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勞教 判刑三年 上海陸愛榮淒涼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上海報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是溫馨莊重的聖誕節,人們在懷著對神的感恩和崇敬,靜思過往,享受聖誕節的平安喜樂。但是在上海浦東區法輪功學員陸愛榮家裏,卻是無比淒涼。凌晨三點,五十四歲的陸愛榮睜著雙眼,離開了人間。

陸愛榮
陸愛榮

自從中共江澤民集團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輪功開始,十八年裏陸愛榮經受多次迫害,兩次被勞教迫害,被非法判刑三年,歷經酷刑和凌辱,妻離子散,身體和精神都被摧殘崩潰。看著他不願瞑目,淒涼離去,在場的親友無不心酸落淚。

兩次勞教,遭受酷刑虐待

陸愛榮,家住上海浦東新區長島路,原是上海膠鞋六廠的職工。他心地善良,淳樸老實。一九九六年他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前他雖然正值青壯年,但身體不好。修煉後各種疾病消失了,他認定法輪功是正道,要堅定的修煉下去。他煉功非常刻苦,每天很早到煉功點,颳風下雨都少不了他的身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他為了法輪功說句公道話,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回來,單位配合中共迫害,開除了他的工作和中共黨籍。他失去了穩定的工作,只能打零工養家。

二零零一年陸愛榮再次去北京上訪,再一次被綁架,並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二零零九年上海世博會期間,他又被人構陷,七月二十三日陸愛榮在單位上班時被浦東新區浦興街道、浦興派出所不法人員綁架,晚上被非法抄家,又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在勞教所他遭受了酷刑,受盡虐待。

610脅迫、挑撥 妻離子散

回家後,他本想讓家庭安定下來,為了養家,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一段時間內家庭和諧,似乎風平浪靜了。但是中共沒有放過他,居委工作人員到陸愛榮所在單位騷擾,威脅說:「他是學法輪功的,你們要注意他,用他有危險,要小心。」如此多次,陸愛榮被辭退。

陸愛榮個性老實、單純,四十多歲的人找工作本來就不容易,居委不斷的採用類似的方式干擾,他再也找不到工作了,家庭陷入了嚴重經濟困難。本來生活稍有轉機,這次家庭徹底破裂了。

找不到工作,陸愛榮自己擺了個修鞋修車的小攤,以微薄的收入養家糊口。610人員找到陸愛榮的妻子,唆使她問陸愛榮:「我們娘倆和大法,你選哪個?」簡單淳樸的陸愛榮沒有識別610的險惡居心,草率的作出了回答,傷了妻兒的心。本來修煉大法是於家於國都有利的,卻被中共的迫害把家庭成員對立起來。妻子後來怨恨他,與他離婚,實在是610挑唆的結果。離婚後夫妻共有的房子也被賣掉了,財產分給前妻。從此以後,他居無定所,租房居住。

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因為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心性,提高自己寬容別人,家庭更加和睦;很多家庭多年積怨,因為學了法輪功,學員能向內找,不記舊恨,消除了多年的怨恨。正常的國家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世界上信仰宗教的人們佔大多數,沒有被逼著在信仰和家庭之間選擇的情況。只有中共有這樣的險惡居心,它不但用暴力迫害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飯碗和家庭,也是它得心應手,實施迫害的工具;他不但殘害人的身體,更要殘害人的精神和靈魂。

陸愛榮被說成「只煉功,不要家」,「對家庭沒有感情,不負責」,其實是中共610背後挑撥,有意的污衊,造成周圍人對他的歧視和孤立。中共有系統周密的安排,無孔不入的迫害手段,簡單純樸的陸愛榮不能識破,落入了中共的圈套。

家庭是壓垮人的最後一根稻草,雖然回答了「我選法輪大法」,實際上離婚對陸愛榮打擊很大。在他最後的時間裏,提到前妻的名字,他會流淚;看到女兒,也止不住的流淚。可惜的是,他已經沒有辦法再次對她們說出來,只能用眼淚來表達。

被非法判刑三年 不堪屈辱、以死抗爭

二零一三年下半年,陸愛榮使用寫著法輪功真相的人民幣時,被惡人構陷。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六日,陸愛榮被浦東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由於體檢時血壓高,改為監外執行。

