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二十年的修煉路使我成熟起來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一、大法給我新生

我今年七十一歲,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修煉以前我只知道好好學習,好好工作,做個好人。對任何事都沒有衡量對錯的標準,膽子很小,性格內向的我經常生悶氣,爭強好勝,爭來鬥去身心疲憊把自己身體弄的大病沒有小病不斷,偏頭疼嚴重時頭往牆上撞,中西醫都看過也沒好轉,還有眩暈症、膽囊炎、神經官能症等,最後得了癌症。

在絕望的時候,一九九六年有幸得遇法輪大法。學法不久,就到該手術後化療的時間了。當時由於心裏放不下病,化療不化療拿不定主意。一位法輪功學員說:你都學法了還化療嗎?我一聽:對呀,不管了,我就安心學大法,我都死了一回了,都得法了還怕死嗎?從此二十多年沒吃一粒藥,甚麼營養補品都沒吃過,所有的病不知不覺全都好了。真是走路生風身體有使不完的勁。

那時有些方便條件,就借用單位空餘房間組織大家學法、煉功、看師父講法錄像等。每天忙忙碌碌,到現在都一直留戀那段幸福快樂的時光。

二、成立家庭資料點 破謊言救世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風雲突變,一時間謊言鋪天蓋地,使得法兩年多的我不知所措。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沒有了,各方面的壓力接踵而來,單位領導連續不斷的找我談話,街道幹部也經常到家裏威脅沒收工資本等各種手段逼我放棄修煉。我告訴他們:「我學大法,煉功癌症好了,國家領導得癌症都治不好,我小老百姓得了癌症就是死路一條,這是大好事,你們應該替我高興的。我不會放棄大法。請你們不要再助紂為虐。」此後他們再也沒找我。

同修能上明慧網下載真相資料,我買了一台複印機開始做真相資料。初期怕心特重,怕有電磁波被邪惡監控到,怕有聲音別人聽見,怕被家人看見等等,一時間覺的到處都是眼睛監視自己,有時也想打退堂鼓。但揭穿謊言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的大事一定得做,否則能對得起師父、對得起大法嗎?我有條件做,這就是我的責任,我一定要做,並且還得做好。

堅定了這一念,師父就把我的怕心拿下去了。不久我買了電腦、打印機,一切從零開始,我從對電腦、打印機一竅不通,到上網下載、編輯、排版、打字、打印(以前真相資料都是從明慧下載後自己編輯排版後再打印)、刻錄光盤、做大法書、真相小冊子、不乾膠、真相粘貼、真相條幅、神韻晚會光盤(允許在大陸發放時做的)、每年的台曆掛曆等,只要同修救人需要的都做過。每個項目,我都從不會到會,在整個過程中我感受到了師父的加持,每當遇到看似很難突破的困難時,都是在師父給的智慧下,開智開慧思路源源不斷的打開,有些看來不可能的事變成了事實。

一次,同修讓做幾米長的大條幅,做綢布的造價太高,還沒人寫字。我就利用買耗材時廠家贈送的彩色A4紙,用A4打印機,一張紙一個字,有的兩張紙一個字,過膜時接起來,做成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世界需要真善忍」、「法辦江澤民」等大型條幅,有力的震懾了邪惡。

剛開始做真相資料時,心性跟不上,機器經常壞,耽誤事情,總找技術同修,他們也很忙。我就跟技術同修學習修理機器後,一些小毛病自己也能修理,這些機器也是為法而來,出了問題先找自己是否一心不亂的做事,再和機器溝通,每台機器都是我的法器也隨著我的心性而動。結果很神奇的,最後機器都能很好的配合我不出差錯,

我一邊做真相資料,一邊放大法弟子的歌曲,打印、刻光盤、打光盤面,多台機器同時運轉,我有條不紊的照顧著它們,很輕鬆的做著該做的事。做完資料有時間還要和同修一起出去講真相。有同修問我怎麼那麼多時間能幹這麼多活?是師父給了我無量的智慧。

家庭資料點就我一個人,有時忙不過來,同修也過來一起做,用的耗材比較多,都是同修送來。看同修往三樓搬累的滿頭大汗,就告訴同修放在倉房裏以後我自己慢慢搬,當時也沒想自己能不能搬動,能不能讓別人看見呀等等。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自己一點一點的不知不覺十幾箱紙或其它耗材都搬上樓。我那時已五、六十歲了,身材不高,修煉前還做過手術,把這些耗材搬上樓而且還不覺的累。都是師父幫我做的,沒有師父的加持是辦不到的。這樣在師父的加持下一做就是十幾年。

