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醜小鴨變白天鵝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

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剛剛參加完高考的年輕大學生。我出生時正是大法被迫害的極其嚴重時期,修大法的媽媽懷著我在天安門廣場被綁架,也就是我還沒出生就進了看守所。媽媽多次被非法抓捕,經常是回來後不過一兩年就又被抓走,也因此,我的童年是在爸爸那裏度過的。

得法前後的我判若兩人

爸爸一家沒有修煉大法,冷漠自私,家裏永遠瀰漫著一股壓抑的氣氛。家裏人對外人都充滿了敵意,總是把人想的很壞,也因此,他們用惡對待其他人。在這樣的家裏長大,我總是心情煩躁,對其他人說話很尖酸刻薄,渾身帶刺,學習就更不用提了。在上課時吃東西,抄其他人作業,考試時,我總是藉著拽書包的動作掩飾抄後面人的卷子,種種種種,我似乎成了一個無可救要的壞學生。

幸而得到師父保護,在我將要上初中的那一個暑假,媽媽回來了,自此,我的生活在大法的照耀下明亮起來,整個人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

我轉到媽媽那裏上初中。剛開始時,我極易煩躁,幹甚麼都不痛快,經常帶著煩躁的心對人惡語相向,更不願意學習,媽媽用極大的包容心去勸導我,鼓勵我。一個人十年養成的東西很難去掉,改變一個人非常的難,媽媽帶著我看大法書,她相信這麼大的法,能夠熔煉世間的一切,大法一定能夠真正改變我。

學了大法後,我感覺身心寧靜,明白了很多道理,漸漸的能夠分辨是非,我當時的感覺是,這本書說的很對,大法太好了,特別是業力的轉換令我很興奮,一舉四得的法理讓我豁然開朗。大法讓我的心變的平和,不那麼易躁了,開朗陽光,我知道人做的好壞事是給自己做的,所以開始收斂自己的性子,不去傷害他人。同時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我的學習開始步入正軌。

在學習方面,媽媽總是堅信我能做得很好。第一個月家長會後,媽媽對我說她相信我能夠達到第一,我根本不相信。沒想到第二個月,我拿到了班級第一,第三個月,我成了全年級第一,這簡直是鯉魚躍龍門,多麼神奇!

自那之後,我就再沒有掉下來,一直是年級前幾名,到了高中,更是幾乎次次第一,不管是分文理還是不分文理。這在我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是大法給了我這樣的福份。

修好自己 在學校證實大法

由於成績一直很好,初二投票選第一批團員的時候,我的名字位列其中。當我把這件事告訴媽媽後,她讓我自己決定,我很簡單的想,大法這麼好,使人的身心都受益,共產黨迫害這麼好的法,那麼它當然是壞的,我怎麼能加入它的組織?我打定主意,第二天就跟班主任開門見山地說:「老師,我不入團。」老師被這句話震懵了,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她帶我去辦公室,一進門就大聲說:「這孩子說不入團!」辦公室裏的老師也驚訝:「還從來沒聽過不入團的!」「人家多少人想入都入不了啊!」

老師問我為甚麼不入團,我說:「我覺的共產黨太壞了,我不想入。」老師又瞪圓了眼睛,開始勸我,不管她怎麼說,我就是重複說同一句話:「覺的共產黨太壞了,不想入。」我當時也真的不會說其它的。最後老師沒法,給我媽媽打電話,媽媽對老師說,沒有人左右我,是我自己的想法,「入不入是個人的自由,孩子不想入就不入吧。」就這樣,我順利的保留了自己乾乾淨淨的身份。之後,每當老師問班裏誰還不是團員的時候,我都昂著頭站起來,帶著一股發自內心的驕傲,因為感覺自己做了件對的事情。

從初中升入高中時,媽媽正值很重的病業關,我的成績足夠讀當地最好的高中,但是考慮到家裏的情況,我還是選擇了相對差一點但是離家很近的高中。很多人很為我惋惜,覺的我如果在最好的那個高中上學一定能夠取得更好的成績。但是我想到師父說:「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在一個人降生的時候,在一個特殊的沒有時間概念的空間當中,人的一生已經同時存在了,有的還不止一生呢。」[1]修煉人的一生是有師父安排的,該去哪裏就去哪裏。也許在這裏有我的有緣人呢。我的心很坦然,對得與失變的很坦然,不去計較。

