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沂水縣李玉章在中共迫害中含冤離世(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陽春三月,桃花爛漫的季節,沂水縣北門樓村修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李玉章,在邪黨迫害中,離開了人世,享年六十九歲。鄉親們含淚相告,親人悲傷萬分。

李玉章,生於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日,沂水縣諸葛鎮北門樓村民。因為他的父有自己的信仰,他從出生的時候就是中共鎮壓的對像,小小年紀的李玉章就開始遭受邪黨迫害了。一家人在北門樓被迫害得呆不下去了,跟著他父親到山西討飯。

'李玉章遺照'
李玉章遺照

為了生活,李玉章不得不幹重體力活,扛一百多斤重的麻袋包,自學了畫畫手藝,經常累得手腫脹粗大,關節疼痛,用各種方法治療均無效,從此落下了類風濕關節炎的毛病。十八歲那年,他母親去世。生活的苦難,使他養成了自卑暴躁的脾氣,經常酗酒鬧事,打罵妻兒親朋,醒酒後,還不自知,日子過的艱難困苦。

一九九八年,李玉章欣喜地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他知道這是千萬年不遇的教人修心向善的高德大法。他用心學法煉功,身體好了,脾氣好了,全家人都為之高興。

李玉章門前不好走的路,他自己默默地把它修好了。鄉親有甚麼需要幫助的,只要說一聲,他會馬上放下自己的活,去幫助別人。

有一家村民與他家的地相鄰,那家把界石給拔了,把他家地裏的石頭往李玉章的地裏扔,李玉章不但不生氣,在自己家澆菜時,總是悄悄地給那家澆澆,那家感動地連聲說:「法輪大法好!」

是法輪大法把一個脾氣暴躁滿身是病的人,變成了一個修心向善身心健康的好人。可是就是這樣一個好人,卻遭到中共不法人員的各種迫害,李玉章曾被勒索現金兩萬多元,非法洗腦一次,非法拘留三次,非法勞教兩次,以及近年來不斷地騷擾、抄家、非法關押。

一九九九年,大法和師父遭到中共鋪天蓋地的污衊,李玉章到北京證實法,被劫回,一百多號人輪番遭毆打,他被勒索6000多元錢,非法拘留十五天。九十六歲高齡的老父在他被迫害期間,經不起打擊,去世。

二零零一年,李玉章被邪黨人員哄騙到古村洗腦班,遭毒打,逼迫看污衊師父和大法的錄像,被勒索4000多元錢去。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四日晚十一點左右,諸葛鎮派出所副所長申恆春,夥同沂水縣國保大隊等一夥人,把年近七十歲的兄弟李花章綁架,並劫持李花章叫開李玉章家的門,把李玉章秘密綁架。在村書記李世生的配合下,不法人員非法搜查了李玉章的家,並洗劫一空。

當晚,李玉章和李花章遭到國保大隊警察們的毒打,第二天,被送往沂水縣看守所。在看守所裏,李玉章遭到國保大隊王金龍、張振強、剛子等人的毒打,牙齒被打掉好幾顆。被非法關押三十多天後,李玉章被秘密送往淄博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一日夜十時,諸葛鎮派出所郭振濤、沂水公安國保大隊、諸葛鎮委等八人,翻牆到院內打開門,闖入屋內,把李玉章從床上拉起,讓他交出電腦。李玉章說:「沒有。」他們幾人立時把李玉章打翻在地,說:「如不交出電腦,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找出來。」警察們把屋內屋外翻個遍,把放在紙盒裏的五百元拿劫走,李玉章家屬看到後說:「你憑甚麼把錢拿走!」他們說:「沒拿你的錢,你這是誣陷執法人員,你再說把你拘留起來。」並開始毒打李玉章的家屬。

李玉章再次被非法勞教一年三個月,當時查體不符合勞教關押條件,血小板很低(在沂水縣看守所被迫害所致),沂水國保申文峰等人請了勞教所人員吃一桌,把李玉章強行留下。在章丘官莊鄉第二男子勞教所,李玉章身體狀況不好,出現昏迷,小便失禁。勞教所不允許他兒子為他辦保外就醫。非法勞教期滿回家後,李玉章弓腰駝背,身體無力。

即使這樣,中共也還不放過他,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四日,山東臨沂洗腦班高長瑩等人,勾結沂水縣「610」頭子劉煥德、諸葛派出所及鎮委綜治辦主任趙明元、魏長軍等人,出動三輛車,將李玉章和女兒李金玲等三人綁架到諸葛鎮洗腦迫害。

二零一四年,對李玉章騷擾一次,二零一五年,又騷擾李玉章一次。

在這樣持續的迫害下,到了二零一五年冬天,李玉章已煉不了功(煉功動作忘記),也學不了法,身體每況愈下。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楊波任諸葛鎮派出所所長不久,沂水縣諸葛鎮綜治辦副主任黃寶輝和派出所人員,竄到北門樓村的李玉章家,把李玉章老人綁架到拘留所,拘留所拒收,才放回家。第二天,又把正在大街曬太陽的李玉章老人拉到拘留所轉了一圈。老人說:「我犯了甚麼法?你們還不算完了,快把我送回家。」他們才無奈地把老人送回了家。

二零一六年,諸葛派出所警察,在沂水縣公安國保的操控下,又把李玉章綁架到拘留所,企圖非法拘留,拘留所拒收。

二零一七年正月,李玉章做了手術,七月十八日,諸葛派出所、綜治辦、沂水公安局不法人員又來李玉章家非法抄家、攝像等。

在中共不法人員長期的迫害下,以致李玉章後來走路也不穩,時常摔到,經常昏迷。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

李玉章一家人多年前遭受的迫害,請見《山東沂水縣李玉章一家遭受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