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故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七日】妻子今年七十八歲,沒有進過學堂門,知識淺薄,為人卻厚道,一根直腸子。

說個笑話,一九六零年鬧飢荒,因我在外地工作,就她一人在家。我的父親去世了,事隔十天,妻子才給我發電報。問她是怎麼回事,她說她的父親也快要死了,等著一塊發電報。她就老實到這種程度。

她的城裏一位親戚怕她這種人在社會上吃虧,就介紹她到廟裏皈依,安排做點事情,說廟裏的人心眼好,不整人不害人。她一頭栽進去,就是十多年。

其實,那裏面的人真的好麼?那裏三天兩頭要給廟裏進貢,開廟會要出功德,送菜油。搞點甚麼活動,要送東西。我妻子住在農村,做農活掙工分,哪來那麼多的錢呀菜油的去敬「佛」呢?最後被住持攆了出來。說白了,那裏不是修行之地,而是個旅遊場所,是一夥人掙錢的地方。

在農村過日子也是寸步難行,住房是天無一片瓦遮雨,地無一寸乾土立足,還要在這樣的房子裏懷孩子,生孩子,坐月子。妻子得了一身病:嚴重類風濕關節炎,身體右側肌肉萎縮,針扎不知痛,骨關節開始變形。

禍不單行,病魔纏身沒甩脫,又招來人禍:一九六四年,邪黨搞甚麼四清運動,說妻子是四不清的人,整天挨批鬥,要把她批倒批臭,逼的她無路可走,四清運動結束後,啥問題沒有,莫名其妙的折騰她一年多。這時,她的身體已經垮了,類風濕關節炎越來越嚴重,肝、膽、腎、心臟、胃全都有病,從頭到腳沒有一處好的,藥物不斷,常住醫院治療,魔難根本就無法解脫。到那些大醫院求醫,找名醫治療,名醫也治不了她的病,那些醫生看了,個個都搖頭,說她患的病是一種絕症,誰也沒有辦法。

也許是神看她心誠,一九九六年五月的一天,妻子到公園裏轉悠,一個熟人拉著她說:「走,去煉法輪功,這功法太好了。」也可能是緣份到了,聽到法輪功這三個字,她就覺的很新鮮,一下子精神起來了。到了那裏,她站在煉功人群後面,跟著前面的人的動作做樣子。去了幾個早晨,五套功法就學會了。同修又幫她請來一套大法書籍。從此,她走上了大法修煉的路。

修煉法輪功確實好。五套功法煉下來,心清體透。三個月修煉過去,妻子的偏頭痛、鼻炎、喉炎、哮喘、胸膜炎、膽囊炎、肝炎、腎盂腎炎、胃炎、胃下垂、腸炎、盆腔炎、子宮肌瘤、痔瘡、類風濕關節炎、風濕心臟病,皮膚奇癢症等疾病全不在了,不翼而飛。她那激動的心情難以言表。

縱觀歷史,橫觀眼前,不管是有錢有權的,還是達官貴人,哪怕是皇帝,他們不知想了多少辦法,採取了多少措施,也沒有看見或聽說過誰用靈丹妙藥救了自己的命,我們的大法師父做到了。他不但把一個絕望的走投無路的婦女救活了,還讓她脫離了無邊的苦海,成為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並且出現了很多很多的聞所未聞的神奇事,我舉幾例同大家分享。

蛻殼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妻子就像撿到了一個寶,一天那個樂呀!歡呀!喜呀!簡直像個喜樂神。你說她一天沒有遇到愁事嗎?她的愁事苦事接連不斷,我看比周圍誰都多,但她沒有一點痛苦、悲痛的感覺,一天啥事沒有,總是笑呵呵的。

去年九月份,那時我已退休回家。回家後,我這個不愛說話的人,也受她的感染,喜悅常掛在臉上,我發現妻子這兩天老往廁所裏跑,起初也不在意,後來我看她老是在廁所門前走進走出,感覺有點不對勁,便問她,你在廁所裏搞甚麼,進進出出的?她回過頭來,笑著對我說;「女人上廁所你沒見過呀?」我說:「你這樣一個狀態,明天你哥過生日你還去不去?」她若無其事的說;「這跟我上廁所有甚麼關係?去。」那「去」字的聲音說的特別大。

你別看她沒讀過書,現在她說的好多話我是聽不懂的,比如說就剛才那事嘛,一看都明白,她是鬧肚子了,她不說鬧肚子,卻說是上廁所,這裏面有甚麼玄機,我真的是猜不透。第二天她真的和我們一道去給她哥哥過生日了。

她不進醫院,不找醫生,不吃一粒藥,和孩子們一起坐著小車喜笑顏開,不動聲色的到了哥哥家。下車便和那裏的客人嘻嘻哈哈的談笑起來,誰看出她正在與魔難掙扎呢?其實,這期間她拉了多少次,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我拐她一下,到沒人的地方問她怎麼樣?她說她用爛布做了好大一個尿不濕,沒有問題。吃了午餐,我們就回來了。回家後,她到洗澡間洗完澡,換了衣服,就叨叨無事了。

我真佩服她。問她是怎麼回事,她告訴我:師父給了她一本《轉法輪》,那是一本上天的天書,讀了這本書,師父給她開了智慧,她這個沒有進過學堂門的人也能上知天文,下識地理,通曉人怎樣能變成神。她告訴我:你看著我這個狀態(進進出出上廁所)好害怕,是不是?其實啥也不是,根本不是甚麼病,是一種業力,業力大了,業力就把人包圍起來,形成一個很厚的殼,消業,就是蛻人殼,不斷的消不斷的蛻,蛻去人殼就成神,人蛻殼哪有不痛苦的,承受痛苦才能蛻殼。如果你把它當成是病,病是人固有的。人走人路,走人路,就是走的生老病死的路,人是蛻不了殼的,走神路消業才蛻得了殼。

