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傳媒系統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綜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大陸報導)當今社會,報紙、電台、電視台、網絡、雜誌等新聞媒體對社會的影響是多方面、多領域的。而作為新聞媒體系統工作者,在道德、文化、思想方面的修養就很重要,才能承擔這樣的責任。但中共卻反其道而行,把中國新聞媒體系統作為散布謊言的渠道,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一直在打壓法輪功,以造假宣傳迷惑世人。

不僅如此,在中國新聞傳媒系統就職的法輪功學員們也遭到中共的迫害。保持「真善忍」信仰的新聞工作者成為了中共要消滅的人。筆者翻閱、摘選了部份明慧網資料,以下為中國大陸新聞傳媒系統就職的法輪功學員遭中共政法委、610特務組織迫害的部份案例。

一、遭迫害致死主要案例

1、河北省邯鄲市報社職員張曉茹被活活打死

法輪功學員張曉茹,女,五十歲,家住河北省邯鄲市復興區勝利橋,原在《邯鄲市日報》報社工作。

張曉茹
張曉茹

張曉茹因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多次遭到邯鄲610的迫害,她三次被綁架,兩次被非法關押在邯鄲市第二看守所遭迫害。二零零零年底,被非法勞教一年,送石家莊勞教所迫害。二零零一年回來後,繼續向世人講真相,被邯鄲市610及派出所警察連續騷擾,並遭邯鄲市610唆使張曉茹的丈夫對她毒打迫害。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七日,張曉茹和另外一名法輪功學員到河南省濮陽市趙村發放真相資料時,遭惡人告密,被大慶路派出所綁架,被劫持到文華龍區公安分局遭迫害,後又劫持到市公安局,當時的副隊長王海真非法審問張曉茹兩人時,遭到抵制,這兩位法輪功學員不配合他們的無理要求,王海真這伙中共暴徒惱羞成怒,拳打腳踢,百般折磨迫害,當場將張曉茹活活打死。

2、貴州電視台退休編輯黃貴仙被迫害致死

貴州黔南電視台退休新聞編輯法輪功學員黃貴仙,二零一二年六月在貴陽市再次遭綁架後,被非法秘密判刑,在貴州省第一女子監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保外就醫,於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八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七歲。

貴州電視台退休編輯黃貴仙生前照片
貴州電視台退休編輯黃貴仙生前照片

黃貴仙女士,於一九九七年六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不久,就深感無病一身輕、心胸開闊舒暢,並以平和的心態,兢兢業業奉獻社會,做事替別人著想,深得同事信任。黃貴仙女士只因修煉法輪大法,遭到中共政法委、610特務組織的長期的非法關押、酷刑折磨等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黃貴仙女士在貴陽市再次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貴陽市第一看守所遭迫害,後轉於貴陽市三六八武警醫院,高血壓,有生命危險。二零一三年五月中旬,黃貴仙從貴陽市武警醫院被秘密轉出,其家屬均未得到任何通知,黃貴仙在身體嚴重的情況下,被非法秘密判刑七年。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黃貴仙兒子接到貴州省第一女子監獄電話,稱黃貴仙由於病情嚴重,司法警察醫院再次下達《病危通知書》,稱前往貴陽。十二月二十六日黃貴仙兒子到達貴陽,要求首先和母親見面,司法警察醫院《病危通知書》上診斷:「一、脾功能亢進;二、原發性高血壓很高危組,心臟擴大心功能Ⅱ級;三、冠狀動脈粥樣硬化;四、前降支心肌橋;五、甲狀腺功能減退。」黃貴仙兒子要求將母親保外就醫至深圳,卻遭到監獄方拒絕,稱黃貴仙戶口所在地為貴州都勻,不能到深圳進行治療。

