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新加坡講真相的修煉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日】我出生在法國,十二年前得法,我很幸運我在新加坡住了一段時間,那對我修煉來說是一段很幸福的時光。我在那時不工作,當孩子上學時,我有整天的時間學法煉功、講真相。因為我來回要坐很長時間的公交,我就在坐車時學法或聽《九評》。

在新加坡的幾個月,我讀完了師父所有的講法。我讀書向來很慢,所以把師父的書在幾個月內讀完對我是一個很大的成就。我變的讀書時更專注。不管我在哪,哪怕是在車上,我都可以專心讀書。因為我在法中,我有機會就對遇到的人講真相。

清除對煉功點的干擾

到新加坡後,我每週去新加坡植物園幾次煉功。我們在的位置對著大門,可以看到花園的全景。這個煉功點是在二十年前建立起來的,我們是在早上五點前開始煉功,人們可以聽到美麗的煉功音樂。

一個小時後,一個穿白衣服的中國婦女到我們跟前練她的武術或氣功,伴著大聲的音樂。這事第一次發生時,我很佩服新加坡當地弟子的鎮靜和寬容。當這個女人後來又總來時,我發現我不能專心煉功。儘管植物園很大,她總是就站在我們一兩米之外,揮舞著她的胳膊。我越想越覺的不對,儘管她讓我有點犯怵,我相信師父會幫我。當她又出現時,我跟她講真相,她不聽,裝著不懂英語。我告訴她,她的音樂太吵了,這樣對別人不尊重,對她自己也不好。

那天以後我去了另一個煉功點,因為那裏的煉功時間更適合我。有一天我碰到了一個在植物園煉功的大法弟子,我跟她講了我和那個中國女人的事。這個大法弟子驚訝的說,「這就是為甚麼那個女人不見了?」原來那個人在那裏影響他們已有十年了。但自從我和她談話後,她再也不去植物園了。謝謝師父幫我們清理對煉功點的干擾!

在旅遊景點煉功

新加坡當地的大法弟子好幾次邀請我去一個旅遊景點的煉功點,他們說我是當地唯一的一個西人學員,如果我去景點煉功,中國來的遊客就可以看見歐洲人也有煉法輪功的。這個景點可以看到南中國海,天天都有好多旅遊車來。去那的大法弟子都穿著黃色的煉功服,上面印著大法網站的網址。但因為中共的壓力,學員不可以直接和中國遊客交談講真相或發傳單。

我煉功時,有學員聽到中國遊客說,歐洲人也煉法輪功?最開始時我不習慣在遊客一兩米之內煉功。有一個人裝著是遊客,偷看我們,但我經常看他出沒在景點。這對我是個提醒:在中國以外我們可以公開煉功,不用擔心甚麼。但大陸的大法弟子要承受很大的壓力。這個常出現的男人讓我體會到了一點大陸大法弟子經受的壓力,讓我更珍惜我們的修煉環境。我們可以不用小心我們背後有甚麼壞人。意識到這一點,我也變的更精進。

我知道我的西方人的面孔對中國人的影響,所以我幾乎每天都去那個景點。就像一個西人學員的交流文章中說的,我們西人學員可以立刻破除中國人腦中被中共灌輸的謊言。當中國遊客看見我時,他們很震驚有西人煉法輪功,會相互交談。我也遇到過負面的因素,但不太嚴重。

有時煉功時我睜開眼睛,我看出中國遊客很吃驚看見我的藍眼睛。很多人豎起大拇指,向我微笑,假裝給花照相,但實際在照我。他們會在我周圍呆很久,直到必須回到他們的旅遊車內。有一次一家四口豎起大拇指,當其他的遊客走遠時,這家的年輕人大喊:「法輪大法好!」他喊了兩次。還有一次我們煉靜功時,一個媽媽和她成年的兒子一直站在我們前面,他們雙手合十,面帶微笑。我非常感動。

給英國王妃Kate一張傳單

我家門口每天都有人放免費的報紙,我都會看,這樣我可以了解我的新環境,可以更好的講真相。有一天,我從報紙上看到說英國的威廉王子和他的王妃會到新加坡訪問。我的第一念就是:讓我看到這個消息是有原因的。我和一個當地的大法弟子交流怎樣是最好的向王室講真相的方式。這個大法弟子說我不要下太大的功夫在這件事上,因為她不覺的我們有多大可能會見到王子和王妃。

我還是去了,有很多人等著看一眼王子和王妃。那天非常熱,我周圍的人都在興奮的揮舞著英國國旗。有八排的人在我前面,我開始懷疑自己,我想回家了。就在那時我想起請師父幫我。

王子和王妃到來了,我被擠到前面,這樣只有三排人在我前面。王子和王妃從車裏出來向人群問好。我伸出胳膊,手裏有一份法輪大法的傳單。王子經過我面前,他沒有拿我的傳單。王妃過來了,她接了我的傳單。我不停的發正念讓王子王妃回去後讀傳單。謝謝師父的安排!

