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明真理 慈悲化怨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四日】我和丈夫為人忠厚,與人相處,禮讓三分。可命運卻和我們過不去。我父親和繼母在市區開了一個比較大的幼兒園,非常盈利,經濟雄厚,產業不小。父親去世後,留下了萬貫家財,一奶同胞的兄弟姐妹們一致要將繼母攆走,大家共同分家產。我覺得這樣做不對,雖然老人和我們沒有血緣關係,但是這豐厚的財富是老人和父親共同創造的,應該給老人部份財產。他們都說我傻,對我群起攻之。我頂著壓力,為老人說話。在我的協助下,老人得到了該得的財產。兄弟姐妹們在分家產中不但沒有我的份兒,他們分完後都不理睬我,對我耿耿於懷。我回不去家,都把我拒之門外。

我丈夫是領導幹部,有一定的社會地位。公公去世時,丈夫的同事、朋友紛紛來上厚禮,禮金接了五、六萬元,丈夫的兄弟姐妹們扣下這筆錢給了婆婆。婆婆去世時,丈夫的同事、朋友又紛紛來上厚禮,禮金接了八萬元,他的兄弟姐妹又都扣下,這十幾萬的禮金他們平均分了,沒給我們一分錢,並且把我們轟出家門。

娘家和婆家兩家家人對我們這般苛刻不公的對待,我心裏很不平衡,難過之餘,患上了抑鬱症。

一九九七年五月,我開的糧油店當時麵粉短缺,一個同行找我買麵粉,我按批發價給了她五十袋,她深受感動。她母親是修煉法輪功的,她把法輪大法介紹給我,給我送來一本《轉法輪》。我翻開書一看,每個字都金光閃閃,都是佛的形像,都是藍頭髮、黃袈裟,而且層層疊疊,成千成萬。我就這樣得法了。

我在看《轉法輪》的同時很想煉功,我不知道哪裏有煉功點。一天我去公園找煉功點,在一位老太太的指點下,我順一條小路往前走,一眼看到了湖畔上有一位身材高大、非常英俊的小伙子,他瞅了我一眼,就往前跑,我就在後邊跟著跑,跑了很遠,他給我領到了本城的一個大型煉功點,這裏有幾百人在煉功。到那後,我就和大家一起煉功。煉完功,我就找那個小伙子,找了好久也沒找到他。我回到家裏,翻開《轉法輪》,發現師父的照片和那位小伙子的模樣一模一樣。這時我才明白是師父法身給我領到了煉功點。我熱淚盈眶,心裏久久難以平靜。

因為家產,因為繼母,我得罪了所有的兄弟姐妹,成了他們的敵人。我是修煉大法的人,他們是常人,他們以我為敵,我也要與他們為善,大法要求對誰都得好,何況和我一個媽的親人,我要聽師父的話,我要高姿態,我要用大法賜給我的慈悲去化解與他們的怨恨。

於是,我首先帶著厚禮主動去看望姐姐。姐姐特別厲害,打官司、告狀、進京上訪,她都敢為之。姐姐一見到我,開口就罵,甚至動手撕我。我很冷靜,沒有頂嘴,勸她別再生我的氣,她根本聽不進去,我被她趕出家門。接連我又去了兩次,姐姐對我都是以這種打罵的做法攆出了我。我沒有灰心喪氣,我相信大法的威力是無窮的,我一定會感化她的。第四次,我還是帶著厚禮登門拜訪,姐姐終於轉變態度,和我言歸於好。我感謝偉大的師尊,是宇宙大法真、善、忍填平了我和親人之間的這道難以逾越的鴻溝。

我另外有三個妹妹、一個弟弟,還有丈夫的兩個哥哥、一個姐姐、一個弟弟、一個妹妹,在他們遇到困難時,我都主動伸出援助之手,我的善打動了他們的心,均和我們重歸於好。

親戚們有大事小事,我和丈夫都去,孩子們都不理解,認為親戚們過去那樣欺負我們,就應該徹底斷絕往來。每當孩子們埋怨我時,我總是告訴她們:媽媽是大法修煉人,師父叫媽媽做好人,對誰都得好,對親戚們媽媽更應該好。

我娘家、婆家雙方這十幾門親戚,在我的努力下,現在和我們都能和睦相處,這幾十口人從我身上親眼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他們都從心裏敬佩法輪功,敬佩大法師父,也都退出黨、團、隊組織,都獲得了福報。其中,我的小妹妹也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