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大法弟子做真相資料的修煉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名農村大法弟子,自去年冬,經協調人介紹,外地的同修教會了我們三人做資料的簡易技術,我們也成了遍地開花中的一朵。下面是我修煉中的一點體悟,與同修們一起切磋。

向內找才是修

沒做資料之前,還認為自己修的不錯。自九六年得法以來,在師尊的呵護下,修去了不少執著心,對親情名利看淡了不少。在迫害中更堅定了隨師還的決心,從而否定舊勢力及邪黨靈體的安排,講真相,勸三退,與同修們一起逐漸的在兌現著我們的史前洪願。

可是,在做資料的過程中,逐漸的暴露出我的好勝心,幹事心,煩躁心,更重要的還是自己不易察覺到的妒嫉心。我的同伴給我的感覺是先說完話再幹活,恰與我的好勝心,幹事心是個明顯的對照。我想這也是師尊安排我們比學比修,事事對照的一個機緣吧!

在起初學電腦的時候,我自認為比她學的快,我學會了她還沒聽懂,所以都是安排我在學會後的練習中,再同她一起學,既熟練了我的技術,又幫她學會了過程,在同修耐心的幫助下,我們大體學會了做資料的簡單操作。在以後的配合中,不同程度的暴露出我的各種執著心:私心、顯示心、不耐煩的心等,根本不把自己作為修煉人,遇事向外推,看她不急不慢就不耐煩。我已續好紙,她還是說完話再操作,一晚做幾十本小冊子,我還嫌少,怨她,其語氣根本沒有善,更談不上慈悲,也沒為她著想。她家農活多,又常有人去玩,這更使我心不平,結果機器時好時壞,三番五次找外地同修來幫忙,若來不及時,就停下來。

有一次,同修要把打印機帶回去修,說:「這段時間,你們很好的學學法,發正念,向內找,修好自己,它們也就順應了。」

通過靜心學法,與同修們切磋,回顧前段時間,認識到外地同修來也只能幫助治表,根本治不了本,我們沒把心性提高上來,是解決不了根本問題的。同時我們向內找,發正念,解除邪惡對我們的迫害,互相之間坦誠的提出不足,我這擰的勁也順開了,同修的不足也改變了不少,這是為我提高而表現出來的,機器也好使了,現在她已經全操作了。這真是隨心而化。

師尊的呵護

看到《明慧週刊》二四六期中同修的一篇文章《我們做到了對師尊百分之百的信嗎》,自己意識到對師尊的信沒達到百分之百,遇到問題先是人的觀念出頭,後轉到修煉人的意念,沒有真正的認識到我們已擁有師尊賜給我們的超常能力和神通,如果遇到任何干擾、魔難,用法來衡量自己的一切言行,堅定正念,就會柳暗花明又一村。

通過以前機器三番五次出現毛病,我們切磋後,每幹活之前,都是先發正念,清除干擾我們做資料的一切邪惡因素,遇到問題先修自己,後修機器,還有特殊情況下請師父加持,效果都是很好,充份體現了大法的神奇。

有一次把二十七名三退的世人名單發送到明慧網(註﹕三退的世人名單應該直接發給大紀元),可就是上不去網,不是撥號失敗,就是找不到服務器,試了好幾次都失敗。第二天又過來了五十名三退的世人名單,這時心想?這是生命啊,這七十名世人的安危不能在我這裏耽誤,我要馬上發送過去,使他們早點得到神的保護。打好名單後還是上不去網,這時我一抬頭看到師尊那「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法正天地 現世現報」,就想請師尊加持,我一定發送成功。一邊上網,一邊發正念,結果很順利的發送成功了,我高興的對著師尊像雙手合十,謝謝師尊。

這只是近期的一件事,下面我再談一件在師尊加持下,正念正行,去掉人心,衝破邪惡的重重阻攔一事。

前幾天,在我們資料點這週應該是做《九評》(本地區小冊子、週報、九評、光碟等輪換散發,都是別的資料點撥過來,我們只是做小冊子為下週作準備),可是星期六的中午,發完正念後,同修到我家說他們讓我們做部份二四八期《明慧週刊》。因昨天打了份稿子沒上網下載,所以我倆急忙打開電腦,在急躁心的促使下,結果不是撥號失敗,就是找不到服務器。後來邊發正念邊操作,上去網後打開網頁找到週刊就是下載不下來,兩人眼睜睜的看著二四八期週刊沒辦法。後來成了無法顯示該頁,最後以「沒發現網卡」而告終。

我們商量到同修家再上網看看,結果一樣,這時已是下午三點了,原打算下載下來後,同修不幹農活先打印,同修晚上來取。這樣我們有點洩氣,自然而然的互相找自己的不足,這個說這幾天自己不精進,那個說沒重視發正念,正切磋著,男同修進來(他們是夫妻),先叫我們從心性上找,後來又說我們知道技術不行就別往身上攬,接著又說某同修把活往外推,是想自己打工掙點錢(某同修的修煉環境和我們不一樣,不打工母女就無法生活),沒等他說完我轉身就走,我回家請師尊加持。

在打開電腦的同時,我發正念,請師尊加持,衝破邪惡因素的阻撓,做我應該做的事,從而減輕同修的負擔。說來也神奇,結果一路暢通無阻,很快下載完畢,搬到優盤後,急忙到同修家開始打印。

晚上同修來取週刊,那個某同修也來了,切磋下一步如何安排。當我倆還準備下週打週刊時,男同修顯出一臉的不高興,以他的意見,我們只做小冊子。見我倆執意不改,又搬出下午的話來,先是找他妻子的茬,見說不服她,後又針對我:下午二點可以下載,若晚上下載不下來,你就不要再來這邊,我也不打電話告訴上邊人,你自己想辦法。

作為一個修煉人不難看出,這不是他的本意,說的是邪惡高興的活。這一點我們幾個都知道,便一起與他切磋。不能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珍惜這萬古機緣,利用師尊給安排的兩人都修煉的好環境,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同時我倆也意識到,這是邪惡鑽了他不精進的空子,以致再來干擾我們,從而達到不讓我們多做三件事的目地。其實只要我們心正念正,邪惡是沒招的。既然邪惡暴露出來了,那我們就好不客氣的消滅它。

由於電腦的各種技術不懂,邪惡的因素一直在干擾我。一次發送三退名單,在來自和標題等欄中需要打字,這時筆記本上就是顯示不出中文,我只好用拼音打上小寫英語,把它發送過去。我想這也是我修煉的一部份,在師尊的呵護下,我一定正念正行,衝破各種阻撓,最後隨師還。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