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從後背碾過後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日】我今年八十二歲,一生勞苦。我年輕時幫人幹活,水泥板倒下來砸傷我的頭部,住醫院一個多月,頭部縫了十幾針,醫院確診是腦震盪,從此留下後遺症,經常頭痛。

一九九七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早晚參加煉功點的集體煉功、學法,從不落下一天。不認字的我能熟背師父的一些經文了。

我曾參加鄰縣的大法弟子心得交流會。同修說:我們在大法中修煉,一定要聽師父的話,堅定不移的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做到敬師敬法,遇到危難時師父會保護我們。同修們在修煉中已經證實了信師信法,師父就會保護弟子。同修的發言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也啟發了我的悟性。下面談談我遇到幾次車禍,信師信法過關的經歷。

車子從後背碾過

一九九八年五月的一天早上,我背著背兜去買化肥。走在環城路上(濱河路上)正要轉身上百門橋時,突然被從身後開來的一輛四噸小四輪貨車撞倒在地,車的前輪從我的後背碾軋過去,我背上的新背兜被軋的粉碎,當時我就昏迷過去了。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司機和圍觀的人把我扶起來坐在石條上。這輛車是縣交通局的,剛好這時交通局的書記上班經過此地,見況要送我到醫院檢查、治療。我想起師父的話:「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1]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說:「我不去,我是煉法輪功的,有師父保護不會出事的,我回家煉功就會好的。」

當時有人通知我老伴,老伴來把我扶回了家。我睡在床上,感到身上很痛,尤其翻身時特別痛。我對師父說:弟子一定要正念過關。我叫老伴讀《轉法輪》給我聽。當晚,我夢見師父把我的肉一塊一塊的連在一起,不覺的痛。

第二天,交通局書記帶著糖果、飲料和兩百元錢來看我。禮品我收下了,但錢我不收。我說:大法師父叫我們修煉人時時處處都要做好人,要為別人著想。司機不是故意撞我的,我要了你的錢,我就不是煉功人,就沒有聽大法師父的話。當時書記很感動,說:「現在像您這樣的人太少了。」

煉功點的同修知道了都來看我,看到我的前胸後背有很大面積的青紫色。可幾天後我就能到煉功點學法煉功了。

這件事在當地影響很大。有個目睹車禍現場的人對我的子女說:「你媽了不起。車子從她身上軋過去,沒去醫院治療,幾天就好了。她的福份太大了,可能有神人保護她。」我子女對他們說:「我媽是煉法輪功的。我媽說了,大法師父了不起,講法不用稿子,講的法錄下來就成書。」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開始了,中共的謊言欺騙了很多世人。我就以親身經歷的神奇事講真相,證實大法好。特別對偏遠鄉村的娘家人講的多。我說:你們想一下吧,車子碾軋人的身體,不把人碾得粉身碎骨嗎?而我只有皮面傷,骨頭都沒有斷,這不是師父在保護我嗎?我信師信法做好人,沒有要別人一分錢,幾天就好了。你們一定都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報的。

司機說遇到好人了

一九九九年上半年的一天,我去豆油廠上班,一輛一噸半的小四輪空車從我的身後駛來,把我撞倒在地上,我的右膝蓋被撞流血了,右腳的踝骨處腫起來了。

司機嚇壞了,要送我去醫院檢查。我說:不去,我是煉法輪功的,有師父保護不會有事的。你以後開車慢點,你走吧。司機說:「謝謝您,我遇到好人了。」

當時我廠會計坐在摩托車上看到我被車撞倒在地的情況。她到廠裏把我被車撞的事給廠領導說了,廠裏很多人都知道了,都為我擔心,不知我被傷成甚麼樣了。這時大家突然看到我走進廠裏來了,很驚訝,問我為甚麼不去醫院治療,為甚麼不找車主負責?我借此機會給大家講了大法的美好,講修大法的人時時都有師父的保護。

二零零零年,我搭家人的摩托車到親戚家,因鄉村的馬路上很顛簸,我從車上摔了下來,沒有大礙,只是胳膊肘磕在一塊尖石上,掉下小指大的一塊皮肉,流了一些血。我用手紙將傷口蓋住,很快到了親戚家,找了一塊白布包紮好,當天返回家我也沒有去醫院處理,創傷沒有感染、潰爛,幾天就好了。

我得法修煉直到現在,堅持到學法小組學法,每天在家還要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自學,在邪惡的迫害下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二十二年來我沒有吃過一粒藥,腦震盪後的頭痛也沒犯過,身體很好,我還能挑七、八十斤的糞擔子澆菜園。

我遇到的幾次來取命的車禍,都是在師父的保護下過去的。千言萬語無法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弟子唯有聽師父的話,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蛻掉人這層殼,圓滿隨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