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在協調配合中懂得了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好!

得法二十餘載,自己由不會修到體悟修煉的美妙,法的博大、師父的洪恩,都在實修中展現出來。下面說說我的修煉體會,有不妥之處,請同修幫助指正。

懵懂

我於一九九七年得法,但那時對甚麼是大法,甚麼是修煉,認識上幾乎是零。那時大家在一起看師父講法錄像,我都不知道師父在講甚麼,學法時也不知學的是甚麼。我天目甚麼也看不見,明顯感覺隔著厚厚的一層東西。但懵懂中就知道跟著學就沒錯。或許因為緣份之故,師父的點化很多,就覺的那時師父一直牽著我。

一九九九年七月,大法遭到誣陷,我毅然決然的去北京,直至後來被關入拘留所、洗腦班、勞教所,以致遭判刑迫害,我一直堅持修煉不放棄。回首看來,這裏面有多少是自己的本性使然,有多少是師父對弟子的珍惜,那份緣牽、加持,甚至我體會到的能量,那是我自己還不曾修到的境界,我心裏清楚的知道我還沒有領悟大法的內涵。以至於,聽同修說到一得法就知道這是修佛修道的法,我都羨慕不已,就知道自己與同修之間的差距巨大。

醒悟

二零一二年,我市發生了大面積的綁架事件,幾十位同修被非法抓捕,邪惡也揚言要抓我。接下來我們這裏的三位協調同修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一時間,烏雲壓頂,同修們都感受到了一種邪惡的恐怖氣氛。當事情逐漸平息下來的時候,發現同修已經有相當一段時間看不到《明慧週刊》了。

可以說是那份責任感吧,我就張羅著交流和資料點的運作問題,盼望使同修們能有個正常的修煉環境。隨之,我不會修的問題就凸顯出來,和同修間的矛盾不斷,我覺的同修不配合整體,抱怨很多,心裏覺的很苦、很累。

後來師父讓我逐漸看到:我所堅持的好辦法,從現實情況出發是達不到的,從而不得不放棄,幾次過後,我明白了一點兒甚麼叫「自我」。我這才開始加強學法、找自己的問題。

後來我自己總結到:學法修心是相輔相成的,光學法,不修心,得不到提高;光修心,不學法,沒有方向指導。直到有一天,我在學《轉法輪》第一講時,發現書上寫著:「以上是煉功不長功的兩個原因: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沒有向內去修,不修煉心性不長功。就這兩個原因。」[1]我突然發現,我還總結甚麼呢?這不是師父都明明白白告訴我了嗎?我也才醒悟:抱著大法書這麼多年,我根本就不是在法上修啊!

轉折

二零一六年,我們周邊有同修被綁架。在營救同修方面,大家都把自己撇開,覺的自己沒經驗、有怕心、不懂法律等為由不想參與。我也是其中的一個。所以我們長期依賴一位有這方面能力的同修。可是當這次被迫害的同修家屬(也是同修)找到該同修時,此同修在沒有和我溝通和商量的情況下,就直接把家屬推到了我這裏。

這位家屬找到我說了事情原委,我吃驚不小,以為這是開玩笑,我從沒認為自己是這塊料!當我幫助家屬整理了一份材料後,我就叫他去法院。家屬不走,對我說:「你能和我一起去嗎?」就在這剎那間,我看著他,幾秒鐘,我想到了他的需要,就答應了。而當時我根本沒有做過應對這種局面的任何心理準備。

而恰恰這個開始,使我的修煉有了根本性的轉折。

參與營救的同修基本定下了三個人:家屬、我和另一位有願望的同修,其他同修配合發正念。這位家屬和另一位同修從沒有這方面的經驗,而我也僅僅在營救其他同修過程中配合做過一點兒事。也就是說,我們三人基本上處於空白狀態。那麼我們面對的,如和被迫害同修所在的那片同修們交流、張羅請律師及解決費用問題、形成必須的一些文字材料、聯繫和接待律師、陪同律師去相關單位等等相關事宜,都得我主動挑頭去做。

整個營救過程,和配合同修的磨合、身體的勞累以及時間上的緊迫,都讓我受到了極大的挑戰,但我很用心。其中的突破和感悟很多:

