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被宣布死亡的早產兒又活過來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結婚後也不精進,因為聽別人做夢說我懷孕的孩子不好,所以心理壓力特別大,知道懷孕後,一直悶悶不樂擔心孩子。

懷孕期間,必須做的檢查我才去,有的讓複查的我都沒去,開始說孕酮低,讓吃藥,我回家被強迫吃了兩次後,我告訴丈夫我是大法弟子,不用吃藥孩子肯定沒事,他再也沒讓我吃。後來有項檢查說我甲狀腺素高,快甲亢了,讓我複查我也沒去,等做5D時,醫生說我膽子太大了,年齡大第一胎,還不仔細再次檢查,結果一切正常,這都是修大法的超常。

二零一九年,我在北京學習,吃午飯時感覺尿褲子,我沒經驗,以為漏尿,後來才知道是羊水破了!我一直墊衛生巾,回家繼續工作。五天後去醫院產檢,醫生聽胎心有雜音,問我是不是憋尿了,我跟醫生(還是專家)說了最近漏尿,她都沒反應是破羊水了,我上午去的比較晚,下午去做的彩超,拿結果給醫生看,醫生說我羊水少必須住院,有早產可能,但他們醫院沒有早產的技術,讓我和我丈夫商量看看去哪家住院,我們決定去市婦幼住院。

其實我想回家休息一下,好好調整狀態就好了,路上丈夫埋怨我出去學習累著了。我有點生氣,以為氣得肚子疼,回家路上肚子疼的特別厲害(後來知道是宮縮)。平時肚子疼,回家打坐就好了,這次打完坐也沒好,疼得躺不下,心裏求師父救救我和孩子。中午吃的都吐了,結果上廁所後一看臍帶掉出來了,我也沒害怕,趕快給我先生打電話,他馬上拉我去醫院。

可能是六點左右,正趕上下班高峰到處堵車,他又拉著我轉了個大圈才下高速,到高速口人工交錢的又堵上了,他跑下去跟人家說有產婦需要急救,人家給開了另一個口才放行,這樣路上也耽誤了一個多小時,去了急診一說臍帶脫落,人家就不讓動,讓躺在車子上推著就跑,到了急診室簡單的問了一下,一看情況緊急,直接推到手術室搶救,可是在手術室一測胎心,只有三十、四十,醫生告訴我:孩子沒了,沒必要搶救了。正常胎心一百五十,我的孩子只有三十、四十,出來孩子也是死的,我的臍帶脫落時間太久,相當於給孩子供氧把呼吸機拔了,一、二分鐘孩子就缺氧死了。我再次跟醫生確認真的沒救了嗎?醫生說:「是」,我就在放棄孩子的單子上簽了字,我先生也簽了。先生在外邊嚇壞了,聽不進醫生的話,最後醫生給我電話讓我勸勸他。

最後,醫生跟我說讓我自然引產,就把我推到待產室,都是一些準備生孩子的產婦在裏面,因為媽媽是大法弟子,我給媽媽打了個電話,哭了,告訴她說:「孩子沒了。」媽媽說:「你不要哭,一定要保持心態平靜!知道要幹甚麼。」我告訴媽媽,我心裏一直默念「法輪大法好」就沒停過!過了不知多久,我感覺左邊肚子有點動我就叫護士,護士說不可能是孩子動,是血管動給我用儀器看了看也沒說啥,又過了一會兒,我明顯感覺孩子像正常一樣,在右邊踢了我一腳,又踢了臍帶動了,我趕快叫護士,我說:「護士,你趕快給我看看,我孩子沒死,在肚子裏踢我!」護士給孩子檢測胎心,發現有胎心了,還一百六十,一百七十。有時是平的。護士說這有胎心也不正常,有時有,有時沒有。我說你快叫醫生來看看吧!醫生說就算有胎心,孩子缺氧時間太長,生出來也有問題,是一輩子的事。我就堅信大法堅信有師父保護,肯定沒問題!我跟醫生說:「只要孩子有救,我就要!」

他們又做了彩超,說除了沒羊水、臍帶脫落,別的還正常,但醫生不建議我要這個孩子,通常臍帶脫落,在醫院裏脫落,也就三、四分鐘的搶救時間,你這都多久了。那時可能二、三個小時了,我也沒看時間,醫生看我態度堅決,又找我先生告訴他孩子出來可能也有問題,花錢還不一定能治好,我臍帶脫落感染了,感染了傷口可能癒合不好,也有危險,嚇的他不想要孩子只想保大人,媽媽在他旁邊也告訴他要孩子,最後他給我打電話徵求意見,我說:剛才孩子沒救了我們不要,現在孩子有胎心了,不管怎樣我都要要孩子(關鍵是修大法,知道有師父保護,孩子肯定沒事!要是平常人讓醫生嚇的就不敢要了。)

我先生看我這麼堅定,最後說:好,有甚麼事跟我一起承擔!決定後馬上推我去了手術室,手術我感覺不到十分鐘,就抱出孩子來了,聽醫生說「女孩!」我聽到了孩子的哭聲,醫生說:「真是奇蹟!」我就知道孩子沒問題!後來知道孩子剛出生評了四分,五分鐘後評了七分,各項指標正常,給我看了一眼,孩子全身都是粉紅色,並沒有缺氧的紫色,後來裏面的醫生和護士都說這女孩以後肯定有福!

這是大法的神奇!已經宣布死亡的早產兒又活過來了,而且很健康!經歷了快四個小時,在醫生看來生出一個健康的寶寶根本不可能,可是師父給了早產兒一個新生,讓這個原本的悲劇成了喜劇,成了奇蹟,感謝師父給了寶寶第二次生命!

那天我出手術室時,家裏相信大法的親人告訴我,他們一直在手術室外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七天就出院了,可醫生說寶寶要住院觀察四十天。我回家後,一直在心裏和寶寶說:寶寶,你不要在醫院裏住那麼多天,要儘快回到媽媽身邊。神奇的是寶寶健康狀況一切正常,十九天就出院了。

回家後,月嫂給寶寶曬太陽,背朝上時她自己把頭往上仰很長時間。月嫂說:「這哪像個早產兒,這麼有勁。」現在寶寶從出生時體重一點八千克增加到二點五千克。

我和媽媽在她身邊說起無論如何也要這個孩子時,寶寶的兩眼流下了眼淚。

感恩師父!感謝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