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奴工」買賣等情況追蹤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九日】遍布中國的一千多家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的現代奴工,日日夜夜在最惡劣的工作環境中,從事著有損健康甚至危及生命的工作;那些感染了結核病、皮膚病、肝炎、性病等傳染病的在押人員得不到有效的隔離與醫治,仍被迫繼續生產勞作,從兒童玩具到床上用品,從時裝到內衣,從化妝棉籤到牙籤、衛生筷……偽劣、有毒和被病毒污染的奴工產品被銷往世界各地,進入千家萬戶。

1999年7月,中共惡首江澤民基於個人意志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運動,以「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密令取代了法律:對法輪功學員,可不經任何司法程序的抓人、勞教、奴役,濫施酷刑「轉化」。當時中共的670所監獄、310所勞教所(收容人數31萬)隨之驟然大幅超員。比如,北京新安女子勞教所的關押人員從定額的一兩百人上升到一千多人,其中95%是法輪功學員。據北京公安內部消息,到2001年4月為止,到北京上訪被抓、有登記紀錄的法輪功學員就達83萬人次。

2001年,中國國務院又批准在全國新建120所大型現代監獄,分別容納三千、五千、一萬人,並規定在2005年全部竣工。各地的監獄、勞教所因大量關押法輪功學員,不斷獲得中共的巨額撥款,改建、擴建了監區。

迫害與監獄企業的增長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各地監獄、勞教所普遍資金匱乏,設施破舊不堪,相當一部份瀕臨破產。即便是中共司法部直轄的瀋陽馬三家勞動教養院1999年10月以前,連年虧損,連電費都入不敷出。

迫害法輪功開始後,中共向監獄、勞教所注入巨資大量關押法輪功學員。2003年,中共司法部更用監、企分離來刺激監獄產業增長,以用巨額利潤調動監獄勞教所迫害法輪功的積極性,保障其專政功能。中共全額保障監獄經費,國家作為監獄企業的投資者,全部產權歸屬監獄,對監獄企業免征企業所得稅和土地使用稅,並「先征後返」增值稅。監獄企業藉此優惠政策,用國家提供的土地、廠房、設施和無償的奴工,做起了幾乎是無本的買賣,吸引了大量外資合作,成為盈利、出口創匯單位。中共的監獄企業開始高速增長。

河南許昌市和禹州縣是中國假髮製品最多的地方,這裏有64家企業生產假髮製品,而河南瑞貝卡在該行業規模最大。勞教所的廉價勞動力支撐了河南省毛髮製品出口高速增長。1995年以前,年出口僅1000萬美元左右,1996年增至4525萬美元,1999年首次突破1億美元,而1999年正是江澤民政府開始全面鎮壓並非法關押法輪功修煉民眾的一年。到了2002年前10個月,河南省毛髮製品出口更增至1.3886億美元,形成產值高達10億元的大產業,成為了世界上最大的毛髮製品生產基地,毛髮製品行業實現連續數年均近30%的增長速度,生產的發製品佔全世界市場份額的1/4左右。不過,許昌第三勞教所製造各種假髮,出口世界各國,明明是人工製造的假髮,總要打上牌子百分之一百真發。

在中共對法輪功的滅絕政策的驅使下,獄警更以每天20小時以上的超極限奴役和令人髮指的酷刑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並榨取其血汗。為緩解加工廠人力的不足,許昌第三勞教所還以每人800元的價格從其它勞教所(如北京遣送站及北京勞教所)「購買」法輪功學員,甚至不斷從各地秘密綁架大批法輪功學員充做奴工,肆無忌憚地榨取他們的血汗。

河南許昌第三勞教所
河南許昌第三勞教所

河南許昌第三勞教所警察沈建偉曾經講:三所在前一段已無法維持,就要解散時,綁架來了法輪功學員,以每名兩萬元的撥款作為「轉化經費」。借此機會,三所以其中八百萬元的撥款建樓房,獎勵迫害賣力的警察。現在,三所還以每名800元的價格買法輪功學員,為勞教所警察們拼命提高產值。在這裏,誰要喊一聲「法輪大法好」馬上受到各種酷刑摧殘。