三、堅信師父 闖出魔窟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二日,我被警察綁架、非法抄家。在派出所,辦案警察讓我在所謂的筆錄上簽字。我想他們是不明真相綁架了我,已經對大法犯罪了,不能讓他錯上加錯,得給這個生命留點生的希望。我說:「我不簽,簽了對你不好。」警察問我:「看你家甚麼也沒有,你的工資都用在這上了。」我告訴他:「我得了癌症是大法師父救了我,這麼好的事我能不告訴其他人嗎?我當然要全力以赴,沒有大法的救度就沒有我。」他沒有再說甚麼。

師父說:「無論碰到了甚麼樣的具體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那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1]被綁架是因為我沒做好,被邪惡鑽了空子,這是我自己的魔難得自己去闖。

師父告訴我們:「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2]。我告訴警察:我包裏有錢(包被他們搶去了),你去買幾個麵包幾瓶水。警察下班了,我被關在派出所一個小屋裏,三個協警輪班看著。我就給協警講真相、勸三退,他們都高興的退出邪黨組織了,還讓我煉功給他們看。夜深了,三個協警一宿不能睡覺,我告訴他們:麵包和水是我的,你們吃吧。

第二天,我被劫持到看守所。到監室,牢頭發現我帶著法輪章,感到吃驚說:你怎麼把這個帶進來了?這裏也非法關押一位同修,她跟牢頭說:你把法輪章保存好,等她出去再給她,這可是個天大事。後來在我走出看守所前幾個小時,牢頭把法輪章給我,我帶著法輪章闖出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有時間就背法,發正念解體邪惡的迫害。靜下心查找自己哪裏沒做好出這麼大的漏,讓邪惡鑽了空子。我找到自己長期以來做事心大膨脹、顯示心、歡喜心、瞧不起別人的心、妒嫉心等,太多的人心而不自知,把做事當成修煉,只修別人沒修自己。師父多次點化也不悟,同修提出讓我注意安全不以為然。種種人心使自己震驚。

我想到,前幾天S同修失去了工作,摩托車壞了,還要做講真相的事,我就給了他一百元錢去修車。我被綁架後,警察非法提審問:你手機呢?我說沒有手機。警察又問:你家怎麼有兩台座機電話?你給他們開餉嗎?聽到此話我吃驚了,我平時在學法、同修來、做大法事時,都拔掉座機電話插頭,他們不可能用座機電話監控著我。給同修S錢只有我倆在場,沒有任何人知道,邪惡怎麼清楚?原來S同修到我家時帶手機,被邪惡監控和跟蹤了。這也是被綁架的一個原因,沒有注意手機安全。

師父說:「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2]

師父這段法我不知學了多少遍了,為甚麼就沒有看到「真正」兩個字呢?師父管的是真正修煉的人。自己那麼多人心能是真修弟子嗎?個人沒做好不在法上,師父想幫你舊勢力也不讓,因為舊宇宙的理在那。我向師父承認錯誤,一定要修去各種人心,在法中歸正,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看守所不是我呆的地方,求師父加持,早日闖出魔窟。

師父明示:「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3]。按照師父的教誨,要無私的面對所有的人包括犯人、警察,把大法的美好和慈悲展現給她們。

我對犯人講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自己學法的神奇故事,讓她們有時間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處處關心她們,力所能及的幫助她們。犯人之間發生矛盾,我跟她們講因果關係,要忍讓做個好人。剛進看守所警察時常對我吼,我用平和的心態對待她們,不能恨,要用善念、用大法的慈悲去感化他們,瞅準時機講真相,因為她們才是最可憐的世人。她們明白了真相都已經三退了。(有些是以前大法弟子給勸退的。)

十幾天後,覺的應做的事做的差不多了,我該出去了,知道師父就在身邊,心裏求師父演化病業假相我要出去。這一想,我馬上倒在大鋪上,血壓二百三十,昏迷過去了。四個雜役用褥子把我抬到衛生室。甦醒後,獄醫說:你看我後背全濕了,都是為了你。

從此以後,我吃飯就吐,喝水也吐。一次早上起床,我跌倒在地小便失禁,幾天後發現左半身全發紫了。牢頭安排了兩個人,一個負責我起居洗衣服(這是同修),一個負責吃飯。早飯有大米稀粥叫犯人撇點米湯裝在瓶子裏留我白天喝,只要我想吃東西甚麼時候都行,小犯人一招呼,不管誰只要有都拿來給我,連牢頭自己買的芝麻糊也送給我。我不能隨便要別人東西,一一謝絕。不能謝絕的,在家屬給我存錢後,買了一些她們愛吃的東西分給她們。

