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長明真相後從派出所要回師父法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八日】二零一八年七月九日那天,是我最痛心的一天。

那天早晨,我與丈夫一起去本地集市趕集,同時發放真相資料救度有緣人。十點左右我們就回家了。我們覺的時間還早,就到離家不遠的玉米地去施肥,因地塊小,家門未鎖。活兒幹完後在回家的路上,鄰居告訴我們說:剛剛村長帶來本地派出所兩個警察,到你家把東西拿走了。

我們趕快回家查看,兩個鑲在鏡框裏的師尊法像(一大一小)全不見了,屋門上貼的真相福字也給撕掉了,看到此情此景我甚麼怕心都沒有,我想:無論他們去哪裏,我也得把師尊的法像要回來。

我們不顧幹活兒後的勞累,丈夫騎著摩托車帶著我四處打聽看到警察沒有,過程中我和丈夫說:「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終於在北面村口看到了警車,警車正向我們的方向駛來,我下了摩托車,丈夫和我站在路中間,不停的擺手示意讓警車停下,車裏的倆警察和村長下了車,其中一個警察怒氣沖沖的朝我吼道:「你憑甚麼攔我們的警車?這是犯法的!」我義正詞嚴的說:「犯法的是你們,在家無人的情況下,你們把我師父的法像偷走了,今天無論如何,你們也得把我師父的法像還給我,否則,就不讓你們走。」此時,一警察暴跳如雷向我吼道:「你上車,我給你送走(縣看守所)。」我說:「看你們也不是壞人,你們在被動的執行所謂的上級命令,但我們知道你也是有良心的人,你們不可能做出綁架好人的事情來,讓你做你也不會這麼做的。」後來,村長打圓場說:「要不咱們去村部吧。」一警察說:「走,上我們的車去村部。」我們拒絕上警車,我和丈夫騎著摩托車來到了村部。

到了村部,一警察又要給我丈夫照相,又要給我照相,我們拒絕了。警察要我手機號,我說沒有手機,同時告訴他們,你們這樣做是違法的。但我看到他們擺弄一個小東西一閃一閃的像是在給我們錄像,但我沒害怕,心想正好給你們講真相,讓更多的人聽到真相。那個警察問我:「你為啥煉(法輪)功?」我說:「請你把我師父的法像還給我,如果沒有師父的救度就沒有我的今天。」

於是,我就從祛病健身說起,告訴他們修煉前我患多種疾病,煉功後都不翼而飛了,身體一身輕,活得也舒心了,人也變的開朗、快樂了,因為修煉前我在我們村是出了名的能罵人的,修煉後能做到遇事先找自己,自己吃虧了也樂呵呵的,因為我師父告訴我作為一個煉功人應該一切為別人著想,做一個好人,做一個更好的人,做一個高尚的人。你們說,世上哪有像我師父這樣的教導徒弟,而且師父的大法不但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還徹底的改變了我的人生觀,使我從那樣心胸狹窄的人變成現在能夠儘量的做到為別人著想的人。」當時我說的很多,邊說邊哭,我又說:「我有這樣好的師父,現在我連師父的法像都保護不了,你們說,我還算甚麼煉功人?」此時,那個警察也不那麼兇了。我又說:「你們警察應該是保護好人的,不應該一意孤行站在邪惡那一邊迫害好人,看得出,你們也是一個有良心的人,今天你們不把我師父的法像還給我,我是不會走的。」

此時我沒有任何恨意,只想讓他們明白真相後把我師父的法像還給我。警察示意我們回家,我們就是不走,我說師父的法像不給我,怎麼回家呀?村長說:「你們回去吧,我給你們要。」僵持一段時間後,暫時相信村長的話,我們就先回家了。

當天下午,村長真的把那個大法像給我們送回來了,我高興的雙手接過大法像,村長告知那個小法像沒要回來。我又哭了,法像我一定還得要回來。謝過村長之後,我就和村長說:「上午我講的真相你也聽到了,你一定要堅持正義,把那個小法像幫我要回來,那樣你會為自己積福份的。」村長說:「我實在是幫不了你,他們不給。」他說完就走了。

當時我靜下心來向內找,我差在哪呢?為啥只歸還我一個法像,是不是還需要我進一步給村長講真相?邊想邊看到我曾經擺在櫥櫃上師父法像的空處,眼淚又一次滾落下來,哭了好一陣,哭得真傷心,我在心裏說:師父,弟子對不起您,您為我們做了那麼多,如今我沒能保護好師父的法像,師父,弟子一定會把您的法像請回來的。

