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信師信法 正念闖出派出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這麼多年,我悟到只要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按著法去做,去掉一切人心,就坦坦蕩蕩、心平氣和的做助師正法的事沒有不順利的;做不好時都是人心造成的。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三日早晨八點,我背著八本法輪功真相台曆,褲兜裏揣了八本真相小冊子,準備去發放和講真相勸三退,剛下樓看見一輛麵包車裏面出來兩個年輕人向我招手,我以為是打聽人的,就走了過去。其中一人說:「大姨,請配合一下到公安局去一趟。」我說:「不去。」他們就拽我上車。我一看樓下也有一些人,怕影響不好。就上車,在車裏我想:考驗來了,於是我就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弟子。放下一切心,堂堂正正的證實法,講清真相救度公安局的警察。

到了公安局,把我帶到一個小屋裏鎖在一個小凳子上,搶走了我的鑰匙。這時過來一個警察手裏拿了兩本真相小冊子說:「有人把你舉報了,這小冊子是不是你發的?」我說:「這真相小冊到處都是,有的是,怎麼知道是我發的?」沒有配合他們。接著又問這台曆誰做的?是誰給你的?我說:「我不會告訴你的,我也不會出賣其他大法弟子。」他們也不再問我了。

這期間我就是一個勁發正念清除警察身後的邪惡生命,讓它們解體,不再對大法犯罪,從而得到被救度。這時來了一個警察做筆錄,問我姓名、年齡、問我為甚麼要學法輪功?我就開始講我沒修煉法輪功以前身體有多種疾病。神經官能症、眩暈症、頭痛、肩周炎、四十年的胃病、心跳過速、咳嗽、肺心病、腰椎間盤與坐骨神經痛,修煉法輪功後全都好了。師父教我們按著「真、善、忍」做好人,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事先考慮別人,得有大忍之心,修成無私無我高境界的好人。所以學功後不但病好了,和老伴也不打架了,家庭也和睦了。

他們又說:「法輪功好就自己在家煉,為甚麼你們到處發資料,寫、貼,還叫人退黨。這是反黨。」我說:這不是反黨,這是救人,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人,讓世人明白真相,清除被電視和新聞媒體謊言的毒害,從而讓世人得救,不被歷史所淘汰。大法是叫人做好人。是江澤民一個人利用手中權力,迫害法輪功……他們還說,好就在家煉為甚麼到處宣傳,這就是擾亂治安、破壞公共場所。

我說:大法洪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在學。洪揚五大洲,唯獨中國不讓學,不讓做真、善、忍的好人,叫人假、惡、鬥。我就給講現在中國高層貪污腐敗賣淫嫖娼、人不人鬼不鬼的、善惡不分,把擁有忠孝仁義禮智信五千年文明的傳統文化破壞殆盡,亂象叢生。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王立軍等都迫害法輪功,遭到了惡報。江澤民有權開動一言堂國家媒體對我們誣陷、造謠,我們手無寸鐵,沒有媒體澄清迫害真相,只好用這些方式來讓世人明白被迫害真相。電視宣傳都是假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我們就是在救度那些被謊言矇蔽的世人。我們同一個祖先的港、澳、台都在學。唯獨中國大陸江澤民不讓學,不讓做好人。江澤民出於小人妒嫉心,仇恨法輪功。當時中央七個常委中好幾個家屬都在學法輪功。他利用手中的權力不顧六個常委的反對一意孤行,發動這場荒唐可笑的迫害運動。他執政這十幾年把中國人領的幹部貪污腐敗、包養二奶,社會上賣淫嫖娼,醫院沒有醫德,學校沒有過去的園丁,把人領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穿著裸眼的破褲子滿街頭走,頭髮染得紅的、黃的。社會上假油、假食品、假酒、假煙、假藥、一切亂象叢生。再這樣下去社會是甚麼樣子?下一代人會是甚麼樣子?這都是江澤民執政以後把國家領到這一步的。

在講的過程中,師父加持的我一點怕心都沒有了,坦坦蕩蕩的用一顆純淨的心在講。中午休息叫一個小協警看著我,我就發正念、背《洪吟》、經文等,勸這個小協警三退,他退出了少先隊。下午上班,讓我到另一個屋裏,照像、量身高、體重。我不進去,有幾個小協警來推我,我用手往身後一揮,大聲說:誰敢動我!瞬間那幾個小警察往後退了一步,馬上說:「老太太,我沒有動你,我沒動你,我沒動你……」異口同聲的說:「我沒動你。」

我沒有配合他們照相,甚麼都不配合。最後回到原來的屋裏,來了個小矮個子警察讓我簽字,我不簽。他說:「讓我們吃這碗飯吧。」我說:「簽了你吃這碗飯,我不簽你照樣吃這口飯,我不簽。」他說:「不簽就不簽。」說完就走了。他們走後我就發正念清除他們身後的邪惡因素。不一會他又回來讓我簽,我就是不簽。他還說不簽就不簽又走了。最後他又來了說:「簽了,馬上放你回家。」我說:「我不能簽。簽了字對我不好,對你也不好。」他說:「不簽就在這兒呆著,甚麼時候簽了甚麼時候放你走。」我心裏說,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心裏求師父加持,這兒不是我待的地方。我有救人的使命,我得出去講真相救人,我一天也不在這兒呆著、一宿也不待。

我就是不停的發正念,這一天當中很平靜,一點怕心也沒有。很坦然。一會兒一個小女警察過來說:「老太太,回家吧。」我心裏說:我就應該回家,哪兒也不去,走到外屋大廳一看,能有二十個左右的警察整齊站在那兒,我心裏很平靜腦子一片空白。往前走,突然一個警察喊:「老太太,給你鑰匙。」當時那景象就像夾道歡送似的。馬上打進腦中一念:「天神森森護大法」[1],我心裏馬上接著念:「一寺引來萬寺行」[1]。當時悟到這些警察在天上也是神啊!只不過是被舊勢力利用來考驗大法弟子而已。

再看這個大廳怎麼和上午不一樣了呢?當我出門時驚呆了,怎麼不是公安局了呢?這不是我的轄區派出所嗎?我悟到上午公安局的形像就是派出所另外空間的景象。就這樣我堂堂正正的走出派出所,自己平安的回家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龍泉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