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魔鬼撕下面具……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那些身處中國大陸的孩子們,從一出生開始,就生活在一個身不由己的環境中,當他們慢慢長大,對於身邊的一切早已習以為常。然而,他們的心靈卻已經被一層厚厚的東西包裹、籠罩……

從「撒謊作文」說起

二零一八年,一項來自《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的問卷調查顯示,在2002名受訪者中,90.6%的人覺得,現在學生寫「撒謊作文」的情況多。其中,31.8%的人甚至表示,這種情況「非常多」。

從幾十年前的「保護集體財產」,比如「某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去學校關窗戶」、「從家裏帶錘子、釘子去修理學校桌椅」,到後來的「拾金不昧」以及「樂於助人」主題,比如「撿錢交給警察叔叔」等等,中共治下的學校「撒謊作文」不但失真,並且造假內容雷同,似乎有一個設定的標準答案。

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說:「共產黨要控制人們的思想,最主要的就是讓人不能真實的表達自己,所以它要給你一個所謂的標準答案。它出任何題目的作文實際上都隱含著一個它的所謂標準答案,所以小孩從小上學的時候就被訓練一種技能,就是揣摩所謂的標準答案。」

當一個人不知道要對自己寫下的東西負責,這是從根本上毀掉了做人的誠信。

問題到底出在哪裏?

最近,北大學生會副主席牟林翰被指長期精神虐待女友包麗,最終導致包麗自殺並導致腦死亡,在大陸引發軒然大波。就在社會一片的譴責聲中,中宣部下達禁令,禁止媒體追蹤報導。

不僅是因為生命的寶貴,人們還急切地想知道,為甚麼一個知名高校的學子竟然會敗壞到這種地步:牟林翰僅因女方過去曾有感情經歷,其控制女方的想法令人不寒而慄:「給他懷一個孩子再打掉」,「做絕育手術」,「不能把切除的輸卵管扔掉……帶回來給我,我想留下它。」

人們在思考、探究,問題出在哪裏?在微博上,對此問題的跟帖有數萬條,有人感嘆:「地獄空蕩蕩,魔鬼在人間。」面對世風墮落如此之甚,人將不人,人心魔變,原因到底在哪裏?

據媒體報導,牟林翰深諳「學生會政治」,如何競選學生會幹部,如何取得別人信任,包括競選時表現出對競選對手示弱,對領導投以「忠心」,如何通過利益騙取選票。這與「撒謊作文」有著潛在標準答案,豈不是如出一轍?

中共喉舌《半月談》雜誌曾刊文指出,不少大陸高校學生組織就像「小官場」,「抱大腿」、「混圈子」、「打招呼」等不正之風盛行。

顯然,作為中共黨組織結構的一層,學生會也無法逃脫中共「假、惡、鬥」的邪惡基因。對上級所謂的「黨性」無條件服從,對下級用盡控制、奴化的一切手段。雖然北大學生會幹部事件僅為個案,但卻真實投射了中共「黨文化」對於人心的異化與魔變。

《九評》揭示真相

看一看,九評編輯部的《九評共產黨》所揭示的真相:「中共作為一個極權組織,對社會的控制深入每一個社會細胞,沒有中共在背後慫恿和操縱,這一切根本不可能發生。」

「中共常常給自己唱讚歌說『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而這一場場的人肉盛宴卻折射出:中共可以使人變成豺狼魔鬼,因為它本身比豺狼魔鬼更加凶殘。」

「所有的基因都為著同一個目的:恐懼型的高壓控制。共產黨的邪惡,使它成為所有社會力量的天敵。」

當我們把視線移的遠一點,則中共魔鬼般的基因就昭然若揭了:

一八四八年,《共產黨宣言》宣告「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出世。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明確地寫道:「共產主義要消滅永恆的真理,消滅所有宗教和所有倫理道德」。「一切存在的都應該被毀滅。」

列寧說:「專政是直接憑借暴力而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政權。」

毛澤東說:「槍桿子裏面出政權。」「將革命進行到底。」「八億人口,不鬥行嗎?」

江澤民在鎮壓法輪功時說:「精神上摧毀,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

幽靈般的共產主義,並沒有隱瞞它的意圖,然而世人卻在其暴力之下的恐怖與謊言中,被欺騙了一代又一代,一年又一年。

當血淋淋的事實,看的越來越清楚時,有人感嘆說:「這一次,我相信他們會將懷孕的婦女置於死地。」事情是怎樣呢?

◇懸空吊墜孕婦致痛苦流產 丈夫被逼在旁觀看

黑龍江省哈爾濱萬家勞教所惡警為逼迫一懷孕六、七個月的法輪功女學員放棄對法輪功「真善忍」的信仰,將她懸空吊起,繩子繞經房樑(離地三米)滑輪,惡警鬆開繩子,孕婦急速墜落、重重摔下,惡警再拉繩將人吊起,再鬆開、墜落、摔下,來回折磨,孕婦在無以言表的痛苦中,被折磨流產。

◇肢解嬰兒!悲呼小小生命慘遭「凌遲」酷刑

張漢雲,陝西漢中市漢台區法輪功學員,事發當年三十三歲。二零零一年三月,漢中市漢台區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長馬平安、漢中市610等惡人綁架了住在親戚家即將臨產的張漢雲。

惡人將她拉到三十公里外的職工醫院強行墮胎,因胎兒過大難產,禽獸殺手竟將已屆臨盆的嬰兒肢解!將嬰兒肢解取出!

◇毒殺胎兒!可憐七月胎兒掙扎兩天兩夜痛苦而亡

法輪功女學員淨蓮(化名)和丈夫進京上訪,為大法討公道,在北京信訪辦等到的卻是公安的非法抓捕。被接回當地後,因淨蓮已有七個月身孕,拘留所不收,「上級」決定強行打胎,

惡警將她拉到醫院強行打毒針,可憐七個月胎兒在母腹中折騰了足足有四十多個小時才痛苦地死去。淨蓮掙扎著生下死去的孩子,淨蓮心如刀絞,父母泣不成聲,抱著白白胖胖的死去的孩子捨不得扔掉。

其慘烈如同凌遲酷刑啊!對如此幼小無辜的生命怎麼下的了手!如此沒有底線的禽獸不如的行惡,卻不用承擔任何法律責任。中共漠視生命、為禍中國,把中國社會、中國人、中國人的道德已經為害到何等可怕、何等變異的地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