從此,我就從一點一滴的在修煉上找自己,多學法,整點發正念,清除自身空間場中的一切敗物及不好的人心與觀念,同時發出一強大的正念,讓派出所所長及相關警察不許毀壞並保存好被他們搶走的師父法像。

法也學了,正念也發了,也在向內修了,還是有一個急心,恨不得一下把那個小法像請回來,曾經發正念也使用「搬運功」,可是發完正念再看看櫥櫃,法像還是沒有回來,心一陣一陣的痛,眼淚一次一次的流,真是吃不下,睡不好。因自那天以後丈夫到外面打工去了,家中就我一個人,真是寢食難安,其實這時我的人心也暴露無遺。

七月十三日是本地大集,我想上集市上發真相資料救度有緣人,可是早晨一起床,怕心就籠罩著我,如果在集市上發資料被發現,警察會不會……但我一下認識到這是怕心、自我保護心,是私心,我是大法弟子,我師父就在我身邊,救度眾生是我的責任和使命,「怕」的物質不是我,我要解體它。發六點正念的時候又延長了五分鐘清除這「怕心」,瞬間怕的物質就被解體了,那一天比以前發的真相資料還多。

幾天後,我決定到村長家講真相,這次事件出現的背後原因不就是讓大法弟子真正的給世人講真相嗎?師父不是將計就計讓我講真相給我提高的機會嗎?師父啊,弟子悟性太差了。悟到後,第二天我騎上自行車去了村長家,恰巧,我到了他家門口,他也開車回來了。我說明了來意,因當時他挺忙,我也沒講多少,他滿口答應再幫我要回來,但幾天過去了,音信全無。

七月二十六日,外面下著大雨,我在屋裏怎麼也坐不住了,在心裏說:師父啊,我還想要回法像,我還想找村長,是不是上次我講真相講的不到位,需要進一步給村長講真相呢?於是,我穿上雨衣和靴子,騎上自行車出了家門。聽說這幾天他們在自家栗子樹山下的小房子住,只知道他們在那住,但這個「新家」我從來沒去過。我騎車到了村莊頭出現了東、西兩個溝岔,我猶豫了一下,在心裏問師父:師父您說我應該往哪個溝岔走呢?於是有一個聲音說:就往東邊的溝岔走。我順著這個方向真的一直走到了村長家。

我在外面喊了兩聲,他媳婦應聲出來了,把我迎進屋裏後,我說明了來意,向村長描述了我那個鑲有師父法像的鏡框邊是藍色的,你還是幫我找到我的那個師父法像。只見村長後背衝著我,面向別處,一臉的陰沉表示:我真的要不來你師父的法像。我當時也沒有一點恨意,一直善意的和村長說話,按莊裏論輩份,他應稱呼我嬸。我叫著他的名字真誠的說:「如果我們煉法輪功的哪裏做的不好,不符合大法的要求,你儘管說,真的是我哪裏做的不好,我一定改;如果你有對大法及大法弟子所為不理解、不明白的地方,我會在我的能力範圍內給你講清楚的,我們為甚麼會那樣做。」

我的真誠打動了他,終於他把身子轉過來面帶笑容的和我聊起來。我講了我身體的變化,又講了我思想境界的昇華,同時大法弟子是甚麼樣的人,根本就沒有甚麼政治目地,你千萬別相信電視上的謊言宣傳,那都是愚弄咱們老百姓騙人的,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法輪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我又說:其實你們也都是心地善良的好人,但是你一定要在你的職權範圍內保護大法弟子。村長也說出了有的煉功人做的如何如何,我說,其實我們都是在修煉中,只要他在學,就在變,所以說我們師父偉大、大法改變人。

當時我們談的很融洽,在師父的加持下完全在一個祥和的、慈悲的正的能量場中。只聽村長喃喃的自言自語的說:以後我可不幹這事了(指領著警察騷擾大法弟子)。

我講完真相就回家了。走出不遠時,就覺的在我身邊開過一輛轎車,但也沒多想。回家後不大一會兒,聽到好像有轎車在我家大門口停住的聲音,只見村長拿著一個藍色邊框的師父的小法像,正是我家的。原來我和村長談話的同時,他心裏就決定幫我去要法像了。我激動的笑了又哭,哭了又笑,趕忙從村長的手中雙手接過了久違了十七天的師父的法像,放到原來的地方,雙膝跪在師父的法像前:師父啊,謝謝您,謝謝您!

我深深的體悟到,只要我們符合法了,師父甚麼都給我們做。村長真誠的說:「嬸,你師父的法像我給你要回來了,你別再哭了,以後放個好地方,別再讓他們看見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