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教我做好人 做一個更好的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六日】我原來身體很虛,遺傳母親經常有胸悶憋氣的病症。上初中時,一次胸悶喘不上氣來,被母親背到衛生所打了一劑強心針,在家休息了近十天才去上學。又因家裏經濟條件差,母親懷我時嚴重營養不良,出生時我的體重不到三斤,導致我低血糖,三次因此暈倒,兩次暈倒在去廁所的路上(公用廁所),一次暈倒在廁所內,恰巧被熟人發現,醒來後把我送回家。到澡堂洗澡時間不能長,時間略微長一點眼前就發黑,需要馬上蹲下,以免暈倒。上樓梯走的快一點,眼前也發黑,也得趕緊蹲下。還有嚴重的胃病,吃飯只能吃半飽,多點就肚子疼,做事情累肚子疼,生點氣上點火也疼,不能吃大米、扇貝、毛哈、海虹、海蠣,就是喝了點他人吃海虹等沾過的姜汁,也會肚子疼,需要到廁所把手指頭放到嗓子口攪動全部吐出後才行。

一次,我又疼的在炕上打滾,我讓丈夫帶我到醫院做胃鏡,查出:胃底、胃體粘膜充血,水腫,胃竇部粘膜呈紅斑樣改變,已有兩個小糜爛灶。我見到父親原來有嚴重的胃病,經常打嗝,人消瘦,吃的飯涼一點就不行。可學了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後,人胖了,吃東西從冰箱裏直接拿出來就吃也沒有事,於是我也想煉法輪功。讓父母給我請了一本《轉法輪》,我開始學法輪功,不知不覺中身體所有的病症消失了。

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既修心性,又改變本體。修煉中不知不覺疾病就消失了。特別大法要求修煉者要處處做好人。修煉後按大法要求做,我的變化自然很大。

在工作中

我與丈夫開了一個小飯店。在這道德滑落人心不古的現在,處處事事都在檢驗著人心。開飯店涉及到採購原材料、加工熟食品、定飯菜的價格、飯菜質量、環境和飯菜衛生、服務態度等等各個方面。「民以食為天」,在沒有道德的約束下,地溝油、死豬肉、原材料過期或洗不乾淨直接做等已是見怪不怪的事。所以來吃飯的顧客私下談論會說,到飯店吃飯,帶餡的可不能吃,只吃麵條或饅頭。

但我是修煉人,與丈夫嚴格要求自己:丈夫負責採購,不買過期原料,油要正規廠家的,採購回來的任何原料使用前必須清洗乾淨方才加工。新來的顧客不放心,會偷偷的觀察我們的操作過程,看我們自己吃的炒菜油是否與給顧客用的一樣。經過一段時間,顧客互相傳開了,說到我們這用餐放心。我們這個小店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店名,都是顧客自己用暗語互相聯絡,有說「老地方」,有說「饅頭幹那」,有說「大姐那」等等,全是老顧客帶來新顧客,幾乎一日三餐,頓頓顧客爆滿。

顧客點菜時,我會給顧客做參考,怎樣葷素搭配,既營養,又能少花錢。有的顧客為體面,點很多菜,我會提醒他們:點幾個菜足夠了,點多了吃不了就浪費。結算時用了多少酒多少飲料我是讓顧客自己報數,一般都能夠如實報,有少報的,少報就少報,我不提醒,但有人粗心多報時,我記在一個本子上,顧客再來時我退錢給他。

還經常見顧客丟錢落錢的,從十元到幾百元不等,我都會在小本上記清楚:某年某月,某個房間,某某用餐遺失的。下次來交給他們本人。我對任何顧客都是一視同仁。一位四十多歲的崔先生,很豪爽,他常來,愛喝酒,從點菜到喝酒我都勸他要適量,他對我說:「大姐,我聽你的。」在他呼三喝四酒興正濃時我就善意制止他,他會笑嘻嘻的說:「好!」後來才聽說他是某地的一個大痞子。

