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法輪功學員王恩昌老人遭迫害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大連市法輪功學員王恩昌於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一日在迫害中痛苦離世,終年八十二歲。

大連勞動教養院二零零一年的殘忍迫害給老人留下了後遺症,每次小便需要很長時間,尿不出來,憋得脹痛,一直折磨到王恩昌老人離世。

王恩昌原是大連鐵路系統技術工人,工作兢兢業業,曾經出國援外四年。王恩昌修煉法輪功後,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身心健康,樂於助人。

二零零一年六月三日,當時六十五歲的王恩昌因修煉法輪功被中共非法勞教二年送入臭名昭著的大連市勞動教養院迫害。

被非法關押期間,王恩昌遭受了非人的酷刑迫害、性虐待及奴工迫害。警察隊長王琦為強制王恩昌放棄修煉,用電棍電、膠皮棒(俗稱狼牙棒)打,指使兩名惡人用馬札砍膝蓋、小腿,床板砍肩膀和後背,狼牙棒打後心。王琦說:「這就是國家法律,我就代表政府。」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王恩昌疼痛難忍,癱倒在地,心臟像爆裂似的痛。然後,暴徒用腳使勁踩老王的小便處,連踩了十幾分鐘。更令人髮指的是,王琦用一個水瓶吊在王恩昌的小便上折磨侮辱他。迫害使王恩昌數年傷未痊癒,留下後遺症,有時一宿要起夜十幾次,腰部經常疼痛,只好跪在床上把腰翹起來以減輕痛苦。

以後每天由兩名所謂「四防」惡徒輪番打王恩昌,並叫囂:你不就是一個燒鍋爐的嗎?我就代表政府治治你。老王被打昏,他們說他裝死,把老王雙手銬住,套上皮帶拉扯。從早上到天黑連續不停地折磨了他四天,打得他遍體鱗傷,從臀部到腿全是紫黑色,看不到一塊好皮肉。很多人都目睹了王恩昌被折磨的慘狀。

同一天(二零零一年六月三日),八大隊隊長喬威指使惡人將法輪功學員劉永來衣服扒光,面朝下按倒在床上,身上壓上板凳,兩個惡人坐在上面,並用皮帶勒住眼睛,口裏塞上破拖布,用繩子勒住。四五根電棍一起上,潑上涼水以增強導電性,電擊全身敏感部位,尤其是生殖器、腳心、手心、脖子、嘴、耳朵等處。當時王恩昌在現場,被隊長王琦用電棍電擊臉部,並讓他看折磨劉永來,不看就電。


法輪功學員:劉永來

當年才三十六歲的劉永來,二零零一年七月六日被吊銬折磨、毒打致死。悲傷的親人撫摸劉永來的身體時,發現一條腿斷了,後腦塌陷,全身呈紫黑色。身為警察的哥哥,在弟弟血肉模糊的屍體面前,默默的站了許久,他可以想像善良的弟弟所遭受的酷刑,被活活打死的慘烈。

大連教養院八大隊這種非人的折磨和酷刑,導致五名男法輪功學員死亡:曲輝、劉永來、陳家福、陳勇(因重傷,後死於關山教養院),他們都是三、四十歲風華正茂的年輕人,他們有德有才,卻被中共虐殺,他們年幼的孩子飽嘗了失去父親的切膚之痛。

曲輝生前曾這樣描述一次遭受的迫害:「被摧殘過的學員橫七豎八地倒在走廊裏,有的口吐白沫,有的痛苦地呻吟,那種景象慘不忍睹。我晚上九點也被拖到那個陰森恐怖的房間裏,惡警對我的折磨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早上八點。電棍不知換了多少根,橡皮棍把我身上多處打傷,臀部肌肉被打爛,膝蓋打腫,頸椎被打斷,口吐鮮血,並多次昏迷……」「我每次醒來後,教養院一名叫韓瓊的醫生檢查後說:『沒有事,還可以打』。我記憶最深的是一名叫喬威的惡警,極其狠毒,他一邊打我一邊獰笑著對旁邊的人說:『多少年沒這麼過癮了』。」 曲輝說:「只有地獄的魔鬼才會把折磨人當成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