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圓圓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我叫圓圓,今年十六歲了,從小患有先天性疾病,近年來各種併發症相繼出現,身體狀況越來越差。我的姑姑修煉法輪功,她把我接到她家讓我和她一起學法、煉功。這樣我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至今已經修煉兩年了。

一、姑姑教我背法

因為我的眼睛看不見,不能自己學法,只能聽,姑姑讀法,我很著急。但我聽的很用心。可姑姑不能時時陪著我,還要上班。我就反覆聽師父廣州、濟南、大連講法錄音,聽明慧網上的大法小弟子交流,和大法小弟子們一起背《洪吟》、《洪吟二》、《洪吟三》;聽《明慧週刊》和正法交流選編。

我想,要是像其他同修一樣能把《轉法輪》背會,裝在腦子裏指導自己修煉該多好啊。姑姑聽了我的想法很高興。說背法也是她多年的願望。我們就從今年三月開始背法。每一句法姑姑先讀一遍,然後我跟著讀,直到一字不錯,再熟讀幾遍,我倆都能背過了,再讀下一句。逐句逐句背完整段後再連貫起來背。

姑姑去上班,我就把前一天學的法,再背一遍,有時依照小標題順序全部過一遍。姑姑說她怎麼背完後,又忘了,你怎麼背的這麼順暢?是不是師父在你前面放了一塊黑板,讓你看著?我知道,是師父看我有精進的願望,就給我開智開慧了。

我在上床入睡前,還要默背一遍。姑姑說有好幾次聽到我在夢中還在背法。我自己也覺的夢中師父在教我背法,往我腦子裏打。我跟姑姑說,學法不能當成形式,也不能成為順口溜,要像傳統文化故事中寫字一樣(姑姑說那是書聖王羲之的字),入木三分。要多背幾遍,刻在心裏,才能記得牢固,才能領悟其中的法理。否則就會越來越淡、越來越模糊了。

姑姑說她以前一直沒有堅持背下去,謝謝小同修幫助她背法。有時和姑姑交流,我會馬上想到師父的法,並能準確的背出來。姑姑聽了很開心。

一天早晨,我讓姑姑把桌子擦乾淨,讓她把《轉法輪》拿過來,說我要學法。我打開書後,看著書(眼睛看不見),開始背第一講第一節「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我背的很慢。我背到這一段:「宇宙空間本來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這種特性的,人生出來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體產生多了,也就發生了一種群體的社會關係。從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們的層次,就不能在這一層次中呆了,他們就得往下掉。可是在另一層次中,又變的不太好了,他們還呆不了,就繼續往下掉,最後就掉到人類這一層次中來了。」[1]

我一邊背一邊不斷的擦眼淚。流的不是平時無名的眼淚,是感恩師父慈悲,又讓我明白了一層法理。三界是為正法而開創的,而我們只有同化大法的份,只能最大限度的放棄各個層次形成的執著、觀念,從常人中跳出去。而不是稍微做的好一點,付出一點,就和師父討價還價,讓師父給這給那,太不應該了。

姑姑站在我旁邊,看著我學法,並把手給我放在所讀的那句法所在的位置上。背完了,我翻到師父的法像,想看看師父,師父穿著金色袈裟,也正在看著我。我知道師父隨時都在弟子身邊,保護著弟子。一會兒,師父不見了。

我和姑姑現在背到第四講了。姑姑不上班時,我們一早上能背四頁。但姑姑忙時,一天只能背一段了。我們還背會了《精進要旨》、《精進要旨二》、《精進要旨三》中的一些經文,《洪吟》、《洪吟二》我和姑姑都背過了,《洪吟三》、《洪吟四》中的歌詞還不會背。《洪吟五》出來後,我們又開始背,很快我們背會了許多詩詞。

一天,姑姑下班問我,怎麼沒吃雞蛋、沒喝奶?我說,我今天把背過的法都背了一遍,然後煉功、聽同修的交流文章,沒顧得上吃呀!姑姑誇讚我修煉時間抓得緊,我提醒自己不生歡喜心。

現在對吃的許多執著都在背法中去掉了,不再讓姑姑給我買零食,每頓飯吃飽就可以了,不再耽擱更多時間了。以前吃飯很慢,嗓子好像有個東西卡住了。現在嗓子通暢了,吃飯速度快了。

以前,我很不願過夏天,我的身體像穿著盔甲一樣,熱量散不出來,從來不出汗,熱的很難受。今年,我的身體出汗了,汗腺通了,能正常代謝了。體內不覺的熱了。洗澡時,我說水怎麼是鹹的,姑姑說那是你的汗水啊。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知道了汗水味道。

