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市優秀企業家周小朝被非法判刑入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八日】(明慧通訊員貴州報導)貴陽市優秀企業家周小朝與石登靈2017年7月開車到貴定縣考查項目,搞網絡測試,遭綁架、構陷,2018年4月25日被非法開庭,周小朝有理有據地逐一推翻了公訴人的所有所謂「證據」。公訴人許燕被駁斥得無言以對,氣急地扣上「反黨反社會,反十九大精神……」等等大帽子!北京律師駁斥公訴人說:「那時候十九大都還沒開,一直在看守所裏面,怎麼反十九大啊?請不要亂扣帽子……」

然而,貴定縣法院不顧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僅憑單方面的五條信息,生拉硬扯,按刑法第三百條非法判周小朝五年半,石登靈五年。周小朝上訴,要求二審開庭。2018年9月30日,法院二審沒有開庭,直接維持一審冤判,10月11日將周小朝,石凳靈送往貴州省都勻監獄。

一、從優秀教育工作者到優秀企業家

周小朝是貴州遵義市人,從小就品學兼優、心地善良、樂於助人。中學時代的周小朝就用自己積攢的父母給他的生活費、零用錢、壓歲錢去支助那些農村困難的同學,幫助他們讀完高中考入大學。

從天津財經大學畢業後,周小朝在遵義市財貿專科學校當老師,在財校工作期間,連續三年被全校師生評為先進工作者,五好教師等榮譽稱號。

2001年夏天,周小朝去北京說「法輪功好」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半, 非法關押在臭名昭著的團河勞教所。2003年回家後,繼續回財校當老師。由於經常被當地公安羈絆,周小朝無奈於2004年請假離開學校。2005年在用友集團貴州分公司工作,工作努力卓越。

2006年周小朝自主創業成立兩家公司,任公司總經理。多年來,周小朝經商秉承以誠為本,互利合作,宣揚傳統文化的中心思想,曾經創辦了科技公司,文化網站……這期間受省文化廳相關人員委託,為文化宮數字集成項目制定工程標準, 編製工程預算等;公司還組織軟件開發人員,開發出具有自有知識產權的「慧心HS9棋盤式智能財務管理系統軟件」,為貴州的城市建設做出了貢獻。

2010年,為了宣揚中華傳統文化,周小朝又創辦了文化網站,進入文化領域,組織作家創作小說上千部。

2011年後,周小朝的科技公司還為遵義市下屬政府部門開發了相關的管理軟件;為貴陽市南明區政府、貴陽一中等單位的計算機系統保駕護航,保證網絡安全與暢通。

看到身為法輪功學員的周小朝生意越做越好,當地公安警察就在2008年-2013年期間,利用公司招聘員工之機,兩次派所謂「調查人員」臥底進公司,盜竊洩露公司商業秘密,造成公司經濟損失300餘萬元,曾經一時攪亂公司經濟到了舉步艱難的地步。

周小朝的公司每年為當地政府創造淨產值均在千萬元以上,為當地財政提供稅收幾十萬元,每年安置就業人員均在20人以上。但周小朝多年以來,自己生活簡樸,省吃儉用。

2016年11月周小朝還作為代表參加貴州省優秀科技企業家團隊赴美國考察培訓大數據學習。為貴州省的大數據科技進步起到了推動的作用,很多新的項目正在運行中,卻在2017年7月被綁架,致使很多高科技項目研究不能繼續實施和操作,也是對當地經濟的一種損失。這麼優秀的企業家就這樣在沒有任何合法證據的情況下冤判入獄,實乃天理不容!

二、遭綁架入冤獄,呼喚正義良知

周小朝、石登林2017年7月7日開車到黔南州貴定縣,被公安局信息監測部門檢測定位到車,貴定縣公安局出動車輛攔截,並非法將周小朝、石登林綁架,連續兩天兩夜非法不讓睡覺連夜審訊(根據法律規定,連夜審訊違法)。《憲法》第40條規定:「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護。」

7月7日晚上11點過,在沒有縣級以上搜查令,沒有立案偵查書等明顯違反法律程序的情況下,貴定縣公安局、貴陽市公安局、貴陽市觀山湖區碧海派出所、貴陽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和貴州省公安廳專案組等幾個部門的30多個警察,擾亂周邊居民休息,衝進周小朝父母家中,非法抄家到凌晨2點過,搶劫走大法書幾大包。