因迫害法輪功「有功」,河南省第三勞教所受到中央政法委和「六一零」辦公室獎賞,還被評為「國家級文明單位」;曾於2003年用酷刑「約束衣」迫害女法輪功學員的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也被司法部表彰,其「轉化」殘害學員的「先進經驗」還被在全國勞教系統推廣。

幾年下來,很多監獄、勞教所同時經營不同的生產企業,甚至通過大規模兼併、融資,發展成跨領域、跨地域的大型集團企業。勞改產品也今非昔比,不再限於昔日手工作坊加工的衛生筷、聖誕節飾品之類的小打小鬧,而覆蓋汽車、機械、電力、電子、化工、建材、製藥、日用品、農、林、牧、礦等各個領域。

以監獄企業發達的山東省為例,山東里能集團下轄六個監獄,有七個子公司,覆蓋電力、煤炭、水泥、機械、農業、運輸等行業,並經營投資、營運、建設等項目,集團資產近百億,被授予「國家一流電力企業」,被評為山東省百強企業集團,並進入全國大型企業五百強。

2006年山東省的GDP增長率為15.3%,居全國之冠;然而,同樣引人注目的是,山東省居民的平均收入卻很低,以GDP增長率高達17.4%的濟寧市為例(有濟寧監獄的多個煤礦企業),該市居民的平均收入卻列全省倒數第二。監獄企業對奴工血汗的瘋狂榨取和對正常企業和勞工市場的強烈衝擊,從中可見一斑。

奧運會期間 是販賣法輪功學員最瘋狂時期

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北京勞教所、調遣處綁架進了大批法輪功學員,也是販賣法輪功學員最瘋狂時期。轉賣到外地勞教所迫害往往涉及金錢交易,如「賣」給內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每人800元至1000元,在那裏強制法輪功學員從事繁重的強力奴工勞動。這些學員在外地都遭受非人的迫害和奴役。

法輪功學員華府中使館前集會,抗議中共以奧運為藉口加劇迫害
法輪功學員華府中使館前集會,抗議中共以奧運為藉口加劇迫害

(一)被販賣到遼寧馬三家勞教所

2008年至2009年,從北京調遣處和勞教所分五批,秘密押往惡名遠揚的遼寧馬三家男女勞教所一百多名學員,這些學員每兩個人用手銬銬在一起,有的學員的嘴被膠帶封住,關進布簾嚴密遮擋門窗的汽車裏,被武裝押送到馬三家,學員到了之後才知道是甚麼地方。

人間地獄「馬三家」
人間地獄「馬三家」

2008年,從北京轉移到馬三家勞教所的五、六十名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們一下車,便高呼「法輪大法好」,被以劉勇(男)為首的警察用手銬吊起來,馬三家勞教所惡警對法輪功學員採用吊銬、上抻床、電棍電擊腋下、大腿根內側、頭部等敏感部位,或用手銬把法輪功學員吊起來幾天幾夜。幾乎每個法輪功學員都遭受到酷刑,有許多人受到過嚴重迫害。

2008年4月29日,馬三家勞教所從北京大興調遣處買來30名法輪功學員、10名其他勞教人員,每名花1000元。2008年6月4日,該所從該處又買來60名法輪功學員、10名其他勞教人員。2008年7月14日,再從該地買來40名法輪功學員、10名其他勞教人員。2009年3月28日,第五批從北京買來40名法輪功學員、10名其他勞教人員。2009年11月19日第六次在北京勞教院女所4隊至9隊買來13名勞教人員、17名法輪功學員……2010年2月17日,該院女所從遼寧省葫蘆島市看守所每人花1000元買來沒有拘留證,也不給勞動教養決定書的40名女傳銷人員(全是外省人員)。

酷刑演示:多根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多根電棍電擊

法輪功學員鄭旭軍,1996年獲中國電力科學研究院碩士學位,同年開始攻讀博士,國家電力部科技進步三等獎獲得者。2008年2月,昌平國保大隊綁架法輪功學員鄭旭軍、蘇南夫婦到昌平一洗腦班,後送看守所並再次勞教兩年半。又經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賣」到遼寧省瀋陽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夫妻分別關押在男女勞教所。在馬三家勞教所,鄭旭軍被長期罰站、不讓睡覺、奴工勞動、毆打、電擊等。一次被五、六個惡警電擊一個多小時後,惡警李猛又單獨用刑,電刑後又被罰在大廳面壁站立,除吃飯上廁所時間外,幾乎全天站立,午夜十二點睡覺,早晨五點起床再站,如此持續一週。在三大隊兩次被警察用電棍電擊,每次參與的警察至少七、八人,他們把鄭旭軍雙手銬起來,將他整個人踩在地上,四、五個警察拿高壓電棍電他的頭、脖子和其它裸露的部位,每次半個小時以上。

