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求師父 邪惡自滅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我今年六十三歲,是一名退休職工。一九九六年四月十二日喜得大法,是陪著丈夫治病走入大法修煉的。將我修煉的點滴故事寫出來,以此見證師父偉大。

病業假相 不治而癒

二零零七年八月的一天晚上,睡前洗澡發現腋下各有一片紅疙瘩,白天就癢沒管它,到晚上奇癢難忍,越癢越撓、越撓越癢。第二天,紅疙瘩長滿了身體的百分之七十,第三天長滿了全身,整個人胖了一圈,眼睛封住了甚麼都看不見了,用力睜開才有一道亮縫。那我就聽法,耳朵也腫的聽不見了,那我就背法。飯也吃不了,大小便也成了問題,在這其中我不承認這是病。

師父說:「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1]

我反覆背著師父這段法。丈夫和兒子看我這樣子,就催我去醫院,我說不去,幾天就好。兒子說:整個人都脫相了,這麼嚴重萬一……沒等他說完,我說別說了,沒有萬一,有師在,有法在,也有同修來幫我。

第四天家人看我不見好轉,滿床打滾,抓撓不斷,床單沾滿了黃水和血水,就把我三妹接來了,三妹看我這樣子對我說快去醫院吧,再這樣下去……我沒吱聲,因為我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家人商量要強行抬我去醫院,還好我頭腦清醒,扳著床頭,小聲的安慰他們說,你們不用為我擔心,我有師父管,不會有事的。

第五天,我正在似睡非睡時,聽到一陣風響,從頭吹到腳,就像冬天刮的六、七級西北風從遠處傳來的響聲,然後全身震動「喀」一響,這時我驚醒了,感覺全身輕鬆了,而且還想吃飯了,我清楚的知道是慈悲的師父為弟子做的這一切。

一家人看我好轉,各個眼淚湧眶感謝師父。第八天完全好了,我又可以講真相發材料救人了。

提高心性 修好自己

我是一個五口之家的主婦,丈夫患重病多年,生活不能自理,孫子上學還要我接送。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更不能懈怠。所以在忙中不亂,平衡好家庭、生活與修煉的關係。時刻銘記自己是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下面是我提高心性的兩件事。

一天丈夫叫我,我確實沒聽見,因為在廚房做飯還隔著兩道門,等我聽到他正在破口大罵,丈夫的脾氣是他叫你你慢一點或動作稍不如意馬上就罵大街。其實這次沒甚麼事,就想讓我把他拽起來。罵街還不算完,等我剛要去拽他,一個重重的大巴掌打在了我左臉上。當時心裏五味俱全,受累、挨罵、還挨打,我讓自己冷靜下來,明白了因由後,把頭扭了一下,還打這面嗎,他沒打,我勸他:古人云氣大傷身啊,你不就想坐起來嗎,也用不著生那麼大氣啊,這早一點晚一點沒啥關係吧,這事要發生在我沒修煉前,十個大巴掌都回你了,但是我不能那樣做,我修煉大法了,要聽師父的話:「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1]所以我不和你計較,但你也不要太自私了,我行我素,換個位置也為別人想一想好嗎?他含淚點點頭,看得出來他真後悔了。

另一件事。一天傍晚買菜回家,在門外就聽見兒子小倆口在吵架,吵得很兇。心想又該我提高心性了。進門後,兒子突然站起來手指屋內,說:媽你聽她罵你半天了,打她去。我說:你敢打她,肯定是你先罵了人家。兒子看我沒替他說話,火氣更旺了。他拿起掃帚向他媳婦砸了過去,在這緊急時刻我搶掃帚也來不及了,就用身子擋住了,一下砸在了我的肩頭上,他倆都害怕了,像是喊一二似的一齊說:「媽砸壞了嗎?」我說:沒啥大事,你倆很默契啊,以後你們不要這樣了,人家笑話,尤其是你(指我兒子),脾氣得改,砸壞了她怎麼辦,有問題多交流,心平氣和的把問題解決了多好。

事後沒幾天,兒媳婦下班給我買回來一套衣服(大品牌很貴):媽,給你買的,接著。我順手接過來。她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都笑了。

關鍵時求師父 邪惡自滅

二零零五年發生的一件事,至今我記憶猶新。一次去發資料,放下自行車,剛背起書包往上走,從樓上下來一個人,手裏拎著一個大暖瓶(買冰塊的那種)。因為看他面目表情很不善,就沒和他打招呼,擦肩而過,突然他回過頭來問:你是幹甚麼的?我手往樓上指,去樓上,一邊說一邊往樓上走。他二話不說一下子就把我背的包拽下來往外走,把真相資料倒在了樓道大門口的地上,說:法輪功,走,去派出所,一看你不是樓上住的。

當時我穩住心,眼睛正視著他發正念,鏟除操控他作惡的、背後的邪惡生命,同時向師父求救,加強弟子正念,堅決不去派出所,因為我還要助師正法去救人。我不慌不忙接著他的話說:難道我就不能是樓上住家的客人嗎?看您的年齡比我大,為了一家人的生活去賣冰塊吧,相信您一定也有善良的一面,多做善事會有福報。送我去派出所一定不是您的本意,因為這對您一點好處都沒有,既耽誤您的時間又耽誤您的買賣。您是受共產黨的謊言欺騙了,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

正向他講著,從四面八方圍過來二十多人,我沒停下,又對著圍過來的人講著,你們有想了解法輪功到底怎麼回事的,這材料裏邊都有,明白真相會有福報的。

當時執意要送我去派出所的那個人不吱聲了,可能聽明白了真相。可是剛圍過來的其中有兩個人,一人拽著我胳膊,一人拽著我的書包要送我去。我大聲說:放開我,去哪都不怕,兩個大男人拽著一個弱女子成何體統?這時從外圍擠進來一個身著打扮很體面,戴著一副白框眼鏡七十多歲像個有文化的人,慢聲細語地說:怎麼回事?拽著我的兩人說:她是法輪功,送她去派出所。「嗯,法輪功啊,她們不幹壞事,送她去派出所幹啥,咱不管這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說是嗎?」那兩個人放開我,我抱起散在地上的真相資料問:你們有願意看的嗎?幫我說話的老者先要了一份,坐在大樹下看了起來,緊接著二、三十人每人都伸手要了一份,我真心的謝過這位老者。在回家的路上,我第一念就是感謝師父在危機時派老者出來保護了我。

事後反思,是哪塊沒做好,認識到每次上樓送真相遇見甚麼人總是打一聲招呼或問聲好,甚麼都迎刃而解,這次上樓看他不順眼、面不善,就沒理他,這是自己這出問題了。師父講大法弟子沒有敵人,要是自己做好的話,就不會出現這種事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