長期的監獄高壓迫害,以及精神與肉體的摧殘,導致多種病魔纏身;加上重病後醫療條件無法及時滿足,監獄及司法局推卸責任,監獄方明知黃貴仙病情需轉上一級醫院進行診治,卻不斷地延誤治療的時機,最後將人送入只有下級縣級醫院的地區入院治療。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六日,黃貴仙離開貴州省三都縣,於當日晚八點到達深圳市中醫院,已經陷入昏迷狀態,深圳市中醫院一月十六日、一月十七日兩次下達病危通知書,於一月十八日三點三十五分搶救無效去世。

3、吉林省蛟河市廣播局姜來友遭勞教所嚴重迫害致死

姜來友,男,四十九歲,吉林省蛟河市法輪功學員,吉林省蛟河市廣播局職工,曾被評為蛟河市勞動模範,一九九六年得大法,多年來一直堅定修煉大法。

姜來友
姜來友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四日,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姜來友被騙回家,幾個警察開始進行野蠻的非法抄家,抄走大法書籍及一些真相資料。當晚,姜來友與妻子謝華(蛟河市實驗小學教師)同時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遭迫害。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二日,姜來友、謝華分別被非法勞教一年。姜來友被劫持到吉林省九台飲馬河勞教所非法關押,謝華被劫持到吉林省黑嘴子勞教所關押。

姜來友在九台飲馬河勞教所期間被警察強行洗腦迫害,被強迫著幹最重的活,每天背糞走路長達三十多公里。在這種精神肉體雙重迫害下,以及在多種酷刑折磨下,姜來友的腿和肚子傷勢嚴重,可九台飲馬河勞教所得警察們卻熟視無睹,繼續強逼著姜來友幹更重的活。姜來友實在堅持不住,就提出要去醫院檢查病情,警察們怕出現生命危險擔責任,才將他送到九台市醫院檢查,發現他有多種嚴重的疾病後,便開始隱瞞病情真相。

九台飲馬河勞教就匆忙偽造假證明,偽造所謂「加分」證明、「減期」證明等等。勞教所警察於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通知姜來友家屬,謊稱姜來友到期,讓家屬帶車去接人,於是姜來友的大姐、三姐開車到勞教所門口接人。警察們把姜來友從勞教所裏面背出來,扔在門口。姜來友一下子就倒在大姐的身上,家人一看人已被迫害成這樣,就問:「當初他進來時身體好好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警察們編造謊言稱姜來友在九台醫院的診斷沒有出來,等結果出來,給你們郵去。

回家後,姜來友人已經快不行了,家人馬上送他到醫院搶救。醫院給家人開出姜來友病危通知書,經醫院確診為風濕、類風濕,糖尿病四個加號、肝硬化、肝腹水晚期、深度血栓等等。由於姜來友遭迫害嚴重,加上警察貽誤治療時機,姜來友後來狀態越來越虛弱,生命垂危,導致姜來友於二零零三年四月三十日含冤而逝,死不瞑目。

4、原《當代人》雜誌副主編趙立山遭非法判刑十年後含冤離世

趙立山是原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河北省文聯作家、曾任《當代人》雜誌副主編,他創作和編輯的作品曾多次獲獎。修煉前,他曾因病多次住院,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很快恢復健康。九九年「七二零」時他進京上訪。曾因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石崗大街派出所綁架,正念走脫後流離失所。

在二零零一年公安部擬定的「河北第一大案」即「九二八事件」中被綁架,八名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連同在八月份遭綁架的另一位法輪功學員王雲曼一起,被公安部列為「重點」,由公安部常駐石家莊機構「坐鎮」,進行非法審訊;石家莊市公安局及其下屬機構直接參與,成立了「九二八專案組」,對幾乎每位法輪功學員實施了長達一個月的刑訊逼供,之後分別關進看守所,實施「重點看押」。據報,他們當中有的遭毒打致昏死,有的被逼坐鐵椅子兩個月,直至腿部肌肉萎縮,不能正常走路,有的被用電棍電擊下身,有的因絕食抗議非人虐待而生命受到威脅,有的被秘密轉移。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鐵椅子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鐵椅子

