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齊哈爾法輪功學員繆小露被迫害致死紀實(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省報導)齊齊哈爾市昂昂溪區法輪功學員繆小露女士,在昂昂溪區政府工作,身材勻稱,端莊、真誠、善良,溫文爾雅,很有中華傳統女性的風韻。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在中共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中,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綁架,二零零二年四月十日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哈爾濱女子監獄遭受了種種慘無人道的折磨,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保外就醫,於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三歲。

繆小露遺照
繆小露遺照

繆小露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綁架;十二月三十日被非法關押在齊市第二看守所。有一天看守所要給繆小露等法輪功學員照相。繆小露、楊豔秋、王淑芳、張淑哲、劉永娟不配合,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管號」警察呂征把她們五人叫了出去,大廳裏有好多男警察還拿著照相機在等著她們。警察把寫著繆小露名字的牌子讓繆小露拿著照相,繆將牌子扔在地上,他們氣急敗壞地蜂擁而上,棍棒、拳腳齊上,劈頭蓋臉的打。這時其餘四位法輪功學員高喊「不許打人!法輪大法好!」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日,繆小露被非法判刑五年,上訴被非法駁回,維持原判。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九日,齊市第二看守所將繆小露、劉永娟等法輪功學員送往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從早上天未亮就出發,下午一點多到達黑女監。黑女監沒讓繆小露、楊豔秋、王淑芳、張淑哲、劉永娟五位法輪功學員吃午飯就把她們分別帶到各辦公室進行所謂的「轉化」:惡警採用罰蹲、背銬、電棍、拳打腳踢等手段摧殘繆小露等。繆小露一邊向他們講著真相一邊勸善,他們根本不聽,揮動手中的電棍不停的觸在繆小露的身上,閃著電光。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電擊、棒打、踩踢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電擊、棒打、踩踢

過一會兒,獄警們又將繆小露等五位法輪功學員送入「小號」關押。第二天惡警又把她們分別叫出去,還是用同樣的方式對她們所謂的「轉化」,還是未得逞,又送回「小號」。第三天讓她們喊「報告」、背「監規」,繆小露不配合邪惡,又被四、五個惡警按倒在地對她拳打腳踢。無論他們怎樣迫害,繆小露都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毫無動搖。就是死也不背叛師父,不背叛大法(這是她對同修說的,她當時的心理)。後來他們又把繆小露拖入「小號」迫害。就這樣在「小號」迫害二十六天後又將她們五位法輪功學員送到三樓中廳。

當時的「610」辦公室的人讓她們坐在水泥地上,戴背銬,上廁所也不打開銬子;又播放誣陷大法的錄像。當時秋天的夜裏非常涼,可是晚上她們就戴著背銬睡在水泥地上。第二天她們絕食抗議這種迫害,惡警便將她們送到集訓隊。

酷刑演示:背銬
酷刑演示:背銬

在集訓隊,每位法輪功學員都由兩個刑事犯「包夾」看管,走一步跟一步,不讓法輪功學員說話,上廁所都限制時間,不讓有筆、紙,更不許有大法經文。後來繆小露被調到黑女監當時是七監區(零六年改四監區)。

到了七監區,法輪功學員由四個犯人看管,實施株連手段,名曰「五聯保」,就是一名法輪功學員,四名犯人「包夾」看著。只要法輪功學員「有事」,獄警就扣四個犯人的分,在法輪功學員和犯人之間,製造人與人之間本不應該有的扭曲的關係和矛盾。法輪功學員因為相互說話而被犯人毒打。一次,繆小露和嫩江縣法輪功學員陳偉君(已被迫害致死)傳經文,惡警將她倆叫去,把她倆一人打一耳光,還揚言扣犯人的分,招來「五聯保」四個犯人一頓謾罵,別的「五聯保」犯人也時不時的引用這個事來威脅、謾罵法輪功學員。

