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青年:我和家人修煉法輪大法受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位二十七歲的工程師,是一年前從朋友那裏聽說法輪大法的。

在此之前,我是很講究現實利益的人,不相信輪迴、神、特異功能,或修煉等。我經常閱讀科學類的書籍,以便了解自然與社會。但是我發現許多事情是實證科學解釋不了的。比如說,為甚麼有人會存在對前世的記憶,死亡是否為生命真正的結束,地球之外還有沒有生命,宗教是怎麼回事,到底是甚麼原因人會進山修道?我感到科學所涉及的都是人們看得見、摸得著的事物,然後就把它歸結為真理。

在閱讀了《轉法輪》之後,我的這些問題都有了答案。不僅如此,我還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和用真、善、忍來分辨好壞、善惡;我也知道了真正修煉的目地是甚麼。李洪志老師把這一切都利用科學通過最淺顯和最讓人明白的語言解釋的清清楚楚。

我過去迷戀於玩電子遊戲,花很多時間看電影、甚至有時看不良網站。當事情不合我的心意時,我就會對他人發火。現在我修煉法輪大法了,這些執著也就變的減弱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消失了。我開始考慮他人,並且不管是在家裏、工作還是社會上都遵照著真、善、忍去做。我也不再像過去那樣說一些看似無害或無傷大雅的謊言。當客戶出售機器或設備給我所在的公司,而給我贈送禮品或現金酬謝時,我總是婉言謝絕。當他們問為甚麼時,我告訴他們:任何一個法輪大法學員都會儘量地去幫助別人,而且不求回報。我也把法輪大法介紹給了同事、家人和朋友,他們有的人已經開始修煉。

一、全家受益

我在大學二年級時患了慢性肺病,每當季節更換或飲用大量冷飲後,我就會咳嗽三、四個星期。要是不去看醫生,發病的時間會更長。只有當我睡覺的時間,咳嗽才會減輕一些,但第二天又會繼續。咳嗽時我會精疲力盡,一團糟。這影響到我的工作和學習,我也為給他人帶來不便而不安。每次發病後,我都會服用大量的抗生素。由於過敏,我不能吃藥片,所以醫務人員每兩週就給我打一次針。每次的醫藥費約500萬盾(即220美元),但只管那一次的咳嗽,當我冬天保暖不夠時又會復發。修煉一年以來,我不再需要藥,甚至冬天喝冰咖啡也沒問題,無病一身輕真是一件很高興的事情。

我的女朋友(現在是我妻子)也於幾個月之前開始修煉。在一開始,她只是跟著我閱讀《轉法輪》,後來她知道這不是一本普通的書。她的職業是醫生,知道許多疾病是無法治癒的,也了解許多疾病是很特別的。我們現在明白人的病都是自己的不好行為等業力造成的,所以重德行善會減少疾病。就這樣,她的潰瘍性結腸炎甚至還不知道時就已經消失了。

母親與妹妹也這樣了解到大法。母親有腰椎間盤突出和淋巴結鈣化,這帶來很多不便,走路時也疼痛。在家庭生活中,父親的指責也讓她很難過。修煉大法後,母親做家務一點問題沒有,也能幫鄰居照看小孩。父親的話再也傷不到她,她是一笑了之,內心裏依然充滿陽光與喜悅。我的妹妹在修煉得知人生目地之後,她轉變觀念改掉了許多惡行,現在很自覺地做家務。即使對難以相處的人,她的態度也好了不少,不再以惡報惡。我想在此感謝法輪大法,給我們全家帶來和睦與平安。

我的一個嬸子也在半年多前開始修煉。因為潰瘍性結腸炎,她時不時要吃藥。修煉後,她一開始腹瀉了幾天,然後就減輕了許多。她知道師父在給她清理身體。有一天,她在廁所裏摔了一跤。廁所很窄,便池佔了差不多一半的寬度,她當時在廁所中間向後摔的,但很慶幸躲開了便池。當她告訴了我這些時,我也為她高興,並且提醒她感謝師父。

我的一位堂妹咳嗽了很多天,服了不少藥,但無濟於事。我給她講了大法是怎麼回事,建議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她高興地跑過來說咳嗽減輕了許多,她想謝謝我。我對她說「我沒有做甚麼,要感謝就感謝李老師吧。」她又問了我關於修煉的事情,並說會閱讀《轉法輪》。

二、有驚無險

一次,妻子和我騎摩托車去鄉村裏參加一位朋友的婚禮。回來的路上,天黑又下著雨,路燈也很少見。當我們經過一段窄路時,對面一輛車為了超過卡車突然加速。由於路窄,車就開到了路的這一側。當時車燈很刺眼,我也看不見路。沒有辦法,我只能急剎車,就開到了路邊。這時後面的一輛車衝了過來,撞在我們摩托車上。我被掀起來,又落下來掉在座位上。我轉過頭來看妻子怎麼樣。她沒有那麼幸運,坐在地上,左腿有點擦傷,但無大礙。那幾輛車沒有停下來,都開走了。

我們很幸運沒有摔倒在摩托車的另一側,否則我們就會撞到路邊的柱子上。這就像李老師說的:「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1]我們對撞我們的那輛車一點兒都沒有怨言。在檢查了摩托車之後,我們把車發動後就上路了,幸好車子運行良好。否則那麼長的一段路,走的話要走很長時間。我很感激李老師在這次事故中保護我們。

三、無怨無恨

現在修煉已經成了我生活的一部份,我的人生也更加有意義。慢慢的我也去掉了一些自私心理。比如說,人們通常把垃圾袋扔在路邊。我通常是找個垃圾車或垃圾筒來扔垃圾,儘管我為此要走一段路。我也不再像其他年輕人那樣信口開河,或談論兩性關係等話題。

過去當我討厭某個人時,我會不願再見面或說話。而現在,我心中有了慈悲,能夠看到別人的優點。我不會怨恨他人,即使他們給我找麻煩或羞辱我。這是我在修煉法輪大法前做不到的。在工作上,我會儘量做好該做的。即使是下班後,當有同事需要幫助修理機器時,我也會很高興地留下來一會兒幫他們,然後再坐公車還要走路才能到家。

在傳統新年前,我的房東突然宣布要賣房子。由於新房東趕在新年前粉刷房子,我們只有兩天時間就得搬家。舊房東為如此短的通知而抱歉,說會給我們一些錢讓我們搬出去。我告訴他不用擔心,我們不要他的錢也會按時搬出的。幸運的是,街對面的房客正好房租到期要搬走。儘管妻子和我白天都要上班,我們還是花了兩個晚上打掃新房子,並且把所有的東西都搬了過去。

由於法輪大法帶給我的這些變化,許多同事與鄰居都從我這兒得知了法輪大法。在其他同修的幫助下,妻子和我也製作一些紙蓮花,上面繫著介紹大法的短句,以便更多人能夠知道大法的福音。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