在新華區公安分局的審訊逼供中,當時近六十歲的趙立山被警察飛起一腳,狠狠踢在胸口上,當時昏死過去,酷刑中,他沒有回答警察的訊問。被關押在石家莊第二看守所期間,身上長滿了疥瘡,後被非法秘判十年,轉入保定監獄遭迫害。血雨腥風中,趙立山拒絕所謂「強制轉化」,長期的迫害使得趙立山患上高血壓等疾病,幾次被搶救,二零零七年初被保外就醫,回家後依然遭到東焦派出所、居委會等騷擾與恐嚇,致使趙立山於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九日因心臟病復發去世,時年六十七歲。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5、東北師範大學《物理實驗》編輯部工作的小關遭迫害致死

在吉林省長春市,東北師範大學有一個鮮為人知的迫害案例:在東北師範大學《物理實驗》編輯部工作的小關,二零零一年被迫害致死,當時三十三歲。他原是一名軍人,由於修煉法輪功被迫轉業,在東北師範大學創辦的《物理實驗》編輯部工作。大家公認「小關」是「一個很好的人」,「很不錯的人」。二零零零年他曾去北京說明大法真相、證實大法,被610不法人員抓去,不知被施以甚麼迫害手段,出來後,神志不正常。他身邊的人說,他出來後,頭一直包紮著,說話語無倫次,可能大腦被強行注射了破壞神經系統的藥物。人們是在樓下發現的他的屍體,不清楚他是怎麼掉下去的。

二、遭非法勞教、判刑主要案例

1、原中國新聞社研究部採編高維平被非法判刑四年

現年五十二歲的高維平,原中國新聞社研究部採編(隸屬於國務院僑辦)。一九九二年,她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嚴重的月經不調等病症都不翼而飛,身心健康,皮膚白裏透紅,每天都充滿活力。她嚴格按著「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工作中認真負責,在利益上先人後己,她曾幾次將單位分給自己的房子讓與他人;一九九八年中國水災,她默默拿出五千元支援災區失學兒童,是單位上下公認的好人。

高維平
高維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高維平曾遭綁架六次,並被非法勞教兩次近三年,被非法判刑三年,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如電刑,被關在集訓隊強制不讓睡覺,逼迫轉化,不斷洗腦,晝夜做苦工,導致精神和肉體受到嚴重摧殘,曾一度喪失記憶,精神恍惚。

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與家人失聯。家人去多個看守所查找,最後得知,高維平被非法關押在東城區看守所。後來衝破阻力,和辯護律師會見。據悉,北京市東城區法輪功學員高維平在二零一七年八月初被東城區檢察院構陷到北京市東城區法院,負責法官為刑庭的白崇偉,家屬電話與之溝通,向他說明高維平沒有犯罪,他卻聲稱要按照法律辦案並拒絕見面。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北京市東城區法輪功學員高維平被東城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並勒索罰款八千元。

2、二次被非法勞教 原黑龍江省電視台編輯楊悅遭非法勞教迫害

黑龍江省電視台主持人、編輯楊悅女士,堅持修煉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輪功,在江澤民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輪功後,遭三次綁架,二次被非法勞教,遭受多種酷刑折磨,曾被反吊在門框上摧殘迫害,被非法解除職務。

一九九五年,楊悅被醫生確診為乳腺纖維瘤,建議手術。去北京街頭的書攤上,一本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出版的《轉法輪》吸引了她,從此走上修煉的正法大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流氓犯罪集團開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瘋狂迫害。楊悅遭三次綁架,二次被非法勞教,並遭受多種酷刑殘酷折磨。

