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德陽市什邡市林世華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省德陽市什邡市法輪功學員林世華,被非法勞教、關洗腦班、看守所、拘留所、非法拘傳、監視居住,被迫流離失所,直到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晚十點左右,七十歲的他還被騷擾、監控,被劫持一天,於二零一八年四月四日含冤離世。

林世華是一九九七年三月經朋友夏品華(已被邪黨迫害致死)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在煉功前,他身患多種疾病:經常頭痛、嚴重的高血壓、脾氣暴躁、好與別人爭鬥。修煉法輪功後,他按「真、善、忍」做個好人,昇華自己的思想和道德,在短短的幾個月內所有疾病都不翼而飛,身體一天比一天好。在大法法理的指導下,他改掉了當常人時的很多不良習慣和陋習,人也逐漸變的善良、寬容了。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電視台開始瘋狂污衊、誹謗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後,林世華的家就無一日安寧的日子。

夫妻倆多次被非法關押,兒子被迫輟學、老母親含冤離世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初,林世華走在什邡萬安橋頭,被城關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她妻子盧勝會為了師父和大法的清白,上北京去向政府證實大法是被冤枉的,被北京警察綁架後劫持回什邡,二零零一年一月五號非法拘留十五天。十五天後又被劫持到什邡市「610」(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的超越於公、檢、法、司的非法組織)在馬井鎮(大碑村)辦的非法洗腦班。

當時家中九十多歲的母親眼見兒子、媳婦無辜被抓、坐牢,驚嚇過度,於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五日(正月初二)不幸含冤離世。林世華找到國保大隊要他們放妻子回家辦喪事,他們不放人,林當時氣急了就說:不放人我就把我母親的屍體抬到縣委門上去,讓大家來看一看,國保大隊怕把事情鬧大了,那天晚上派羅鎮長到他家來看老母是否離世,隨後才把他妻子放回來。

喪事辦完不久,二零零一年二月四日,妻子又被他們綁架到什邡市馬井洗腦班迫害。沒過多久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八日又把林世華綁架,同時抄了家,隨後把林世華劫持到什邡市看守所關押。

當時林世華十幾歲的兒子上學、吃飯都成問題。林世華本來是買、賣水果維生,進在家裏的水果沒人賣,全部爛了。由於這一次的迫害,使林世華兒子沒有辦法再讀書,十幾歲的他流落街頭。別人看到他兒子可憐,給了他一點米,叫他回家煮點飯吃。由於兒子小,差點引發火災,救火車都到了場。

在這慘不忍睹的情況下,街坊鄰居和一些善良的人就向國保大隊的人說:「這樣不行,要是真的引發火災,我們都得遭殃。那時誰承擔這個責任。」他們才把林的妻子盧勝會從洗腦班放回來。

非法勞教

林世華老母被嚇死、兒子被迫輟學、妻子被關洗腦班,他本人被非法關押看守所。接下來,不法警察以「故意擾亂社會罪」構陷,上邊不批;他們又以「參加法輪功、會道門罪上報」上邊還是不批;改成「防害公務罪」上報上邊還是不批。最後總計關了他六個月,甚麼罪名都扣不上,才把他釋放。

剛走出看守所,什邡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教導員馬祥雲和周漢順、葉祥偉他們又把他綁架到拘留所,多次威脅他說:「別人某某舉報你,還有某某檢舉你」然而在他家裏找到了兩張法輪功的傳單。就這樣他們在甚麼證據都沒有的情況下非法勞教他兩年半。

在看守所期間林世華病了,馬祥雲說:「死不了,不給醫。」馬祥雲等把他劫持到綿陽市臭名昭著的新華勞教所,這時他已病的很嚴重了,送他的警察說他裝病,並且威脅說,如果你裝病,看我怎麼收拾你。勞教所經過體檢,以身體不合格拒收。國保大隊的馬祥雲找到勞教所的有關人員說:「他是裝病,這個人在什邡影響大,無論如何都要收下。」勞教所免強把他收下。

就在到勞教所的當天晚上,林世華的病情加重,勞教所的警察把他弄到勞教所醫院,經過勞教所醫院再次檢查,醫院檢查的結果:「病情特別嚴重不能收」。第二天又把他弄到綿陽市人民醫院、綿陽市第三人民醫院等幾家大醫院檢查,都說他血壓太高,引起輕微腦血栓症狀。還有其它的病。三天後勞教所只好讓他回家治病。

