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一年多的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一日】二零一七年末,我因有兩件事沒守住心性關,陷在人的情中難以自拔,憤憤不平,表面上沒動聲色,心裏卻放不下,生出妒嫉心、爭鬥心、怨恨心、仇恨心、色慾心。委屈、怨恨、消沉,精神不起來,身體開始消瘦。

一天晚上睡覺仰臥時,突然發現右下腹處用手觸摸到一個硬包。比乒乓球稍大一點的圓形,很硬,我當時也沒有在意,知道這些都是假相,心裏沒害怕,沒放在心上(因為以前的這些年修煉中也曾出現過身體不適狀態,向內找一提高心性也就幾天或一下子就過去了,或者一發正念就滅沒了),只知道它不是病,從法中我們知道:師父早已把大法弟子的身體淨化了,從修煉一入門就淨化完了身體,處於無病狀態。那麼為甚麼會出現這個狀態呢?開始警覺,該提高心性了!向內找,找出了妒嫉心、色慾心、爭鬥心,惡念與仇恨心、委屈心、得失心,開始發正念清除,多次發正念不斷的清除,由於這些頑固的人心沒有徹底清除,根沒除淨,老往外冒,時不時的那個刺激你心肺的畫面不斷的湧現,那個刺耳的聲音總在你耳邊響起來,就像剛剛發生的一樣,勾著人的心,讓你痛苦的難忍,讓你總是難受,在思想中消極,心灰意冷,在情中難以自拔,其實已在人中拔不出腳來了。

師父教導我們要突破情這個東西,師父說:「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

師父讓我們走出情,修成正法正覺的神,怎能被情帶動呢?怎能陷在人中走不出來呢?怎能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呢?又怎能返回自己的家呢?認識到這些不好的心都得修下去,不能抱著這些骯髒的東西不放,必須放下它,衝破它,不想這些事了,該幹啥幹啥。很多魔難中同修都是這樣闖過來了,就這樣照常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只是消沉時而出現。

日復一日,不經意間發現腹部膨脹,那東西越長越大,不到一年的時間,體重由原來的105斤降到100斤,逐漸睡覺時不能向左側側臥,壓迫的疼痛,只能右側臥或仰臥,而且那東西逐漸向上腹延伸,又逐漸向左側後腰部生長,吃飯時只要多吃一點就頂胃,就像頂的要昏過去,不敢多吃飯,多喝水,更甚者嚴重的擠壓膀胱,外出講真相時不敢吃稀飯,不能喝水,就是這樣還經常尿褲子,即使找到廁所,有時也來不及,有時不得不早點回家換褲子。

第一個冬天過去了,等到第二個冬天(二零一八年末~二零一九年初),這段時間四條棉褲、四條線褲輪著換,經常被迫尿到褲子裏,順著褲腿往下淌,冬天裏、外面寒風刺骨,棉褲裏冰冷難忍,因為有羽絨服大衣遮擋外邊看不出來,到了家裏馬上就得換褲子,心裏真的是苦不堪言,浴池服務員給我搓澡時問我,「你肚子這是長的啥,又大又硬,這麼高?」我就換了一個浴池洗澡。這期間我也不斷的發正念,給這些低微生命背誦師父關於善解生命的法,我對那東西說,「如果我哪一世或在歷史上曾經傷害過你們,希望你們原諒我。如今我在大法中修煉,是有巨大使命在身的大法徒,承擔著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必須兌現我的誓約,助師正法到底!希望你們同意善解,成為未來的生命,這裏不是你們呆的地方,未來的新宇宙中沒有干擾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不好生命存在,沒有這些生命生存空間和位置,如想生命有好的未來就離開我……」就這樣照常做三件事,但也發覺不如以前精進,出去講真相時間少了,看到那東西還在滋長,心生無奈、消極、有時用人心想:再買兩條棉褲,再買兩條線褲,不然換不過來,這不是人心嗎?這哪是正念呢!?這不正的念頭不是舊勢力強加的嗎?我若真是不停的換洗褲子,還有更多時間幹正事嗎?還能正常的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去修煉嗎?它已經使我不能有更多時間做三件事了,能允許這種干擾繼續存在嗎?這不是舊勢力強加的魔難嗎?這不是等於承認它的存在,滋養了它的存在嗎?能允許它們肆無忌憚嗎?這樣的形體,這樣不停的尿褲子,換褲子,怎麼出門呢?咋去救人呢?長此下去,常人怎麼看呢?不給大法抹黑嗎?常人能理解嗎?多少年來,許許多多的世人都在我身體的變化上認同了大法,也有人陸續走入大法修煉,如果這樣下去,無疑影響眾生得救。當然,我從未動搖過對大法與師父的堅信,當我發正念時常發出這樣一念:舊勢力安排的甚麼東西我都不要,我只歸師父管,只歸大法管,我將一修到底,助師正法到底,永遠不會動搖。