有一次,我有事錯過吃飯的時間,別人給我留了一碗西紅柿雞蛋湯,在看守所很少有這樣的菜,我吃飯時有兩個犯人向我要湯喝,那時我已開始不能吃飯了,能喝點酸溜溜的湯也挺好,但沒想太多就給了她們。其她犯人不讓了:老太太(我年齡最大都叫我老太太)都那樣了,這一口湯你們還要?我說:她們要就給她們吧,沒關係。

牢頭看我不能吃飯,不知從哪弄了幾片B12看著叫我吃,我知道我不是病,吃了也沒用,可又一想她是好心,要愛護這個生命,不能讓她對大法產生負面想法,過去給出家人一碗飯都是功德無量的事。這也是我二十年第一次吃藥。

我二十多天不能吃不能喝,最後已經不能起床了,白天躺在床板上幾個小犯人把自己的坐墊給我鋪在身下,自己坐硬板凳。是大法的慈悲感化了這些有緣人,在大法弟子遇到魔難時出手相助。善待大法弟子一定會有好的未來。有一個犯人說,老太太,我要早遇到你,我就不能進這裏了。這是一個生命的懺悔。

有一天,大家都在監室幹活,隔壁有一個大法學員被提審,路過我所在的監室門口時叫某學員,被監控發現。獄警追問是誰到門口,全監室沒有一人說看見,連牢頭都說沒看見。獄警去調監控發現是某學員,這時某學員也被提審沒在監室。獄警火了:為甚麼都說沒看見,全體要嚴管三天,不准吃飯。我盯著獄警的眼睛發正念:鏟除她背後的邪惡,不要迫害大法學員與眾生,不要對大法犯罪。這時某學員回來了,說:「我到門口了,但甚麼也沒說,要罰就罰我吧,不要連累大家。」不讓吃中午飯這事也就過去了。事後有人告訴我,被嚴管的話,都得坐在大鋪上不准亂動,吃飯只能吃這裏的飯,吃不飽不准吃自己買的東西。明白真相的眾生不怕受罰、挨餓,也要保護大法學員。願她們都能在大法中受益,天賜幸福平安。

有人跟我說:老太太你都脫相了,你睡覺我們都害怕。我告訴她們:我不能死,別害怕,十八年沒見過大法師父,我要出去見我偉大的師父。有人告訴我,誰誰寫三書了過幾天就出去了,你趕緊寫吧,快點出去,不然三十七天後就出不去了。我告訴她:我甚麼都不寫,他們說的不算,大法師父說了算。我一定能出去。

在被綁架第三十七天時,我走路有點困難,警察用輪椅推著我去所謂的提審。辦案警察宣布我被非法批捕,沒念完我就昏迷過去了。辦案警察悄悄溜走了。

我被送到醫院。在驗血檢查時,醫務人發現很難的抽出一點血,而且是黑紫色的。在等結果時,走廊有一條長凳坐著等結果的病人和家屬,還有看著我的小警察。我坐在輪椅上,人們都用疑惑的眼光看著我。我就開始講我曾得過癌症學大法好了,所有的病都沒有了,二十多年沒吃一粒藥;講警察怎樣綁架迫害我的事實,人們都在靜靜的聽著。雖然聲音不大,但我盡力了,我想眾生也都聽明白了。一切都在師父掌控之中。檢查結果可想而知。第二天上午辦案警察通知家屬說我病了,下午去看守所接人。

回家後,當晚我就喝了一碗小米粥,再也沒吐。我抓緊時間學法煉功,身體很快恢復。

我一個人生活,孩子不在身邊,在綁架我幾天後,警察找到我的親屬告訴他們我煉法輪功,是個頭,還是資料點,抄了不少東西,要判刑送監獄。誰都沒有想到我能出來,包括家屬、警察。見到我的人都說你能出來就是一個奇蹟。一個星期後,我買了兩套睡衣、二十多雙襪子和褲頭送到看守所,分給關心照顧我的有緣人。我又溶入到助師正法的大洪流中。

四、流離失所繼續做好救人的事

師父救我闖出看守所,邪惡並不甘心,要繼續走所謂法律程序,我當然是不承認的。六個月後,警察電話通知家屬讓我到法院去,我知道程序走到法院了就要非法開庭。我還要助師正法、兌現自己的誓約,不能配合邪惡,應離家出走,換個新的環境,繼續做自己該做的事。

