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歷史看今天 中共謊言與暴力的秘密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三日】謊言與暴力,形影不離,在中共字典裏,有謊言的地方必然有暴力,暴力與謊言互為依靠,狼狽為奸。

謊言負責製造仇恨,暴力負責製造恐怖。

前三十年:灌狼奶、滅人性、大屠殺

從中共一九四九年建政,至所謂一九八零年代改革開放之前的三十年,是一個反複製造仇恨、暴力屠殺的歷史。

1950年,中共拉開了土改的序幕。然而有些農民並不理解,人們普遍認為「人憑良心,虎憑山」,動地主土地是喪良心。

有的農民質疑:「向地主要地,把別人腿肚子上的肉擱在咱身上能行嗎?」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等等連篇累牘宣揚所謂剝削理論、算賬和階級鬥爭學說,顛覆了自古以來欠債還錢、殺人償命的普世之道。仇恨被無限放大,貧窮變成了鬥爭資本,有產即是犯罪。

輿論先行,鋪天蓋地。土改工作組正是用中央發出的聲音,在老百姓中家家戶戶的宣傳貫徹。

土改工作組進村,首先要劃「成分」,確定「地富反壞右」。然後與「苦主」一同吃住,拉近感情。一屯一屯地做,在太行山區,這被稱之為「蝗蟲政策」。

廣西柳州柳城縣六休鄉楊泰木,工作隊員算出他40年來被地主剝削去了10萬斤稻穀後,他激動地跳起來,一心想著要去剝地主的皮、抽地主的筋!

仇恨,就這樣被有步驟、有計劃的一步步點燃。

在批鬥地主之前,工作組要預先演練,在人群中不同位置分布隊員,設計引領口號、挑起會場群眾氛圍,布置苦主邊哭邊訴。

當仇恨的氣氛被激發到臨界點時,暴力就開始出場了。

湖南漵浦縣八區區長郭靜秋在回憶錄中寫道:「一個惡霸地主站在台上被鬥,貧雇農一個個上台訴苦鬥爭。一個苦大仇深的雇農,訴苦訴得大哭起來,走過去就將那地主的右耳朵咬下一半,『呸!』一聲吐在台上,台下的群眾嚇了一跳。」

中共公布到1952年底,在農村「土改」運動中消滅的「反革命分子」是240餘萬人,實際是直接屠殺了240萬地主。

當歷史過去,回首望去,人們發現周扒皮、黃世仁、劉文彩、南霸天都是中共文宣部門執行任務,強行編造出來的謊言,而這些經不住推敲的仇恨故事,卻一代又一代像狼奶一樣,灌輸給無數的兒童、成人。

土改完了,「三反五反」消滅資本階層、文化大革命打殺知識精英,中共都是輿論先行,先扣上「反革命」、「篡黨奪權」的大帽子,然而再動屠刀殺戮。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等合編的《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的報告了這樣的數字:在「三反五反」中,有32萬3千1百餘人被逮捕,280餘人自殺或失蹤;在1955年「反胡風運動」中,有5,000餘人被牽連,500餘人被逮捕,60餘人自殺身亡,12人非正常死亡;在隨後的「肅反」運動中,有21,300餘人被判死刑,4,300餘人自殺或失蹤。

「1984年5月,中共中央又經過兩年零七個月的全面調查、核實,重新統計的文革有關數字是:420萬餘人被關押審查;1728,000餘人非正常死亡;13萬5,000餘人被以現行反革命罪判處死刑;武鬥中死亡237,000餘人,703萬餘人傷殘;71,200餘個家庭整個被毀。」而專家根據中國縣誌記載的統計,文化大革命中非正常死亡者至少達773萬人。

後三十年:以維穩的名義 屠殺從公開轉為隱秘

從一九八零年代往後的三十多年中,中共魔鬼般的殺戮,已讓世人充滿恐怖,而數十年的浩劫,令生靈塗炭,民不聊生,中共為維持統治,又是「平反」,又是從刑法取消「反革命」條例,中共似乎開始發展經濟,不再運動、批鬥,其實只不過換了一副面具。

新面具的名字叫「維穩」。

面具後面的謊言與暴力,卻絲毫未變。

一九八九年的大學生的反腐遊行,被中共定義為「暴亂」。而為了這個定義,中共做足了功課。

在六四事件中,一名軍士長崔國政被人用鐵管等凶器打死,並被澆上汽油點燃。

目睹整個事件過程的趙真揭露,中共為了激化仇恨,派遣軍人化裝成工人和學生潛入廣場抗爭人群,在混亂中將軍士長崔國政用鐵管等凶器打死,並澆上早已用瓶子攜帶的汽油。化裝的軍警人員大約有7~8人,他們的行動動作完全是有準備的,動作兇猛迅速!下手是完全直接致命的!

