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徒猖狂 蒼天必懲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隨著中共長期灌輸無神論的思想,現在許多中國人不相信神佛的存在,視「舉頭三尺有神靈」為迷信,甚至口出狂言「無懼報應」云云。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徒中,許多人甘為中共江氏集團的馬前卒,自詡為「先進」,殘害善良,終嘗惡果。諸多報應昭彰不爽,正是上蒼警示世人。以下有據可查的真實案例,發人深省,足堪警戒。

遼寧省朝陽縣柳城派出所所長潘石,多年來一直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不聽勸告,被朝陽市「六一零辦公室」捧為「先進典型」,曾揚言:「我不怕報應,就打、就抓(法輪功學員),共產黨我跟定了。」就在他狂囂不到兩個月,本來身體健壯的潘石在四十一歲生日那天突然暴死。

山東省青島市公安局市北分局反恐大隊副大隊長傅傑,積極執行江澤民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竭力迫害法輪功學員,被中共多次褒獎,還被評為所謂的全省優秀治安管理中隊長、市北區維護穩定「先進個人」、市北區信訪工作「先進個人」稱號。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四日,傅傑突發心肌梗死,年五十一歲。

潘石與傅傑為求高官厚祿,喪失天理良知,助共為虐,導致法輪功學員被誣判、冤判,他們在壯年猝死,應驗了中國古話「現世報應」,人不治天治。一心想追隨中共做個「先進典型」的他們,卻先做了蒼天報應的典型。

也有惡人叫囂在前,果報臨頭之際,心知肚明,此類歹徒還算天良未泯。吉林省女子監獄刑事犯徐豔輝,在包夾法輪功學員耿繼峰時,辱罵大法師父,耿繼峰勸她不要罵,徐豔輝不但不聽,反而叫囂不怕報應,結果她在吃飯時,剛一張嘴,兩腮額骨「喀嚓」一聲脫落下來,三天不能說話,後來徐豔輝對耿繼峰承認自己是罵大法師父遭報應了。

古人云:「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最可悲的是,那些猖狂行惡、自誇不怕報應,仍不聽善意勸告者。

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裏水鎮和順共同鄉治安主任袁國峰,十幾年來跟蹤、監視和綁架當地法輪功學員。學員不斷向他講真相,勸善向他提醒:迫害佛法修煉的人遲早要遭惡報的。袁國峰聞言不但不聽,還口出狂言:「我迫害法輪功十幾年了,身體越來越好,法輪功怎奈我何?我根本不怕報應,我也不相信報應。」袁國峰拒絕了法輪功學員屢次忠告,當天就遭惡報暴斃死亡,年僅四十二歲。他執意成為中共的陪葬品,可憐又可悲。

古德有雲:「報應如響,天無妄降之災」,先賢聖哲莫不敬畏天地神明。《太上感應篇》有雲:「禍福無門,唯人自招;善惡之報,如影隨形」。近年因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者頻頻發生,明慧網上已公布了二萬餘實名案例,其中包括中共中央官員、省委官員、市委官員、公安科長、學校校長、辦公室主任、「六一零」頭目、派出所所長、居委會主任等,正所謂「多行不義必自斃」。

善惡有報是宇宙運行的法則,迫害正信,必受天罰。歷史上記載了滅佛造成的災難,最有名的就是三武一宗(即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與後周世宗),他們都在壯年暴斃,情節各異,但結局卻驚人的雷同。「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歷史總是重複警示後人:敬神者得善福、謗佛者遭惡報。

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年來,許多公檢法人員昧於現實利益,寧可出賣良知,也要殘害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近日明慧網報導,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高一喜於二零一六年四月遭警察綁架,十日後家屬被告知,年僅四十五歲、健康樂觀的高一喜「猝死」。數十名特警、武警、公安、「六一零辦公室」人員聚集火葬場,不顧家屬的強烈反對、哭求,強行解剖,取走高一喜的所有器官,包括大腦。

更令人震驚的是,牡丹江市「六一零」科長朱家濱在「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電話調查時,親口說他活摘了高一喜的器官,將器官「賣了」、「來錢快」等等,朱家濱直嗆,他不把高一喜當人看,把他屠戮了。朱家濱的一席冷血自白,不只蔑視人命如螻蟻草芥,更顯毫無愧疚的囂張跋扈,讓人齒冷心寒。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六一零」草菅人命,毫無人性中的悲憫與憐慈,幾與禽獸無異。無怪乎凡智者皆稱中共是嗜血狼性的邪靈,假披人皮,禍亂世間。

鑑古知今,所有迫害走在神路上修煉人的中共官員與其追隨者,如朱家濱之流,其惡報已經不遠。神佛無量慈悲,總是網開一面。真誠奉勸所有行惡之徒不要再助紂為虐,應當汲取前車之鑑,莫蹈前述袁國峰的後塵;趕緊懸崖勒馬、懺悔救贖,及時將功補過,否則他日惡報加身之時,悔恨已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