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不正招魔難 正念正行顯神奇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我是做銷售工作的,在工作環境中,受到的各種名利情的誘惑很多。平時我忙工作,在修煉上對丈夫有些依賴,證實法、講真相的事也是他對我的幫助多。我平時學法少、實修不夠,腦子裏亂七八糟的想法也多。有一天,我莫名其妙的想這個銀行的存摺都是丈夫存錢,我不去銀行,都不知道密碼,萬一他有啥事我都不知道密碼怎麼辦?

二零一七年的九月下旬,丈夫感到胃難受,吃不下飯,人也開始消瘦。本來一起出去做講真相的事也不能和我一起出去了。二十多天過去了,看他吃不下飯,變的越來越消瘦,眼睛越髮蠟黃,我心裏著急的不得了。就督促他多學法多發正念,並沒有深度的向內找找自己的原因,而是看著他有哪些做的不符合法。

有一天我在外地,接到家人打來的電話,問我可不可以回家,給丈夫發正念,他肝部疼的已經不能吃飯、不能說話了,我當時猶如晴天霹靂,心裏非常慌亂緊張。在電話裏聽到他痛苦的呻吟聲,努力的吐出幾個字:「幫我發正念。」我說會的會的。我人急的都快哭了,對著電話說:「喊師父沒有,快喊師父救你。」「要麼實在不行,要不要去醫院啊……」此言一出,我覺的不對。

放下電話後,我穩了穩心,說啥呢,去醫院那不是常人嗎,常人就是生老病死的啊,醫院能挽留了人的壽命嗎?丈夫以前就有肝病,修大法好了,醫院救不了丈夫,只有大法師父能救丈夫!我要穩下心,對自己說:堅信師父堅信法!我默念著這句話,心裏平靜了下來。當時是和同事們在一起吃飯,我臉上平靜,心裏默念著「法正乾坤,邪惡全滅」的正法口訣。晚上睡覺的時候,只要意識清醒,我就念正法口訣。

第三天我到了家說了幾句話,就坐下來和丈夫一起發正念。發好正念,我開始吃飯,讓丈夫也吃了點。在幾天的時間裏,丈夫看上去比前陣還要黑瘦,皮膚和眼睛都蠟黃蠟黃的,(後來丈夫告訴我,尿都是醬油色的),樣子很嚇人。這個時候我也逐漸穩住了心,不著急了,我要穩住心發正念。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一切都是假相,阻礙我們學法煉功發正念的一切干擾我們都不承認。現在是救人的關鍵時期,師父不會安排丈夫這個時候「病」倒的。我們有師父保護,我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

我從新審視自己向內找,整個過程中我的所思所想。平時學法少,修煉流於形式,沒有真正的實修自己。修煉好多年了,名利心、怨恨心,色慾心還是很重(我和丈夫早都斷慾,但在常人中漂亮的衣服,長得好看的,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還是會多看幾眼)。利益心以為修去了,卻執著銀行裏的錢,想著丈夫萬一有啥事擔心自己拿不到咋辦,這不是自己骯髒的執著心招來的魔難嗎?還給同修帶來這麼大的麻煩,真是汗顏啊。這錢和得法修煉救人,哪個重要?不是明擺的嗎?錢有啥好執著的,夠用就好了。真是懊悔的無地自容,我發正念去掉這些心。同修也聞訊此事,幫助一起發正念、學法。

丈夫看上去毫無精神,只能吃一點點東西、要麼不吃。除了煉功,大多時間半躺在床上聽法。看著救人的大法徒變成這樣,我心痛不已,流著淚對他說:「你是師父的大法弟子,你有著這麼偉大的師父,多麼榮耀。你背後的空間場裏,無數眾生正在天上看著他們的主躺在床上,焦急的等著你來救度他們,世人也等著你救度,師父不會安排你在救人的關鍵時刻,又黑又瘦又黃的躺在床上,甚麼都不能做,你還是要站起來,走出去,做你該做的事……」丈夫也流下了眼淚。

後面幾天,丈夫除了晨煉,晚上加煉一套第五套功法。向內找自己,把他做真相的手機又從新拿了起來,每天儘量的該幹甚麼就幹甚麼。慢慢的,我看到他開始有些變化。一點點的能吃飯了,眼睛也不那麼黃了,人一點點的精神起來了。

大概不到兩週的時間,丈夫除了有點瘦,其它都迅速恢復了正常!眼睛的蠟黃沒有了,尿也恢復了正常顏色。從出現胃難受到現在痊癒,前後大概一個月的時間,沒有用一點藥,沒有去醫院。大法太神奇了。

丈夫從生死的劫難中走過來了。謝謝偉大的師父!

轉變觀念過「感冒關」

這幾年一到冬天,我就會有所謂「感冒」症狀:先頭疼腦熱,咳嗽多痰,然後流鼻涕流眼淚,再然後是鼻塞睡不好覺。一套「病狀」現象有排序的出現。一旦這個症狀出現,說話都困難,人非常難受。二零一六年冬天一來,我就把自己穿的很厚,以防「感冒」。由於向內找實修不夠,害怕「感冒」,越害怕越出現,認識不到這是該去除的觀念和承認了舊勢力的干擾。結果我穿的厚,還是免不了頭疼腦熱的一套症狀又來了,渾身難受,一折騰就是近一個月。

三件事表面上堅持的還行,煉功學法打真相電話也堅持著。但是這個「感冒」,這彷彿成了避不開的魔難。

二零一七年冬天,貌似症狀又來了,我感覺又要「感冒了」。這次我很警醒。修煉這麼多年的大法弟子,一個煉功人怎麼會感冒呢?這是多麼不正的一念,這麼淺顯的道理,這麼多年來我怎麼就分辨不出來,這是該轉變的觀念啊!現在是抓緊救人的關鍵時刻,我還在這感冒?這是人的觀念,是舊勢力強加給我的,否定它,不承認它!

我悟到這「感冒」的思想烙印是舊勢力安排壓進我的思想和空間場中的,讓我感覺我就是要這樣的,覺的「感冒」又來了。其實修煉人最清楚病業是怎麼回事,根本就不會當回事。我不該有「感冒」這個思想的烙印。該是我承受的我承受,不該是我承受的我堅決排斥否定!我該幹甚麼就幹甚麼,學法煉功發正念。難受的症狀和念頭一出來,我馬上排斥它,不承受它,這不是我,我每天學法煉功就可以糾正這種不正確狀態的!

我的思想有了突破性的轉變,不到一週的時間,我一點難受的感覺也沒有了,沒有像過去一樣流鼻涕流眼淚的一套程序全來。感謝師父讓我悟到這些。我悟性這麼差,可師父還是幫助我讓我認識到,轉變觀念度過這一難關。謝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