二零零三年十月,楊悅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萬家勞教所,當時的隊長趙玉慶、科長姚福昌對楊悅實施酷刑迫害,酷刑持續五天五夜。在萬家勞教所,楊悅被要求寫「三書」,她拒絕寫,趙玉慶和姚福昌強迫楊悅蹲在一個小瓷磚上反省,被楊悅拒絕。隨後四、五個勞教人員一哄而上,對楊悅生拉硬拽,楊悅拼命反抗。幾個人強行將她按倒在鐵椅子上。姚福昌兇神惡煞地撲上來,掄起電棍在楊悅臉上、身上猛戳,邊打邊罵,藍光電火在她眼前滋滋作響。因楊悅堅持不寫三書,被銬在鐵椅子上迫害,不准睡覺。兩個人日夜輪流看管,她一閉眼就被她們踢醒。一天只允許上一次廁所,正值經期,都尿在褲子裏,手腳都被銬在鐵椅子上,不能動彈,沒睡覺坐了五天五夜。離開鐵椅子時,楊悅臉部浮腫慘白,腿腫得變了形,比以前粗了一倍,手按下去一個深深的坑。

3、北京經濟觀察報編輯被非法判刑 妻子控告江澤民

呂尚春,四十六歲,大學文化,經濟觀察報社編輯,二零零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呂尚春從事房地產報導十多年,在業內口碑很好,不佔不貪,很多人知道他吃素,不抽煙、不喝酒,與人為善。當朋友聽說他被非法判刑,都難以接受這一事實。

呂尚春所在的《經濟觀察報》是全國性大報,他不但是負責房地產板塊的編輯,還是報社的編委,參與頭版報導的輪流值班。他在業內履歷非常資深,他們報社主辦的「藍籌地產」評選在業內頗具影響力,他也曾多次在新浪等媒體的活動中擔任嘉賓或論壇主持人。

呂尚春二零一四年九月七日上午九時許,在北京昌平區回龍觀鎮回龍觀西街文華市場農貿大廳內與兩個攤主兌換了二百元帶有文字的人民幣,被舉報到市場管理辦公室,遭龍園派出所警察及國保綁架,當晚將呂尚春送到北京昌平看守所,非法拘留一個月。非法拘留結束後,呂尚春卻被非法逮捕,並被送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二月被北京市一分檢非法起訴。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九日上午,北京昌平法院非法開庭,律師當庭做了無罪辯護。呂尚春在自辯中,談到修煉後在工作中的表現有目共睹,在單位被評為優秀員工。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北京市昌平區法院誣判呂尚春三年六個月。呂尚春認為自己無罪,並講述自己自二零零五年修煉法輪大法後如何做好人的,自辯還未完,就被昌平法院刑庭主審法官楊衛東打斷。北京市一分檢提出判刑三年到三年半,昌平法院按照三年半非法判刑。呂尚春於二零一五年五月被送到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處(北京大興的天河監獄)。

4、原黑龍江電視台俄語節目主持人遭二次非法判刑

原黑龍江電視台俄語節目主持人、記者、法輪功學員趙喜東,一九八四年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際關係學院(原南京外國語學院)俄語專業,被分配到瀋陽軍區技偵局三處工作。一九九三年,作為特殊人才,瀋陽軍區特批趙喜東轉業到黑龍江電視台工作。

一九九八年一個偶然的機會,趙喜東聽說法輪大法能讓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還能去掉惡習,改過自新,抱著想戒酒的想法,他走進修煉的大門。按照「真、善、忍」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名利場爭鬥中心的電視台淡泊以待,處處為他人著想,誰有困難他都盡力幫助;在居住的小區裏,他經常把所居住的樓道打掃的乾乾淨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發動迫害後,趙喜東遭三次綁架,並被非法軟禁、非法判刑二次都是四年。

二零零零年一月,趙喜東被非法開除工作,留用察看一年,工資連降三級,下放到廣播電視局一直屬台做勤雜工。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四日晚八點多鐘,趙喜東被哈爾濱動力區公安分局哈平路派出所強行綁架、野蠻抄家;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被非法開庭判四年徒刑,關押在大慶監獄,身心受到嚴重摧殘。

趙喜東於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再次被中共綁架,於二零一二年八月被哈爾濱市南崗區法院非法審判,趙喜東的妻子申請公民辯護也不允許(法律規定公民有辯護權)。趙喜東的妻子問法官:公民不是有辯護權嗎?法官稱:已經給你申請了,不讓(辯護)。