我們在不知有任何先例、完全參照明慧網給出的模板,主動到法院、看守所爭取辦理了家屬辯護人的手續、參加了庭辯。在律師介入此案時,而法院早已經確定了兩天後即開庭;在律師與刑事庭的法官、書記員等人發生嚴重衝突的情況下,法院外面僅有兩位同修在發正念,而我們參與的同修堅定正念不動,法院最終主動推遲了開庭時間,連這位律師都感慨的大聲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當律師誤解了我們,在我們慈悲相待下,他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主動幫助我們想辦法解決問題。當我人心泛起,不想再往前走,而為了同修我不得不強制排斥老是想著自己的思想,往前邁步的瞬間,立陡的路即刻變平川。在我身心達到極限的時候,想起了師父的一句話,不好的狀態瞬間消失……我感受到了師父的加持,那種感覺非常真切、強烈和明顯,就像被能量包容著一樣。

被迫害的同修最終仍遭枉判,雖然其刑期在該法院當時是最短的,但過程中,對於我們每位參與其中的同修都在修煉上有了理悟和提高。當這個案子走過了上訴、申訴,直至申訴到省高法等部門的整個過程,我們幾乎都有「長大了」的感受。

師父說:「所以就得你們自己走過來,因為法傳給你們了,大家也都在修,甚麼都能夠在修煉中解決,就是你用不用心去修。真的用心去修,甚麼都能解決。」[3]而這件事對我來講,最大的體會就是「用心」。

也就是從那時起,我對師父的法有了新的認識,知道了法的威力、法的珍貴,以及作為修煉人行為思想符合法是關鍵。也就是從那時起,注重學法時把法學到心裏,養成了向內找和遇事在法中找答案的習慣,鍛煉了我的獨立性。

師父安排的這個鍛造過程,成了轉折點,使我的修煉進入了新的狀態。由此我認識到,每位大法弟子都行,就看你是否有這個願望、敢不敢走,因為那是法的力量!

最好的安排

我們這裏原本修大法的人很多,這麼多年,有邪惡迫害後不修的,有離世的,有搬家離開當地的等等,現在修煉的人數已經不是那麼多了。但是不知從甚麼時候起,我瀏覽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逐漸的形成了一個固定的思想框框,而我卻完全不自知,就是:協調人有序的分工、配合,會把整體協調的更好。表面看,這個想法沒問題,但如果形成一個模式,就違背了師父講的:「我教給了大家一條更廣闊的、最好的修煉方式,大道無形!」[4]

每位大法弟子在下世前或許有不同的誓約,修煉過程中或許會有不同的選擇,每個地區或許有不同的安排,沒有一樣的路,強行按照自己的思想走,就背離了法。

與我接觸的幾位同修,我就老是想在這方面用心思,直到我發現同修離我越來越遠,我才驚醒。

之後,我有意修掉執著同修的心,對同修表現出的個性、處事方式等等,只要起了人心,我就在自己這裏下功夫。在我參與項目急需幫助、而同修因為有不同的理解而表現出無視的時候;在項目進行過程中,同修突然不再參與而棄我不顧的時候;在同修不商量,對整體項目自行處理的時候……我由舉足無措、憤憤不平、抱怨,到默默配合,以整體為大,過程中我發現,看似同修的問題,都對應的找到了我自身存在的問題。在一次次的心性衝擊中,我注意修掉依賴心、要求別人的心、面子心、把事情表面看重的心、自我、自大,以及隱藏很深的人的觀念和思想框框。當我的心境逐漸趨於謙卑、平淡、祥和的時候,我看到的是同修的長處,一切又在往好的方向轉變。

師父說:「修煉哪,就是成就生命。」[5]在法中提高了之後,我悟到,直面存在的問題,去掉層層的思想觀念,師父安排的是最好的,那是成就生命的「捷徑」。所以我發自內心的感恩師父!謝謝同修!

用筆證實法

早些年,同修找我寫勸善信,我非常不接受,為甚麼呢?因為我上學時語文就不好,而且我也不喜歡搞文字工作,感覺直接面對面救人更好。但差強人意的,總是發生這樣的事情,幾乎都被我推掉了,平時只寫點簡單的材料。而我也有個藉口:我也沒看到師父給我「神筆」呀!

