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身體悟「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五日】我在十一年的修煉、助師正法的路上,真正體悟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只要弟子有堅定的正念,慈悲偉大的師尊就會教化我們修煉提高。

我是抱著得個好身體走入煉功場的。一上來,師父便把我身體淨化了,我由百病纏身而達到無病一身輕。在幾個月的大法修煉中,我原有的高血壓、血小板減少、神經衰弱、開刀後遺症等疾病,不翼而飛。我真正體悟到大法的超常,大法是真正的科學。我決心要跟隨師尊堅修,真修大法,學法修心不斷提高自己,做到實修。

在我修煉初期,先後有三次遇到生命危險,在師父呵護下,有驚無險。有一次我突然全身發軟,站不住,頭髮脹,心簡直要蹦出來一樣,眼看人支持不住了。我馬上在心中連喊兩聲:「李洪志師父救我!」「唰」一下,甚麼不良狀態都沒有了,師父救了我。

在修煉中,我漸漸認識到學法非常重要。遇到困難時,法學好了,困難會迎刃而解;被人心折磨時,多學法會使人心胸坦蕩,無怨無恨。有一次,在單位裏,我被選上了當教研組長,有個同事心裏不平,到領導那說我。後來有個同事對我說,她從上午講到下午說你的不是。我想,我是煉功人,不能同她一樣,今後各方面嚴格要求自己就是了,並把《法輪功》借給她看。在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時,我多次向她講大法的真相,叫她常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能遇事呈祥。在大法的指導下,我心靜如水,正確處理了這件事,那要是個常人不知會氣成甚麼樣子。

在家庭中,矛盾來了,一開始時,還真的很難過關,總想說幾句,有時心裏氣得憤憤不平。師父告訴我們:「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明白了這些產生恩怨的因果,我知道了修心的重要,在矛盾中能把心放下,就能過了這一關,放不下便提高不了,業債也無法消掉。我牢記師父教導,在家中也要高姿態。後來,有一次我兒媳婦罵我,從上午罵到下半夜,我都不與她爭辯半句,而且為她做事,處處關心她。因為這個爭鬥關闖過了,心裏也平靜了,類似的事也再沒發生過了。我們只有多看書多學法,學法修心,才能真正得到提高。

99年7月20日,中共邪黨開始了全面非法鎮壓法輪功,一時間惡毒的造謠中傷,大有天塌之勢,大法弟子遭到前所未有的嚴酷迫害。我心中只有一念,這麼好的法,我一定要堅修心不動。我逢人便講大法的美好,揭露邪惡的謊言。我堅持學法煉功,煉法輪樁法抱輪時常一抱便兩個小時,實際上這是師父在為我加持;一般三天便要通讀一本《轉法輪》。因為堅定實修,我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原本肥胖的身體變得勻稱了。我堅修大法的心更堅定,好像誰也動不了我堅修大法的心。後來,我想我要以身證實法,便一個人天濛濛亮便到河堤、沙灘上、公園裏公開煉功、背法。有一次,我在河堤上煉完功,接著背了一個多鐘頭的法。抬頭看天,發現太陽是紫色的。從那以後我每次看太陽都是紫色或白色的。這是師父讓我看到了另外空間清涼的太陽,在鼓勵我,同時又讓我見證了師尊講到的另外空間的法理。

為了揭露邪惡,抵制迫害。我與一同修約定,每逢「5﹒13」、「7﹒20」等前一天晚上都要出去寫真相標語或掛橫幅「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等,向世人講真相,同時震懾邪惡。有一次「7﹒20」前一天,我準備好一切,到傍晚同修還未到,心想今天我一個人也要去。正當我要出發時,同修來了,我的高興勁就別提了,心中一遍又一遍的謝謝師父,讓同修及時趕到。我們配合得非常好,巨幅的「法輪大法好」標語至今還光芒四射的在那呼喚著正義,喚醒著世人。也就是這幾幅標語用紅漆噴出幾天後的一天早上,我到那山上煉完功,去看看那些標語是否還在。我剛走近那邊上,一個蹲坑的聯防隊員,突然從樹叢中竄出,離我只有五十多米。我轉身朝山上一條小路走去,他在後面趕來。我前方不遠處有四個七、八歲的小孩在那唱歌彈琴,我向他們走去。在這些小孩旁邊恰好有一出口,我朝出口走去,那下坡路既光滑又陡,我非常冷靜的踩著陡坡路邊草上走,很快下來了。我心想:師父給我神通,惡人就在我背後出口處,我要擺脫他。那真是一瞬間,我便走到了公園的一個我從來未走過的出口。這時,我回頭望那惡人還在那陡坡上左走右走怕滑而下不來。我走出公園到街口處,恰好有一輛三輪車在那停著,我上三輪車平安到家。我真誠的謝謝師父這一路上的看護,神的安排。

