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修在自己,功在師父」的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四日】最近,我體悟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這一法理表現在自己修煉的方方面面。

在學法的時候,大家都知道學法要淨心,不能抱著有求之心,也不能抱著想要悟到法理的心,我們要做的就是不斷放空自己,分清自我,抑制思想中的雜念,謙卑恭敬的學,而法理的展現是自動的,完全是自動的。這個持續抑制清除雜念的過程,我覺的就是在實修自己的表現;而這個學法得法的過程,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

有的時候,學完一講《轉法輪》,感覺好像沒學一樣,心裏挺難受的,不自覺的用這個「感受」來衡量學法的好壞。道理說出來了,好像挺明白的,難就難在那個忍受的過程,真的忍過去了,也真的會柳暗花明。在學法的過程中,我多次有過這樣的體會。簡單的說,法理是明白了,但那還不屬於你;好比路是通的,但是還得你去走。在這個實踐的過程中,你就會證實你所明白的那些法理;同時大法也在成就大法弟子。

講真相勸中國人三退的時候,也是這樣的表現。以前,我有過這樣的經驗教訓:給眾生使勁兒講,使勁兒說,可是他們就是不同意三退。越不退越急,越急效果就越不好,自己心裏還犯嘀咕:我是為你好啊,我真的是為你好啊,你咋不聽呢?!對方走了,還對自己來一句心裏安慰:「唉,總是有救不了的!」

回過頭來想想自己,還自我感覺講的不錯。狀態好一點的時候,會找找自己:哦,我太急了,可能是求結果的心;哦,我剛才講的時候還有爭鬥心;哦,我是不是講的太高了,等等。其實,如果再深入的找一找,就會發現,最根本上是因為自己把「修在自己,功在師父」的法理給忘了,覺的是自己在救人,自己在做,而不是自己在修,師父在做。看起來就差那麼一點點,而實際上很可能差的很遠。

我越來越體悟到,這一點非常關鍵,往往是障礙我們提高、舊勢力阻擋眾生得救的根本原因之一。「修在自己,功在師父。」這也不只是掛在嘴上的,而是要溶入自己的內心,時時事事要看透表面,深入到這個根本點上,那對自己的修煉提高,真的是飛快。那一道道門,就會為你打開;那一條條路,就會為你延伸。因為說白了,就是找自己、修自己,其它的都是師父在做,那不就是聽師父的話,信師信法嘛!

前兩年,我在身體過關的時候,也體悟到了這一點。往往人在難中的時候,不自覺的就有求快點過關的心,其實那是對過關時間的執著;再一個是對於苦難的對抗,那是對身體感受的執著。在法理上,還會表現在從師父的法中找對自己有利的話來證明自己所悟是對的。當然這不是自己有意去做的,因為這是自身沒有修好的部份──舊宇宙生命屬性的必然。其實,問題就在這兒,如果主意識不強,還會動搖自己修煉的根本,動搖自己修煉的信心,造成過關失敗。

關過去了,回過頭來一看,明白了,那個想快點好的心,那個對於苦難對抗的心,恰恰是阻擋自己提高的原因之一,也給了舊勢力鑽空子的機會,就好像是我們自己把那個「病」按住不讓師父給「治」一樣,而人的表面還在那求師父呢!如果能夠看到真相,也許自己都會覺的好笑。其實,就守住修自己的一念,遇到甚麼事都當成好事,該好的時候自然就會好,該我承受我就承受,不去想其它的,其它的都交給師父,很可能那個難一步就跨過去了。站在法上說,那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舉個例子。有一次,在RTC平台上交流了一個成功闖關的事例:有位台灣同修,心臟有毛病,很嚴重,要搭橋,醫生都安排好了,第二天手術。就在那時,有幾位熟悉他的同修到醫院去看望他,跟他交流。在法上,他一下子明白了,提高上來之後,他馬上要求出院回家。他的家人問他:「你想好了嗎?」他說:「我想好了,反正我也這麼大歲數了,要死了就算了,要好了我就證實法。」回去後,甚麼事都沒有,幾年過去了,好好的。當時跟他在一個病房的,還有三個狀況類似的常人,搭橋手術都做了,可是沒過幾年,都去世了,他沒做,反而沒事。

看似簡單的一句話「要死了就算了,要好了我就證實法」,換句話說就是:「生也可以,死也可以」,那不就是放下了生死嗎?真的把自己交給師父,真的就好了。

我在過病業關的時候,沒有台灣同修那樣乾脆,拖了四週,最後我想:我修煉二十多年了,我豁出去了,就把自己交給師父,真的死了,那也是圓滿。真的放下了,立馬就闖過去了。有一次,我跟同修交流此事的時候,同修引用師父的話:「正法期間弟子必須在正法結束後才能離去」[2],提醒我不能有「真的死了」那一念。我明白同修的意思,但是當我們身在難中的時候,是很難不把它當作沒有放下生死的藉口的。我悟到:放下生死就是把自己交給師父,生死都交給師父,修自己,找自己。

在修煉中,經常提醒自己「修在自己,功在師父。」這還能幫助自己不執著於修煉的目地,不執著於救人的結果,也不執著於自己要做的事,只把心定在修自己上,其它的都交給師父。甚麼意思呢?比如說,大家都知道修煉的最終目地就是圓滿得道,可是那只是個目地,只是個願望,如果想多了,如果想重了,你不就執著於這個目地了嗎?相反的,如果我們只專注於修自己,把意識都放在找自己上,那自然就不容易生出執著圓滿的心了。其實,這一點是表現在我們修煉的方方面面的。在修煉上,我們就是主動修自己,而願望的實現那是被動達到的,或者說是師父在成就我們。

我還悟到:有修煉的目地,那不是執著;生命有提升的願望,也不是執著,那是生命自我的選擇,而容易造成執著的是對於目地和願望過份的追求,同時又忽略了向內找修自己才是實現目地和願望的方式。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