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十年冤獄 南京法輪功學員成海燕被迫害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江蘇報導)江蘇省南京市法輪大法學員成海燕女士,在中共對法輪功長達十九年的迫害中,曾被非法判刑十年、關押精神病院迫害二個半月、被非法刑事拘留三次、抄家五次、關押洗腦班多次,又被逼迫與軍人丈夫離婚等等迫害,於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含冤離開人世,終年六十三歲。


成海燕

中共不法人員對她的迫害一直到離開人世前的最後都沒有放鬆。

成海燕女士,原是中國藥科大學副教授(雙學位),為了支持軍人丈夫的國防事業,離開了她熱愛的教育事業,調到了江蘇省物資總公司輕紡織品公司任經理。她於一九九八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她身患乙型肝炎,「大三陽」指數超過三個+,且有肝硬化跡象,西醫對此已無可奈何,修煉大法後一個月痊癒。

身體健康了,心性也提高了。她處處按照「真善忍」法理做事。她曾去銀行存錢,營業員把10000元寫成了100000元,她回家發現後立即轉回該銀行要求糾正,營業員千恩萬謝;一次去超市買東西,七十多元的濃縮果汁沒算錢,她發現後馬上退了回去,超市負責人再三感謝說:「出了超市門還把東西退還的還沒見過。」

她丈夫是現役高級軍官,為了軍隊建設,從他們結婚、懷孕、生孩子、培養孩子,她丈夫都很少顧及家庭。修煉法輪功前她對丈夫怨氣很大,說自己找了一個電話丈夫,光說話不見人;光說話不做事,甚麼忙也幫不上。修煉以後她知道自己要為他人著想,不再抱怨,主動把家庭主婦該做的事做好,不讓丈夫分擔憂愁。丈夫看到她修煉後如此大的變化,曾感歎地說:「軍嫂要都煉法輪功就好了!」

就是這樣一個好人,在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成海燕去北京出差,因為包裏搜查出了《轉法輪》書籍,南京火車站派出所以此為由,將她非法扣押,並由南京市後宰門派出所非法抄家。非法抄家的警察聲言:我們倒要看看這個年輕的軍級幹部家是甚麼樣子?看的結果使他們大失所望,並非如他們所想像的奢華,而是非常簡樸,因為她家是用「真善忍」善化其心的。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二日,成海燕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南京「610」和後宰門派出所綁架到南京腦科(精神病院)醫院迫害兩個半月。

當時南京軍區政法委書記雷鳴球(此人已遭惡報於二零零六年十月死亡)及溫宗仁(此人於二零零八年三月死亡)等人等親自出馬,逼迫她丈夫與成海燕離婚,否則就命令他離開部隊。而當時的江蘇省「六一零」主任王榮生配合軍區黨委對成海燕多面夾攻,不但逼迫家人把成海燕送至南京精神病院迫害,還合謀施壓,以事先寫好的「感情不和要求離婚」的所謂「協議書」,強逼成海燕在不符合婚姻法的離婚協議上簽字。為了使丈夫不受牽累,成海燕只得含淚寫上:「只因我修煉法輪功,為了丈夫的前途,被迫簽字。」可中共惡人至此還不罷休,強行命令她丈夫必須在三個月內和一個毫不相識的女人結婚,以截斷她的婚姻後路。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九日,成海燕因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徐州市青年派出所非法拘捕,對她實施大背十字銬夾酒瓶和上腳鐐的殘酷迫害十數小時,她的手腕和腳踝當時就紅腫起泡流血,其損傷部位就此留下痕跡。

成海燕被徐州市雲龍區法院非法判刑十年,關押在南通監獄迫害。在一個不到十平方米陰暗的閣樓裏,吃、喝、拉、撒、睡全在裏面;腳鐐、手銬加身;十幾個殺人犯、吸毒、賣淫女輪流包夾;不准探視,不准通信、通話,除了獄警辱罵、訓斥,就是各級的「610」洗腦迫害,甚至在飯菜裏面下不明藥物,整整六年時間。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被家人保釋出獄。

成海燕出獄後,無家可歸的她,只能暫住親戚家,為生活所逼,在一家藥店打工度日。二零一一年,她去看望友人時,一度被守在那裏蹲坑的南京國保警察綁架。二零一三年五月下旬,成海燕再次失蹤,後在國內外人士正義呼聲下,她被放回家。二零一四年三月五日,成海燕再次被綁架。

成海燕女士在二零一一年四月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和江蘇省高級檢察院、高級法院郵寄不服徐州市雲龍區法院非法判刑十年的申訴狀 (無果); 二零一四年四月她分別向中央第十二巡視組(駐江蘇組)和習近平寫信反映徐州市雲龍區法院非法判刑十年的情況;二零一四年八月她向江蘇高級檢察院、高級法院郵寄了對徐州市雲龍區法院非法判她十年的控告狀 (無果)。

二零一五年五月,南京江寧區有七八個警察在成海燕家附近蹲坑兩三天,在五月二十四日下午四點左右,把成海燕綁架,並非法抄家。不法之徒們將成海燕戴著手銬劫持走。

二零一五年六月,成海燕再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等機構控告江澤民破壞軍婚、故意傷害、剝奪公民信仰與人身自由等罪。

因此,幾年來對成海燕女士迫害尤其嚴重, 每到節假日、所謂的敏感日,就有保安蹲坑、跟蹤盯梢;電話被竊聽,通信被攔截,樓前還安裝電子眼;被派出所非法傳喚,610、街道、社區非法洗腦時有發生。每月只有不到300元的低保金。

在殘酷的迫害和巨大的精神壓力下,成海燕女士的身體每況愈下,但中共不法人員對她的迫害一直到離開人世前的最後都沒有放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