中共610人員不讓他與其他學員聯繫,在他腳上安裝了定位器,時刻不放鬆對他的監控。陸愛榮有一次把定位器拿下來,610 的人馬上就找到他,恐嚇他說只要一拿下定位器就收監。老實的陸愛榮不敢反抗,整天帶著定位器,度日如年。雖然沒進監獄,但他遭受的凌辱、煎熬勝過監獄。

定位器安在身上,睡覺、洗澡都不能取下;二十四小時被監控,出門受歧視,使陸愛榮感到極大的屈辱。他內心充滿矛盾和痛苦,長期生活在恐懼不安中,精神逐漸崩潰。有一天他又拿下了定位器,但又怕中共610人員來找他,就喝了農藥。如此行為有三~四次。

法輪大法教學員不能殺生,更不能自殺,但是陸愛榮長期遭受肉體和精神雙重壓迫,精神崩潰,無法像其他法輪功學員那樣平和、堅強的反迫害。他走了極端,以死抗爭,這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殘酷的迫害造成的,江澤民和中共才是罪魁禍首。610的人員監控到他的情況,馬上找到他,發現他吃了毒藥,把他送到川沙人民醫院搶救,後來轉到上海福華康復醫院監禁。

敬老院受虐

離婚前,陸愛榮不會料理生活和家務,對妻子依賴很強,生活自理能力很差;離婚後他在江蘇省崑山市買了一套房,本想過去住,但是司法局和610不讓他去,指定他只能在「戶口所在地」生活。陸愛榮沒有經濟來源,不得不順從610,住進了上海市浦東新區合慶鎮敬老院。陸愛榮以為,住在敬老院解決了食宿問題,不用自己料理家務,還能出去走走,並沒有喪失自由。全然不知,中共控制下的敬老院,已經變成了一部迫害修煉人的機器。

敬老院的工作人員和護工,被中共洗腦,被610人員關照過,敵視法輪功,對陸愛榮和探視的親友態度很不好。他住進敬老院半年,出現了腦血栓的症狀,從二零一七年九月份後,陸愛榮半身就癱瘓了。如何造成的,敬老院如何醫治的,這些情況親友們都不知道。從此以後他和在監獄遭受酷刑沒有任何差別。因為穿衣服困難,護工根本不給他穿衣服,渾身赤裸,長期臥床,身上惡臭,長滿褥瘡。他不能說話,不能動,任由護工擺弄,喪失了做人的尊嚴。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有一次,法輪功學員到敬老院去看他,他手腳分別被綁在床欄杆兩側,完全是酷刑「死人床」的樣子。手腫的變形了,被繩子勒出一條血印子。學員們把繩子解開,給他聽法輪功師父講法,他就開始哭。每星期去看他,都是綁著的,和護工要求「鬆綁」,但沒用,親友們一走就綁上了,直到下次來才能再鬆開一會兒,這種痛苦可想而知。學員們找護工談,問為甚麼給綁著?護工說:不綁他就踢被子。學員們說他知道了,不會再踢了,不要綁著他了。護工說不行,他還會踢,沒有用的。態度非常敵意。

目睹陸愛榮在敬老院遭受迫害的情況,親友們決定接他回家,就是這個簡單的決定也是困難重重。他只有一個癱瘓的身體,自己的房子和租住房子的鑰匙都在610人員手中,要接他還得610同意。法輪功學員配合他的親友,把他從敬老院背出來,送上車,送回家中。當時渾身惡臭,長滿膿皰。學員們毫不介意,回家後幫他洗澡,清理膿瘡,穿上乾淨的衣服,準備了各種生活用品。護理癱瘓病人是很難的,周圍的法輪功學員無私的幫助他,輪流照顧他的飲食起居。

回家後陸愛榮的哥哥、姪子、女兒都來看他。陸愛榮百感交集,痛哭失聲,想說甚麼又說不出來。法輪功學員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念的聲音特別大,但吐字不清楚。