回家後林世華加緊學法煉功,只幾天時間,就恢復了健康。國保大隊馬祥雲見他又可以賣水果了,他的心裏很是不安,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四號又把他劫持到勞教所。

到了勞教所,林世華以前的病症更為嚴重了,這一次是找人把他背進勞教所醫院的。人算入監隊的,後來又被轉到三大隊(也叫嚴管隊,專門迫害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實際人在醫院,醫生說他的血壓太高(190/230mmHg),叫他行走都要緩,絕對不能摔跤,還有腦血栓,並找來兩個勞教人員護理(實為包夾)。經一段時間的醫治,血壓還是居高不下,主治醫生說:我甚麼藥都給你用了,你的血壓怎麼就不下來。林世華告訴他說:「只要我煉功,血壓就會正常。」醫生不信,林世華說:你把那個護理調走(指不准他說法輪功的那個人),今晚我煉功,明天血壓就下來。醫生抱著試一試的想法,叫走了那個包夾,晚上他就煉了功。第二天上午九點左右醫生來查血壓,他的血壓基本正常了,醫生無話可說,親眼見證了修煉法輪功的神奇。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二日醫生為他辦了保外就醫。

持續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二月有可靠消息告訴他,國保大隊又要抓他,林世華被迫流離失所,到彭州市利春鎮賣水果維持生活。後來又把他愛人盧勝會叫去和他一起賣水果維持生活,後被該鎮派出所迫害。三月十二晚,惡警把他和妻子鎖在一個套房內,妻子被鎖在裏屋,他被用手銬鎖在外屋的鐵窗子的圓條上。十三號早晨大約四點左右,他正念走脫。什邡市國保大隊找到他兒子問到了他的電話,打電話告訴他:「你有膽量你就回來,我們好好談一談,不然的話我就把你妻子送楠木寺勞教。」林世華回家了,找到國保大隊劉教導員談了他家裏的實際情況,他本人的身體情況,後來他們又把他妻子非法勞教一年改為勞動教養所外執行。

二零零六年的夏天,什邡市「610」、方亭鎮羅代富(鎮長)、綜治辦主任陳超等人把林世華綁架到德陽東湖洗腦班,迫害二十多天。

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會之前,國保大隊和方亭鎮綜治辦陳超以及城東派出所的片警楊某等人把林世華強行按到車上,被綁架到廣漢市和興鎮所謂「法制教育學校」(德陽市「610」非法辦的強制洗腦班,實為非法關押、殘害善良人的黒監獄)迫害。當時他病得很嚴重,洗腦班的人看他病得不輕,不願意收。什邡市「610」的一個女的說:「他是裝的,不要管那麼多,把他弄上去關起來再說,把他關到樓上一間屋裏。」。當天晚上十二點左右,他出現了嚴重的病狀,呼吸很困難,他們看實在不行了,怕出人命,才打120把他送到廣漢市人民醫院,經醫院搶救,次日上午十點過才脫離危險,後經檢查,醫生說他有心腫大、高血壓、肺氣腫、嚴重的支氣管炎。洗腦班怕他死在那裏,他們要承擔責任,第二天下午通知什邡市綜治辦的人員把他從醫院接出來,綜治辦的人員把他丟在他所住的小區門口,就走了。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晚十點左右,有兩個穿制服警察和幾個便衣大約七、八人敲林世華的門。林世華問他們:「幹啥子的?」警察說:「你開門我們說兩句話就走,問個問題。」林世華說:「有啥事明天來。」他們說:「不行!開門!」接下就是打門踢門,林世華說:「你把姓名警號報給我,核實了就開門。」有一個警察說:「我姓楊,認識你。」林世華說:「我煉法輪功,做一個好人,犯了啥子罪了。」一個警察說:「是×教」。林世華說:「是哪個法律、哪一條、哪一款寫的?」他們不答話了。林世華又說:「江澤民都垮桿了,你們還死抱住不放。」居委會主任又來喊開門,林世華也不開。他們下樓去了,在居委會辦公室內守了一夜。(辦公室離林的住處很近)

次日(十五日)上午,林世華開三輪車出去了(他是搞客運的),出門就拉了一個學生上學。跟蹤他的人喊了一個三輪車,同時喊來了幾個警車把林世華劫持回小區居委會辦公室,派了四個便衣把林世華守著,直到下午六點才放人。

一個近似於五毒俱全的人,在大法慈悲的教化下,改掉了很多惡習,學會了用「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卻遭到了政府多次非法關押、各種迫害,直至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