在法庭上,法官和公訴人沆瀣一氣,公訴人用「文革」式的語言打棍子、扣帽子。當趙喜東對公訴人的指控提出異議時,公訴人態度非常蠻橫,強行定罪。審判長不尊重人權,指使陪審員阻止、干擾律師辯護。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趙喜東的妻子接到辯護律師的電話,稱趙喜東被哈爾濱南崗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5、原人民出版社任副審編王粵遭北京610國保多次迫害

王粵,女,五十七歲,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是中國民主同盟盟員,退休前在人民出版社任副審編。王粵在修煉前,曾患器質性疾病多年,中西名醫專家久治不癒,不堪其苦。一九九四年,王粵開始學煉法輪功。此後王粵身體變得極為健康,連續七年全勤。她思維敏捷清晰,勤奮敬業,參加了許多健康書籍的編輯,並建立具有高學術水準的作者群,連年共十餘次獲得省部級以及國家級獎項,業績十分突出,是個不可多得的才女。

對法輪功的迫害發生後,王粵遭三次綁架,並被非法勞教二年。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九日,在北京國保大隊警察的唆使下,當時的人民出版社副社長韓舞鳳帶人綁架王粵,惡人強行扯著王粵的頭髮,塞入車裏拉走。二月二十一日,王粵又被單位不法人員押到北京市新安女子勞教所洗腦班,只因王粵拒絕「轉化」抵制迫害,在洗腦班被四大隊警察李繼榮帶領的邪悟幫兇毆打,王粵被迫害嚴重,後經北京協和醫院等多家醫院檢查診斷:王粵的椎間盤因外傷受損致病(有北京中醫醫院診斷書),頸椎C6錐體移位,C2~3椎間盤向後方移位,C5~6椎間盤突出,脊髓與硬膜囊受壓(有北京協和醫院CT及MRI核磁共振成像檢查報告單)。

王粵的精神也受到嚴重刺激和傷害,王粵在經歷十五天的「轉化班」折磨迫害之後,因堅決不「轉化」,三月四日被轉到北京市公安局七處非法關押迫害。北京國保大隊找不到陷害王粵的證據,於二零零一年四月四日將王粵取保候審一年,企圖暗中跟蹤監視,尋機綁架更多人。

王粵被毆打致殘後,繼續一直堅持不懈的向法院投訴,但卻沒得到受理。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十四日,北京國保大隊警察又以奧運為藉口綁架王粵,並非法抄家、綁架,在沒任何理由的情況下,非法勞教王粵二年,這是北京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犯下的又一罪行。

6、武漢市十佳青年王莉遭多次綁架並被非法勞教

湖北武漢市法輪功學員王莉,原中國婦女報中南站記者,曾被評為「武漢市十佳青年」,其事蹟曾在「東方時空」欄目播出。後來,王莉在中國婦女報當記者,曾幫助過許多受到不公的弱者討回公道,她本人收入的很大一部份也都救濟了貧困者。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善良的人,卻多次遭受到江氏犯罪集團和中共的殘酷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八日,王莉被武漢市公安局帶走,關入武漢市七處第一看守所。她在看守所裏堅持煉功,遭到了受獄警指使的犯人毒打。獄警為了達到不讓她煉功的目的,對王莉施以「吊掛」的酷刑,將雙手吊銬在窗戶上,腳尖點地,連續三天;接著又施以「死人床」的酷刑,將衣服扒光,身體呈「大」字形,用鐐銬銬在木板床上,木板上有圓洞,人只能躺著大小便,連續十一天;接著又施以「活鐐」的酷刑,手腳用鐵鏈鎖起,不能輕易動彈,連續八天。對於這一切殘酷迫害,王莉沒有任何怨恨,以巨大的善心向周圍的人講清真相,很多人被感動的流淚,開始默默的幫助她。