在各種環境講真相

新加坡當地的學員很自豪幫我了解傳統中國文化,幫我準備真相資料,幫我了解怎樣最好給當地人講真相。我發現講真相時,我需要快速了解這個國家的起源,不同的族群及他們的語言。這樣我才知道需要給他們甚麼樣的真相資料。

新加坡很多元化,有些人天天從馬來西亞過來上班。一次我們在海邊的一個餐館,服務員是一個年輕的女人,她的頭和身體都被頭巾或衣服包起來。我給她一份傳單,跟她說起法輪功。她很熱情,讓我給她演示功法。後來我注意到有一組遊客等著座位,我邀請他們和我們坐一起。這樣我和年輕的服務員一起煉功。她離開了一下去招待其他客人,但很快回來接著和我煉功。

在新加坡,我每天都坐好幾次公車,我總是給司機一份傳單。很多司機是從大陸來的。有一次我都走到車的後面了,司機從座位上站起來,揮舞著胳膊對我說謝謝。

新加坡有很多的施工工地,很多工人是從大陸或印度來的。當他們換班時,我站在出口處給他們發真相資料。有時中國工人會排隊拿我的傳單,他們都很高興收到資料。

我每星期去一次當地很大的一個公交站,和同修一起發資料。那裏有很多的中國移民。

我一家在東南亞很多國家旅遊過。每去一個國家前,我總是準備好那個國家語言的資料。當我到那時,我也儘量找那裏的同修交流,他們都很歡迎我,都幫我了解他們國家的情況。越南的大法弟子相對年輕,受過很好的教育,他們一般都是通過看網絡上的大法資料得法的。

能遇到各種各樣的大法弟子和常人真是太高興了。我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這就是師父給我安排的路,讓我給我遇到的人講真相。我跟人交流時,我很熱情,很高興,不覺的難。機會來了,我講真相就是了。我覺的每一個我碰到的人都是來聽真相的。我們可以在相對安全的環境去講真相,我們應該充份利用和珍惜這個機會。

我現在回到法國了,我常和一個中國大法弟子在街上對中國遊客講真相,她主講。如果遊客說英文,我也會講。這個大法弟子和我也經常說起我倆在一起時就很容易和中國遊客交流。真是一加一大於二。

堅信大法,走過病業關

在我修煉前,我有心動過速症。每次心跳不正常時,我都要躺下,慢慢恢復。我修煉後心動過速發生的沒那麼頻繁。每年一次,我和我的先生去爬阿爾卑斯山。去年我們爬山時,我突然蹲下,因為我的心跳突然加速。我先生不修煉,但他提醒我煉功。

我發正念後開始煉靜功。我一般腿會疼,但那天盤腿時不疼,感覺非常美妙,我感覺自己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我知道只有相信師父和大法才能得救。我的心很平靜,不再覺的有甚麼心動過速。只有當我去注意我的心跳時,我意識到我的心跳還是很快。我就這樣煉功持續了一個小時零兩分鐘,突然間我感到我的心跳恢復正常了。

在這一小時內我告訴我先生不用緊張,不用呼叫直升機。煉功後我站起,一點不覺的累。相反,我感到很精神,思想清晰,冷靜。我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激。這個考驗真是給我修煉的一個禮物。

這之後我煉動功時腿抽筋,我再煉靜功就很難。有一天又是這樣的狀況,我突然意識到我是一個大法弟子,我不允許邪惡干擾我煉功。這樣一想,腿不抽筋了。我再煉靜功時,腿又抽筋了兩次,但它不再影響我煉功。

這兩次事件考驗了我是不是修煉人,是不是堅信大法。我知道我還有很強的自我,還有很多的執著心。我試圖驅除負面的想法,當它們出現時,我告訴自己那不是我。因為我每天都讀《轉法輪》一講或其它的講法,在修煉方面變的更好。

個人體會,請指出不符合法的地方。謝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