二零一五年二月,我到了新的環境,但始終覺的應該救的眾生還是在自己生長的城市。我做完真相資料,再坐一個多小時的長途汽車去家鄉城市發放,往返需要一天時間,每星期去兩三次,錢和時間都花在路上。這樣不行,我要回去,利用更多的時間去救人。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我回到了原住地,住在親屬的房子。這樣救人方便多了,但離綁架我的派出所也近了。孩子說:你住在他們鼻子底下能行嗎?我說:沒事,我會注意安全的,我有師父呀!師父會幫我的。

幾年來,我絕大多數時間到客流量大、購物人員不重複的大商場、購物中心、批發市場等地發真相資料、《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等。上車後就背《論語》,發正念:徹底清除我所到之處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讓真相資料一傳十,十傳百救度更多的世人,讓邪惡看不見,監控不起作用,任何人都不准干擾救人,誰干擾救人就叫他遭惡報。

我坐車去發真相資料時,幾次被警察跟蹤,都在師父加持下巧妙的擺脫警察,轉危為安。一次我在公交車站等車時被警察盯上,上車後在離我一米遠的地方盯著我,我發正念求師父加持,瞅準時機,在車門馬上關合的瞬間躍下車。車開了,等我回頭再看車上警察,他目瞪口呆一臉無奈在看我。

一次,警察在快軌車站發現我,隨後跟我一起上車,在離我一米遠的地方打電話說:「在這,是她。」被我聽見,我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把警察定住,我提前下車,出站後打出租車離開,甩掉了警察,到了該去的地方去做救人的事。

以前發資料前,我要計劃這些資料分幾次發,到甚麼地方,得在思想中考慮一番,後來在裝包時,師父就在我腦中打出應該拿多少。有一次手中有二十三本資料,分兩次發有點少,一次發有點多。我就裝了二十本,師父點化我都拿著,去甚麼地方師父也安排好了,我只要順其自然去做就可以,一切順利平安。

訴江大潮開始時,我在明慧網看到有關訴江的通知,認識到這是正法進程,每個大法弟子都應該參加,而且師父在二零一五年法會中說得很明確,應該起訴它。但我不知怎麼寫,馬上回到原住地和同修交流。幾天後明慧網發表了刑事控告書的模板,我從明慧網下載了刑事控告書的模板後,很快就寫好了訴江的刑事控告書,於二零一五年五月中旬到某市郵電局窗口用特快專遞寄往兩高,同修在網上查到了我的兩高已簽收的短信回執。

五、按大法的要求 修好自己

二零一八年七月,邪惡利用各種辦法找我,親戚無意中說出了我的住處後。警察經常來騷擾,我就租個房子搬走了。

幾個月後,一個親戚要搬去他兒子家住,沒人給看房子,我甚麼也沒想就說:我過來給你看房子,我在外面也是租房子,房子租金給你。我給親戚看房子他也放心。他高興的一口答應。以前我給這家親戚講過真相,男方有病,給他個真相護身符,讓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身體有好轉。他家是農村民房,生活環境不如城市樓房,我沒有考慮這些,大法弟子吃點苦算甚麼,這件事就定下來了。

往回走時就想現在租的房子還沒到期,房子退了房東能不能給我押金,一千多元錢呢。快到家時看見有個房屋中介,意念中有人告訴我進去打聽一下。一位女士非常熱情接待了我,告訴我提前退房押金肯定不能給,可以和房東商量返租,一般租房最少六個月,可是我只能出租五個月,想租五個月的很少,挺難的。她說:幫你找一找。我沒有抱著任何希望。我一個月退休金兩千多元錢,一千元錢對我來說也是不小的數目。第二天我路過中介,她告訴我找著一個小伙要租六個月,她說服了讓他先住著以後再給他找,晚上就看房子。我沒有手機她聯繫我很難,這位女士替我和房東商量返租時也費不少口舌。一切都很順利。

這樣我搬到了農村給親戚看房子。沒想到一個月後他在兒子家住不慣突然又搬回來了,我先給他一個月房租,他不要,告訴我抓緊時間搬走吧。我兒子知道後火了:這不是欺負人嗎,都七十多歲的人了搬家容易嗎?哪有這麼辦事的。我告訴孩子別生氣,不就是花點錢出點力,別和他們一樣,得高姿態。

搬家對我已經習慣了。這事我一點也沒動心,特別平靜,師父說:「我說自然是不存在的,偶然是沒有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5]幾年來我搬家已成常態,師父利用搬家去我的各種執著心,在利益面前是用負面思維、用人心對待,還是把自己當成修煉人、用大法的標準要求向內找自己。當時我表面看來心比較純淨,但內心深處有「我修大法了才能幫你,別人誰能這樣做」的顯示心,有求讓別人說我好的心,心不正才出現這樣的結果。深挖隱蔽很深的人心,提高上來才是最主要的。

