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救度的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六日】一天,我和兩個賣房子的年輕人說起三退保命的事,其中一個小伙子面帶笑容,顯得很興奮。他說:我看過你們的影片《風雨天地行》,拍的真好。特別是開篇那段解說詞,寫的真好。

那段解說詞是這樣寫的:「亙古以來,人們仰望星空,問著自己那個關於永恆的問題。潮起潮落,滄海桑田,當強權、榮耀和財富隨著歲月的流逝而化為塵土之時,只有心底的純真和對善良本性的渴望,靜靜的扎根在那裏,永不磨滅……真的勇者,穿越紅塵的喧囂,回歸至真至善的心靈,歷經世間的一切苦難,而那份堅持依舊巋然不動。他是一棵參天大樹,當狂風暴雨來臨的時候,他用自己的身軀為世間所有的良知撐出一片希望的天空。當風雨過後,他向大地撒出希望的種子,這些種子在春天再次到來的時候生根發芽,同樣長成參天大樹。也許有一天,這世上的人們,無論貧窮或富有,會發現自己真正幸福的源泉,誠信、善良和堅忍都曾經在那個風雨飄搖的夜晚受到過這棵參天大樹的呵護……」

這個小伙子竟能說出其中很多關鍵詞,如:「心底的純真和對善良本性的渴望」「回歸至真至善的心靈」「也許有一天,這世上的人們,無論貧窮或富有,會發現自己真正幸福的源泉,誠信,善良和堅忍都曾經在那個風雨飄搖的夜晚,受到過這棵參天大樹的呵護」等詞句。他不僅自己退出了團、隊,還主動幫我把大法真相介紹給他的那位甚麼都沒有入過的同事。我們從大法洪傳世界到江澤民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罪行講到三退大潮,聊了半個多小時。我真為覺醒了的世人而高興。

講真相勸三退的每一天裏,都會遇到明白了真相,被大法救度了的可貴的人,下面是印象較深的幾個片段。

出現在公園的大學教授

有一天,我在公園的一角看到一個與眾不同的老太太在獨舞。一開始看她跳舞的人不多,漸漸的她的舞姿招來了很多欣賞者。我也過去欣賞過幾次。她很認真,天天用推車拉個大播放機,就像上了舞台一樣,服裝、化妝等小節也不敷衍。她跳的大多是大草原的曲子,五、六十年代的居多,每個動作都做得很到位,全神貫注,每天跳兩個小時,跳完後都是汗流滿面。

有一次,我和她聊天,得知她已七十多歲,原是某大學的教授。她說,丈夫去世後,為了健身,為了減少孤獨感,就來公園跳舞了。

一開始,由於觀念障礙,我沒有跟她談三退保命的事,可是她的身影、容貌經常在我腦海裏出現,我突然想到師父多次講過眾生都是為法來的法理,就萌發了和她講真相的念頭。

一天,我去公園較早,她也剛剛到場,正在做準備工作,圍觀的人還沒有過來,我找準這個機會,和她聊起了三退保命的事,出乎我的意外,她幾乎沒有障礙,好像就是等著讓我幫她退黨的,我說如果不願意用真名退,我幫你取個化名退出可以嗎?她說:我有化名,叫寒梅,就用這個名字吧。這時,有些人過來欣賞她跳舞了,我簡單的跟她說了幾句,告訴她法輪大法是佛法,不要反對。她說,我不反對法輪功。我心裏那個高興啊,這麼好的一個人,謝謝師父救了她。

又過了些日子,我又碰到她,想起那天講真相時,由於時間倉促,大法真相沒有講到位,我就給了她一本二零一八年的真相台曆,她欣然接受。

從那天起,我在公園裏就再也沒有見到她。我明白了:寒梅大姐到公園跳舞原來是等待大法救度她呀!

打工女不頭疼了

我們這裏有個勞務市場,很多打工的人在那裏等活。有一天,我和一個曾經給她做了三退的三十多歲的打工女聊天,她說她經常頭疼,這幾天疼得很厲害,我給了她一個寫有「真善忍」的護身符,告訴她照著上面的字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念了幾遍,突然高興的說:「真好使,我頭不疼了!我頭不疼了!」

她又管我要了好幾個護身符,說這個給丈夫,這個給孩子,這個給……打工女真的見證了「法輪大法好」的威力。

嚴肅對待三退的中學生

有一次我在站點等車,遇上了幾個放學回家的中學生。一開始我和幾個男生講了三退保命的事,孩子們聽的很認真,也都愉快的退出了團、少先隊。

我又和幾個女生講,當給她們取了化名後,有兩個女生光顧的高興那個化名了,這個說,我叫某某,哈哈……,那個說:你叫某某,哈哈……就不斷的在笑。

這時一個做了三退的男生嚴肅的對那兩個女生說:這麼重大的事,你們聽說過嗎?還嘻嘻哈哈不嚴肅,誰能告訴你這些事?那兩個女生頓時不笑了,認真的聽我繼續講真相了。

小學生一遍遍大聲念:「法輪大法好!」

有一天,我在我居住的小區碰到了兩個小學生在玩耍,我給他們講了退出少先隊的事,兩個孩子告訴了我他們的小名,愉快的退出了少先隊。

我又告訴他們誠心敬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災難來了命能保。兩個孩子很認真,大聲念了很多遍。我都走遠了,他們還在念。

這樣的例子很多,這裏僅舉幾例,和同修分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