鄭旭軍妻子蘇南,原解放軍總裝備部二炮計量站文職幹部,被綁架轉送到馬三家勞教所後,被強制勞動,逼迫看誣蔑法輪功的東西,強制轉化。出獄後蘇南因身體嚴重損傷,只能由七十多歲的老母親和老父親照顧生活。

(二)被販賣到湖北勞教所

2008年奧運會期間,北京有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每人幾百元的價格被「賣」到湖北勞教所繼續迫害。中共勞教所把被勞教的人員作為奴隸,肆意迫害並強迫他們無償做繁重的勞役以牟取暴利。在那裏強迫勞動,早出晚歸,中午只有十幾分鐘的吃飯時間,高強度,高定額,超時的無償勞動,完不成定額還會反扣錢。

盧富蓮牙齒被撬掉
盧富蓮牙齒被撬掉

北京農婦盧富蓮,北京市延慶區香營村人,五十三歲。二零零八年在北京女子勞教所裏,盧富蓮撕掉勞教票,絕食抗議迫害。盧富蓮被轉到湖北女子勞教所,被綁在「死人床」上二十多天,動就打。那二十多天,盧富蓮的臉、身上到處是傷。盧富蓮堅持煉功,她們就把盧富蓮腿雙盤上後,把整個人捆上,嘴裏塞上擦地用的髒布,又用膠帶纏上,不讓盧富蓮喊「法輪大法好」。從早上五點一直捆到下午五點。

惡警王宏芳、汪芹 指使吸毒犯用撐子塞在盧富蓮嘴裏,把嘴撐開,然後大杯大杯的往肚裏灌水,灌了大約半小時,盧富蓮的肚子被撐的鼓鼓的,灌的時候,有時喘不過氣,但他們不管盧富蓮的死活,就是一個勁的灌。盧富蓮要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們就指使吸毒犯於豔紅、周瓊等人把盧富蓮按倒在地,捆上,嘴裏塞上髒布,頭上纏上膠帶。盧富蓮不讓她們塞東西,她們就用東西撬她的牙,把兩顆門牙給撬掉了(見照片)。她們還把盧富蓮按倒在地,用腳踩她的腿、腳,使盧富蓮的腿腳都腫的很厲害,走不了路。

盧富蓮用絕食反迫害,她們就野蠻灌食,把管子從鼻子插到胃裏,故意來回抽。不讓她睡覺、長期罰站來折磨她,甚至二十四小時站著不讓睡覺,一動就打。吸毒犯於豔紅踢她的腿、下身踢的紅一塊紫一塊,腫得很高。在湖北女子勞教所的一年多的時間裏,盧富蓮生命垂危、骨瘦如柴,才被提前釋放回家。

北京法輪功學員王玉紅
北京法輪功學員王玉紅

王玉紅,2008年7月9日被賣到湖北女子勞教所,不讓睡覺,罰站,她被拖到廁所裏毒打。罰站從早上七點站到晚上十二點。被惡警和幾個保安用很多根繩子捆綁在椅子上,把木塞塞進嘴裏,然後用很粗的膠皮管子,從鼻孔插進去後,再拔出來,然後再插進去,再拔出來。膠皮管子掛滿血塊。插進去拔出來幾次,然後灌很大一杯髒物。她腿燙傷後,被捆綁在椅子上輸毒液。

強迫奴工,從早上七點出工,到晚上九點,中午只有十幾分鐘吃飯的時間,完成不了任務,還要加班加點,不給工資還扣錢。不完成任務就罰站,打罵、不讓買日用 品,罰做廁所衛生。繁重的勞動,有時還吃不飽,伙食極差。清水煮白菜、清水煮蘿蔔。

