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老所裏的見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今年八十歲,去年五月份來到離家較近的托老所居住。修煉前,我性格沉悶,愛生氣,身體不好,多種疾病,有較重的心臟病,三十多歲就常打針,吃藥,四十多歲就病退了。

我得法修煉後,通過煉功、學法、看師父講法錄像,整個人經師父一點一點淨化,洗淨,變成一個全新的我。思想裏,除去了無神論和唯物論的惡黨邪念,粗淺認識了宇宙間佛法和神的偉大意義。認識到世間人眼看不見,不相信的事確實存在的,太神奇了!

身體變化更大,從修煉大法二十幾年不去醫院,不吃甚麼藥,從體質、精神狀態全變了,面容皮膚變的光細,沒太多皺紋。受到多人讚許,例如在理髮時或洗澡時有人就說不像那麼大年齡的人,又說不像一般老太太,較有素質。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中午飯後,我喝水漱口,水順右嘴角流出,但當時沒有甚麼不適的感覺,也沒在意,下午該幹甚麼幹甚麼。晚飯後喝水還是流出,這時發覺右眼往下,臉部肌肉緊縮的感覺,就想臉出問題不正常了,可心裏沒怕,也沒與別人說。

晚上六點發完正念,我想:我有師父,有法不怕,這不是病,是假相,同時思想裏想起師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2]

第二天早起我一看,臉明顯變形了,從右眼、臉、嘴歪斜一順邊。這時思想有點緊張就想:早飯怎麼去打呢?托老所這麼多人看見怎麼辦?又想:臉歪曲這樣是魔難,還是過關?又想家裏女兒、兒子來看見會甚麼態度?想來想去只有面對現實了。

打飯時我故意晚點去,怕有人看見,快去快回,躲閃著別人。對付了兩天,晚上感到無助,就給較近的同修去了電話,同修來了,我倆交流,我講了自己的想法:面對現實,堅信師父,堅信法,不去醫院,也不用常人的辦法去醫治,同修也說:我們是修煉人,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常人的醫院,常人的辦法不能用的。我就堅持煉功、學法、多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每天也按時去學法小組學法,頭三天吐字不清,嘴漏風,同修都很諒解。

第三天早上打飯,老闆一下看到了,驚訝的問:你的臉怎麼了?我說沒甚麼,急忙裝好飯盒往回走。隨後老闆又自言自語的說我這是牙疼了。這以後有人注意了,有人說快去醫院,有的說及時治好的快,還有人叫我去針灸,又有人告訴甚麼甚麼地方會治等等,我只有表示謝意。後來我在老闆有空時,向她說明臉歪斜的過程並表示不去醫院,說明自己是修煉大法的,二十幾年沒去醫院,沒吃藥,身體很好。就堅持信師父,信大法會好的。她說,那你就好好信吧。

這天大女兒來了,看見我眼、臉、嘴歪曲的樣,驚訝、害怕、激動,怨我沒及時告訴他們,讓我馬上跟她去醫院。我說:二十幾年因為修煉大法,以前的甚麼病都沒了,這次我還是堅信我師父,信大法,會好的,不用去醫院。大女兒看我堅持不去,又氣又急的走了,把這事告訴了家裏人。我大兒子聽說後,直接去市醫院找人安排做CT檢查,然後和女兒的丈夫一塊來接我去醫院。我照樣講述不去的原因,怎麼說我都堅持不去。

兒女們都很著急,又找我的妹妹來勸說,還有正在市裏辦事的外甥,一直鬧騰到晚上八點多,我好不容易把他們都勸回去了,晚上半夜十二點多,兒子又來了,告訴他沒事,讓他回去。這以後的幾天,他們就又都來勸說:還是去醫治。我堅定的告訴他們:誰說了都沒用,我就信我師父的,信大法的,以後有甚麼問題不怨你們,後果怎麼樣不怨任何人。

這樣四、五天以後,我覺的臉和嘴逐漸的恢復,七、八天後就明顯見好了,托老所的人就沒人再來勸我去看病了,家裏人也不再要求去醫院了。二十多天過去了,我的嘴、臉、眼的歪斜基本恢復正常了,托老所裏的人見到表示為我高興,也都贊同大法的神奇威力。

托老所的姐妹們一直細心觀察我,看見我真的好了,高興的說:「你真英明。」我說:「是我師父英明。」有的說:「你真厲害!」我說:「是我師父厲害!」有的豎起大拇指贊同,老闆在吃飯大廳裏大聲喊:「你真好了,頭上有神靈啊!」

感恩慈悲偉大的師父!感恩大法神聖的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