從7月7日,周小朝和石登林被非法關押在貴定看守所,他們抵制非法審訊,看守所就連夜不讓睡覺。周小朝連續絕食一週,抵制迫害。

2018年4月25日,上午9點到下午2點(中途沒有休庭),周小朝、石登靈兩位大法弟子,在貴州省黔南州貴定縣法院被非法開庭。周小朝家屬聘請律師進行無罪辯護,石登林的家屬也請律師進行無罪辯護。

在庭上,除了周小朝和石登林的3名親人參加之外,其它座位全部坐滿本地公檢法的相關人員。庭上,周小朝義正詞嚴有理有據的逐一推翻了所有的非法證據,包括出庭的所謂證人和官方派的相關技術鑑定人員出席作證,也被周小朝從有理有據的技術專業知識方面駁斥得無言以對,無論從法律角度還是技術角度,控方的所有證據都不足,沒有一點能符合構成罪行的法律依據。兩位維權律師也辯護的很得力。

當時,女公訴人(公訴部主任:許燕,周小朝、石登靈案件主要責任人13595450906)被周小朝從容不迫、有理有據的自我辯護詞駁斥得無言以對,她只有氣急敗壞的扣上「反黨反社會,反十九大精神……等等大口號大帽子!」北京的維權律師駁斥公訴人說:「他們2017年7月就進去了,那時候十九大都還沒開,一直在看守所裏面,怎麼反十九大啊?請不要亂扣帽子……」

周小朝也說,歷朝歷代的冤假錯案遲早會昭雪,就像當年文化大革命一樣,現在講法制法律依據,如果還是亂喊口號、亂打棍子,那麼我們的法制治國也不過是空談!相信法輪大法一定也有昭雪的那一天。

整個開庭時間6小時,中午一直沒有休息。女公訴人氣壞了,當時大聲呼嘯請求法官重判。因為當場的所有證據都不符合法律依據,法官沒有宣判,說擇日再宣布宣判結果。

2018年5月18日,周小朝被非法判刑5年半,石凳靈被非法判刑5年。周小朝不服上訴二審法院,同時絕食抗爭。

絕食17天後,看守所把周小朝先送縣人民醫院,醫生十分驚訝說那麼久不吃東西身體各指標完全正常,不可思議。看守所要求縣人民醫院強制灌食,但是醫生說那是不人道的行為,退回看守所。後來周小朝又被看守所強制送入省公安廳所屬「強制醫療中心」治療厭食症(地點隱秘在貴陽市永樂鄉附近,據說很多政治犯也是秘密送這裏治療,弄不好就被治療死)。據悉貴陽市小河區「三零零醫院」借調來的兩位男醫生,一個姓胡,一個姓付的醫生,堅持要給周小朝上電刑治療,最大電量點擊實際上就是強制上電刑……當時周小朝就昏迷不省人事,醒來後同房間的人說:「天哪,你還能撐得住,好多人上第二次電刑就沒命了!」

周小朝遭遇電刑,用強電流擊雙太陽穴,兩耳流出膿血水,致使暈迷兩天兩夜, 至今留下像冷水沖擊腦而產生頭昏腦脹的後遺症,需長時間才恢復。

周小朝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期間,還幫助看守所裏面的一名被冤判的犯人寫上訴狀,從法律角度幫忙其解除冤判,從而無罪釋放。那名被冤判的犯人萬分感謝周小朝,在整個看守所也成為佳話。

在非法開庭前後,包括本地部份警察和相關人員都逐漸了解真相,大部份人對被非法判刑的周小朝和石登靈表示出同情和理解,明白真相後的相關人員也從人性的角度關心他們兩人。

家屬親人不服原判,申請二審開庭。2018年9月30日,法院二審沒有開庭直接下判決書,維持一審冤判,10月11日將周小朝、石凳靈送往貴州省都勻監獄。

都勻監獄只允許父母探視(仔細監察確定父母不是法輪功學員才允許探視)。目前只知道周小朝在監獄裏面由兩個包夾變成三個包夾人員了,具體裏面的情況不知道。

人在做天在看,每個人的一言一行、善與惡、好與壞,都在擺放自己將來的位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