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學員:我修煉法輪大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一日】二零零九年,我第一次聽到法輪大法時,我正在一個軍事單位。一位同事看見我盤腿坐著,便向我提起大法。他對佛陀和宇宙的解釋讓我很著迷。他說會給我大法書,以便我可以了解這種修煉方法。

在閱讀大法書籍前,我的腦海裏經歷了一種我從未感受過的情緒。當我第一次看書時,我感覺好像有電通過整個身體,每個我對生命、宇宙和道德的問題都被回答了。

儘管練了幾年瑜珈和一些氣功,我從未體驗過這種平和的感覺。師父淨化了我的身體,我充滿了能量。一晚當我躺在床上時,驚喜的發現了法輪在我的腹部旋轉。當我和其他人談話時,我慢慢的不再羞怯和緊張。我明白善惡有報,整個宇宙把這個關係平衡的非常好。

我開始修煉大法時兵役快結束了,我很快開始大學生活。我獨自學法、煉功三年,所以我的動作並不準確。一天我上網聯繫了一位在哈瓦那認識的同修。他教了我正確的煉功動作,並給了我一些資料,讓我第一次了解到中國對大法弟子所犯的暴行以及其他同修反迫害和證實大法的許多活動。

之後我在學法時意識到作為一名修煉者,我有責任趕上正法進程,告訴身邊的人大法和在中國的迫害。我從我的家人開始,然後是我的同學。我開始在旅遊景點給中國人傳單或直接與他們交談。有人不理睬我,有人則欣然接受了我的傳單。有時過後我會害怕,但我明白這種執著必須消除,因為如果這些人失去了這次聽真相的機會,他們可能不會再有一次,他們背後所代表的眾生都會有難。我感謝師父所做的一切安排,並且讓我知道這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件事。

發現根本執著

在大學的環境中深受常人影響,我陷入了各式各樣的誘惑。我停止了修煉幾年。我知道大法是我一直在等待的,但我沉浸在常人扭曲的觀念中無法自拔。我被和自己同性別的人吸引,這給我帶來了很大的羞辱、痛苦及損失。我利用這個機會提醒其他同修這種慾望的危險性,它不是我們真實的自我。師父多次警告我們這種執著並提及這種錯誤的關係。

「慾和色這些東西都是屬於人的執著心,這些東西都應該去。」[1]「人應該光明的活著,堂堂正正的像個人活著。不應該放縱自己的魔性,為所欲為。」[2]

但師父並沒有在這些年中拋棄我,有幾次在我的夢中點化我。有時候,我看到自己像光一樣漂浮著,有時會飛。我知道這是另外空間真實的我在懇求我回到大法中。在那幾年裏我幾次短暫回到大法中。直到今年二月,我終於決定要精進修煉,回到師父的安排中。

建立煉功點、做好三件事

在古巴同修很少,我們明白我們有責任讓大法在當地穩定發展,讓更多的人了解大法修煉,所以我們最近建立了一個煉功點。在那裏我們可以煉功並分享修煉中如何提高心性的經驗。有時候這個地點有點吵,但是一旦我們開始煉功,就像師父說的:「往那兒一坐時,感覺自己好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覺,知道自己在煉功,但是感覺全身動不了。」[1]

提升心性讓我花了最多時間。通過不斷學法,我了解了魔難的本質。我的理解是修煉者不斷學法是關鍵,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知道修煉的本質是甚麼,魔難並不只是單純為了消業,而主要是為了提高心性。只要隨時在法中並向內找,沒有不能通過的考驗。

師父讓我們做好發正念,我認為我們不能因為我們所在的地方而限制自己,我們必須持續發正念。我在家中、在工作時、甚至當我走在路上,我都會盡我所能發正念。

講真相也是一樣。多年來,師父安排我接觸中國人,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和迫害真相。在我住的城市的旅遊區,我看到了大法的力量和我們的堅定不移。有兩個中國女孩正在拍照,我試圖給她們傳單,但她們不理我,說她們沒時間,「我們沒興趣。」那一刻我問自己:「你不是在這裏幫助他們,讓他們知道真相的嗎?」我耐心地等她們拍完照,再次試圖給她們傳單,她們告訴我,「你為甚麼那麼固執?」我告訴他們我不是想強迫她們學大法,而是要知道真相。她們知道後就拿了傳單,我高興的對她們說了再見。

我最大的願望是不斷前進和提高,成為這個偉大整體的無私為他的一分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