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真相中證實大法的超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八月走入大法修煉的老弟子。在這二十多年的修煉過程中經歷了許許多多坎坷之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腦子裏時刻繃著一根弦。頂著外界的壓力,家庭的管制,曲曲折折,磕磕碰碰的很多事情,都是在師父的保護下闖過來的。尤其在講真相中有驚無險的事情,就更多了。今天我想和同修們分享我所經歷的故事,如若不妥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一、講真相救眾生是我的責任

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做好三件事,這就是最大的事。首先修好自己才能完成你們的歷史使命,所以在整個救度眾生、證實大法的過程中不能忽視自己的修煉,所以在修煉中一定要認真,那是作為一個修煉人的最基本保證。」[1]

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就應該承擔起這個責任,走出去堂堂正正面對面講真相救眾生,真正把眾生救了,兌現自己下世前的誓約。說實話,我很後悔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太晚,走出這個大門也就十來年,沒有早些面對面做救度眾生的事。只是晚上在門把上和汽車上等處發真相資料、小冊子或在牆上貼不乾膠、樹掛大法標語等有關大法資料。我悟到,這樣做只是間接的不是直接的,效果遠遠不如面對面做得好。包括眾生「三退」,真正抹去眾生心靈上的共產邪靈的陰影(烙印),就更是大打折扣。師父說:「你是眾生的希望,你是那一方生命的希望!」[2]師尊的法理在我腦海裏越來越清晰,按照師父的要求開始一步一步地走了出來。

(一)我把眾生當親人

在講真相中,遇到過方方面面的事情,各種各樣的人,甚麼樣心態的人都有。比如有人說我反黨、鬧事,對我指指點點,還有的為了得到常人中的實惠想要台曆、年曆的就說大法好的等等。面對這些情況,開始時因有怕心就不知怎麼說了,很苦惱,也很著急。我悟到自己學法還不夠,於是我增加了學法時間,除集體學法外,晚上再學一講《轉法輪》,有時也找同修一起學法,背法、背《洪吟》、《論語》,把法真正學到心裏去。對照大法理順自己的對與錯。結果,是自己心裏產生的「怕的執著」和「顯示的心理」[3]造成的,求師父加持我,去掉它,不要它。懷著一顆完全信師信法的心,把眾生當親人對待,使眾生真正感受到我們是真心來救人的,不帶任何私心,完全是為他人著想,耐心的告訴眾生「真善忍」大法法理,從而得救。

例如遇到世人首先問冷不冷,熱不熱,辛苦了等話語。順著他們的心理講,接近他們切入講真相話題。這樣人們感覺親切說話也實在、和氣,也容易相信大法,容易退出共產邪惡組織。有的罵共產黨,說共產黨沒幹好事,江澤民不是好東西等等。慢慢的面對眾生講真相越來越成熟,在講真相中鍛煉了自己,也提高了自己,救人效果越來越好。每次出去都能救了眾生,「三退」人數逐漸增多,一次至少也得五、六個人。我知道這都是師父在加持、鼓勵,我在講真相的路上越來越有信心。

例如:買菜、買衣服、擺地攤的地方和公園裏成了我經常講真相救眾生的好地方。還不斷到二環三環的路旁和郊外的村子裏、田地裏給幹農活兒的眾生講大法真相,使更多的有緣人得救。

在修煉路上,我要走好師父安排的路,還要走出自己的修煉道路。因經常出去講真相了解哪個地方的眾生所需要的真相資料,需要適合貼的真相標語,就自己打印出來給眾生送去,順便把真相標語貼出去,使眾生明白真相,相信大法,做到對眾生負責。其實我對電腦、打印技術一竅不通,為了救眾生都是現學的,新買的電腦向同修耐心請教,在同修的幫助下學會了電腦和打印技術。這也是為了兌現自己的誓約,完成自己的使命。讓師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勞。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

(二)時刻想著救眾生

十多年來,無論白天黑夜,時刻想著怎樣救眾生。一天我做好了晚飯,想起救人的事,馬上騎上自行車像飛一樣直奔菜市場,到那一看我傻眼了,一個人也沒有了,怎麼辦?天又黑了,又是冬天。正著急的時候,過來一個賣菜的大姐,車上只剩一把菜。我問她賣不賣?多少錢?她說一塊錢,我說我買了吧。我買菜不是目地,目地是為了救她。可是當我給她十元錢時她沒有零錢找不開。在這時正好過來一個賣菜的三輪車夫,車開得非常快,我趕緊叫住他,說要換零錢。他立即停住了。當時一邊換錢一邊給他講大法真相,他很高興的退出了團、隊組織。同時給賣菜的大姐講真相,她也退出了團隊組織,抹去了共產邪惡組織烙印,不到半個小時救了兩個人。有師在,有法在,真的很神奇。我明白了,作為大法弟子,只要一思一念做事在法上,師父就管,師父真的就在身邊,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弟子。