正是靠這樣的血腥場面,成為中共蠱惑士兵向民眾開槍的理由,謊言又一次成為暴力的誘餌。

在六月四日天安門的血跡清洗之後,中共的新聞發布會稱,在天安門廣場執行清場任務的過程中,「沒有死一個人,沒有軋傷一個人。」以謊言開場,以謊言結束,中共流氓本色顯露無餘。

然而,據《六四檔案》從《聯合報》得到的消息稱,法新社北約情報人員6月9日稱,死難人數可能多達7000人。

2017年10月20日英國國家檔案館解封了1989年的六四外交檔案,這份解密電報是當時的英國駐華大使艾倫﹒唐納德在「六四」的第二天發給英國政府的。電報披露,「那夜的平民死亡人數少說也有一萬。」

如果說三反是針對農村,五反是針對城市,文革是針對知識精英,六四是針對大學生群體,而在一九九九年開始的迫害法輪功,中共將魔掌伸向了全民所有的階層,無論政府高官、大學教授、工人、學生、農民,就是連殘疾人也不放過。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中共頭目江澤民為首,發動了對於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打壓,面對以「真、善、忍」為原則,以提升道德,返本歸真的法輪大法修煉人,中共的製造恐怖的習性,依然如故。從「七二零」開始,中共在中央電視台幾乎每天都要拋出一例因煉法輪功而如何如何的謊言,這就是所謂的「1400例」。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六日晚,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節目播放了一起「京城血案」,說的是北京人傅怡彬親手殺死了妻子、父親。報導中,傅怡彬殺人的原因被說成是因為練了法輪功造成的。傅怡彬稱,說殺死自己的親人「跟砍狗、砍豬、砍牛沒有甚麼兩樣」,在當時的背景下,中共所有的媒體都在鋪天蓋地地對法輪功造謠誣陷,中共製造的輿論環境籠罩著每一個人,傅怡彬殺人案給社會投下了巨大的陰影。

然而僅僅從電視節目本身就前後矛盾,一會兒說:「我這個人是非常孝敬的,非常心軟的,一個朋友手上扎根刺,我都心裏非常難受。」一會兒又說:「我認為他們是一種行屍走獸,所以面對幾個肉身,砍他們跟砍狗、砍豬、砍牛沒有甚麼兩樣。」

謊言就是謊言,不管其調門多高,卻往往經不起簡單的推敲。

移居美國的原北京居民馬瑞金對媒體說:「傅怡彬這個人其實在幾年前就已經精神不正常了,他有一個親戚在黃寺大街附近住,和我曾經是同事。大概是在九三年的時候,他的這個親戚就和我們說過,說他經常就是不穿衣服,一絲不掛的就到處亂跑,家裏人怎麼管都管不住。」

此前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喉舌即製造了震驚世界的偽火「天安門自焚」,儘管國際社會很快就證實漏洞百出的天安門自焚是中共自導自演,然而在中共媒體長達月餘的鋪天蓋地的播放「自焚」錄像,對於法輪功的仇恨卻毒害了無數的大陸民眾,直至今天,並未完全肅清。

正是對於法輪功「1400例」、傅怡彬殺人案、天安門自焚等一系列謊言,中共憑借給民間製造的仇恨,對於法輪功學員瘋狂抓捕,酷刑轉化,以及非法判刑的長達二十年的血腥迫害,已至真名實姓四千餘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數百萬人被綁架、關押,甚至非法判刑、活摘器官。

正如《九評共產黨》一書寫到:「中共在長期暴政和高壓統治過程中,用暴力、謊言和封鎖資訊練就了世界上最強大、最邪惡的國家恐怖主義,使其殘暴和謊言欺騙運用到爐火純青的地步,規模和程度更是空前絕後,在歷次政治運動中積累了系統有效的整人、害人和殺人的方法和經驗,殘酷、狡猾與奸詐。」

似曾相識的鏡頭

越是對末日來臨感到恐懼,就越會依賴謊言與暴力。在過去五個多月的香港「反送中」事件中,一個又一個謊言與暴力交織的畫面,讓人感到似曾相識。

鏡頭一:
「反送中」警察被砍傷。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一個警察遭3名刀手襲擊,警員身中多刀,「傷口見骨」。

這則消息傳至中國國內,中共喉舌央視,以「喪心病狂!香港警員下班後被砍傷口見骨」,「央視:依法懲兇待何時」,藉機大肆炒作「反送中」者為「暴徒」、「恐怖分子」。讓本來一直不明真相的內地民眾信以為真。

只要宣傳機器有了素材,事情本身怎麼樣就不重要了。然而,這則警察受襲的消息,為何僅有一家媒體報導?而其它媒體卻全不知情,作者並未在現場,卻二十分鐘之內,完成了趕到現場和醫院拍照,撰稿等整個採編過程並發稿。民眾調侃稱「年度最快手記者」。

