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除我的嫉妒心和爭鬥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七日】幾個星期前,有同修在交流中談到他們發現自己有嫉妒心,妒嫉心反覆的出現,他們希望清除它,但卻不知道它的根源。我也開始思考這個問題,因為我知道我也有這種執著心。嫉妒心在我的工作、家庭和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都表現出來。

我的丈夫也是一名大法弟子。那天晚上我們又發生了爭吵,因為我不喜歡他告訴我如何做一件事。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他經常告訴我如何如何可以做得更好,但是我經常會立即爆發並拒絕他的想法,通常甚至都不考慮他的建議。但是事後我冷靜下來,我通常能夠接受它真的是一個更好的主意,或者比我自己做事的方式更好。

但是今天晚上我比平時更加生氣,而且我白天就一直在思考嫉妒心的問題,所以我知道我有一些東西需要修掉。我想,「為甚麼我這麼難接受他的建議?」我的表現看起來沒有道理。他只是想幫助我,是為了我好,讓我做得更好或更快。為甚麼我不能接受?為甚麼我覺的他的建議聽起來像是對我的批評,或者覺的他是在表現他比我更優秀?這時我看到了自己強烈的爭鬥心。我沒有把我們兩人看成是同一個團隊中成員,我認為大部份的已婚夫婦都會這麼認為,但我常常要勝過他一頭。

師父說:「真正修道的人當中也有這個反映,互相之間不服氣,爭鬥心不去,也容易產生妒嫉心。」[1]

我意識到我的嫉妒心與爭鬥心,不僅在我的婚姻中,而且在我生活的各個方面。我從年輕時就有了非常強烈的爭鬥心。我參加過很多運動項目,甚至會和我最好的朋友直接競爭。我們兩個都很公開的互相競爭,這對我們來說很正常。

在我修煉的初期,當我打坐時,師父向我展示了兩個場景。第一個場景是我排在一條很長的隊伍中等待與師父握手。這是一條很長的隊伍,似乎無窮無盡,我排在中間的某個地方,看不到隊伍的頭和尾,但我不在乎,無論等待多長時間,我都很高興能和師父握手、見到師父。但是,有一個小女孩和我在一起,孩子不停的哭鬧,急躁,想要快點走到前面,甚至想要插隊。但我非常平靜,一直安撫她,告訴她要耐心,最終會輪到我們。早或晚沒有關係,我們要去見師父真是太好了,這是一種非常平靜的感覺。

下一個場景是我和其他人都坐在我們的功柱上,有的人的功柱高些,有的人低些,但所有人都直線上升。沒有任何人會交叉或碰撞另一個,我們都有自己的軌道直線上升。沒有人會干擾或阻止你向上移動,而且其他人上下移動對你沒有直接的影響。然後我上升到遠遠高於其他人,當我到達那裏,我感覺很孤獨,有點無聊。修的高應該是好事,但沒有其他人分享,我覺的並不愉快。於是我希望別人也能跟我升到一樣高,接著我看到了下一個場景,我下降到一個更大的群體中。然後我看到我可以幫助別人提高。一旦我領悟到了一些更高層次的法理,我可以將它分享給我下面的人,反之亦然。這很好,通過互相幫助,我們所有人一起提高。所以我們會很自然的鼓勵對方提高,分享,互相幫助共同提高,我們都很感激這種幫助。我們可以相互支持,同時幫助自己。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好或更快的提高,但我們可以利用彼此的技能和智慧來使每個人受益,並愉快的一起上升。

從這些場景中,我意識到我們實際上並沒有相互競爭。我們總是能夠獲得我們有權獲得的東西。沒有人可以阻止我的道路,但我們可以互相幫助提升速度。

在回憶修煉初期的點悟後,我更加仔細的看我的嫉妒心,我發現當我看到別人擁有某種力量或能力,而我想要卻沒有時,妒嫉心通常會浮現出來。這讓我感到自卑,激起了爭鬥心和嫉妒心。

經過進一步的反思,我可以看到,每個人都有獨特的優勢和弱點,每個人都不一樣。我們都來自不同的宇宙天體,因為無窮多的原因和方法,我們的修煉道路各不相同,但最終我們的目標是一樣的,達到圓滿。

在做大紀元的工作時,我也會看到這些妒嫉心。我與另一位非常聰明、有能力的編輯一起工作。有時當她提出建議或糾正我的工作時,我的妒嫉心和爭鬥心就會出現,我感到不舒服,我的第一個反應是試著證明她的想法不比我的好。

有趣的是,她和我經常一起開玩笑說,我們兩個合在一個就變成完美的作家和編輯,因為我們有非常特殊的優點和弱點,它們完全相反,使我們成為完全互補的二人組。例如,我有很多故事的想法,但我不是一個好作家;她會抱怨她沒有任何想法,但可以寫。所以事實上,我們一起工作得很好,可以互相彌補對方的缺陷,最終我們合在一起可以創造出一些東西,而不是兩人都一無所獲。

幸運的是,在工作環境中,當我看到這些妒嫉心時,我能夠更容易的抑制它。我很清楚,我為報紙所做的貢獻取決於我的修煉和合作,而最重要的目地是為了讓報紙挽救更多的眾生。因此,在這種情況下,我能夠看到自己的妒嫉心,並真誠的評估是否這位編輯的建議更適合本文。如果是這樣,那麼很明顯的,我應該做正確的事,而不管它是否讓我感覺自卑或者不舒服,我能夠把自我放在一邊。

但是,假如我不能?假如我更關心保護自我而不是做對報紙最好的事呢?假如我不能接受她的想法,會不會製造更多的衝突?我是否會拒絕好的想法,因為他們不是我自己的?這樣的話,也許因為我嫉妒,我們無法創作出一篇篇很棒的文章。如果我們競爭,而不是合作,我們將無法一起工作或創造任何東西。這對我們自己和報紙來說會不會更糟?這種競爭和嫉妒會不會損害對那些眾生的救度?