(三)擺正基點昇華自己

首先把時間安排好,家務事再忙也是小事,大法的事才是最主要的。一週中集體學法時間、煉功、發正念和講真相救眾生的時間都不能耽誤,哪怕晚上少睡覺也不能耽誤做大法的事。有很多時候,晚上只睡三四個小時白天精力還很充沛。只要出去講真相救人身體就沒有不舒服的時候。老伴說,這功法真好!晚上、中午都不怎麼睡覺還這麼精神。現在他也明白了大法真相,不像以前那麼很兇的管我了。有時也給親戚朋友說大法好。我們全家人都明白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老伴也寫了「聲明」表示支持大法。小孫女和外孫女看見師父法像就雙手合十,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時刻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遇事「向內找」。想到大法,想到師父的話,在利益面前不爭了。例如,買東西也不跟人家爭辯缺斤短兩和價格貴、賤的事了。有時買菜多找錢了就趕緊退還給人家,差一兩毛錢也不要了。人家說你們煉法輪功的真好,一般人做不到這一點。

二、學會「向內找」大法顯神奇

記得那是二零一三年三月的一天,我出去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警察把我抓進派出所。當時我的「怕心」上來了,心想我被迫害怎麼辦?我的家人怎麼辦?一系列常人的觀念都出來了。轉念又一想,這是舊勢力的安排,師父是全盤否定舊勢力的,我作為大法弟子更不能承認它、順從它。我有師父,有師在,有法在,我甚麼都不怕。我心裏默默求師父,我說:師父,這裏不是我要呆的地方,我要出去,求師父救我。這時一個警察要奪我的手機,我心裏說師父不能讓他們拿走我任何東西。結果他費了好大勁兒也沒奪走,那個警察說:「真奇怪。勁兒還挺大啊」。這時旁邊的所長說,算了,做個筆錄吧。面對這種情況,我知道是師父在救我,我正念更強了,正面告訴他們,我一沒偷,二沒搶,你們抓我是犯罪。再說煉法輪功的人做的是救人的事,講真、善、忍使人心向善,社會變好。你們迫害法輪功學員也是犯罪。當時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應該慈悲與人,把心態放平。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4]。這時我用緩和的語氣對他們說,我師父為了使你們成為天下的大好人,不讓你們迫害法輪功學員,讓我給你們帶來了神韻光盤,你們快去看看吧。結果他們都到屋裏去了。等了好長時間,他們幾個出來了,好像嘀咕了幾句甚麼。一個警察告訴我說,今天就到這吧,以後就別到這週圍活動了,你可以走了。就這樣不到兩個小時我走出了派出所。

這件事可把我家人嚇壞了,全家人都說你這一出事好像天塌了一樣。因當時形勢還很緊張,根本不可能放人,我說咱們都感謝師父吧,是師父救了我,救了咱們全家。家人都說大法真的很神奇!

事過之後,我一直平靜不下來,我問自己是我哪裏出了問題?求師父點化我。突然想起師父說的話,大法弟子要學會「向內找」的法理。於是我反覆思考深挖自己,結果,找出了一大堆執著心。例如,急躁心、親情心、愛面子心、怕心,不讓別人說的心等等(那時正在給兒子看孩子是抽空出去的)。記得那天是跟家人鬧了點小彆扭,帶著不高興的樣子出去發真相資料肯定是不行的。心想這哪像個修煉人呢?太可怕了。清除它,去掉它,不讓它存在。清除一切干擾迫害我做大法事的邪惡生命和因素,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通過這件事,我明白了,只要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正念足,甚麼事都能做好。

還有一次,遇到七八個人在一起圍著打撲克,我上前跟他們講大法真相,他們很認同,給他們「三退」都是帶福字的名字,他們都高興的說,我們都是有福的了!問他們的姓氏和入過黨團隊組織時都很痛快的告訴。這時又過來一人,我也告訴他大法真相,我說你們這的人都是帶「福」字起的化名做了「三退」,你也退出入過的黨、團、隊吧,你就叫「文福」好嗎?他很吃驚的看著我說,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看來我還真說對了他的名字。心想,這是師父鼓勵我,叫我救他呢。我告訴他,這是緣份,看來咱們緣份還不小呢。趕快退了你入過的黨團隊組織吧!抹去邪惡的烙印,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生活。當時他還是很納悶的說,你怎麼這麼神呢?咱們也不認識,你怎麼知道我叫文福?我告訴他,是師父叫我來救你的,你就感謝我師父吧,大法就是這麼神奇!他笑了說:我入過團,幫我退了吧。我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他答應了。這一下救了八個人。最後我走的時候,他們都很敬佩的對我說歡迎下次再來。

