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了幸災樂禍的壞習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日】被共產主義禍害後的中國社會,用烏煙瘴氣來形容也不為過,實在不是一個能夠讓人保持善念的地方。以我自己來說,在修大法之前,一看到誰做錯甚麼事情了,倒甚麼霉了,往往容易生出一種幸災樂禍的心理,覺得別人錯得好,霉得棒,只要自己不倒霉,別人慘了我高興。

這心態其實也不是從娘胎裏帶出來的。我在農村長大,耳濡目染了周圍人不計其數的惡劣言行。有人說農村人淳樸善良,那是因為他沒真正了解共產邪黨統治下的農村狀態。各種運動批鬥之下,人心都被搞壞搞惡了,甚至形成了一種自覺不自覺的狀態,不經意的就能顯露出極度的惡。

就拿這個幸災樂禍來說。我很清楚的記得,在上小學低年級的時候,要是誰犯了點錯,弄壞了點甚麼東西,假如沒有小學教師在場,周圍的小學生們會自發地集結成一堆,集體高聲叫喊:「好!好!好!」然後就有人興沖沖的去報告老師,剩下的人則兩眼放光的等著看某個倒霉孩子挨老師訓的好戲。

倒不是這些小孩子天生就這麼心態不正常。從心理學的角度講,孩子的很多不好的行為,往往是家長的不良行為的反射。共產暴政統治下的成年人,為了自保,無師自通的學會了緊跟政治風向,鬥爭「政治敵人」,在別人倒霉的時候落井下石,還要幸災樂禍,表現得興高采烈。否則,弄不好就會被扣上個「同情階級敵人」或是「立場不堅定」的帽子一塊吊起來挨批鬥。

這種徹頭徹尾反道德反人倫的風氣,經由家裏的成年人傳遞給了孩子,再由一個個孩子在無意中互相補充,最終在學校裏形成了一種強大的集體意識:誰犯了錯,大家想的不是如何理解、幫助他,而是希望自己趕快擠進正確的隊伍裏,坐看這個倒霉蛋被老師責罰打罵一頓,最後老師藉此出了氣,學生們也津津有味的看著一場精彩紛呈的文攻武鬥,皆大歡喜。至於那個不小心犯點小錯的倒霉孩子,只有打掉牙往自己肚子裏吞了。

在這種環境成長起來的我,想要保持一個正常的善念,還真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鑽進那一堆「正確人群」中對倒霉孩子叫「好」的事情,我也隨大流乾過,而且這個叫好的次數多了,再看到誰倒霉,都不用去想了,腦子裏自動就彈出了「好!好!好!」

這種壞的思想一直伴隨著我成年。很多時候,看到電視上報紙上報導一些悲慘的事情,雖然會產生同情,可是那個條件反射般的「好!好!好!」也會伴隨著同情一起出現。幸災樂禍的意識已經形成了本能,變成了自然,自然到我自己都不覺得有異了。如果沒有特別的奇遇,恐怕我就會在世間洪流中越來越道德敗壞,善念不再,最終滑入無底的深淵。

命運的轉機來源於大法。二零一一年,我正式走入了大法修煉。在修煉中,拜讀了李洪志師父的法,明白了如何做人,做一個真正的好人,我那一沖到底的道德水準終於踩下了剎車,開始艱難的、一點點的向上回升。

修煉剛開始,看到別人倒霉,頭腦裏還是會閃出幸災樂禍的念頭。十幾年的慣性,似乎已經根深蒂固了。好在已經走入了大法中,修煉人的道德水準是不斷向上回升的。漸漸的,幸災樂禍的念頭變得沒有修煉以前那麼強烈了,善良的一面開始佔據主導。尤為重要的是,我終於分清了好壞,察覺到了自己的這個幸災樂禍的壞習慣,並下定決心去掉這個令人滋生惡念的醜陋心態。

十幾、二十年的積習不是想去就能去掉,但是我終究是收住了越來越惡的勢頭,在向好的方向變化。經過一次次的在思想裏否定幸災樂禍的念頭,努力排除掉這一惡毒念頭,我這顆不好的心,隨著這一次次的努力改變,變得越來越淡。

終有一天,我正在路上走著,突然看到路邊一位正在市政垃圾桶中翻找廢品的老人不小心連人帶桶一塊摔倒在了地上。很自然的,我沒有產生一絲一毫幸災樂禍的念頭,而是心生憐憫,主動上前扶起了老人。

扶起老人後不久,我忽然意識到,這一次,自己完全沒有了幸災樂禍的念頭,而是以純善的心態,去對待遭遇了不幸的老人。一念及此,險些熱淚盈眶。扶起老人的同時,我也扶起了自己曾經被社會污染成墨黑的心靈,獲得新生。

回首過去,曾經的二十多年裏,自己泡在敗壞的社會環境中,隨波逐流,道德品質一天一天的下滑到了可怕的地步。家庭教育、學校教育以及社會教育都不能讓我回頭做好人。直到走入大法修煉,在短短的不足五年中,就逆轉了下滑的趨勢,轉而道德回升,找回了失落已久的純真與善良,重新做回了好人。

每每思及,不由由衷感歎,此生得遇大法,當真是幸運無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