一次,一個新來的顧客,用完餐結算,共花了一百三十多元錢,他卻說:「給你九十元,還要給我兩盒好煙。」(每盒十元左右的)丈夫剛要發脾氣,我制止了他,我對那位顧客說:「你看看我們這兒的菜價,只我們兩個人忙活,我們掙的是辛苦錢,人都是有良心的,如果你認為給我們九十元合適,那就按你說的給。」說著我讓丈夫出去買兩盒十元左右的煙遞給了他,他只付了我們九十元錢走了。從此他再沒有來過。

遇到這類事我的心很平靜,因為從大法中我明白「不失不得」[1]的理。但我還是要告訴他做人的道理,即要憑良心做事,讓他明白他這樣做對他不利。

在家庭中

在當今,家庭中婆媳關係緊張,「啃老族」盛行,大法弟子所在的每一個家庭,都會是老有所養,家庭成員間關係和諧,其樂融融。

公爹今年七十八歲了。他生活在農村,喜歡清閒,對甚麼事從不願多操心。他六十多歲時,在我們的建議下,他把果樹和土地給了家在本村的二小姑子(丈夫的妹妹),自那他就整天與人打麻將、撲克之類的了,農活忙時他也不知道幫幫小姑子。妹夫心裏不高興了,吃飯甩臉(冷臉)給公爹看,公爹生氣了。

我們知道後,我提議讓公爹搬到城裏與我們一起住。他來了,我的負擔就重了,除了給他洗洗漿漿,還要把公爹的一日三餐先做好了,再到飯店跟丈夫忙活。吃菜,公爹卻要求說:菜少做點,剩菜不好吃。可做少了恐怕他不夠,沒有辦法,剩菜儘量不讓他吃,給他做新的。公爹只管回家吃飯,飯後就出門與街上的老年人打麻將、玩撲克之類的。

公爹有少量的存款,收入也就是每月給農村老年人的補助九十元左右。他天天穿的乾乾淨淨的,與他一塊玩的人都以為他是退休人員呢。小的小姑子叫公爹到她家住幾天,幾次打電話,他都不願去,說在哪住著還不一樣。我這樣做,老鄉們和親戚都說公爹有福,攤了個好兒媳。

可我不能僅僅滿足別人說你好,因為有時心裏也會有點彆扭,怨公爹一點不知道關心人,夏天,我會把茶壺裏倒上一茶壺涼白開水,公爹喝完了,他也不知道從暖瓶裏再倒上新的,我從飯店裏忙活完了,回家從茶壺倒水,那壺裏總是空的,我心裏就彆扭。此時我就想一想師父的法。師父說:「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當想到這,知道自己感覺「彆扭」也不是慈悲,不符合「真善忍」的標準,是為私,我不能這樣,就又高高興興的面對公爹。

做好人,這是法輪功對每一個學員的基本要求,所以每個人都能說出一大堆自己做好人的故事。從一九九二年大法開傳至今,修煉法輪功的學員被車撞了不讓司機賠償;當官的不貪不佔;醫生、老師不收紅包;做生意的童叟無欺等等,各行各業都有法輪功的修煉人,他們給社會注入了正的能量,給道德墮落的濁世帶來了希望。哪裏有法輪功學員,就會給哪裏帶去寧靜和祥和。這也是為甚麼自一九九二年到一九九九年僅七年時間,在中國大陸就有近一億人學煉法輪功,至今大法已洪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得政府、民間組織的褒獎達三千六百多項。

江澤民邪惡集團與中共對「真善忍」的打壓、迫害直接導致社會道德墮落,給整個國家和民族造成了無比的危害,使假貨遍地,毒米、毒酒、地溝油,毒奶粉、毒鮮奶,假疫苗,危害著國人的健康,人和人之間缺少誠信,老人倒在路上沒人敢扶,遇到危難沒人敢幫,人人自危。

江澤民集團與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已近二十年,據不完全統計,直接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多達四千三百六十多名。更無法得知惡黨為牟取暴利,活摘了多少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邪惡至極!但善惡有報,貴州平塘兩億七千萬年的藏字石上的六個天然大字:「中國共產黨亡」道出了天機!

可貴的同胞,大法弟子講真相就是為了您的平安,趕快了解大法真相,退出中共的黨、團、隊,千萬別跟著惡黨遭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