(三)被販賣到內蒙古勞教所

北京各看守所及勞教所非法關押的部份法輪功學員,被北京團河勞教人員調遣處分期分批秘密轉押到偏遠的內蒙古各勞教所──圖牧吉勞教所(位於興安盟紮賚特旗)、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五原勞教所。那裏的惡警對這些外省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更加肆無忌憚。五原勞教所自2006年就開始從北京勞教調遣處「購買」勞教人員來維持其存在。

內蒙的勞教所用各種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做奴工,法輪功學員反迫害拒絕被奴役,冬天惡警強迫法輪功學員站在冰天雪地裏挨凍,夏天在太陽底下曝曬,從早晨五點罰站到晚上十點。罰蹲、罰站,還使用吊刑,就是用手銬把兩隻手吊起來,腳離地,或不離地,有很多法輪功學員都遭受過這種酷刑,手銬卡到肉裏頭,吊暈了再放下來。

北京市房山區法輪功學員劉鳳霞,60歲,2008年被綁架到內蒙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每天被迫做工十多個小時,早六點開始空腹幹活,幹的活都是有劇毒的,由於沒有防毒設施,長期接觸有毒物質,大部份人出現中毒跡象。她從頭到腳紅腫流膿水,被遭強行灌藥,造成牙齒鬆動,吃東西很艱難,依然被逼迫繼續勞動。碗底被發現有白色小顆粒,包夾犯人說是獄警讓放的不明藥物。一年半後被保外就醫,回家三年多,腿上流膿的地方才好,至今腿上還留有一塊塊黑黑的痕跡。

北京順義區法輪功學員朱進中,2008年3月28日被警察闖進家綁架,後送女子勞教所,因堅守信仰不轉化,不久就被押往內蒙古圖牧吉勞教所。在那裏朱進忠抵制迫害,不穿囚服,不做操,不勞動,不妥協,遭受多種酷刑折磨。因不穿勞教服,被警察尹桂娟用手銬銬在床上十八天,用電棍電擊臉部、脖子和身體;還被其他警察用膠皮棒暴打、腳踢、撕扯頭髮,又上背銬,嘴貼上膠帶,拖到太陽下曝曬,被折磨的慘不忍睹;因不做操,被警察和包夾拿皮鞋底打臉,用一根一尺多長的有小指粗細的帶銅線芯的類似電線的東西抽打,還把她的雙手銬吊在雙層床上,腳就要離開地面,很快暈過去,醒過來再吊起來。經過長時間的摧殘,原本健康有一百六十斤體重的她只剩一百斤左右,走路都很困難。

法輪功學員高連貴,原是北京市某醫院退休院長,二零零六年被劫持到內蒙古五原勞教所,在非法勞教期間,遭強制洗腦、毒打,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弱不禁風。惡警王東雷以高連貴不服從管教為由,對六十八歲的老人拳打腳踢,一邊打一邊高聲問在場的所有人:有沒有看到打人的?眾人齊聲喊:沒看見!王東雷哈哈大笑,對躺在地上滿臉是血的高連貴說:你必須轉化,要不然「好日子」在後頭呢,聽見了嗎?沒人為你作證。隨後將高連貴關進地窖一樣陰暗潮濕的禁閉室,不給送食物和水,不准上廁所並派了兩個包夾折磨高連貴,不讓睡覺。

從北京勞教系統,還有將法輪功學員販賣到遼寧朝陽西大營子勞教所、山西女子勞教所、河北高陽勞教所等地,從中獲取見不得人的「黑色利益」。

為找奴工 兩個勞教所競爭搶人

山東第一勞教所往往與山東第二勞教所同時出動警用大巴車去購買「奴工」,兩個勞教所都想搶回更多的勞教人員,以為生產更多的奴工產品。

山東第二勞教所
山東第二勞教所

山東省有一重要的「買奴」市場,那就是山東的勞教所。山東各地公安局每年都有勞教名額,公安局把名額分配到各派出所。所謂完成名額任務就是不經過任何司法程序把中共不喜歡的人及輕微犯錯的人抓捕並直接「賣」到勞教所,賣奴工的官方的價格是,山東警察每往勞教所送一名「奴工」,勞教所就會給賣方警察800元人民幣。這只是官方的價格,山東第二勞教所從棗莊、濟寧勞教所倒買「奴工」的價格要高於1000元。