我理解這就是為甚麼大法修煉對妒嫉心看得如此嚴重,因為它植根於自私,阻礙了合作,它不僅阻礙我們自己的提高,而且使整體難以提高,不能救度更多眾生。

最近,我和我丈夫陷入了一個非常具有挑戰性的局面,我們不得不在非常緊迫的期限內完成工作,否則一個家庭成員將損失五萬美元。直到那時,我和丈夫一直在吵架,有些時候我們幾乎無法完成任何工作,因為我們打架太多了,但我們必須完成這項工作,而且這項工作無法一個人獨自完成。

當這個突然的截止時間到來後,我們不得不向內找,我們兩人都認識到我們有一個非常強大的爭鬥心,如果我們要實現我們的目標,我們必須拋開自我,去做需要做的事情。一旦我們清楚的看到它,以及不能克服它的後果,我們輕鬆的將它放下了,以便完成需要完成的任務,而不再管它是自己的想法還是他人的想法。

門鈴響了,房屋檢查員到了,我的丈夫正好敲下最後一顆釘子。幸好我們通過了檢查,我們的家人沒有失去任何東西,事實上從那時起,我們與這些家庭成員的關係也有所改善。整個過程雖然有壓力和困難,但對我們是一件好事。

通過思考這些執著心,思考如何克服它們,我有了一些理解。我意識到,當我對別人的能力感到嫉妒時,常常是因為我認識到他們擁有的強大力量或能力。也許是因為我希望自己擁有它,或者得到它,但實質上我只是在欣賞這種能力,這能力是師父給的。

這讓我意識到,師父給了我們各種能力和長處,而且我的理解是,我們都是師父身體的一部份,所以這些都不是同樣的優秀嗎?我需要嫉妒甚麼?如果師父賜予我們不同的能力,我們如何競爭?事實上,我們不是神,所以我們不能擁有一切能力,但我們知道我們需要合作,所以這些能力必須分給我們每個人,以便我們能夠利用它們貢獻給整體,並完成我們的使命。我們每個人都需要貢獻我們所得到的,這使我們成為一個整體。

我意識到,我覺的嫉妒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因為我沒有完全認識並欣賞我擁有的獨特的優勢和能力。於是我開始思考這些可能是甚麼。然後我意識到我可以嘗試看看他們,那很好,但事實上我並不需要。我只需要在心裏明白,師父已經給了我讓我完成使命和修煉圓滿所需的一切能力,以及為了整體的成功而需要貢獻的能力。我不必擔心能否找到這些能力,或者通過爭鬥和顯示自己,來確保他人注意到這些。我只需要知道我是一個大法粒子,這使我成為一個寶貴的大法弟子。

我需要做的就是不要讓我的執著阻擋我的修煉。最近,當我看到自己嫉妒心出現時,我能夠阻止自己的負面感覺,轉而問自己,這個時候我對這個人應該感謝甚麼,這種感覺立即從嫉妒轉變為敬畏和欽佩,並且我很快就能看到它的所有榮耀!我驚嘆他們擁有多大的禮物啊,我更願意成為這樣的人!或者,哇,他們可以做到這一點令人驚訝,因為我們真的需要這裏有人能夠做到,但那不適合我,那是為了他們,這很好。

當我看到自己的爭鬥心突然出現時,我不再將這個人看作是試圖超越我或者把我貶低,我覺的他們就像坐在高高的功柱上,伸出手來幫助我升高到他們那裏,我很感激有機會培養自己,並能夠提升。

我仍然有很多修煉的空白和層層的執著心要去除,但我覺的,我現在至少已經意識到它們並在消除它們。我知道自己是法的一顆粒子,並且我不必再嘗試證明自己,所以我有一種寬慰和安心的感覺。

我現在關注的是認識到別人的優勢,他們能貢獻甚麼,我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甚麼,以及我如何能夠幫助、支持和鼓勵他們在一個環境中做出偉大的事情來,最大限度的發揮他們的影響力。

我希望這篇分享也可以幫助別人。我想,如果我、我的丈夫以及這位大法弟子都有這種嫉妒心,那麼其他人很可能也有。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了我們的媒體和救度眾生的使命,以及我們自身的圓滿,消除它是非常重要的,否則的話,妒嫉心會阻擋我們完成來到這裏的歷史使命。如果它可以阻擋我們修煉圓滿,它肯定會阻擋我們的媒體。

如果我們能夠消除爭鬥心和妒嫉心,讓對方大放異彩,我們就不會把重點放在自己身上,最終會讓我們大家都受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