中共酷刑:吊掛
中共酷刑:吊掛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二零零零年三月底,王莉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關押在武漢何灣勞教所。在此期間,王莉曾在武漢市法教班被迫害過一段時間。王莉在勞教所曾多次絕食抗議,遭遇野蠻灌食及各種各樣的酷刑,導致身體全身腐爛。王莉還遭受強迫洗腦,多天不讓睡覺,被強迫幹體力活,甚至在絕食多日的情況下照樣幹活。面對勞教所殘酷的迫害,王莉堅修大法,並時時為別人著想,很多人逐漸明白了真相,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7、原唐山廣播電台節目主持人王建輝遭多次迫害

王建輝
王建輝

原唐山人民廣播電台經濟生活頻道早間新聞節目主持人、一級播音員王建輝,於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以「真善忍」為準則。通過修煉大法,困擾他的咽炎好了,原來很有個性的脾氣也隨和了許多,家裏也很和睦。有一次,他母親從市場回來,發現商販多找給她十元錢,王建輝知道後,囑咐他母親一定給人家送回去,要為人家著想。

這場迫害發生後,法輪功學員王建輝至少遭五次綁架,三次非法勞教迫害。還曾被非法關押在唐山廣播電視塔下,由專人看守迫害長達一年之久。

為迫使王建輝放棄大法,不法人員對他在方方面面施加壓力,甚至破壞其家庭。其愛人單位(唐山路北區政府)的一個書記施壓,企圖迫使其愛人與王建輝離婚,而且示意離婚就可以提幹,還無恥的稱:「等著吃你的喜糖了(指離婚後再婚)。」此外,王建輝的小舅子當兵的權利也被非法剝奪。

三、遭綁架迫害主要案例

1、原吉林省檔案局《蘭台內外》雜誌社副總編張忠余遭多次殘酷迫害

張忠余,吉林省長春市法輪功學員,原是中共吉林省機關的副處級幹部,曾任蛟河市組織部副部長、原吉林省檔案局《蘭台內外》雜誌社副總編。

張忠余是一九九六年六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二零零二年三月,長春法輪功學員利用有線電視技術插播成功後,張忠余去修煉者劉海波家串門。剛剛交談十多分鐘,突然房門被打開,衝進七、八個警察來。警察就開始毒打他倆,一警察發現劉海波的外套衣服兜裏有四百多元錢,他快速地揣自己的兜裏。這時劉海波的妻子正在哄五、六歲的孩子睡覺,孩子被驚嚇,大聲哭叫起來。他們連拖帶打將他倆拖到廳裏,想把他們的手和腳以及嘴都想用繩子勒住。當時張忠余的頭部被打破,流了很多血。

他們的手和腳被捆住後被往外拖,外套衣服和鞋也沒穿,從五樓一直拖到樓下,張忠余的雙腳就在樓梯上一級一級地磨著。這伙惡人將他們拉到長春市寬城區公安分局迫害,不由分說地就用電棍電、棍棒打,好幾個人一起下手。殘忍的用一個凳子放在張忠余身上,上邊坐一個人壓著。由於肉體難以承受的痛苦,使張忠余本能地拼命掙扎著。「叫甚麼名?」一個聲音問,張忠余拒絕回答。這時匪徒早已將他的下身褲子都剝光,動用二尺多長的電棍兇狠地電擊生殖器等部位,並用棍棒毒打小腿迎面骨、腳踝骨和腳趾頭。強大的電流極其恐怖和讓人痛苦難忍,好像都把人打透了一樣。他們電棍、棍棒一起施暴。使用凳子壓在身上警察都換了好幾個人。傷口在流血,每隔一會兒就有人用拖布擦一下周圍的地。漸漸的張忠余已經沒有力量掙扎。後來確認,當晚法輪功學員劉海波被迫害致死。張忠余的胯骨軸子都被迫害扭變形,瀕臨死亡的邊緣。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擊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擊

