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金川集團公司原610鄧少軍主導迫害法輪功的罪惡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美國政府正式啟動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的制裁,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網發表《通告》,美國政府將嚴格審核赴美簽證,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迫害法輪功者,拒發簽證,拒絕入境,凍結海外資產等,包括移民簽證和非移民簽證(如旅遊、探親、商務等),迫害者的配偶、子女也在懲罰之列。現在,甘肅金川集團公司原「610」小組組長鄧少軍已被民眾舉報。所有計入明慧網《惡人榜》的人,都會隨時或已經列入提交名單。

鄧少軍,男,漢族,一九五四年三月出生,甘肅靜寧人。一九九九年,任甘肅金川集團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邪黨黨委副書記,二零零七年,任金川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監事會主席。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任甘肅金川集團有限責任公司「610」小組組長,直至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八日退休。

鄧少軍,手機:13909457718
鄧少軍的妻子張立宏,手機13830598802,在金川集團公司檔案館工作,已退休。

一、金川公司公安處迫害修煉法輪功的職工

龍首公安分局的前身就是金川公司公安處,它是鄧少軍等人對金川集團公司工作的法輪功學員實施暴力迫害的工具。鄧少軍對金川公司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勞教或判刑。

1、二零零零年三月至十一月,金川公司公安處把去北京上訪的和不寫「保證書」的法輪功學員,由單位保衛科送到金川公司消防隊辦洗腦班,不給發工資,行李自帶,吃住在消防隊,不寫「保證書」就不讓出去。

當時被送進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有十七人,動力廠:李波、魏秀蘭、魏秀芬、劉志萍;第一冶煉廠:劉政;第二冶煉廠:楊秀芳、安宏全、張永龍;第三冶煉廠:楊笑川;運輸部:魏安月、蘇建軍;二礦區:馬躍芬、劉若蘭;三礦區:謝科同;鎳鈷研究設計院:毛偉;鎳都實業公司:王秋娥。

2、二零零零年十月,動力廠職工法輪功學員武開禮去北京上訪,被動力廠保衛科徐萬才、邢富強非法押回,關押在金昌市戒毒所十五天。出來後,動力廠停發武開禮三個月工資,只給三百元生活費,並降了一個工資序號。

二零零一年九月,武開禮又被金川公司公安處七、八個惡警綁架至武威路派出所,強行將武開禮按倒在沙發上,雙手舉過頭頂銬在暖氣上,雙腳銬上腳鐐,身體用麻繩捆住,硬扯到對面窗戶的鐵欄杆上,整個人被銬成「大字型」,一天一夜後,又把武開禮銬到一個一人高的大鐵罐上,腳下是一個同樣的大鐵罐,腳不能著地,只能踩著大鐵罐,雙手或單手交換著銬,不讓吃飯,不讓上廁所,又是一天一夜。期間,武開禮被惡警李超(等)非法抄家,扣押了許多物品。武威路派出所所長徐萬才(現在建設路派出所)和惡警邢富強、朱岩(音)把武開禮送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五十多天後,被送到甘肅省平安台勞教所一大隊非法勞教幾個月。

3、二零零一年七月的一天,金川公司公安處警察代寶吉,將化工廠職工安佔峰綁架到公司公安處,安佔峰不配合,代寶吉就拿起安全帽在他頭上狠狠地砸了幾下,氣急敗壞地說:這不是甚麼慈善機構。然後帶人闖到安佔峰家非法抄家。後來安佔峰翻牆逃脫,被迫流離失所。

'酷刑演示:抻刑'
酷刑演示:抻刑

二零零二年三月四日凌晨,安佔峰在金川區延安路附近掛真相條幅時,被金昌市公安局警察綁架到金川公安分局。在非法審問期間,五、六個警察圍住他拳打腳踢,打累了就換一撥人,後來又將他按在椅子上,兩手朝後銬在一起,幾個警察還用腳在他後背上踹,有的拉著銬子往後拽,一直折磨到第二天下午,獄警將他從凳子上放下來,又銬在暖氣上,晚上又將他四肢銬在鐵床上,兩腳懸空,十幾分鐘他的雙手就失去了知覺,直到他雙手、胳膊發黑,警察就開手銬,抓著他胳膊前後上下的活動一會,然後又繼續銬上。惡警代寶吉還反覆踹安佔峰被久銬的雙手和後背、胳膊,這樣又整整折磨了一個晚上。次日,又將他換到另一個房間,雙手朝前銬到暖氣片上,罰坐板凳。此時的安佔峰胳膊腫疼,兩眼發渾,頭暈腦脹,兩腿麻木。等到晚上時,李新華和幾個人將他帶入房間,不停打罵他,並侮辱師尊法像。