在這期間我又找出兩顆執著心,一是無奈中只依賴師父,沒有很認真的向內修自己,那些不好的心修的徹底嗎?為甚麼老往出冒,從根本上修去妒嫉心了嗎?修去大法徒必須逾越的死關──色慾心了嗎?網上交流文章關於過病業關的很多,很多同修都闖過去了。不管它,該幹啥幹啥!放下各種心,不管它是對的。不被其帶動,那是同修的正念,可是你達到同修的境界了嗎?她的修煉路和你一樣嗎?路不一樣,魔難中過關也不一樣,該修去的人心也不一樣,在法中修煉悟到的法理也不一樣,不能照搬別人的東西,得實實在在修自己,在法上修。如果一味消極的不管它,那不等於你自己人為的允許它在你身體存在嗎?這就是「人為的滋養了邪魔」[2]。無奈中還曾感歎過:咋辦呢?這東西咋還在呢?無可奈何的承受著。依賴心、學人不學法的心被鑽了空子,還不在法上悟。舊勢力就是在鑽人心的空子:再買兩條棉褲、再買兩條線褲,不然的話換不過來,出外講真相少吃飯,少喝水,不帶水負擔輕,早點回來換褲子等等,有時還發出對自己的怨:幹啥大壞事了呢?還啥債呢?這些不易發現的人心都暴露出來了。一念之差,有人心不在法上,邪惡就鑽空子,無孔不入,修去執著心,就在法中昇華。不好的心在,不好的物質就存在,師父講物質精神是一性的法。不向內心去修,不是把寶丟了嗎?

三月十二日深夜,瀏覽明慧網同修寫的交流文章《我體悟到的發正念威力》,我連續讀了兩遍,給我極大的觸動。我一直自己很重視發正念,可是消沉、無奈不是人的觀念造成的嗎?哪裏體現出正念呢?這不是陷在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修煉嗎?不符合師父在法中要求的全盤否定舊勢力的法,這不是消極承受嗎?我一下子警醒了,立刻想到師父的經文《道法》,拜讀兩遍,明白了,原來我本性的一面沒正法呀,原來我簡單的理解法了。原來我一味的承受這魔難了,原來我無意中滋養了邪魔了,已經被鑽了一年多的空子,還不自知,無奈中消極承受著這一切。
師父教導說:「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2]

這篇《道法》經文從九七年師父一發表我就開始背誦,其間好像悟不懂,今日入心的學,好像一下子才讀懂一點,關於怎樣對待魔難,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必須正法,本性的一面,神的一面要主導自己,一切在法中歸正。怎麼能允許舊勢力的干擾存在呢?正法!本性的一面必須正法,不允許任何干擾大法和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邪惡存在。我心生強大正念,解體一切干擾正法的邪惡生命,敬請偉大的師尊加持弟子:滅盡舊勢力黑手,亂鬼邪魔。這正念一出,頭腦中除了除惡,一切雜念全無,只有正念,似乎空間場上一切邪惡滅盡!只有除惡正念,大約發了四十五分鐘左右停止,思想自覺天清體透,無比輕鬆。我知道那東西沒有了,肯定是沒有了,瞬間被師父給拿下去了,沒有一絲一毫懷疑!等我醒過神來,掀起衣服,一摸肚子平了,那東西沒有了,褲腰也鬆了。當時對師尊的感恩,對大法的無邊法力的敬仰,無法用任何語言形容和表達。只有感恩和敬仰,似乎空間場一切都靜止了。我又從新背誦《道法》這篇經文,一字一句的背,越背心裏越亮堂,師父的法「覺悟了的本性自會知道如何去做」[2]牢記在心裏。

幾天後到浴池洗澡,測量體重由年前的一百斤降到近九十四斤(一年多時間由以前的105斤陸續降到100斤),也就是說那個腫物在一年多的時間裏滋長到6斤,是師父與大法救了大法弟子,使弟子又能輕裝走在助師正法的神的路上了。

教訓是深刻的。人心不去就是邪惡生命賴以存在的基礎。二十一年來在大法修煉中,不止一次又一次的體悟法的偉大,師父的偉大,也從未動搖過對大法對師父的堅信,我不想讓任何有緣人因我修的不到位而對大法產生任何疑惑和誤解。我心裏堅定一念,決不給大法抹黑,也決不早走,一定助師正法到底,這是大法徒的本質。

提醒同修們都重視發正念,除惡務盡。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