即便張忠余被折磨迫害成那樣,凶殘的長春市610公安局一處又一次將他蒙上眼睛拉到大約是淨月潭山上賓館迫害。在那裏大約頭兩天只是坐鐵椅子,在第三天左右,他們又對他進行瘋狂的殘酷折磨迫害。那一夜,警察張航,三十歲左右,身高約一米七三左右,略胖,戴著度數不大的近視眼鏡,對張忠余進行滅絕人性的摧殘迫害。他一個人同時用兩根電棍電擊,重點電擊部位是生殖器,另一王姓警察躺在床上絲毫不制止。沒電了再插上電源充電,這個警察張航只要張忠余稍動一點兒或打瞌睡,就電擊一通兒迫害,還逼唱國歌、背詩和成語。當張忠余痛苦難忍低頭時,他就用腳踢頭迫害。張忠余雙腿迎面骨好像剛剛被用刀剜下去一塊一塊的肉,露著鮮紅的坑痕。頭部一沾水,血立刻又淌出來,面部和嘴周圍也都有傷。

二零零八年奧運會臨近時,中共惡黨610機構指使警察、便衣特務加緊對張忠余家的騷擾、監視和對其攔截、盤查,家附近常停著警車,還有流動警車,還有便衣特務及不掛牌的警車。後來張忠余輾轉逃出中國大陸,來到海外生活。

2、江西省南昌市電視台徐吉安遭南昌市國安酷刑迫害

徐吉安,出生於一九四二年十一月,江西省電視台播出部發射台的工作人員,二零零二年退休。徐吉安在修煉法輪功之前,身體非常虛弱,患有多種疾病。九九年一月修煉法輪功後,徐吉安知道應該按「真善忍」的標準來為人處世,遇到矛盾要向內找自己,而不是一味去向外爭鬥。他逐漸改掉了壞脾氣,虛弱的身體通過堅持煉法輪功的五套功法而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近六十歲的他才嘗到了生活的甜頭。

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被迫害後,他被六次綁架,曾遭精神病院遭藥物毒害,被綁架洗腦班遭強制洗腦,被警察多次暴力綁架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上午,單位老幹科的一個工作人員領著南昌市國安的七、八個警察闖進徐吉安的家中,以需對徐吉安進行訊問為由,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程序的情況下,直接將徐吉安綁架上警車。

徐吉安一直抵制綁架,被劫持到南昌市國安局迫害,在通過院子進入辦公樓時,他大聲呼喊「法輪大法好」。國安警察對徐吉安進行非法審訊,逼他交代傳給鄱陽縣法輪功學員真相資料的來源。徐吉安拒絕回答、不配合,國安警察便進行一輪一輪的刑訊逼供迫害。命令他背靠牆壁罰站、往他臉上噴煙霧,強制他「馬步蹲樁」並雙手將方凳舉過頭頂且不准晃動。如此手段反覆折磨他數個小時。晚上睡覺時,將他的手臂銬在鐵床上,整個人根本無法動彈。

一天晚上,江西省豫章監獄的監獄長來到審訊室,恐嚇徐吉安不交代真相資料的來源就要被判刑關押到豫章監獄。國安局的負責人羅雍親和鄱陽縣公安局的負責人輪番上陣,非法訊問徐吉安,徐吉安不配合,抱著善心向他講真相。卻再次遭到毒打迫害。徐吉安曾絕食抗議抵制對他的酷刑逼供。在一個晚上,羅雍等兩三個惡人對他進行更為殘酷的新一輪酷刑逼供迫害。他們強制六十六歲的徐吉安老人靠牆站立,對著他臉上噴香煙煙霧;強行脫掉他的襪子,赤腳站在冰塊上;將他懸空吊銬在防盜窗上半個多小時,致使他兩手臂麻木,兩個多月後都沒有完全恢復。後來,國安人員將徐吉安關押於市第一看守所。被東湖公安分局相關人員和看守所的牢頭先後勒索一萬多元錢,徐吉安才被釋放回家。

