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政法委副書記、610辦頭目何少林等人的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十日】陝西政法委副書記、610辦主任何少林,2013年2月至2018年4月任職期間,與610辦公室副主任胡平安(2010年9月至2019年1月)狼狽為奸,操控公檢法司人員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恐嚇威脅、抄家搶劫、綁架構陷、非法判刑、送洗腦班等迫害,用宣傳的手法污衊法輪大法,毒害眾生。

綁架、冤判法輪功學員

2013年至2017年陝西省94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判刑。其中:2013年10人,2014年15人,2015年12人,2016年41人,2017年16人。2014年2月10日,寶雞市渭城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強孟生非法庭審,2014年4月9日,漢中市法院對法輪功學員杜淑慧、杜淑明、王新蓮、張莉萍等4人非法庭審。

陝西延安市延川縣關莊鎮關家溝村法輪功學員高世遠(Gao,Shiyuan),男 ,50歲左右,歷經三次被非法勞教、一次被非法判刑迫害後,出冤獄不久,於2018年4月底離世。

陝西省漢中市城固縣法輪功學員熊紀玉(Xiong,Jiyu),女 ,53歲,遭到多次綁架,被非法勞教、非法判刑,2016年4月16日被西安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陝西省西安市法輪功學員宋秀娟(Song,Xiujuan),女 ,79歲,原西安東方集團有限公司(即原兵工844廠)總工程師,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國防專家。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她一直被陝西省政法委、「610辦公室」、西安市政法委、「610辦公室」、新城區公安分局、東方廠當局嚴密的監視、監控迫害,宋秀娟老人於2015年6月9日在西安市離世。

西安市法輪功學員陳敏敢,2017年剛被關進渭南監獄,就被列為 「轉化」 重點。監獄採用了「包夾」圍攻、毒打、搧耳光,不許睡覺、不許上廁所,關小號、上刑等各種折磨,很快將陳敏感的身體整垮,使他出現了的胸痛、咳嗽等嚴重症狀。經過兩個多月的申請,陳敏感才被送往監獄醫院治療。稍稍好轉,他又被押回監區,關入「轉化室」施以暴力。當家屬接見時,看到陳敏敢傷痕累累、骨瘦如柴,已經脫形。

實際上,每位法輪功學員在被非法監禁的日子裏,都是在人間地獄中遭受著摧殘。遭受監獄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幾乎身體都被摧垮,所以許多人回家不久就含冤離世。例如:延安市延川縣法輪功學員高世遠,2016年在渭南監獄被強逼「轉化」,酷刑折磨使他的身體極度衰弱。出獄後回家不久,於2018年4月離世;2016年4月,漢中市城固縣法輪功學員熊紀玉在陝西省女子監獄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時,才允許家屬接回,結果還未到家就在途中含冤離世。

指使公檢法司對法輪功學員依法「訴江」的正義之舉瘋狂報復

2015年5月以來,全國有20多萬名法輪功學員實名向 「兩高」控告了迫害元凶江澤民犯下的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酷刑罪(「訴江」) ,陝西省有許多法輪功學員也參與其中。「訴江」引發了江澤民集團的極大恐懼和仇恨,於是在全國加大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從2015年6月份開始,陝西省各市區縣公安局、派出所對「訴江」的法輪功學員逐一入戶(或到單位)興師問罪、威脅恐嚇、無禮拍照、強按手印。有的被逼寫「保證」,有的被非法抄家、被罰款,有的被綁架,有的被非法拘留。不斷的騷擾,使學員和家人受到巨大的威脅和壓力,無法正常生活。尤其是接下來的「敲門行動」,給所有的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家庭都帶來了無盡的災難。

例如:陝西省寶雞市鐵路技術學院法輪功學員張會蘭,曾被兩次綁架,被非法勞教一年,遭受過酷刑折磨。2015年5月,她向「兩高」起訴了江澤民之後不久,寶雞市陳倉區公安分局千河鎮派出所警察拿著她的控告狀多次上門騷擾,強迫她去派出所簽表、簽字,並讓單位對她監控。巨大的精神壓力、頻繁的上門騷擾,使她寢食難安、身心憔悴,很快肝臟腹水,半年後,含冤離世。

事實上,每一次大規模的騷擾都是由省、市、區(縣)層層布置的。例如,當漢中市漢台區在2017年8月發生了馬秀琴、侯秀英等17人同時被入室騷擾的事件時,有良知的警察無奈的告訴被害人:「沒有辦法,這是上邊布置的,我們是例行公事!」十分惡劣的是,有些警察利用上門騷擾、抄家的機會尋找迫害的「罪證」,為綁架法輪功學員製造藉口。

陝西省各地公安局、派出所還脅迫社區、單位對「訴江」者進行監控和迫害。例如,榆林市神木縣農村商業銀行職工李惠莉因為「訴江」,於2016年被單位提前「退休」。銀行人力資源部在答覆李的女兒為甚麼要這樣處理時說:「因為你媽媽控告江澤民,反政府,所以才這樣處理的!」

2016年1月8日至14日,延安市就發生了姬延芳等12名「訴江」的法輪功學員被相繼綁架的事件;2016年2月下旬短短十天,寶雞市就有張科賢等12名「訴江」者被綁架;2017年3月22日,西安市公安局一次就綁架了50多名去女子監獄發正念的法輪功學員。

2013年、2014年全省被綁架者只有25人、36人;但2015年「訴江」發生後,被綁架人數卻成倍增加,尤其是2016年被綁架人數達113人,和迫害之初被綁架人數最多的2001年(綁架130人)相近。「訴江」 後的三年間,至少有234人被綁架。

此外,西安市警官藝術團、陝西省小天鵝藝術團、周至縣污衊法輪功的宣傳團,表演污衊法輪功的快板、相聲、歌舞等節目,用藝術的形式對社區的民眾洗腦。西安市公安局警官藝術團,負責人介紹說:近年來,我們精心創作編排了12個(誣蔑)法輪功的文藝節目,深入基層社區鄉村進行了多場(誣蔑)法輪功的文藝巡演,直接受毒害的民眾近10萬人。

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不僅給廣大法輪功學員和家庭造成了重大傷害,而且也給國家和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災難,所有中國人都是這場無理迫害的受害者。公安警察、檢察官、法官本應該是維護正義和公道的,而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他們無視法律,在610的背後唆使下昧著良心,踐踏法律,執法犯法,扮演著可悲、可恥的角色,如還不懸崖勒馬,當正義回歸、報應來時,等待他們的也將是可悲、可恥的下場。

中共陝西省委610辦頭目

何少林,2013年2月至2018年4月陝西省委政法委副書記、610辦頭目,現任陝西省人大法制委員會主任

胡平安,2010年9月至2019年1月陝西省委省政府610辦公室副頭目,現任陝西省政法委副書記

楊建軍,男,漢族,1963年3月生,陝西西安人,陝西省委政法委執法監督處處長;陝西省委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610辦公室,中共是地地道道的邪教加黑幫)副主任(兼);陝西省委政法委執法監督處處長;陝西省綜治辦專職副主任。現任陝西省法學會黨組書記、專職副會長。

康天軍,男,漢族,1968年3月生,陝西岐山人,2013年12月至2016年1月任陝西省委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黨組成員,省委政法委研究室主任; 2016年2月為延安市中級法院院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