有一次,一位同修被惡警綁架。我第二天便準備了一百條真相粘貼。傍晚,我去邀一個很少走出來的同修一道去做。那同修說,天要下雨了不去,我說:「那我自己去,等天黑下來再走。」我持續的發正念,天黑下來了,我要走時,同修卻願意陪我去了。我們一路走一路貼著。貼到一條河堤上,巡查的摩托車雪亮的車燈左右擺動的巡查著。我倆互相鼓勵著,發著正念。在摩托車離我們四、五十米時,還往電線桿上高高的貼上一張。我們與摩托相遇時,恰好旁邊有一條通向下面村莊的小路。我們談笑著上了小路,沒有驚慌、沒有彷徨,好像師尊就在我們身旁。在回來的小路上我們又一路貼著,當我貼完最後一張,同修幫我從河溝邊電線桿旁拉過來時,後面巡查車還在河堤上來回巡查,而前方通向街區的小路出口旁邊那一家後門開了,燈亮了,一個人還走了出來。這是唯一的出口,而且那是一警察的家。離我們僅有一百多米。同修說:「怎麼辦?」我說,「請師父加持,發正念叫他關燈,人進去。」等我們走到離他家四、五十米時,奇蹟出現了,「啪」一下門關了,人進去,燈也關了。我與同修異口同聲的說,師父幫了我們,謝謝師父。我們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超常.神奇,慈悲師父的偉大。

師父教導我們,「為了減少對大法以至大法弟子的迫害,所以我才叫弟子們發正念,清除它們對正法有意的破壞,從而減少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應該承受的,同時救度眾生,圓滿大法弟子的世界。」(《精進要旨二》〈正念的作用〉)師尊叫做的一定是最好的。我在發正念中確實見證到大法弟子發正念是有威力的,用正念能證實法。我在講真相時發正念,講真相能達到很好的效果;去發真相資料前發正念,會一路順利;有時中午學法時犯睏,發一會正念再學,便一點不犯睏。有一次單位召開所謂批判會,我選定一個最佳位置坐著,發出強大的正念,結果所有發言人都說不了解法輪功,只是聽宣傳說如何如何,甚麼也講不了;連主持會議的都是布置單位日常工作,根本不說甚麼批判了;上級來的所謂領導也說不了解法輪功。時間過去兩個多鐘頭,我一直不間斷的持續發著正念,使得邪惡的所謂批判會開成了檢討會、工作會。純真的正念神通大顯。

有一天中午,我發正念時,叫我五歲多的孫女在旁邊睡覺。在我發正念過程中,孫女先是叫喊:「好漂亮。」後又喊:「真漂亮,真漂亮。」我不動心的發完正念後,問她甚麼漂亮?她說我發正念時全身放白光,把整個堂屋都照亮。我又問她甚麼「真漂亮」,她說後來,我頭頂上方一個金光閃耀的天門開了,裏面還坐著個金光閃閃的金佛。這是偉大的師尊讓我孫女見證了這神聖美妙的顯像,告訴我大法弟子發正念功力超常,也是在鼓勵.激勵我要重視發正念。有一次,孫女告訴我,要在晚上兩點至三點發正念,而且要發一百分鐘的長正念。我明白,這是師父借孩子的口來點化我。我一連兩個晚上發了一百分鐘正念,第三個晚上我發了兩百分鐘正念。第二天我問孫女,奶奶昨晚發了多長時間正念。她伸出兩個手指頭說:「發了兩百分鐘正念。」我問她:「你怎麼知道的?」她說昨晚在夢中與表弟爭起來:我說奶奶發兩百分鐘正念,他說發一百分鐘。我說你不信,我們去問師父。結果,師父說你發了兩百分鐘的正念。當時,我好感動,我們所做的一切師尊都瞭如指掌,弟子只有精進更精進。

我們如果正念不足時,就容易造成大錯。有一次,我在家摔一跤。當時,只覺得右手臂很痛,一看小手臂,手腕處軟軟的。當時正念不足,心想:不好了,手臂斷了兩節。錯把假相當真的,讓邪惡鑽了空子。這一想,更痛。而且坐在地上捧著手臂叫師父救我。這樣,手臂真的斷了。過後,我悟到:師父已經給了我們的神通,我不去用,還去求師父,那麼點小事都解決不了嗎?如果當時坐下來一立掌發正念,堅定「沒有事」這一念,一顆心不動能制萬動,手臂怎麼會斷呢?師父不是講了「這一念之差會帶來不同的後果」的法理嗎?關鍵時刻為甚麼忘了呢?我痛悔不已,簡直是剜心透骨。我向內找,找出了自己許多執著與不足,加強學法背法,堅定了自己的正念。腫得很粗的手臂也不痛了,我不承認手臂斷了。我照常用右手做事,發正念,幾天後腫也消了,好像是根本沒發生那麼回事。但發正念時,右手老斜著,我後幾個月才發現。我正念一出,心想:「我是神,右手立起來。」一下子它便立得正正的。真是念一正,惡就滅。

當前,我們要放下人心,排除一切干擾,堅定正念,抓緊救人。有師在、有法在,只要弟子正念足,時時處處師尊都會幫助我們。幾天前,有兩個在外地工作的老同事回來了,臨走前來看我,我馬上想到這是師父把有緣人安排到了我面前,我要救他們。我給他們講真相。結果,使他們明白了真相,一個退了團、一個退了黨。有一天,一個學生一天來我家兩次,第二次來只有我在家,我想:機緣來了。給他講真相勸三退,聽後,他非常激動,雙手緊緊的握住我的手說:「行,行,我退。」他當時,真是像知道我救了他那樣的感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