另外,在不長時間之後,該消息卻被替代,大量細節刪除,僅餘149字,「傷口見骨」、傷者情況從此再無音訊。

鏡頭二:
八月三十一日,有穿黑衣的人不斷地向路面扔汽油彈,製造「恐怖」景象,同樣為中共大陸喉舌媒體製造了「豐富」的素材。這些扔汽油彈的「示威者」,裝備齊全、且背後有LED燈在閃爍,法新社拍攝到擲彈者腰間漏出一把疑似半自動手槍,因此置疑警方為「自編自導自演」。

鏡頭三:
十一月十三日,一枚汽油彈投向兒童的校車,中共黨媒圖文並茂稱:「暴徒丟汽油彈在校車前,小朋友命懸一線」,且「幼兒園發布聲明稱『一群示威者湧來並打砸校車車窗』」。大陸民眾看到孩子們被「暴徒」威脅時,內心的仇恨與憤怒可想而知。

然而,對於事件核實,香港警方僅證實「汽油彈在校巴前著火」,但並沒有說明「幼兒園校車被示威者攻擊」。該所幼兒園對有人攻擊校車的回覆則是「並無此事」。

中共喉舌要的是「有圖有真相」,至於這件事情真相如何、在海外是否被揭穿,已全然無所顧忌。

在一系列有目的鋪墊之後,就有了軍警在地鐵無差別攻擊、頻頻有人「被自殺」、動用實彈射擊、圍攻大學校園等等赤裸裸的暴力手段,而民眾正當的防衛抗爭,一概被中共說成的暴徒攻擊政府,一邊扣帽子,一邊使用武力對付平民百姓。在九評編輯部出版的《九評共產黨》中寫道:「中共的起家歷史,是一個逐步完成其集中外邪惡之大全的過程,中共完善著它『中國特色』的九大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這些基因承傳不斷,手段和惡性程度在危機中進一步得到強化和發展。」

中共歷次血腥鎮壓民眾的群體反抗之前,都被揭示出有派軍警或特務冒充民眾,製造所謂「暴徒」燒殺搶掠的「暴動事件」,為官方鎮壓製造藉口。在過去的二三十年中,在天安門「六四」的「燒軍車」、「暴徒燒死士兵」及中共在天安門廣場自導自演了「天安門自焚」偽案抹黑法輪功等問題上,中共都在反覆炮製類似事件。

原來法輪功說的都是真的

在香港銅鑼灣、紫荊廣場等地,長年以來都有法輪功學員不辭辛苦,夜以繼日地講真相、發資料,確實有不少民眾了解了真相,但不少香港人因不了解中共的邪惡本質,多年來拒絕相信法輪功學員揭露的事實。

有網民留言說,過去二十年香港人沒有理會法輪功的指證,當惡法一個個到來,才知道所有不合理的事,只要和共產黨扯上關係,就會變得合理。

香港居民陳小姐表示,這次「反送中」抗爭令香港人在親身經歷後看清了中共,回頭再一看法輪功十多年不懈的呼籲,現在終於明白了,法輪功學員講的全是真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與江氏集團動用整部國家機器,開始殘酷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無數善良的學員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與監獄中,長期遭受酷刑折磨,迄今經核實的至少已有四千三百多人被迫害死亡。

許多中國人對法輪功的誤解,大多因為偏信了中共喉舌的造假宣傳。近日香港市民的恍然大悟與遲來的歉意,反映了中共長年污衊與構陷法輪功,荼毒了無數世人。

所幸二十年來,法輪功學員鍥而不捨地揭露迫害真相,許多人被法輪功學員真誠、慈悲與堅定的信仰所感動。隨著真相的廣泛傳播,多年來國際社會包括美國、加拿大、歐洲、澳洲與台灣議會已經數十次提案,持續針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發出正義呼聲。

在過去七千多個日子裏,篤信善惡有報的法輪功學員之所以不畏艱難、不厭其煩地向人們講真相,勸民眾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完全是出於同樣的目的──救人,希望在大劫難來臨前,眾人能倖免於難。更可敬的是,法輪功學員是在自己遭受巨大苦難的同時,冒著失去工作、家庭、自由乃至生命的危險在勸善、示警、救人,是利他的珍貴情操與悲憫的無私胸懷。

法輪功學員是實踐「真、善、忍」的修煉人,卻無辜遭中共迫害。當自身蒙冤受害時,以種種途徑,揭示真相,傳播善良,展現的是悲天憫人的高尚義舉,而不是搞政治或對抗政府。在中共崩解覆亡之前,眼下正是退黨自救的關鍵時刻,也是行惡者棄暗投明的最後機會,以免成為中共的陪葬品。歷史終將證明,法輪功學員苦口婆心地講清真相、揭露謊言是大善大忍的義行,「無私忘我、不求回報,只願你平安」正是人間至高的典範豐碑。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