二、從一思一念上否定舊勢力對我肉身的迫害

我因腿膝蓋骨關節腫大變形鼓包,雙腳向內側彎曲,造成我不能站立、走路;手背鼓包十指彎曲,手臂不能伸直。每次從床上起來,我靠胳膊肘支撐、腿向下用力才能坐起來。身體的疼痛,伴隨著我成長的分分秒秒,疼痛成為我修煉中最大的人心和魔難,從穿衣服到上廁所,都是我隨時要面對和突破的。我每天坐在椅子上,上廁所自己用雙腳滑動才能去衛生間。在家還需要爸爸、媽媽抱我去。所以,我的身體狀況要煉功是很艱難的。

有一天,一個念頭打到我的腦子裏,說它們擋不住我背法,但它們讓我煉不了功,讓我疼,讓我的身體難以變化。我馬上意識到是舊勢力對我的迫害,立刻發正念解體,並從行為上否定它。腿不能站起來煉功,那我就坐著煉。胳膊疼痛、不能伸直,那我就儘量伸直。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功法,又要修,又要煉。怕疼、懶惰、安逸是我必須要修去的人心。

煉一、三、四套功法,剛開始還得停下來休息,不能一次煉完。後來中途不停下來休息了。現在我有時一天煉幾次功,但抱輪和盤腿還沒有堅持煉,這也是我要突破的。堅持煉功,就是對舊勢力的全盤否定。

一天中午,我感覺全身疼痛,想躺在床上舒服一下,剛躺下去睡著,忽然一股力量好像是魔鬼一下把被子扯過來把我的頭蒙住了。我想喊喊不出聲,想動動不了。我心裏一個勁兒的叫師父、發正念。後來慢慢的醒了過來。師父說:「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2]。我想起師父讓我們吸取正面教訓的法理,於是該幹甚麼幹甚麼,正念正行。後來悟到,是我那顆想安逸的心把魔召來了,把神的一面抑制住了。

師父說:「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的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還沒修成的一面怎麼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經得了法的一面呢?人為的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法的空子。」[3]

這些後天養成的觀念不修去,就神不起來。平時要不紮紮實實的嚴格要求自己,不修一思一念,過關時神的一面就發揮不了作用。從那以後,我儘量克服安逸心,少睡午覺。大法修煉,我們就得用大法要求自己,提高心性,與舊勢力沒有任何關係。

雖然我不能走路,眼睛看不見,但我從來沒把自己當作一個殘疾人。我已走在返本歸真的路上,師父會為我做主,消去我不同層次的業債。我能體悟到師父講的不同層次的法理。有一次,我隱隱約約看到有人在被吊起來打,我心裏很難過,感覺是師父在替弟子承受。師父說:「在幾年的修煉中,除了我為你們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時為了你們的提高不斷的點悟著你們,為了你們的安全看護著你們,為了使你們能圓滿平衡著你們在不同層次欠下的債。這不是誰都能做得了的,也不是對常人而做的。」[4]

我悟到,大法弟子在救眾生中只要正念正行,就能如意運用神通,也認識到自己發正念時雜念多、念力不夠強大,所以功能和神通發揮不了更大的威力,這也是舊勢力利用業力對我肉身迫害的原因。也是我的不足和要加強突破的。

能在大法中修煉,是多麼的幸運啊!現在我不再關注自己的身體變化,每天就是學法、聽法、背法,感覺整個身心溶於法中,我就是想把宇宙大法裝在腦中,時時用法來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像同修交流的那樣,學法煉功像吃飯、睡覺一樣自然,每天是不可缺少的。不只是自己生命的一部份,而是全部。

有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我站起來了,慢慢會走路了,而且越走越穩了。如果我的眼睛恢復了,一定是師父讓我用來好好修煉的。我身體承受的這點苦算不了甚麼,現在的世人才可憐,他們曾經都是高層生命,都是師父的親人,卻被中共變異、敗壞成這樣,甚至不明真相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失去大法救度的機緣才是可悲啊!

我讓姑姑代筆參加第十六屆法會徵文,想讓更多人明白大法真相和師父的洪大慈悲。師父對弟子們要求做好三件事,我要儘快跟上來,達到師父的要求,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小弟子,救度更多的有緣人。

謝謝師尊慈悲苦度!

謝謝幫助我共同提高的同修!

小弟子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明慧網第十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