直到我參與營救,因為少有人參與,只能強迫自己寫資料。印象最深的就是給被迫害同修寫控告、申訴材料。因為要給相應部門送去,需要在法律知識以及文字表達上到位一些。我坐在電腦前,看著律師的辯護詞,沒有一點思路,而且非常鬧心,完全寫不下去,兩天都是如此。後來有位同修找來一位有法律方面經驗的同修和我交流,他沒有要求我寫成甚麼樣的文章,只是啟發我做事的基點。後來我又開始寫,還是鬧心。我甚至都坐不住。這時我突然警覺,我為甚麼鬧心?我究竟想幹甚麼?想想同修和我交流的內容,開始找自己,這一找,發現,我想快點完成這個差事、想解脫,沒想利用這個契機救人。找到這些後,我的心就平靜了下來。逐漸有了思路,借助律師的辯護意見,從法律角度講清修煉法輪大法的合法性、相關人員違法違憲的事實,以及法輪功學員修煉後的身心變化,並表達了家屬的期盼,啟悟相關人員的良知與正義感,用詞平和、不帶情緒。形成了一萬多字的講真相的材料,而這只用了一下午的時間。

都說「文章天成」,我體悟到了,寫文章也是修煉啊!大法弟子心性符合了法的標準,大法就是智慧的源泉!

之後,我明白了,大法弟子無論做甚麼,都是法擺在前面,修心、擺正基點後,法的威力就展現出來了。每當我看到一些修煉中存在的問題,和同修的好故事等,我就著急,怎麼那些有文筆的同修不把這些寫出來呢?覺的不寫出來真可惜。看看實在沒人寫了,我就動筆,動真心,往往明慧網還發表了。後來索性我就不等、不靠,「不客氣」的主動去寫了。不管哪一領域,只要需要,我就寫,往往心態擺的正、用心,發現沒有阻礙,往往一寫就會「水到渠成」,那真是法的威力啊!而對明慧網上的文章中的一些需要修正的地方,只要發現,我都主動反饋,我想這是大法弟子的份內事。

責任

有一次我去同修家,她剛剛上幼兒園的小外孫女又表現出以前的態度:不願意讓人來家裏,因為她要和姥姥玩。說話過程中,她也搗亂。這時我看著她,說:我們一起發正念除大魔,就像孫悟空一樣,好不好?她不理我,我就一直盯著她看,我說你不能給姥姥搗亂(之前同修發正念她總是不讓發),你不也是為法來的嗎?來,我們一起發正念。於是我給她演示發正念的手勢。她看看我,一會兒就從沙發上下來,坐下,立起了掌,小手立的非常直。我問她,我們一起和師父回家,你願意嗎?她清晰的說出:願意。在一旁的姥姥同修看的目瞪口呆,因為家人怕孩子出去隨便說話,一直不敢和她講這方面的事。而且神奇的是,我以後再去她家,小孩完全像變了一個人,非常可愛,非常友好,也不再給姥姥搗亂了,有時姥姥懈怠,她就坐下來擺發正念的手勢,她在以她的方式提醒姥姥。這個小孩的變化給我和同修很大的啟發。

其實,在和孩子說話的時候,我是把她明白的那面和人這面分開了,我是在對她明白那面在說,她接受到這種信息之後的態度不正是生命等待大法福音的表現嗎?

師父說:「在修煉中你們不是由於自己真正的實實在在的提高,從而使內在發生著巨大的本質上的變化,而是依靠著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強大因素,這永遠改變不了你人的本質轉變成為佛性。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6]

我悟到,大法弟子在成就為覺者的過程中,儘快修去人心、觀念,讓我們漸顯神的狀態,是大法弟子整體昇華、救度眾生的急需!

結語

一天,從高樓上往下看,微風中,樹尖上的枝葉緩緩的搖擺,看起來它還沒有下面的枝葉更壯實,由此我想到了生命的意義,生命不在於它的位置,而在於所有的枝葉共同成就了這棵樹。那麼作為大法弟子,無論我們做甚麼項目、在項目中承擔甚麼角色,關鍵在於我們能夠在各自的位置上純淨自己,證實法、圓容法,共同展現師父的洪恩和大法的威德!

再次感恩師父!
感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明慧網第十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