3、湖北省武漢電視台的編輯江小萍遭多次綁架迫害

江小萍女士曾是湖北省武漢電視台的編輯。她因為修煉法輪功,遭到當地「610」、派出所、單位人員的監控,遭七次綁架,三次被劫持到洗腦班,她的家人也遭株連,動不動被非法抄家、恐嚇。八十歲的老父親還被無人性的「610」人員叫到洗腦班,親眼看女兒遭受折磨的慘狀。

湖北省武漢市法輪功學員江小萍,出生於一九六三年,原係湖北省廣播電視台記者。家住武漢市漢口永清街二十七號。現年五十一歲的江小萍於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向最高檢察院控告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導致她及家人遭受嚴重迫害,並要求最高檢察院追究江澤民的刑事罪責。

得法之前,江小萍曾經是一個身心俱疲的人。由於工作繁忙壓力大身體透支厲害,導致身體狀況很不好,年紀輕輕就患有高血壓、偏頭痛、腰酸背疼,肺結核、支氣管炎以及痔瘡等多種疾病,活得身心疲憊百無聊賴。後來有幸得到法輪大法,從此真是無病一身輕,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處處為別人著想,活得身心健康快樂並幸福著。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公開迫害法輪功,其實早在一九九九年六月中旬,恐怖氣氛就開始了。當時聽到有位武漢市總編室的領導給省總編室管節目宣傳的領導打電話說:「我們那個(誣蔑)法輪功的片子可不可以播?」對方回答:「上面已經批了,可以播了。」很顯然,武漢電視台是受了上級指使搞了一個為誣蔑法輪功的謊言片,手段卑鄙而拙劣。那部片子就是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三點由中央電視台主持人羅京向全國乃至全世界放毒、播放的誹謗污衊法輪功的片子,欺騙了所有不明真相的世人。後來「天安門自焚」也是如法炮製的,目的是挑起仇恨為迫害開路。這種造謠誹謗式的宣傳把整個人類社會的正統普世的價值觀全部毀掉,白與黑、正與邪、善與惡、真與假全都顛倒。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上午,新聞研究所副所長張忠迪謊稱台領導找談話,結果在樓下等著的是穿便衣的警察、麵包車、「610」和總台綜合治理辦公室主任鄢小初等,把江小萍綁架到臭名昭著的所謂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湯遜湖洗腦班迫害,封閉洗腦迫害四十五天。

與前兩次相比,這次迫害手段更恐怖、陰毒。車子開進大院一擁而上的是身穿迷彩服的武警,一大群穿制服的警察拿著照相機對著臉拍照,在心理上給人造成一種恐怖的肅殺之勢。針對江小萍,他們配了兩個包夾,三個猶大,旁邊還站著兩個警察,江小萍坐著他們就叫站著,江小萍站著他們就把江小萍推的東倒西歪,早、中、晚車輪式灌輸歪理邪說,逼迫簽字迫害。在二零一九年黃曆新年前,江小萍再次被警察綁架,在此之前江曉萍至少遭綁架過六次。

結語

根據筆者翻閱明慧網資料的摘錄,新聞傳媒系統法輪功學員至少有七人被迫害致死,三十三人被非法勞教、判刑,至少有八十三人遭綁架迫害。他們都是來自社會的精英,他們或是主持人、記者、總編或是普通工作人員,只因修煉法輪功,在各自工作崗位,用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遇到矛盾找自己,和善的與他人相處。

在法輪功遭到迫害時,只因堅定信仰或向周邊的親朋好友和老百姓,講述法輪功遭迫害的事實真相,就遭到江氏犯罪集團和中共及政法委、610、國保、派出所及公檢法司的迫害,遭到被綁架、非法勞教、非法判刑甚至迫害致死。

上述參與迫害的主要責任人是部份地區政法委、610、國保、派出所及公檢法司人員,而幕後真兇則是江氏犯罪集團和中共及中央政法委、610迫害體系。


附錄1:參與迫害的主要責任人及聯繫方式(37KB)
附錄2:新聞媒體系統法輪功學員遭迫害致死和非法勞教、判刑明細(19.9KB)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