在回家的路上,我哭了。我知道,師父為了讓我多救人顯現出大法的神奇來鼓勵我。我還有甚麼可說的呢,我是大法弟子就應該多救人,兌現我的史前誓約,請師父放心。我一定學好法,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在講真相中遇到過很多類似的事情,都是在師父的保護下完成的,我感謝師尊對我的呵護。

三、師父給我智慧打開了眾生的心結

有一次,我跟一個年輕的小伙子講大法真相。小伙子很生氣的對我說:我先問問你,修煉法輪功是不是不讓吃藥?有病了或被迫害死了還說是自己沒修好,能這麼說嗎?你的身體怎麼這麼好?(大概意思是我沒死)說著就想舉手打我。當時我看他的樣子很兇,很抵觸大法,感覺特別詫異,怎麼會這樣呢?要是以前我早就忍不住了,不打起來也得吵起來。可現在我沒有那樣做也沒生他的氣。確實從內心深處得到了提高,思想境界得到了進一步昇華。看來這人受共產黨毒害太深,我得打開他的心結。於是,我默默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清除眾生背後的邪惡因素,讓他相信大法。這時我心平氣和的跟他說,小伙子別生氣。我比你大,你就稱呼我大姨吧,咱們倆相遇是緣份。我看你對大法還不太了解,剛才你說的這番話是不是你身邊的事先不說。但我對你提出的問題要說清楚。首先關於吃藥問題師父沒有說不讓吃藥,是說真正修煉的學員是沒有病的。再就是關於人死了的問題,師父也講了,修煉了大法就算上保險了嗎?那可不一定。就像醫院的大夫一輩子就不得病了,能這樣認識嗎?還有,學生若考不上大學能怨老師嗎?不能這樣認識。我說,小伙子,你聽說過:「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3]這句話嗎?說到這他點頭笑了,我看他明白了,他的心結打開了。我說,一切都是禍國殃民的江澤民邪惡集團害的,他出於妒嫉心迫害法輪功,他害死了多少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江澤民就是罪魁禍首。現在我們冒著危險苦口婆心讓世人明白真相就是為了證實大法是好的,是最正的宇宙大法。我遞給他一本真相小冊子,我說好好看看,他高興的接了過去,我問他退出「黨團隊」了嗎?他說入過少先隊,我說幫你用化名退了好嗎?抹去邪惡的烙印。他高興的點點頭。我說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咱們平平安安,明明白白做人多好。他說大姨你真好,謝謝了!我知道這件事讓我遇到是對我的考驗,也是去我的愛面子之心。師父看我放下了急躁心、氣恨心和怕心,也放下了自我,使我的心性得到了提高。師父又一次幫我化險為夷闖過了這一險情。

師父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3]人的各種執著和慾望,時不時的就翻出來。「慾和色」這個東西也是一樣,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很清楚了,對修煉人是有反覆考驗的。

記得在去年十月初,傍晚的一天,我出去講真相,也許是為了去我的色慾之心。讓我遇到三個比較年輕的男子。通過跟他們講大法真相,幫他們做「三退」,他們很認同大法。其中一個年齡大一點的人說,這麼好的功法我也想煉。當時我一聽,眾生有這種願望,那當然幫啊。可是通過和他接觸,教他煉功動作的時候,看他的表情眼神動作有些不正常,用色迷迷的說話語氣引誘我,當時我想是不是我的色慾觀念還沒有去乾淨,轉念又一想我不能被他帶動,不能動心。這是舊勢力安排的,不承認它。一切由我說了算,我是大法弟子。不管他是甚麼人,我也要救他。我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讓他相信大法,好好煉功,就這一念,一下他的眼神正了,神態變好了,他說你們煉法輪功的人真是大好人。當時我腦子感覺空空的沒有任何私心雜念,只是一心救人。我鄭重告訴他,大法是救人的,教人向善做好人的,時時處處與人為善,才能得到宇宙承認的,才是好生命,才有未來。他明白了,並說別跟我一樣 以後我好好修煉,也像你們一樣做個好人。他的心結打開了,「好色心」去掉了,得救了。

在那段時間裏,我加強學法,高密度發正念,清除我空間場中所有干擾我救人的邪惡生命和因素。為了對他負責,我每隔一週去看他一次,一連四週。首先看他的修煉情況如何?順便給他帶去《轉法輪》、《師父的大圓滿法》、《九評共產黨》、《翻牆軟件》等一系列有關大法資料。我悟到大法是嚴肅的,不是誰想得就能得到的,邪惡無時無刻不在虎視眈眈的盯著大法弟子,真是無孔不入。我要徹底清除在常人中從情中派生出的一切執著心,放下色慾這個東西,過好色情誘惑關。我知道在修煉的路上如果沒有師父保護弟子一步也走不過來,這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超常。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這修煉有限的時刻,抓緊時間實修自己。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兌現自己的誓約,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