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攝像頭下生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一日】去年夏天,家人在被居委會、警察、六一零多次電話騷擾和恐嚇後,在無法承受下,都來勸我放棄修煉大法。此時的我經過一年多的學法,對法越來越堅定,我和家人說我自己去面對。就這樣,我隻身返回了自己以前工作居住的城市。

剛回去,他們安排的監視人員就知道了。接下來就是六一零、街道、居委會三方人員過來面談。當時的我其實很緊張的,因為不知道要發生甚麼。自己知道到了闖關的時候了,這次絕不會給大法抹黑。開開門,見面的一刻,我發了一念:清除他們背後的一切邪惡。

談話開始後,一頓虛假的所謂關懷。最後他們問:你還煉不煉?我說:煉!你問我一萬遍也是這個答案,就是你現在抓我,我還是這個回答!此刻的我沒有害怕。結果他們反而說,你思想的事情,我們也管不了,就是你以後如果不在此地工作,要通知我們(因為我從黑窩出來後,被原單位解除了合同)。我當時猶豫了一下,沒有回答,現在想是正念不足,接下來招來了迫害。真的是,在魔難中一思一念都很重要。

幾天後,我在家裏聽到外面有幾個人在說話,好像要裝甚麼攝像頭。自己的怕心又起來了,甚至不敢開門看一眼,恐懼感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這時,一個同學(也是同修)打來一個電話(一年多以來,我沒有人溝通,沒有人理解,被監視,失去工作),我瞬間淚崩,特別感謝同修的鼓勵。我決定破除攝像頭的迫害,我絕不在攝像頭下生活,一個好人怎麼能夠隨便被人欺負呢?!

於是,我諮詢了一個律師,我的目地一個是諮詢,另一個是告訴這個律師我還在修煉,至少有一點,讓他看到大法修煉者的堅定。

我從網上搜了大量關於私自在別人家門口裝攝像頭違反的法律,主要一條就是公民個人隱私受法律保護。我從網上打印出法律條文,首先去找物業,物業開始不說,後來領我到居委會,居委會的也不敢答覆,趕緊找街道,可見他們心裏發虛,已經亂了陣腳了。我正告他們:如果沒有法律的依據,他們就是違法犯罪,我就告他們去。並且告訴他們,必須馬上拆除。居委會回答:說街道下週來解釋。我正告他們:你們這是違法行為,我絕不接受,我正式通知你們,攝像頭我拆了。結果,我自己把攝像頭電源拆了。過了很久,街道也沒有過來解釋,其實他們自己也知道是違法的。

接下來是邪黨的十九大期間,他們派了十八個人加上居委會的人員,一共二十個人一天二十四小時在我家門口監視,居委會人員甚至叫囂,我不能出門。當時的自己可以說有些不知所措,但有了上次破除攝像頭的經驗,決定還是從法律途徑入手。我每天晚上學法,上午學兩小時法,然後開始查閱相關法律文件,並閱讀明慧網上同修的文章,正念漸漸強了。每天吃好中飯,把相關法律條文打印出來,然後發正念,開門給我家門口的監視人員講真相

第一天,我剛開門,門口的監視人員立刻很緊張的站起來。

我說:你們知不知道你們是違法的?
居委:我們不管,我們執行命令。
我說:這是法律條文,你看看。
居委:我不看。
我說:我告訴你,你是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你叫甚麼名字?
居委人不說話。
我說:你不說,我也能知道,外邊那些人不說,我沒辦法查,你的名字,我到居委會一看就知道了,我完全可以告你。
居委:我們到你家去說。
我說:既然你代表居委來了,就是覺的正大光明,為甚麼要到我家說,就在這說,讓所有人都知道。
居委:反正文件說你們是×教,我們就要……
我說:我說這是違法的,這是江澤民信口雌黃,你知不知道,法輪功書籍是合法的。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法輪功書籍出版的禁令已經解除了。
居委:反正上面沒通知,我們不管。

接著我講了「柏林牆衛兵案」,告訴她將來真相大白天下的時候,要承擔責任的。又講了羅馬尼亞總統齊奧塞斯庫被審判槍斃。她很震驚。

我說:南亞大海嘯前,當地的土著人知道海嘯即將到臨,告訴正在海邊遊玩的人們,勸他們趕快離開,很少人聽他說,還覺的他很討厭,趕他走。如果說,法輪功學員扮演的就是土著人的角色,你討厭、監視法輪功學員,你將來怎麼辦?

說著,我的眼淚流了下來。現場一片沉寂,此後,居委會的人員再未來過。聽說,街道安排他們時,他們都說:人家又不違法,我們是在違法,我們不去。

現在,我找到了一份工作,重新開始正常的生活。我很珍惜師父給安排的工作,作為大法弟子有一份正常的工作,真的太重要了。家人也不會那麼緊張了,而且也會給世人一個正面形像,大法弟子並不是找不到工作,而且工作的很好,所以工作做得越好,越能更好證實大法。

現在,他們還是在邪黨的敏感日都會來監視,但他們已經由樓裏搬到樓外了,而且,也不再跟蹤了。期間,他們的跟蹤,在師尊的保護下,安全脫身了。

還有一件事,就是自己原來很怕公安人員,所以,他們多次要電話,我都不給。後來,由於他們的跟蹤監視,我已無法正常生活工作,不得已我把電話給了他們。後來發生的事,反而發生了很大的轉變。經過電話溝通,和派出所的人員見面溝通後,發現他們大多真的都不願意參與迫害,自己也放下了對當年抓我的國保警察的怨恨之心。

這兩年,只有靠師父慈悲看護,自己才闖了過來,正念越來越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