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而復生的事轟動了十里八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我叫春芬,家住遼寧農村,今年六十六歲。我是一九九八年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大法的超常和神奇使我身心受益,家庭幸福。

我從小時命就很苦,七、八歲時父親因病去世,母親帶著我們姐妹四個改嫁到繼父家,我從小沒上過幾天學,大字不認識幾個。從十一、二歲就開始到生產隊放豬幹農活。

修煉大法後,神奇的是我由不識字到現在能通讀《轉法輪》和其他大法經書。我丈夫以前常年有病,甚麼農活也不能幹,那時才四十多歲,走路得拄個拐棍。我修大法後,丈夫的身體也健康了,扔掉拐棍,出外打工掙錢去了。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師父挽救了我們這個支離破碎的家。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中共邪惡瘋狂的迫害大法弟子,我沒有被嚇倒,經常和同修出去講真相、發傳單、掛橫幅。雖然我沒有文化,但在師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幫助下,我也學會了電腦,並開了一朵小花,打印小冊子,真相傳單等供我們村裏的同修講真相用。

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修煉的弦繃得不那麼緊了,為了改善家裏的經濟條件我也到附近的工廠去打工,由於我嚮往著過常人的幸福生活放鬆了修煉,特別是二零一六年到二零一七年這一年多,我所在這家打工的廠子工作時間長,晚上下班都八、九點鐘了,學法煉功根本沒時間。

二零一七年四月下旬,我經常感覺身體不適,吃不下飯、咳嗽不能上班了,我就到女兒家住了幾天。女兒好吃好喝的照顧我,招待我,可我還是甚麼也吃不下去,幾天下來,身體更虛弱了,走路都很困難了。五月一日,家裏人堅持把我送到市裏醫院診治。做了多項檢查,拍了片子,確診是肺癌晚期。家裏人對我隱瞞著病情,從市醫院回來又到縣醫院住院,想打點點滴緩解一下我虛弱的身體。

縣城裏修煉法輪功的同修們知道了我的情況,到醫院裏來看我,他們說:你的病誰也治不了,只有大法師父能救你。聽到同修的話,我驚呆了,我是大法弟子,怎麼得了不治之症了呢?怪不得女兒總是哭呢。於是我決定馬上回家:我要重新修煉,返本歸真。

師父在法中講:「我們有些學員在病業關上走不過來。你不要往大處想。你說我沒甚麼大錯誤啊,對法很堅定啊。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當回事。邪惡會鑽空子的,很多學員因為小事甚至於走了,也真都是因為非常小的事。因為修煉是嚴肅的,是無漏的,你在那些事情長期都沒修過,雖然小,你長期都沒重視過,那就是事了,所以很多人是因為這個走的。」[2]回想自己近幾年特別是近一年多來由於執著於打工掙錢幾乎處於待修不修的狀態。修煉這麼多年了,大法的書都不全,更別說學法了。很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也不做了,把自己混同於一個常人,隨波逐流。由於打工下班晚,我已經一年多沒有學法煉功了,真是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呀。

回家後,縣城裏的同修在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從週一到週日每天都有兩三個同修輪流來我家和我一起學法、發正念。我家離縣城四十里路,他們都是坐著班車來往於我家,每天學《轉法輪》,和師父的有關講法。背《論語》,發完中午十二點全世界大法弟子正念他們不吃飯、不喝水又坐班車回縣城了。

通過學法向內找,我找到了自己的許多人心,執著的利益之心、爭鬥心、殺生、色慾之心、好事心,還有敬師敬法不夠等等人心。由於執著於利益,放鬆了自己的修煉,沒有把大法放第一位。把自己混同於一個常人被舊勢力抓住把柄來索命。修煉人沒有病,這些都是假相,我要修煉,跟師父回家。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當時我咳嗽的很厲害,吃不下飯,一吃就吐,我想舊勢力不讓我吃飯我一定要吃,我不承認你,我當時瘦的皮包骨,身上一點肉也沒有,都脫相了。

我所住的村裏當時有五、六個人也得了不治之症,我是最嚴重的,村裏人給我們這幾個人排了隊,誰先走,我被排在第一位。家裏人把棺材都準備好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決不能給大法抹黑,我的生與死,和大法緊密相連,我是為法來的生命,我一定要活,為證實大法而活著。

師父說:「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3]

正邪大戰開始了,我發正念解體舊勢力對我的迫害,解體讓我吃飯就吐的那個不好的物質,解體舊勢力以任何藉口干擾我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我不把自己當作病人,從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在法上歸正。

慢慢的我能吃飯了,不吐了,能正常進食了。我就堅持煉功。學法時,我不管怎麼難受,都堅持坐起來,或者靠著東西坐著。上午和學法小組的同修一起學法,下午,縣城的同修回去了我就背《論語》,看師父的《對澳洲學員的講法》錄像,使自己每時每刻都溶於法中。

就這樣,三個月過去了,在慈悲偉大的師尊的保護下,我活過來了,我完全好了,病業假相消失了。我能騎著電動車到集市上講真相勸三退了,能騎著電動車發台曆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4]。

親戚朋友看到了我的變化,都稱讚大法的超常與神奇,而我們村裏那幾個得不治之症的現在都去世了。現在,我家裏的親人對我的學法修煉都非常支持,老伴、兒子、女兒、女婿都見證了大法的超常與神奇,支持我做大法的事。不修煉的女兒常打來電話提醒我:「媽,把你那幾件事做好。」我悟到,這是慈悲的師父利用女兒的嘴在點化我要勇猛精進。

為了彌補以前我學法不足,我請全了大法書籍,按照時間順序從頭開始通讀,現在已通讀二十多本了。現在我身體已經恢復正常,我盡全力做好講真相勸三退救人的事,村子附近的人退完了,我就每逢集市騎著電動車去給趕集的眾生講真相。

我「死而復生」的故事,轟動了附近十里八村的人,甚至整個鄉里都傳開了,有的人就像聽神話故事一樣說:這是真的?我想,法輪大法的博大精深只有我們真修弟子才能體會到,大法無所不能,師父無所不能。我就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講述法輪大法的好,講江氏集團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每個集市都有有緣人退出共產邪黨的黨、團、隊組織。

回顧這次正念闖過病業關的經歷,我用千言萬語也表達不盡對師父的感恩,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師父為弟子承受了巨關巨難。我要把延續來的生命用在做好三件事上,不辱使命讓師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勞。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