確實是這樣,從大法中獲取的智慧使我帶著榮光走入高中,而屢屢全校第一的光環又成為我證實法的有利工具。作為一個成績優異又性格溫和的學生,各科老師對我都有些偏愛,學校也把我當成重點培養,給予很多關注,學校希望和媽媽多進行溝通交流,以更好的提升我的成績,並讓媽媽在家長會發言,交流她對我的教育經驗。藉著這樣的機會,媽媽跟各科老師及校領導說明我們家是個修煉家庭的事實,講述真相。他們都很尊敬媽媽,讚揚她了不起,稱羨她在多年巨大的壓力下還堅持自己的信仰。她站在講台上發言時坦然的介紹說:自己只因為修煉大法就被勞教。回來後在大法法理的指導下才知道該怎麼教育我的。她的這一舉動,雖然讓不少家長感到震驚,但人們都聽進去了。

許多人對我或關心或羨慕,總會問:「你為甚麼能學習這麼好?」我就直接回答說,是因為修煉大法,使得我對於吃、穿、用等物慾都看得很淡,很無所謂,也不像我的同學們一樣執著的想買甚麼東西、追求甚麼名牌,自然而然的就是看的很淡。

事實確實如此,我把親友給的壓歲錢都給媽媽或者其他同修,讓他們買小的播放器錄下有關大法真相內容送給常人,或者做別的證實大法的事。每次媽媽要為我添置衣服時,我都一邊說:「我有衣服,我有!」一邊拉著她快速離開商店。我真的認為沒必要在這些事情上浪費時間。初中、高中穿的都是媽媽年輕時的衣服和別人給的舊衣服,合身就可以了。有阿姨同修給我買新衣服,我真的不需要,幾次要把錢還回去,但是那個阿姨覺的我吃苦了,可是媽媽卻認為吃苦是好事,是高尚的行為,不要給小孩增加執著。

吃的方面一直很簡單,甚至有長輩同修來了關心的問我:「你媽媽給不給你炒菜?」並說小孩長身體不吃菜是不行的,責怪媽媽做飯糊弄,沒照顧好我。我告訴他們:「在學校裏有菜吃,但我不大喜歡吃菜。」媽媽每天很忙,剛剛吃的甚麼飯有時都不記得,餓了,吃飽就行了。因為我一直記得師父早年傳法時一直吃方便麵的事,所以在學校看到同學訂的外賣沒吃幾口就扔了,我就給他們講從大法中明白的法理,告訴她們:這些東西都是自己的德換來的,一定要珍惜。

有位奶奶同修因我為她做了點證實大法上的事,就總想著帶我去吃東西。那時我十一歲。我跟在奶奶身後轉了一圈,覺著拒絕不了,就說:「想吃餃子。」讓奶奶把這個心圓過去。回家後奶奶說:「讓這孩子去吃肯德基,說甚麼也不去。要給她買冰激凌,她就是不要!」我悄悄對媽媽說:「去肯德基吃得好幾十塊錢,吃餃子十二塊錢就夠了。」

修煉人對世間的一切不執著,因為有了更開闊更深邃的宇宙觀,思維和認識在法上,遠遠超越於常人的那點認識,心寧靜以致遠,才能夠專心致志的去學習。再說我是修煉人,師父教導我們:學習是學生的本份,本來就應該做好。還有一點也很重要,即要有和諧的人際關係。平和的心態,使我受益良多。很多本來很優秀的同學,經常和同學、老師或家長發生矛盾,情緒起伏大,斤斤計較,任性,達不到自己的要求就哭鬧發脾氣。老師也常說:「我也得受學生的氣啊!」這一定會嚴重影響自己的學習。我很為他們惋惜,常常給同學講從法中學到的為人處世的道理,講寬容,講德和業。有的同學生氣時哭著說:「你說的寬容太難了!」

手機和微信應該是現代社會對學生來說很頭疼的一個問題,因為是大法學員,因為有師父看護,我懂得肩負的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使命,所以我幾乎不去看微信,儘管裏面的同學和老師聊的熱火朝天,儘管微信上羅列的紅數字很多很多,我也不去管它。我的手機設為靜音,這使我心無旁騖的專心學習。如果沒有大法,我也像很多年輕人一樣會跌入萬劫不復的深淵,整天刷屏,太可怕了。

