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明慧網發送資料的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一日】農村同修能上明慧網不多,三退、「嚴正聲明」等各種資料都是經過層層轉手,彙集到上網點那裏才能傳送到明慧網。由於法的需要,我承擔了部份上網的責任。現在我把傳送資料的過程中的一些體悟寫出來,不足之處希望同修慈悲圓容補充。

一、是修煉不是工作

我開始向明慧網發送資料時,看到是一堆亂糟糟的紙片,有的還沒火柴盒大,一拿撒一片,有的字跡不清,有的破損不堪,有的同修把幾張三退名單從新整理後,卻又把原稿夾在資料中送來了;文章有的條理不清,冗長囉嗦,甚至沒有題目;「嚴正聲明」也是這樣,有的沒題目,有的沒寫地址,或用的是小名,看到這些,我心裏那個不平啊:埋怨、輕視、浮躁……各種執著心全都活躍起來了,可又覺的「做大法的工作」是很嚴肅的,又不敢馬虎,又不知如何把握,氣鼓鼓的敲打著鍵盤。

同修(丈夫)就把有上述問題的「嚴正聲明」退給送資料的同修,有問題的文章乾脆就燒了。

每發送一批資料,我都強調裏面又有甚麼甚麼問題,我多費了多少多少勁去解決,話語間除了訴苦外,更有著強烈的顯示心理。

隨著不斷的修煉,我漸漸的意識到向明慧網發送資料不是同修們給我的工作,我也是這個整體中的一份子,同修做的不足的地方,我應該無條件的補充圓容。圓容好了,是我盡到了大法弟子應盡的責任,沒理由顯示;圓容不好,應該無條件的向內找。這麼一想,埋怨、輕視、浮躁,就成了洩氣的皮球。

多年以來,我總認為自己很有能力,能比較好的解決各種麻煩,現在想想,甚麼有能力?只不過自己時常人為的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又憑著一點小聰明去解決而落下這麼一個虛名而已。而且我也看到自己平時做事就經常沒條理,有頭無尾,生活上邋遢,大大咧咧,還自以為瀟洒。我學會了體諒同修的難處,平和的去圓容資料中的不足。

在寫的過程中我又想到,不能只圓容資料的不足,在丈夫(同修)有不足的時候,我也應無條件的向內找,無條件的去圓容,而不能一個勁的與他摩擦。這也是在爭鬥心的驅使下,陷在是非對錯的執著中不會向內找了。

二、修去情的執著

對於文章我與丈夫看法也不同。我認為同修寫篇文章不容易,既然拿來了,幫著改改,儘量給發了。丈夫認為:編輯部同修太忙了,太差的文章純粹是耽誤編輯部同修和我們的時間與精力。我就與他爭。如果一篇丈夫建議燒掉、而我堅持發的文章在明慧網上發表之後,我便像逮著理似的對丈夫說:「你看,明慧發表了吧。你覺著人家寫的不行就不行了?你怎麼一篇文章都寫不出來?還一個勁的強調你的個人看法!同修的文章有不足,你不說主動的圓容,還給人家毀了,多不負責任啊。」說的時候,心裏那個痛快呀。

其實這裏面包含了各種各樣的執著:

眼睛老盯著別人的缺點。寬以律己,嚴以待人。

對同修有人的情。我判斷是否向明慧發送文章的標準不是站在法的基點上,而是一想到同修就覺的很親切,尤其是認識的同修。雖然拿來的文章不一定是熟悉的同修寫的,可畢竟是本地區同修的,所以發了一些自己都認為不值得看的文章。

對明慧網的依賴之情。師父在講法中多次提到明慧網,我就用人的情把明慧的作用理解偏了。明慧網發表的文章,我就認為很好,交流中我也經常用「明慧上一篇文章說了」作根據。

其實明慧網是大法弟子交流的園地,每個同修都在自己那個層次上談著對法的認識和體悟,發表了也不能證明這種認識就完全在法上,交流的目地不就是互相圓容補充,互相提高嗎?師父讓大方向看明慧,並不是讓我用明慧網上同修的標準去衡量對錯。我把編輯部同修當成了在學員之上的修煉人,我這不成了學人不學法了嗎?用明慧網上同修的標準去衡量對錯,還容易走入一個誤區:願意選擇與自己觀點相同或相近的文章看,利用明慧為自己的執著找依據。

另外,編輯部同修那麼大的工作量,我卻不先把把關:我不知道文章行不行,我發過去,你們判斷吧。這一念之差給編輯部同修增加了多少壓力?我自己懶的思考,卻把責任推給了別人。

其實站在法上判斷,就會知道行不行。

寫到這裏我又找到了一個執著:我在推責任時,有一顆怕因自己認識不足而把能發表的文章給耽誤了、從而影響到自己修煉的心。看來我推責任,還不只是因為懶,還有這個骯髒的私心在作怪。

我突然領會到「師徒不講情」(《洪吟(二)》〈師徒恩〉),這個「講情」不僅僅是對師父感恩戴德,還包括用人的觀念去理解法。只有放下各種人心,理性的認識法才能做到「不講情」。

三、幾個建議

總結經驗,我有幾個建議供寫文章及傳送資料的同修參考:

寫好的文章,至少找一個同修看看。如有字跡不清,馬上改正。如同修看不明白,要從新整理。

同修都應仔細看看《明慧週刊》二百六十一期《嚴肅對待「嚴正聲明」》及相關文章,明確「嚴正聲明」的要求,把不符合要求的「嚴正聲明」在第一次傳遞中就找出來,並給寫聲明的同修說清楚,讓他重寫。也建議以前寫過「嚴正聲明」的同修想想,自己寫的是否符合要求,不符合就一定沒發表,也要從寫。(我以前發過一些聲明,可不懂的查詢,發完就把原稿燒了,無法確認是否已發表。)

三退名單也是,傳遞時一定要看看,看不清或有其它不好的地方,補充好。

不管甚麼資料,儘量在第一次轉手傳遞時就要交待明白,因為這個時候有問題最方便更正。然後我們層層傳遞,層層把關,使我們的資料傳遞更加流暢,避免上網點瞎蒙亂猜,也避免「嚴正聲明」不合格,傳來傳去中來耽誤大量的時間與精力。

以前在我的潛意識中,整體就是我能接觸到的,或者說與我在同一地區的,我自己認為有機會能使上勁的同修。現在我真正感受到,全世界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們通過明慧互相交流,共同提高,用正念互相加持,共同精進。大法把我們聯繫到一起。哪個大法弟子站在法上,正念正行,都會使我們的整體更加圓容不破,反之則會給整體造成間隔和漏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