矛盾和掙扎

因為修煉法輪功,他長期遭受迫害;兩次非法勞教期間,經歷了種種酷刑,他對中共的邪惡手段產生了畏懼。他不願意放棄修煉,但是又因為自身的軟弱不能正面反迫害,無法擺脫對他的迫害,他內心充滿了矛盾和痛苦。

在長期消磨,歷盡酷刑,妻離子散之後,他不能理性看待這一切,對自己最初的選擇和信仰也發生了質疑。二零一七年三月,他把法輪功的書籍交給其他法輪功學員,說不再修煉法輪功了。他以為,放棄修煉法輪功,中共就能放過他,讓他過正常的日子。他沒有認識到的是,中共是毀滅人類的惡魔邪靈,它不但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同樣迫害任何不服從中共邪靈的人。中共殺人,不但要殺身體,還要殺人的靈魂。即使放棄修煉法輪功,中共也不會一絲一毫放鬆對他的迫害;反而因為他老實軟弱,迫害變本加厲,直到最後。

中共也用洗腦殺人。先造謠、抹黑法輪功,煽動民眾敵視法輪功,然後把他們變成執行迫害的幫兇和工具。只要中共需要,隨時可以將它所掌控的人員、部門,變成協同迫害的機器。敬老院的護工本來和陸愛榮沒有冤仇,因為610的洗腦和關照,就敵視和虐待法輪功學員。街道和居委的人員,更是不遺餘力,在陸愛榮最後的時刻,也沒有忘記上門騷擾。就這樣,陸愛榮被身邊的人歧視、孤立,最終一步一步被逼入絕境。這些人不知道,他們是被中共暫時利用了,還以為自己做的是好事,其實自己真正的生命早就被中共劫持了。

陸愛榮有個朋友,叫蔣雪軍,被稱作老蔣,陸愛榮的事情全是通過他,全家人都非常信任他。但是他們卻不知道他是浦東610雇的「義工」,專門監視法輪功學員。陸愛榮的一舉一動,他都會監控彙報;610的布置安排,他都會執行。敬老院是他聯繫的;是他簽字把人送進去的;陸愛榮的租住房的鑰匙、崑山房產的鑰匙都在他手裏;房子沒人住的時候,他張羅出租;租金支付敬老院費用,也是他安排;甚至陸愛榮去世後,他還幫忙料理後事。可悲的是,陸愛榮一直遭受迫害,直到最後;還認為蔣雪軍是好朋友,是在為他好。

被中國洗腦毒害的世人,不信神佛,敵視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他們已經不知道,作為社會中的一個角色,正常的工作應該是怎麼樣的,怎麼樣對待親人朋友才是對的,他們以為配合中共的標準和要求才是正常的,也不知道自己的行為違反法律,侵犯人權。法輪功是救世的佛法,站到法輪功的對立面實際就是被剝奪了進入未來的機會。他們是被中共殺掉的另一類型,靈魂被中共殺掉了。

回歸與救贖

陸愛榮回家後,在法輪功學員精心的護理下,身體好轉很快,腫脹、膿皰消失了。他想自己站起來,想自己煉功。一次他在身邊沒有人時,想自己下床,結果摔倒在地。他絕望了,接受了自己已經喪失行動能力的事實,徹底失去和信心,也失去了活下去的意志。

回家第十三天,過了十三天正常人的日子以後,他流著淚走了。慶幸的是,他沒有在敬老院陰暗、疾病和惡臭中離開,沒有在護工的歧視和虐待中離開。他是在法輪功學員的精心護理下,在親友的關注下離開的。在離開之前,他又聞到了久違的佛法,選擇了回歸。

我們為他祈禱,希望能如他所願,在另一個世界中,能自由的選擇「真、善、忍」大法,不會再被誤解和歧視;他擺脫了中共邪靈,回歸到佛國淨土,大法會抹平他內心的創傷。

可惜的是,被中共洗腦毒害的人們,全然不知自己淪為中共邪靈的幫兇,雖然配合中共得到了眼前的一點好處,但是真正的生命面臨萬劫不復的深淵。我們也希望他們能認清中共邪靈的本質,不與它為伍;善待法輪功學員,使自己的靈魂得到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