一位很著名的人權律師聽說我的成績後,說:「你們修煉人的孩子就是好,自制力高,我家的孩子不行,就是玩手機。」

因為班主任老師經常把我作為其他學生進取的目標,「你距離某某還有多少分」,無形中為我樹立了很多「對手」,很多女生會抱怨:「老師,您就是對她好!」因為在大法中講到了嫉妒心的問題,我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事,從來不因為自己的成績好就去顯示自己,碰到有人說酸溜溜的話,我就把話題轉開,或者肯定同學的長處。當同學一起說老師或者某同學壞話時,我會盡力提示這位老師的優點,淡化同學間的矛盾。大法給了我一顆包容的心,正是這顆心讓我學會不計較,在高中階段鮮少發生矛盾,而這也是在證實大法。一次一位老師由衷的說:「看某某這麼陽光,就知道這個法(法輪功)肯定不錯。」

在一次次和媽媽的談話接觸中,老師對於大法真相越來越了解,我們又送給各科老師裝有《九評共產黨》等真相內容的U盤,老師們都接受。所以,當高二學校讓我入黨時,我對老師說不入黨,老師一點都不驚訝。邪黨組織全體師生唱紅歌,我找到老師說我不能唱,老師毫無疑問的說:「不唱就算了。」我進一步說:「老師您也別唱,唱那個不好。」當有同學問我為甚麼不參加紅歌比賽時,我會利用這個機會給對方講真相。幾乎我所有的老師和班裏同學都知道我們家修大法,他們都尊重我的信仰。在學校裏我一直生活的很好,沒有受到歧視,沒有遭到不好的對待,這讓我感覺到老師、同學的善意。自己做的正,師父給了我這一切。

在升入高二高三後,由於課業的加重、高考的逼近、老師們「好好學習」的叮嚀囑咐和其他人緊張的學習的帶動,我把很多很多精力都放在了學習上,學法很少,有時甚至很長時間也沒有學,把常人中的東西擺在大法前面去了。其實當時也知道不對,只是放不下那個很重的執著心。長時間脫離法,心也變的浮躁了,有時不敢面對大法,感覺愧疚。在人中修煉不是容易的,一定要時刻注意修自己的心。

高考後,很多同學都去外地遊玩,閉口不談高考,因為緊張有意規避。要出成績前夕,每個人都在祈求自己能超常發揮。我心裏很淡定,甚至有其他人問我時,我也不緊張,因為我曾在考前發了一個願:「師父,我在哪裏能夠發揮最大的作用,我就去哪裏。」我相信師父一定給我安排好了。

高考分還沒出來,某名牌大學招生組的老師告訴我:那裏的教育不像大陸這麼浮躁,那裏沒有霧霾,那裏不學馬列毛這些東西,把時間用來學有用的東西,那裏的學習設施,那裏的國際化視野,一筆數目不大不小的獎學金等等。媽媽被觸動了,她沒有心理準備,因為留在當地也能上一個不錯的大學,但又無力拒絕這樣的學校。我自己倒沒動心,不執著,去留都可以。

後來我告訴媽媽:「你覺的是你決定,其實不是。」這句話讓飽經魔難的媽媽釋懷了,她終於漸漸放下了。我被那所學校錄取讓所有的親友都欣喜不已,多年不聯繫的親戚都主動聯繫來了,他們說我從小就乖。我說不是,小時候是問題少年,是學法輪大法後提升了我的德行。

在身體方面,整個的初高中六年,我沒有吃過一次藥,也沒有去過醫院,拒絕學校統一打預防疫苗,大法徹底改善了我的身體。在小學,我是兒童醫院的常客,每年必去幾次醫院,生病時難受的滋味現在仍令我記憶猶新。剛上初一時,渾身無力,我跑步是班裏最慢的,連班裏最胖的女生都比我跑的快。修了大法之後,我的身體變的強健起來,除去消過兩次病業,再沒有得過病,跑步速度也一路上升,從最後幾名衝刺到班裏上游。體育中考時我的跑步是滿分。到了高中,體質更好了,春秋流行性感冒頻發時,坐在教室周圍一圈的同學輪流都病了,這個人病完了那個人接著病,可學習任務緊張不能請假,於是每天看到的都是一張張蠟黃的小臉。我是班裏為數不多的「倖存者」,看到其他同學難受的樣子,我記起小學時的我,真是由衷的感謝師父,讓我如此健康。

