了《法輪功》書,只想按書中講的「真、善、忍」去做好人,還沒煉功,舌頭上的瘤就不見了,這更增加了我煉功的信心。從此我走上了修煉之路。

二、信師信法 沒有過不去的關和難

隨著不斷的學法煉功,我的身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過去的眩暈症、肩周炎、偏頭疼在煉功後的不長時間,這些病都在不知不覺中好了。小女兒和老伴看到我身體的變化,也在一九九五年走進大法中。那時我們全家都沐浴在師尊的佛恩浩蕩中,感到無比幸福和快樂。

不久,我們就在家中成立了學法小組,每天都學法煉功 ,心性也在不斷的提高,每天都覺的突飛猛進,提升很快。按照書中要求做,用「真、善、忍」標準去指導自己修煉。我在家把所有的家務承擔起來,在做好家務的同時,我又義務做起煉功點上的協調工作,把煉功點的學員分成若干個學法小組,組織大家一起學法,每當師父的新經文下來時,我及時的把經文拿過來,發到學員手裏和大家一起學習。那時我已六十八歲,但走起路來都帶小跑,像有人在後面推著一樣。後來學大法的越來越多,師父的書和經文,需要的也越來越多,每次都成包的拿(每包約二、三十斤重)扛著書和經文,我樓上樓下(最高的在五樓)的跑,把師父的書和經文送到各個學法小組,從不覺的累,像年輕人一樣,渾身有使不完的勁,那真是像師父說的「雖然不讓你飄起來,可是你會覺的一身輕,走路生風。過去走幾步就累,現在走多遠都覺的很輕鬆,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上樓上多高也不累,保證是這樣的。」[1]和過去比真是天地兩重天。

在修煉中也不是一帆風順,遇到一些身體和心性的考驗。一天我突然感覺身體不舒服,發冷像感冒似的無力,想躺一會休息一下,可是一看錶快到學法時間,我趕緊拿起書,去學法。到學法小組學完法後,一切正常。我在心裏謝謝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體會到大法的威力。

還有一次,我突然間發燒,到了晚上大口的吐血(原來有肺結核),吐出來的血都是深紅色,用紙包了一堆,早上老早起床把它扔掉,怕老伴看見擔心。我像以往一樣做家務,洗了一大盆衣服,邊洗邊在心裏說:我沒有病,師父給我淨化身體。那時還不懂得甚麼是正念,就這樣想,洗完衣服後,燒也退了,一切恢復正常。

還有一次突然間肚子痛,痛得我都不敢喘氣,想躺一會,可是躺下更痛,我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四十分鐘過去了,不停的痛,我已無法忍受,感覺身體每個細胞都痛,已到了極限,這時師父的法打到我的腦子裏,師父說:「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我心裏說:師父就在我身邊,誰也動不了,我就要師父的安排,誰的安排都不要。然後我雙盤打坐,不到十分鐘,肚子就不痛了。我雙手合十,感謝師父再一次保護了弟子,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用人世間的語言都無法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和救度。

二十幾年的修煉當中,不知有多少巨關巨難,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化解了,使我走到了今天,同時我也見證了大法的法力無邊,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沒有過不去的關和難。

從二零一零年到現在,我每天早晨三點半起床和全世界大法弟子一起煉功,六點發正念,六點半開始背《論語》、《洪吟》,早飯後開始學《轉法輪》,從二零一七年八月五日開始背《轉法輪》到今年一月二十七日,用了五個月二十二天背了第一遍。現在每天都靜心學法,用大法歸正自己,做好三件事,多救人。真心的希望被謊言矇蔽的世人早日明白真相得救,平安度過劫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