4、二零零二年三月二日,金川集團公司二冶煉廠法輪功學員張永龍去接妻子楊成梅從勞教所出來,一路上他的妻子頭暈噁心,吐個沒完,一直到晚上十一點才到家。第二天妻子在家休養了一天,第三天張永龍去上班,卻一直未回來,妻子趕緊四處尋找,才得知張永龍被二冶煉廠保衛科和金昌公安局李新華等帶走非法關押。金川分局的警察對張永龍先進行人身侮辱、打罵和恐嚇,後將他背銬在一張沒有床墊的鐵床欄杆上、坐在水泥地上,雙腳放在一個高凳子上,頓時張永龍汗如雨下,身體的筋、肉似乎被分成了兩部份:從腰上扯著一股向胳膊上走,從腰下又扯著一股向兩條腿上走。空的鐵床被他胳膊拉動的前後搖晃,惡人趕緊站上去壓住床,腳上的凳子也在晃動,惡警又上去死死踩住凳子,還一邊笑一邊罵。張永龍已經是疼痛難忍,可惡人又拿來一塊磚墊在腳下,此時的他就像被五馬分屍一樣,任憑張永龍如何喊叫,惡警們無動於衷。這種殘酷的刑罰就是「老虎凳」。惡警們累了就又換一批,殘忍迫害使張永龍的頭髮都豎起來了。就在張永龍遭受「老虎凳」迫害的同時,二冶煉廠保衛科的代寶吉帶著三、四個人到家敲門。其妻沒開門,代寶吉就用從張永龍身上搜到的鑰匙打開門,非法抄家,搜走的東西也沒有留下任何清單。

酷刑示意圖:老虎凳
酷刑示意圖:老虎凳

5、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下午五時左右,金川集團公司法輪功學員李英花、余成紅,在本市一家廚具店內,選購廚具,突然闖進兩個便裝男人,撲向她們並搶她們肩上的包。余成紅問:你們是甚麼人?光天化日之下搶人的東西?瘦高個自稱是金昌市「610」的(後得知是金川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隊長李敘和)。因沒搶走包,他吼叫著店員把門插上,另一惡徒掏出個瓶子向兩位女士面部噴了幾下,頓時店內瀰漫著一股辛辣嗆人的氣味,辣的人睜不開眼睛,屋內的人都不停的咳,李敘和掏出手銬強行將李英花、余成紅銬上,這時又進來兩男便衣連拉帶扯把李英花、余成紅兩人塞進門外停著的一個麵包車的後面。

李英花、余成紅倆人被劫持到濱河路派出所。這伙惡警從她們的包裏搜到倆人家人的電話號碼及家門鑰匙後,開車直奔李英花、余成紅的家,非法抄家,李英花被搶走的物品總價值達一萬餘元。余成紅被搶走的物品總價值達兩萬餘元。濱河路派出所、國安、金昌市「610」警察把非法搜來的物品全部拉到濱河路派出所,堆放在辦公室的地上,並連夜非法審訊李英花、余成紅,結果一無所獲,警察們吼叫道:「你們倆甚麼也不說,憑地上的這堆物品就可以判你們三、四年的刑。

鄧少軍任職期間,被非法判刑的金川集團公司法輪功學員有:

單思源,女,金川集團公司培訓中心電氣教研室教師,被非法判刑十三年;
崇金霞,女,金川集團公司培訓中心電氣教研室教師,被非法判刑十一年;
馬志剛,男,金川集團公司冶煉廠職工,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安佔峰,男,金川集團公司化工廠職工,被非法判刑十年。
張永龍,男,金川集團公司冶煉廠職工,被非法判刑七年。
武開禮,男,金川集團公司動力廠退休職工,被非法判刑四年。
樊永成,男,金川集團公司生活公司退休職工,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魏安月,男,金川集團公司運輸部貨車司機,被非法判刑十年。
毛 偉:男,金川集團公司鎳鈷研究設計院工程師,被非法判刑六年。
劉桂菊:女,金川集團公司生活服務公司退休職工,被非法判刑四年(監外執行)。
姚芙蓉:女,金川集團公司家屬區巡邏隊職工,被非法判刑四年。
蔡 勇:男,金川集團公司精煉廠原料預處理車間職工,被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
馬詠雁:女,金川集團公司動力廠供水車間工程師,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金川區檢察院提起非法公訴。
路 軍:男,金川集團公司鎳鹽廠職工,被非法判刑五年。
余成紅:女,金川集團公司化工廠職工,路軍之妻,被非法判刑四年。
劉志萍:女,金川集團公司動力廠退休職工,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誣蔑法輪功和宣揚謊言

鄧少軍任職期間,積極配合邪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政策,指揮其所在金川公司科技館舉辦了多次大型誣蔑法輪功和宣揚謊言的展覽,命令其下屬的各個二級廠礦、機關、學校組織人參觀;金川集團公司所轄區域內沿街掛誣蔑大法和宣揚謊言的橫幅、展板等,利用金川公司宣傳部,通過電視、媒體長時間大面積散布謊言和毒素,毒害公司職工及居民,還親自多次在公開的會議上誣蔑大法。

三、設計、督導迫害法輪功

鄧少軍任職期間,還在其所在金川集團公司邪黨委出台了詳細迫害法輪功學員細則的文件──金黨委發第零五號文件,通過連坐處罰的方式,挑動各二級廠礦持續對法輪功學員施加迫害,手段有洗腦、限制人身自由、開除、經濟迫害等手段並延續至今。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日,鄧少軍參與金昌市召開的自一九九九年以來迫害法輪功所取得的犯罪經驗總結大會並接受「表揚」,安排部署迫害步驟,還獎勵一批在「610」指使下積極參與迫害的集體和個人。

金川集團公司作為國家大型企業(曾經是國家直屬企業),更是全球知名,對於全省乃至全國都有相當大的影響。鄧少軍任邪黨「610」頭目,長達十七年之久,經歷了邪黨迫害法輪功的最初,最瘋狂、最高峰的所有時期,金川集團公司所有法輪功學員的被迫害,都是在鄧少軍的指揮策劃下完成的,上述一切迫害罪責,其人都負有直接的責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