在學校講真相

在學校裏,我也把握機會去和老師同學講真相。一次語文課上,老師說:「我看了某某的《穹頂之下》,寫的真是挺好的,可惜被禁了。」下面有同學說:「凡是被禁的都是好的!」「法輪功也是被禁的。」老師說:「嗯,是,這個我也不太了解……」聽到老師這麼說,我知道應該去跟老師講真相了。做出這個決定可需要很大的勇氣,腦中開始琢磨,從我作出這個決定開始直到下課,老師課堂講了甚麼我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心臟還怦怦的跳,手腳冰涼,極度緊張。

下課鈴響了,同學們都吃飯去了,還有一小堆人圍在老師身邊問問題,我就站在旁邊等,沒說一句話。老師終於轉向了我,我努力抑制著怦怦跳的心臟,跟老師說:「老師,您上課時說法輪功是被禁的您不了解,我想跟您交談一下,我覺的您應該了解更多一些。」老師有點驚訝,其他同學也是,他們都還沒走,圍在講台周圍,隨即老師很溫和的說:「行,你說吧,我聽著。」

老師溫和的態度極大的鼓勵了我。我不那麼緊張了,像是打開了話匣子,跟老師說:「法輪功只是佛法修煉的一個法門,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是共產黨在造謠誣陷,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就和當年羅馬帝國的皇帝迫害基督徒一樣,最後那麼強大的羅馬卻毀於大瘟疫,這是上天在報應它,那些在迫害中幫助基督徒的人沒有染上瘟疫的。」老師很認真的聽著,時不時問我些問題,也問我:「天安門自焚是怎麼回事?」我說,「那是假的,是共產黨找人演的,法輪功不讓自殺,自殺是有罪的。」「那不讓看病呢?」「看病有兩個意思,一個是不讓人去看自己的病,一個是不讓人去給別人看病,法輪功不讓學員去給別人治病,沒有說自己有病不讓去看。」

在這一問一答中,師父給我的智慧像潮水一樣翻湧,如果平時讓我說,我未必能說的這麼清楚、明瞭。當下決心要邁出這一步時,師父就加持我,給我智慧。最後老師說:「我家以前的鄰居就是修法輪功的。」我飛快的接道:「那他一定是很好的人吧!」「嗯,是,他人確實挺好的……後來好像是被抓走了。」我有些哽咽的說:「您知道被抓走的人都怎麼樣了嗎?他們被上各種酷刑,有的被打死……」老師很震驚,她顯然不知道中國司法黑暗的一面有多可怕,還以為中國像邪黨宣傳的那樣文明有禮、有法有序。我說:「老師,我給您個U盤您看看吧,您去了解一下,煉法輪功的都是很好的人。」老師很認真的說:「行,有時間我了解一下。」

這時吃飯的同學陸續回來了,老師也就招呼我們快去吃飯,我和剛剛圍在講台旁的同學一塊下樓,她們都聽了我和老師的對話,我講的時候沒有避諱她們,她們也沒有打斷或者離開,最後估計就是她們以一傳十,使我們班同學對我的信仰表現出十分的尊重。晚上回到家,我的心情還沒放鬆,這時收到同學微信留言:「你放心,我們都支持你!」我百感交集。

在課餘時間,我經常和一位同修搭檔一起發材料,印象比較深的是發《真實的江澤民》光盤,我們特意去了部隊大院。門口有持槍站崗的軍人,我們手裏拎著袋子很自然的從大門進去,先到每棟樓的頂層,再走樓梯下去一層層發,動作快,儘量不讓袋子發出聲音,走路也輕手輕腳。我們發了很多份,鋪了很多小區樓,也發了很多在車上。那時我還是初中生,正因為是小孩,不受注意,不被懷疑。前後去了三次,再去時我們很小心的躲在遠處觀察,門口每個出入的人都要查證件了,我們知道不能再去了。

結語

修煉人對自己的未來真的不要顧慮,因那是自己用德給自己鋪就的一條路。紅塵滾滾,我們在這裏只是過客,真正的家在天上,最終我們要回到那裏,何必計較人間的得失?

回想自己,在小學時是個問題少年,幸得大法,否則我也是現代社會扭曲的一員。是因媽媽從中共的黑窩中回來後,帶我走入大法修煉,才使我在六年的中學時光,從丑小鴨變成白天鵝。沒有師父的教導和修煉中的開智開慧,我哪裏會有如此美好的中學經歷?

大法之深奧,還有更多我沒有領會到的內涵,今後在大學的學習、生活中我會堅持修煉,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不論在哪裏都不忘講真相救人,同時修自己去執著!

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第十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