2012年8月山東第二勞教所大約有750人,這已遠遠滿足不了勞教所對攫取別人血汗的要求,山東第二勞教所政委解希義2012年上任之後不斷去山東各地公安局去拜訪局長等頭頭,議題只有一個:多多抓人,送到勞教所後勞教所會給你們很大的好處。

每過兩個月山東第二勞教所就得出動一到二輛能容納四十多人的警用大巴車,在早上或晚上去山東棗莊勞教所或山東濟寧勞教所排隊「拉人」。排隊的原因是山東第一勞教所往往與山東第二勞教所同時出動警用大巴車去購買「奴工」,買方存在競爭。

山東第二勞教所去棗莊、濟寧購買「奴工」時,陪同買人警車的除了帶電棍、警棍的看押警察之外,還帶有醫務人員及財務人員,醫務人員主要防止「奴工」半路生急病,財務人員則是攜帶購買「奴工」的款項。「奴工」們被集體購買來時,每二人戴一副手銬,有的是甲的右手連乙的左手,有的則被惡警們用甲的右手連乙的右手,這種方式走路都得側著身子走。「奴工」們簡單的行李放在警用大巴車的行李箱內,個個都面黃肌瘦,渾身散發著難聞的氣味。下車第一道程序就是搜身,把「違禁物品」搜出來,然後把所有人放到「新收隊」──第六大隊,然後由早來的勞教人員對部份人實施毆打,叫「開號」。

山東棗莊人李風銀(音),四十四歲,於二零一一年的大年初一被山東第二勞教第六大隊的四個班長活活打死。四個班長分別是魏金福、王儀利、王利平(莒南人)、霍偉(費縣人),打手中還有一個叫劉新軍的人。勞教所長郝東貴為掩蓋真相,命令山東第二勞教所的醫務室儘快給已死亡的李風銀輸液,又把死後的李風銀送進章丘中醫院「治療」,然後命令打人的四個兇手先是裝模作樣地作「人工呼吸」,然後命令四位兇手寫了證明材料說李風銀繫心臟病突發致死為由,最後付給不明真相的家屬一筆錢,草草了事。

「奴工」們被迫從事奴役性勞動每天長達十一到十五個小時,沒有工資及保險。每月15元的衛生費經常被惡警們剋扣,有些山東省外的人因家屬無法照顧上廁所甚至沒有手紙,用從車間撿來的廢紙上廁所。

每天的伙食為水煮菜湯,經常是水煮蘿蔔、土豆、洋蔥湯。如果想吃點正常的菜需自己花錢(七至十五元一份)去買。2009年左右,勞教伙房製作了一種被人稱之為「薄稀來」的粥,玉米麵與水分層且不熟,被法輪功學員指出後,伙房的警察竟說這是按照「司法部標準」熬製的。毋庸置疑,這種一年四季的水煮菜湯也只能稱之為「司法部標準蘿蔔、洋蔥豬食湯」。除此之外,山東第二勞教所還經常不讓勞教人員洗澡,說是為了節約用水,還不讓勞教人員喝開水,平時的水有七八分開,為此有許多人喝了這種水之後開始拉肚子。勞教人員上廁所時必須請示,得用清朝人請安的姿勢向值班警察請示,經大隊邪黨委同意之後才能上廁所。

山東法輪功學員主要被山東中共邪黨賣往山東第二勞教所的第七、八大隊,特別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則被單獨調到其它大隊受迫害。為了完成勞教名額,山東邪惡的610惡徒則把非法輪功學員的勞教人員以法輪功學員的名義賣到勞教所,據說這樣能賣到一個好價錢。

山東鄒平雪花啤酒廠人李玉家,約四十九歲,1999年之前曾接觸過法輪功,2000年後改信了一個其它的東西。儘管李玉家已不承認自己是法輪功學員,但他還是在2010年被山東鄒平610惡徒以800元的價格冒充法輪功學員賣到山東勞教所的第七大隊,非法勞教三年。

