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如何學法才能得到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個人體悟,學法確實心要靜,因為大法要用真心才能得到,大法要用實修才能得到,要明白我們學法是為了修自己而學法,為了提高心性和層次而學法。有時師父講法只舉一例二例就包括了高深的法理在裏面,法理是廣義的,你站在哪個層次上去悟都可以悟出你要明白的東西來,但一定要站在法上去悟。站在人的角度去悟,就會悟偏。

大法是圓容的,我發現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的人學法效果不同,堅信的人他不會帶著執著去找自己想要的,也不會追求人家已有了的狀態。有的人聽人家說,大法裏面有內涵,讀書時就用心去找,結果沒找到,就開始灰心,甚至不太相信法中講的是真的。同修啊,你可不知道大法的內涵確實深不可測,但是修煉人是在不斷的學法,不斷的提高心性和層次而體悟出來的,不是找出來的。你如果心性和層次提高上來了,就會明白高一層的法理,你對法的認識就不同了,你就不會等師父來要求你學法了,你自己會主動抽出一切時間去學法,因為你已經知道了大法的珍貴,那你的怕心就會漸漸的解體。

說到怕心,我想可能人人都有,特別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突如其來的鋪天蓋地的鎮壓法輪功,又是抓人,又是勞教,又是判刑,又是進行酷刑折磨,甚至於迫害致死。說誰沒有怕心好像有些不實在,你就是不怕,那還有家人的阻擋,因為都是經過歷次政治運動多了,在人們心目中裝的就是政治是無情的,胳膊擰不過大腿,叫不練了就不練了。我家裏也是阻擋得厲害的,由於我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而走過來了。

我是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得法的,當時我只有一本《轉法輪》,我就認為《轉法輪》不是一般的一本書,其中沒有一句不好的話,怎麼會不讓煉呢,是不是上面有人搞錯了?停了兩個月,深思熟慮後,我想我應該堅定不移的按照《轉法輪》這本書上講的去修,看誰把我怎麼樣。後來接觸了同修,看到了師父正法時期的新經文和明慧網的文章,才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同時還知道了四二五有上萬的同修去請願,認真的學法,才明白了甚麼是走出來證實大法,隨即我們就在本地區開始貼真相,不久我們悟到應該上北京去證實大法。同樣遭受了被打被關,但六天時間就放了我回家,因為我知道自己是坦坦蕩蕩來證實法的。回來後,又抓緊學法,不斷的明白法理,做真相,正念正行很順手,因為我認為我講真相沒有錯。

我這裏用「好壞出自一念」講一個同修的故事。幾年前,有幾個同修去做真相,做著做著,突然有一電筒在閃動,一看發現是夜間巡邏隊,心生一念,該不會看到我們剛才發放的真相資料吧,就這一想,巡邏隊就有人發現了資料。同修又一想,我到廁所裏去,該不會找到廁所裏來吧。她剛往廁所裏去,巡邏隊就有人找到廁所裏來了,這是後來她被放出來以後講給大家聽的。同修的這個教訓,使我更加明白了師父講的「好壞出自一念」的法理,我們地區正辦洗腦班,我和同修講,法中講到有很多事情都是我們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那我們就發正念解體這個邪惡的洗腦班。通過大家發正念,那個洗腦班沒辦成。當然要能總結經驗教訓,那也就是成熟的開端。我們做真相不管是城市還是農村,都去,由同修引路,或是自己的親戚在某地,或是去同修的老家大家一起約好都去,哪怕是忙了一個通宵大家都是樂呵呵的,就這樣,長期做,長期堅持學法,不斷的在法理上昇華,就會越來越理智清醒。

當我每次讀《轉法輪》第七講,釋迦牟尼要洗澡,要他的弟子去打掃浴缸這段法時,悟到師父在這一段法中連續講了幾個「修煉要堂堂正正」,我們修正法就應該堂堂正正,邪惡在我的眼中就成了蟲子螞蟻,誰干擾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我就清除它。我不管走到哪裏都發正念清除我所到之處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清除所有世人頭腦中對大法不好的思想,清除所有世人思想中被邪惡謊言的毒害,把師父的慈悲傳給他的元神,把我大法弟子的慈悲留給他,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長期的這樣發正念就形成了機一樣,不會忘記,做真相的時候,更是正念不斷,正念隨身。世人還離我很遠時,我就給他清理了,路過我身邊時,都是善的表現走過去,哪怕是白色包裝袋裝的真相資料,在他的眼皮下面,正念下個罩,要他看不到他就看不到。我不分甚麼敏感日,有資料就去做。這幾年來,在師父慈悲呵護下我們都是安全返回。

由於我在城市農村做過真相,全面的掌握情況,知道了城市有城市的難度,農村有農村的難度,農村有些地方,各家各戶住得很散,很多人家裏都還養的有狗,有的還不只一隻。你就是不怕狗咬,驚動了人,也怕他們會出來看到你。城市雖然房子住得很集中,不需要東奔西找,但是有保安,還有攝像頭,但那都是管小偷的,但是給大法弟子做真相帶來了難度。怎麼辦?唯一的辦法只有正念正行,走神的路。師父告訴我們:「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時時刻刻我都是帶著這些法理伴隨我做救度眾生的事。有難度時,我就用法中的「橫下一條心」,一定要完成歷史賦予我的使命。