中共體罰示意圖:長時間罰坐
中共體罰示意圖:長時間罰坐

二零零三年四月,繆小露和其他法輪功學員拒絕幹犯人的奴役勞動,大隊長康亞珍、崔豔指使警察、犯人強迫她們坐小凳,名曰:「碼凳」。從早晨六點犯人出工到晚上大約八、九點鐘犯人收工,一坐就是十幾個小時。由犯人『包夾』看著,犯人們幹活,很累很苦,就是不減刑也不敢不幹,有的犯人對法輪功學員不幹活不理解,甚至妒嫉,那段時間繆小露她們是在犯人的嫉恨、謾罵聲中度過的。四月十四日,黑女監政委褚淑華帶領防暴隊十餘人,全副武裝,頭戴鋼盔,手持警棍,威脅恐嚇法輪功學員,逼迫她們出工。四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在走廊被強制「碼小凳」。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六日晚,繆小露與被非法關押在七監區的法輪功學員一同否定監獄用「點名」方式迫害,她們不報數、不蹲、不戴犯人戴的名簽(名簽上有姓名、罪名、幾年刑期)。晚上點名排隊時,犯人「五聯保」四人緊挨著她們所謂『包夾』的法輪功學員,把不報數的法輪功學員往下按,強迫蹲下,不蹲,四個犯人就使勁踹大腿彎,連踹帶罵。晚上點完名全體法輪功學員被罰站到半夜十二點,一連罰了好幾天。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末,黑女監七監區強行把繆小露和其它不點名、不戴名籤的法輪功學員拉到室外挨凍,在陰冷的大牆下罰站。大隊長康亞珍、副大隊長崔豔、警察吳雪松、姜微、林佳,還有她們挑選出的最邪惡的犯人崔雪、趙月琴,她們把晚上不點名、不報數、不戴名籤的法輪功學員都記在名單上,第二天早上她們就拿著名單,點到名的法輪功學員就被強行拉出室外去挨凍。犯人崔雪、趙月琴、岳革、張璇等連拉帶拽把繆小露她們拉到室外,想罰繆小露她們跑步、挨凍,因為整體法輪功學員不配合,就把她們拉到原來男犯監區樓陰冷的大牆下罰站。警察指使犯人強行把她們的棉衣、帽子、手套拽下。從早八點警察上班到下午四點半他們下班,繆小露等法輪功學員就一直在外面凍著。中午犯人們把飯挑來,讓繆小露她們在外面凍著吃飯,她們拒絕這種沒有人性的做法,大家都沒吃。當時鄭宏麗被凍昏,倒在地上。繆小露閉眼睛發正念被警察林佳指使犯人岳革、張宇、張璇等強行給戴背銬。天氣非常寒冷的,她們在大牆的陰暗處,繆小露衣服單薄,帶著冰冷的手銬,凍得全身不由自主的抽搐,哆嗦。

繆小露一連被凍了七天。同時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還有:賀春華、王樺、王法娟、王玉賢、王淑霞、徐小微、王桂麗、潘慶麗、劉亞芹、陳雲霞、陳偉君、李冬雪、管鳳蘭、鄭宏立、李景偉、王淑芳、王金月等。參與迫害的警察有肖林(監獄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康亞珍、崔豔、吳雪松、林佳、姜微,犯人有岳革、張宇、崔雪、付秀玲、張璇、楊淑華、李月芹。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警察吳雪松在車間挨個問法輪功學員戴不戴名籤。當問到繆小露時,繆小露平靜的說:「不戴。」繆小露和李冬雪、管鳳蘭被帶到康亞珍辦公室,被康亞珍使勁的挨個抽大嘴巴。然後康指使犯人石朝波把管鳳蘭、繆小露、李冬雪用繩子五花大綁的綁上押回監舍,把她們關押在監舍的水房子裏罰站,因為被綁的人多,手銬子不夠,有的用繩子綁。

當時被綁的法輪功學員有繆小露、王法娟、陳偉君、陳豔梅、陳雲霞、孫桂芝、李冬雪、王淑霞、鄭金波、沈景娥、武立君、鄭宏麗、管鳳蘭。在水房子戴背銬罰站的有:繆小露、陳偉君、陳豔梅、陳雲霞、李冬雪、鄭宏麗、管鳳蘭,二十四小時罰站。(其他被綁的法輪功學員關在便衣庫)她們絕食抗議。

站到第四天晚上,因當時繆小露的左腳及小腿腫的厲害,棒棒硬,又粗又亮,水房地面都是水,繆小露又睏又累,身體承受到了極限,昏了過去。鄭宏麗和李冬雪也相繼昏了過去。因為沒有地方睡,累極了、睏極了就倒在潮濕的地上睡覚。陳偉君就倒在水池裏睡覺。有一「包夾」犯人故意洗澡,把繆小露她們的棉衣都弄濕了,大冬天的,她們就是用自己身體褟幹棉衣。

後來她們白天被關在水房,晚上到便衣庫的地面磚上睡覺。手和胳膊背在後面,除吃飯、定點上廁所外,都是用銬子銬上。有一次,犯人楊淑華用布寫上名字當名簽給她們縫在衣服上,被她們撕掉了。楊淑華氣急敗壞,拿針挨個紮她們腦袋,把孫桂芝的頭上紮出個大包來,李冬雪不讓扎,她用皮鞋用力踢她的小腿骨。