江蘇人李廣平,原本是一名嚴重的精神病患者,2008年在同鄉的幫助下來山東菏澤打工,因撿到一張講真相的傳單,被喪心病狂的菏澤610人員冒充法輪功學員以800元的價格賣到山東第二勞教所的第七大隊,由別人代寫了「三書」,李廣平無所謂的按了手印,然後就去找人要煙抽去了。

工資表要簽字 一分錢也拿不到

「勞教所每個月讓勞教人員在工資表上簽字,好像是一百元,但是我和其他勞教人員一分錢也拿不到。」2015年,山東省膠南市前地稅所所長苑星仁在訴江信中,講述了他在勞教所的遭遇。

奴工們在監獄裏不停地幹活兒
奴工們在監獄裏不停地幹活兒

當時64歲的苑星仁,曾擔任地方局級幹部,後查出患結腸癌,修煉法輪功後,所有的疾病消失了,獲得身體的健康。江澤民集團炮製天安門自焚栽贓案之後,苑星仁製作噴板噴寫「天安門自焚造假最可恥」的標語,遭警察綁架毒打,被當地公安部門以800元送往青島勞教所。

苑星仁在訴江信中寫道:青島勞教所是人間地獄。集訓隊的第一個酷刑叫點名。牢頭點到我的名字,我無論怎麼回答,他都說聲音小了。就這樣一遍遍地點。我身體兩邊各站一個打手,用一米長的橡皮棍打我的頭部。疼痛難以描述,劇烈時眼珠亂跳。行刑時是當著眾犯人公開進行的。

青島勞教所的奴工。奴工活是無任何成本的手工活。童裝就是整理剪去線頭。糊紙就是給青島製藥廠糊紙盒、給喜旺食品公司糊紙盒。還有纏變壓器線圈、安繫鈴、做假發發辮、縫發簾子,撿發渣子。勞教所每個月讓勞教人員在工資表上簽字,好像是一百元,但是我和其他勞教人員一分錢也拿不到。這些錢都被青島勞教所的公安人員變相搶劫私自瓜分了。

上海市青松女子勞教所三大隊與意大利名牌「 My Doll」、上海三槍集團公司、上海達芙妮鞋業有限公司、上海海欣集團公司等公司合作。

1992年畢業於上海同濟大學企業管理專業的李迎,曾就職於上海一諮詢有限公司。2001年10月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上海青松女子勞教所。她在證詞中說,三大隊自從2002年6月一直到2003年4、5月,一直在加工這些玩具娃娃產品,有些是直接包裝出口到意大利,有的是做一些半成品。其中,玩具娃娃是直接運到勞教所來的,都是用大麻袋裝的,共有三種規格,大娃娃每個麻袋裝100個,最小的娃娃每個麻袋裝500個。這些娃娃都堆在勞教所的地上,有些因為天熱發霉,但娃娃都被穿上衣服,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來里面有多髒。這些直接包裝、出口的產品,都有時間要求。勞教人員和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每天從早上7點不到開始工作,正常情況是晚上9點收工,但大多數都要工作到11點左右。勞教所定指標是按照10個小時的工作量來計算的,但大多數根本無法完成。

依據明慧網的相關文獻,對36家奴工場所(包含監獄、看守所、戒毒所和已經解體的勞教所)奴工每天的「工作」時間統計顯示,奴工們每天要被迫10~20小時不等的惡劣奴役,當「生產任務繁重」時,奴工們幾天幾夜不得閤眼。其中,奴工每天被迫「工作」12~14小時的監獄最多,佔統計比率的36.11%;其次是16~18小時,佔25%;位列第三的是14~16小時,佔19.44%,三個時間段累計佔總樣本數的80.56%。

湖南男子勞教所整天有18小時以上的奴工勞動,有時因為趕貨通宵加班,奴工們就叫「東方紅」,意指今天一早上班,第二天太陽出來才能下班。在那裏,時常看到人走路時走著走著就昏倒了。

「龍頭企業」年指標一億元

明慧網報導,瀋陽第一看守所把在押人員送往監獄時,監獄按每個犯人3000元人民幣的價格付給看守所。

遼寧女子監獄的獄警瘋狂地奴役花3000元一個買來的犯人,不管其身體怎樣,都要定指標、定任務,完不成就要受體罰,長時間坐在小塑料板凳上。獄警不說是體罰,而是「坐板」,有的被強迫「撅著」,還有「罰蹲」。