師父講的「隨意所用」這個法理,我做真相也隨意所用,想怎麼用來救人就怎麼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一個常人的大腦被控制那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即使常人對大法幹壞事都是被邪惡操控的,那我們一個修正法的修煉者就清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抑制他的魔性,那不也可以嗎?既救度了世人,又不讓世人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我這裏也不舉例了,一寫就很長,這幾年來我確實是這樣做過來的,不用懷疑,最近我就到有攝像頭的地方去做真相,正念正行,有的甚麼東西對我這個頂天獨尊的神不起作用,只能管常人。我一邊放,馬上就有營業員拿著看,直到我把菜挑好,要她去上秤,她都還看了幾眼才放下。世人確實渴望了解真相,因為她明白的一面是清楚的。

坐在車上就在空座位上放資料,也有人拿著真相就看,人民幣上寫真相的蓋章效果也很好。我從接到師父的《洛杉磯市講法》一看完,當時就把手上的零錢全寫上了。開始一個地方我只敢用一張,正念正行效果好,我就大膽的需要用幾張就付出幾張,當時有的看錢的真假會看到真相,發正念讓他看了直接與大法結緣和收下。開始我只敢在一元二元、五元、十元、貳拾元人民幣上寫真相,現在在一百元人民幣上寫同樣好。

我現在認為,大法弟子要堂堂正正的走出來救度眾生,會救更多人,世人明白更快,我為甚麼這樣說,前幾年我的女兒說過這樣一句話,你們法輪功的人,偷偷摸摸的給真相資料,有很多人沒有看就扔了,怎麼不光明正大的搞呀!其實常人說的光明正大,也就是我們修煉人要達到的堂堂正正。現在我也這樣想,大家都走出來堂堂正正的講真相,世人肯定會明白得快一些,一個是他們會認識到法輪功打壓得這麼狠,這麼長時間,法輪功的人照樣還在煉呀,這個功肯定是很好的。這幾年發放的真相資料也不少了,肯定會有人想問大家你們資料上寫的被迫害死的,還有活摘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呀?這光天化日之下共產黨也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來。但是中共惡黨確確實實這樣做了,那我們就必須得對不明真相的世人講清真相。

下面我們共同重溫師父講的這段法。「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後的執著》)所以我在法中才認識到修好自己才能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我在後來長期背師父的經文《正念制止行惡》,加上大膽的出去做,達到了做真相時不驚不怕,因為修煉人最終也得要達到師父的這個要求才行,師父告訴我們:「我要的是堂堂正正修煉的弟子、金剛不破的偉大的神。」(《排除干擾》)

我個人認為,只要我們認真學法,站在法上去認識法,把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擺進修煉中,會提高得很快的。有的同修說,我怕我發的正念不起作用,其實人神的區別就在一念之間,就看你怎麼去認識。你老是把你當人看,那你就還在人的那個位置上。你在法上昇華上來要把自己當作神,那你就是神,當然你就會按照神的要求做。

修煉是嚴肅的,只能精進,不能放鬆。我有一段時間帶孫子,沒有擺正家務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搞的被邪惡干擾得啥也做不了,還在順著它的干擾去看問題。一連幾天不學法,不煉功,還說有空我就把他補回來。後來發現我越這樣想,就越沒時間,抽時間拿起書來讀不到幾句就瞌睡了,幹別的事情還很精神。不行,那就站著讀,同樣讀不到幾句就瞌睡了。那就跪著讀,還是不行。我突然猛醒,是我不精進才出現這個狀態的,直到我安排了學法時間,狀態才起了變化。

這篇文章都是由於我不精進拖了很長時間。今年過年有一個明顯的點化,三十晚上給師父上香,由於有客人就搞的比較晚,火一引就點著了,我剛轉身離開,回頭一看,火滅了,我馬上又從新去點火,結果打火機怎麼也打不著,我心想,師父,我是真心的呀,打火機是好的,香也是買的盤好香,怎麼點不著了呢?我開始悟,師父是不是要我不要搞這些形式上的東西,抓緊去做好我弟子該做的三件事呢?我一悟到,火一下就點著了。

我們大家都要珍惜時間。如果我們在法上提高了認識,你就會明白大法是師父傳給我們的宇宙的大法。從法理上來看,只要師父一揮手,甚麼邪惡,甚麼不正的東西還能存在嗎?師父慈悲每一個生命,是師父珍惜每一個生命,讓每一個生命都有機會選擇自己的未來,給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建立威德的機會,給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修煉的時間。我們大陸大法弟子要抓緊在法理上昇華,早日停止這場迫害。現在我們大法弟子要說了算,我們認識到了就邪惡自滅,救度更多的眾生。聽師父的話「不信良知喚不回」。

以上是自己的粗淺認識,請同修慈悲指正。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感謝同修的體會和經驗推動了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