二零零四年二月七日晚,繆小露、王法娟、陳雲霞、李冬雪、鄭宏麗、鄭金波、孫桂芝七人在便衣庫學法,被獄長劉志強在監控室看到,警察把大法師父的經文搶走,把繆小露和孫桂芝、李冬雪關進「小號」迫害;一進「小號」,就把繆小露和李冬雪她倆的棉衣、棉褲扒掉。

那時正是正月十七,「小號」裏沒有任何取暖設備。在陰暗冰冷的光板鋪上二十四小時帶「地環背銬」。板鋪離地約一尺,板鋪上焊著鐵環,把法輪功學員的雙手背到後面把手銬子穿過固定的鐵環再銬到手上。她們只穿著單薄的線衣線褲,惡警還故意把窗戶打開,讓冰冷的寒風吹進來凍她們。小號裏吃的是玉米糠(雞飼料)粥,一天只兩頓,喝到嘴裏,玉米糠的糠皮糊到嗓子根本嚥不下去。期間康亞珍、崔豔上「小號」問繆小露她們三人服不服從監獄的管理。繆說:「我們做好人,我不是犯人,不能服從。」繆小露在「小號」被迫害十九天後送回監區。

演示:關小號
演示:關小號

二零零四年四月六日,康亞珍以單獨談話為由,把繆小露、孫桂芝、王法娟、李冬雪、陳雲霞、鄭金波、鄭宏麗七人先後一個一個叫到辦公室,康亞珍問能不能戴名籤,能不能服從監獄的管理。她們回答「不能」後,她們就在監舍,用「上大掛」、「背劍」兩種酷刑迫害她們。繆小露的腿被吊的不能站、不能蹲,一隻手從肩上反背過來,另一隻手從下面再反背過去銬在上鋪床的梯子上,一會兒心裏噁心,就虛脫昏過去了,等醒過來,全身都被汗水濕透了。王法娟被迫害一側腿、腳、胳膊和手都發軟不好使。鄭金波也被用「背劍」上刑,導致心臟病突發,後被搶救過來。其他四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銬子卡進手腕的肉裏,造成一道道傷痕。有的被吊掛四、五天,後來她們都被送到車間由專人看管。

酷刑演示:大背銬
酷刑演示:大背銬

犯人頭宋小磊還用侮辱的語言罵繆小露:「覺得不錯呢,你丈夫都跟你離婚了,不要你了。」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七日,康亞珍、吳雪松、崔豔、林佳對絕食、不點名、不戴名籤、不穿囚服的三十名左右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的迫害。指使犯人李立、胡小麗、張慶梅、宋小磊、崔雪、石朝波對繆小露等堅持不點名、不戴名籤的法輪功學員再次實施了慘無人道的迫害。犯人胡小麗、李立、張慶梅陰謀策劃對上次已被上過「大掛、背劍」的法輪功學員的再實施毒計。她們先是給孫桂芝、李冬雪、石淑媛上大掛,其中李冬雪被迫害的非常慘烈。第四天,她們又殘酷的迫害已經絕食四天的繆小露、陳雲霞、劉亞芹、韓興麗、鄭宏麗、賀春華、巴麗江、王燁等法輪功學員,對上次已被上過「大掛、背劍」的繆小露、陳雲霞加重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掛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掛

繆小露被雙手反銬、腳尖著地、吊掛,雙手疼痛的已麻木,沒有了知覺。這時一犯人說:不好,快點把她放下來。繆小露的手臂已被銬子卡入肉裏,鮮血直流,她們把繆小露抱起來才能把銬子拿掉,繆被平放在地上,大汗淋漓,出的都是虛脫的粘汗,頭髮都跟水洗似的,躺在地上,身上穿的褲子濕透了,被迫害的小便失禁,下半身就泡在那攤尿裏。

當時繆小露已經四天沒吃飯了,她們開始給繆小露灌食。兩次插管都未插進去,而且返出血液和粘狀物兩大灘,滿身都是。她們非常緊張,醫生、護士都在走廊守著,說繆小露隨時都會出現生命危險,二十四小時隨時準備搶救。她們又進行靜脈注射,繆小露出現發燒症狀,又出去拍片,後把繆小露送到病號監區繼續迫害。在病號監區,繆小露瘦的皮包骨,整日躺在床上。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二零零六年秋季,監獄將繆小露送到監獄外的醫院檢查,確診為肺結核,才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保外就醫」回家了。

回家後繆曉露才得知,她被非法關押五年間,她的家人為了讓她少遭罪,早點回家,花了不少錢,可是對繆的迫害並沒有因此減輕,她被慘無人道的迫害情況,家人一點也不知道。同時她的家人、家庭又遭受中共惡警在精神和經濟上的雙重迫害。繆小露於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三歲。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