悟道

去年臘月間,一般說來,臘月間的事多,過小年呀!團年呀!幾乎要天天走家串戶。妻子想:臘月間要和好多親朋好友見面,三親六戚玩耍,自己是個修煉人,要注意修煉人的形像,她發現她頭上有一撮白髮,覺的不大雅觀,就想把它染一下。好在眾人面前講真相。她就把還是好久以前買的一管染色素,在洗澡時用來染頭髮,用梳子把黑色素梳在頭髮上。沒想到,梳著梳著麻煩就來了。整個頭就開始發熱,疼痛,梳的黑色素水流到哪裏,哪裏就開始紅腫,全身難受,折騰了一晚上。第二天起床,嚇我一跳:她的頭腫的變形了,兩隻眼睛不見了,鼻子和臉一般平了,嘴也只有一條縫了,沒有人樣了,全身發燒,臉通紅通紅的。

妻子把衣解開,一個勁的喊我:拿兩張毛巾用冷水打濕後給她貼在胸口上,還叫我把電扇拿來對著胸部吹。我簡直嚇慘了,這是她心裏實在受不了的沒有辦法的辦法呀!這如何是好?我看得出來她著急了,我兩眼直望著她,意思是不是想點別的辦法?她也意識到她剛才的狀態失常,立即鎮靜起來,大聲說;「我有師在,有法在,隨師堅修到底,有師父救我,用不著怕。」說著她咬著牙閉上眼睛慢慢的睡著了。

我知道她修煉後,立了一個規矩,不管她遇到是甚麼巨災,還是甚麼巨難,不准送她到醫院,不准給她找醫生,不准給她打針吃藥或用甚麼偏方,不准告訴所有孩子們。這種情況下,我也只能照她說的給她一個勁的念「法輪大法好」。就這樣,到下午,妻子慢慢的就好了,只是紅腫還沒有完全消下去,過了十天啥事沒有了。

一場突如其來的生死魔難她走過來了,我不得其解的問她,這個陣勢好嚇人啦,你是怎麼化解的?她極為嚴肅的說;「我哪有那個本事,是師父救了我,別亂說。」她給我講: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高級生命,是師父管著的,任何生命,不管他多高的層次,他都沒資格傷害她(大法弟子)。因為不管他是多高層次的生命,他都是大法造就的,他傷害任何大法造就的生命,他都是對大法犯罪,大法將把他打入無生之門,永世不得超生。高層次的生命也不會傷害這些生命。大法師父告訴弟子:「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大法弟子遇到魔難,只要喊聲師父救她,師父就會救她。說明白點,自己就是動動嘴,一切都是師父做的,該還的業債師父給還了。

哎呀!原來我妻子知道這麼多天機,她是在按照天理行事,怪不得她遇到甚麼事情一點不緊張,坦然自若呀。

真修

今年三月間,一天我從外頭回來,剛一進屋,就聽到「咚」的一下,接著「哎喲」一聲。推開裏屋的門一看,妻子坐在地上,塑膠凳子倒在一邊。我伸手把她拉起來,扶到客廳讓她坐在沙發上,她腳步都邁不開了,還一個勁的說沒有事。問她怎麼了?原來,她站在塑料凳子上踮起腳拿東西時,不料凳子一滑摔倒了,屁股著地,腦殼摔在木櫃上。

這次她遭受的魔難不大,但拖的時間比較長,半個月了手腳還是不方便,頭暈腳痛,腰椎很難受,煉五套功法很艱難,強打精神煉動作。以往遇到這些事多則七天,少則三、兩天,這一次拖了這麼長時間。據妻子說,在這一個月內,她摔了三次跤,一次也是在凳子上拿東西,摔倒在地上,人滑了一米多遠,又一次洗衣服時摔在地上仰面朝天,後腦勺摔在石頭上摔出一個坑,三、五天就恢復了,也沒多大的事。

這次為甚麼拖這麼長時間?她給我說了一個笑話。她接二連三的摔跤,她就找原因。找來找去,她找到是住的房子有問題,門前長了一棵大樹,屋後長了一棵大樹,兩棵樹長的特別快。樹是有生命的,它強壯了,人就受壓抑,不能在這個地方住了,賣房子換地方,她就到處貼起房屋出售的廣告,一個老頭看見了廣告,這人買大樂透中獎一千萬,張口就要買這房子,妻子喊價六十萬,他不講價,說過兩天叫娃兒來看一下,要買這房子,把妻子的胃口吊起來了。於是,妻子就背起包包到處去找房子,要拿錢買二手房,一問六十來平方的房子,才要價十五、六萬,換房住的胃口越吊越高,買房賣房的勁頭更起勁了。

她一天跑來跑去的找房子,跑了三、四天也沒有找到合適的住房,房子沒找著,要買我們房子的老頭也不見來,卻找了一身難受,走不動了,到晚上躺在床上呵呵的叫喚,第二天打開大法書一看,師父說:「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1]頭腦這才清醒了,原來是自己離開了大法,師父在敲打我們呢。不買房了也不賣房了。樹對我們不起甚麼作用,我們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已不在五行中,已走出三界外了,也就是已經走出這個物質世界了,還怕它甚麼呢?關過去了,一切都好了,一切都順了。

妻子的故事,讓我明白,大法弟子只是大法的一個粒子,他的一切全都溶在大法中,離開大法,生命就會解體,心裏有師在,這個生命永存,因為大法弟子所需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