為了趕時間幹完活,犯人一天只能吃一頓飯,上一次廁所,水也不敢喝。犯人說:「這不是要活呀,這是要命啊。」有個女犯人,直到嚥氣死了,還有警察說她是裝的。得知她死後,警察驚訝地說:「呀,真死啦?」

貨車往遼寧省女子監獄運送服裝生產材料
貨車往遼寧省女子監獄運送服裝生產材料

明慧網報導,遼寧省女子監獄第一監區監區長張曉兵於2018年年前喪命。多年來,她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張曉兵曾是遼寧省女子監獄一監區監區長、服裝廠廠長。以張曉兵為核心的一監區和張秀麗為主導的七監區是遼寧女子監獄的所謂創造「龍頭企業」的監區,她們強迫在押人員做奴工,生產服裝產品,出口各國。一監區管理13個分隊,每隊約五六十人。2016年張曉兵主管一監區時,年生產指標達到9000多萬元,排行全女子監獄的第一位。2017年,女監給她又定了一億元的指標,年前沒有完成,但已完成了9000多萬元,仍為全監獄的第一。

遼寧省女子監獄服裝廠規模很大,有四層樓的生產產房。遼寧女監每一年都會以競標的形式來管理,上繳巨額的利潤,與監獄合作的生產廠家大都是對外出口服裝,產品會出口到日本、美國、歐洲、非洲等多個國家。有些合作的廠家是皮包公司,把代理拿來的訂單送到監獄去加工,那裏常年加工大量的外貿服裝。

「在監獄,奴工沒有報酬,完不成任務時還要扣分、罰款,直至用鐵錐子扎頭、用電棍電頸部、用皮鞭打,還被禁止買生活用品、不許洗澡等。」曾被關押在遼寧女監、後逃亡美國的大連法輪功學員王春彥說。

她曾在監獄的三監區(也叫「出口監區」)做奴工,生產出口歐美的服裝。為超額完成生產任務,獄警個個緊張,強力迫使在押人員幹活。「三監區經常有自殺的,我在那裏時就有一個叫陳小麗的,是一個25歲的女孩子,因為經常完不成產值壓力很大,過度失望的她於2004年上吊自盡。」

從大連抵美的法輪功學員王春彥展示了她熟識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照片。
從大連抵美的法輪功學員王春彥展示了她熟識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照片。

據明慧網2013年發布的《中共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披露,調查的3653個被關押迫害致死案例中,就有110人是被超負荷勞役直接致死的,佔比3%,監獄、勞教所是名副其實的血汗工廠。

《中共監獄奴工勞動調查報告》顯示,中國奴工產品的種類僅近兩年披露的就有上百種,覆蓋人們的吃、穿、住、行,休閒娛樂、化妝美容、婚宴、祭祀、節慶等。同時因中國不少企業(包括很多從事出口生產的企業)與勞教所、監獄、看守所註冊的「企業」有業務關係,因此大量的奴工產品通過這些公司出口到美國、澳洲、印度、英國、日本、韓國、俄羅斯、德國、非洲、土耳其、意大利、阿拉伯、馬來西亞、加拿大、港澳、台灣等30多個國家與地區。

中共用眾多的人口和廉價勞動力,來誘惑一些國家的政府和公司漠視正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真善忍」信仰團體的迫害,甚至助紂為虐,也欺騙不明真相的公司和民眾在與之合作或購買奴工產品時,無意中參與了中共踐踏人權和迫害正信的罪惡。

在中共對法輪功的滅絕政策的驅使下,監獄、勞教所更企圖用超極限的苦役、酷刑來迫害和摧殘法輪功學員的身體和意志,以達成逼迫他們背棄「真善忍」信仰的目的,同時也最大限度地榨取他們的血汗。僅從明慧網就可檢索出五千多篇發生在幾乎遍布全國所有的省、直轄市和自治區的相關案件報導,而這也僅是冰山一角,在中共的血腥封鎖和欺騙宣傳下,不知還有多少罪惡仍被掩蓋和隱藏。

註﹕中共的勞教所、教養院在二零一三年解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