一次次搬家也是挺魔心的,找房子、租車、收拾家,每次在錢物上都損失不少,搬家又不能張揚,非常時期還得注意安全,每次都是我和六十多歲的妹妹兩人搬家。一切都是師父精心安排去我的各種人心,使自己更快昇華提高上來,謝謝師父一次次為弟子操心。

心性提高了,師父就安排最好的給弟子。第二天,我特別順利就找到了房子,而且沒有通過中介,房租便宜一點,地點還好,離我做事的地方方便多了。

一次在和同修交談中,他談到我以前不支持某個項目哪裏做的不對,我一聽就火了,辯解起來。忽然想到師父的一段法:「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6]我後悔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發那麼大的火,爭鬥心也上來了,更沒做到忍。這不是提高的機會嗎?怎麼又往外推呀。師父啊,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一定修去這些不好的人心,提高上來。

還有一次,一個同修說某某對我意見大了。我想我們一起被迫害這麼長時間了,她還沒過去呀。回想當初我和她都做資料,我做甚麼她做甚麼,我有甚麼機器她也得有,幾次指出她也不改,我就儘量不去觸及她的執著,覺的我不和你一般見識,惹不起躲著點。並沒有找自己是不是也有這個心?她為甚麼這樣對我?是不是我也這樣對待過她?沒有修自己。也暴露了我的爭鬥心、嫉妒心、攀比心、執著自我等好多人心。師父說:「只有放棄才能得到。」[7]不管她怎麼想的,我要修去這些心,放棄對她的負面思維修自己,每個人都在不同層次上修煉,都有師父在管。多想別人的好處,多看自己的不足,換位思考。修去執著走好自己的修煉路,她也能提高上來。

六、上明慧網是我每天要做的事

十多年來,上明慧網是我每天要做的事。明慧網的文章每天必看。有的同修不能上明慧網,我第一時間把師父發表的講法、經文送到同修手裏,把大法的信息傳達給同修,跟上正法進程;把正法修煉故事、憶師恩等音頻下載傳給同修;把網上同修交流的好文章下載打印後拿到學法小組,學完法後在學法小組交流。看同修在修煉中是怎樣在法理上提高,轉變觀念,遇到問題怎樣正悟,向內找等。

一次看同修交流發正念的文章。同修在清理自己的時候,加上了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對我有啟發。自己長期對舊勢力認識不清,在魔難中被動的承認舊勢力後才去清理。

師父講:「當然了舊勢力所有安排的這一切我們都不承認,我這個師父不承認,大法弟子當然也都不承認。(鼓掌)但是它們畢竟做了它們要做的,大法弟子更應該做的更好,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9]

我就發正念:我是大法弟子,走師父安排的路。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舊勢力本身都不承認,舊勢力安排更不承認,誰安排誰有罪。主動對舊勢力清除。這樣發正念我覺的效果挺好。

我闖出看守所的第一件事就是買電腦,買上網卡,上明慧網。在流離失所的日子裏,經常搬家,搬完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安寬帶上明慧網,不論邪惡怎樣封網,在師父的加持下都能順利上明慧網。這些年的修煉提高和明慧網是分不開的。每天回明慧網看看也是生活中的一部份。願所有大法弟子都融入明慧網這個大家庭,比學比修找出差距。整體昇華整體提高。

感謝師父使我們有了一個共同提高、共同精進的平台──明慧網,感謝同修們的努力把大法弟子維繫在一起,共同助師正法,兌現使命。

二十多年來,每時每刻都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中,只要我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路會越走越寬,越走越穩,無論遇到甚麼魔難,心性上的考驗,只要想到師尊想到法,很快很輕鬆的就過去了,這時也是我最幸福快樂的時刻。師尊把一個滿身業力的我從死亡的邊緣救回來,用大法淨化了身體和骯髒思想,變成了一個嶄新的我──大法粒子。

師尊講:「可喜的是你們走過來了,一路上無論大家碰到了甚麼樣的風風雨雨,其實回過頭來想一想,只不過是對大法弟子的一種魔煉,過程中使你們成熟起來,去掉人心,最後走向圓滿,這就是你們走過的路。回過頭來看看也就是這樣。」[1]

謝謝偉大的師尊!領我走在回家的路上,不論路有多遠,我都會緊隨師尊正法,直至圓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5]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8]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
[9]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